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0章 世间谁人无罪业,法统争位立三约!

    盗走佛宝之人是知竹大师?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知竹大师是法严寺住持,完全没理由这么做。(Www.k6UK.CoM)

    圆真和尚神情严肃道:“真人,请慎言!住持为何要取走佛宝?此佛宝本来就是住持所持之物。”

    神秀也点头道:“道友,你是否有根据?”

    师子玄说道:“几位请随我来。”

    众僧进了禅房,师子玄在知竹大师的尸体上拂袖一挥,便见袈裟上,那用鲜血所写两字“了缘”,出现在众僧面前。

    “了缘……老师这是什么意思?”神秀喃喃自语的说道。

    圆真和尚皱眉道:“真人,这是什么意思?了缘,了缘,只凭这两个字,说明不了什么啊。或许是住持将死,说自己与世间缘尽了而已。”

    师子玄道:“白雁塔中有佛宝供奉,能禁一切神通,所以不可能是修行人做的。神秀大师身上的钥匙也没有遗失,知竹大师的钥匙也在身上。就只有可能是知竹大师本人将佛宝取来。”

    圆真和尚道:“会不会有人从住持这里将钥匙偷走?住持没有发现?”

    师子玄摇头道:“以知竹大师的修为,若有人对他生出恶念,立刻就会有所感知,怎会被人偷走钥匙都不察觉?”

    众僧点了点头,师子玄又说道:“知竹大师临死前留下了‘了缘’二字,面带解脱之色。我想这缘分,并非善缘,很可能是孽缘。”

    众僧面面相觑,有的僧人不敢相信道:“真人,恕我无理。住持为人如何,众僧心中都了解,当为众僧道德表率,又怎会与人结下孽缘?”

    师子玄道:“知竹大师为人如何,我自然清楚。但高僧大德,未必没有造过业。有情众生降生红尘世间,便生业果。如果有人敢说他一生无罪,无业,此人必是外道天魔!”

    红尘世间就是一个大染缸,一入此中,就有因果业力相随,谁也躲不掉。知竹大师是高僧大德不假,但他敢说自己这一辈子没有做错过一件事吗?

    众僧闻言,都默然不语,心中却已认同师子玄的话。

    说因果之人,都不会避讳因果。知竹大师留下两个字,了缘,带着解脱的微笑圆寂,空留下许多难题未解。

    佛宝离开白雁塔,他将佛宝交给了谁?是那个害了他性命的人吗?那人又是谁?佛宝要不要追回来?

    这是摆在众僧面前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法严寺住持圆寂,寺中无主,按道理来说,法嗣当继承法统,下一任住持,当由神秀继承。

    众僧如今心中都有一些小心思。大部分和尚,还是倾向于圆真和尚,他毕竟是法严寺的“正统”,而神秀不过是一个外来户。这些僧人虽都是修行之人,但心境未曾圆满,还做不到无分别心。

    也有一部分僧人,支持神秀,毕竟他是知竹大师亲点的法嗣,也继承了法严寺的衣钵,在法严寺众僧之中,是佛法第一,经辨第一。

    众僧沉默不语,心思各异,突然有一个僧人开口直言道:“住持身死,我等都一样痛心。但寺中不可一日无主,到底应由何人来继承法统?是当务之急。”

    众僧沉默不语,圆相小和尚不由挠头道:“当然是神秀师兄了,他佛法精深,又是住持亲点的法嗣,不是他还有谁?”

    小和尚童言无忌,却点破了众僧的心思。

    立刻有一个年轻的和尚反驳道:“神秀师兄佛法精深,我们都很佩服,也得了住持的衣钵。但住持生前,却没有亲口说过等他圆寂,就将住持之位交给神秀师兄。而圆真师兄也继承了知觉师伯的衣钵,当也有资格做得住持之位。”

    有人开口,便有人附和。

    神秀和尚默然不语,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我无德无能,做不得住持,既然诸位师兄都觉得圆真师兄当为下一任住持,我自当拥护。”

    神秀这是做什么?心灰意冷吗?还是在他心中本来就没有继承法严寺法统的意愿,放不下当年的弘仁寺?

    师子玄心中猜测,这两种心思应该都有。

    那些拥护圆真和尚的僧人闻言,禁不住面带喜色。但圆真和尚却不怎么开心,神情严肃道:“神秀师弟,你这是做什么?住持曾亲自点你为法嗣,众僧都知晓,谁也不会否认。你说不做就不做了,你当住持之位是什么了?”

    圆真和尚很怪,他似乎很看不起神秀,但去异常维护住持的决定,神秀自己退让,他反而不乐意了。

    神秀和尚闻言,却露出一丝羞愧的神色,合什拜道:“师兄说的是,是我的错。不应视此为儿戏。”

    圆真和尚脸色稍缓,说道:“你知道就好。住持之位责任重大,当得众僧信服,师弟你虽然佛法精深,但与本寺并无功劳,做住持之位,只怕难以服众。”

    圆真和尚又对师子玄道:“真人,小僧想请你在此做个见证。”

    师子玄道:“大师不必如此,想要贫道见证何事?”

    圆真和尚道:“为一寺住持,当为众僧表率,当得众僧信服,更重要的是,要能继承法统,将法严寺发扬光大。”

    众僧齐声称善,师子玄也点头道:“此话有理。”

    神秀也点头道:“师兄所言极是。”

    圆真和尚道:“既然如此,住持之位,不如暂时空缺。为今之计,当有三件事要立刻去做。其一,查出杀害住持真凶之人,并将之绳之于法。其二,追回佛宝,给众僧以交代。第三,水陆法会,当是扬我法严寺之名的好机会,住持所遗基业,不能在我等手中断送。谁做到这些,当为下一任住持!”

    圆真和尚提出的三个条件,众僧都点了点头。

    的确,若有人能办好这三件事,必会得众僧认同,继承住持之位,也是名正言顺。

    圆真和尚严肃道:“神秀师弟,你觉得如何?”

    神秀点头道:“我为恩师弟子,这三件事,都是我应做之事,多谢圆真师兄提醒。”

    目光转到知竹大师的遗体上,面带悲伤道:“老师遗体,不当如此轻辱,我等为老师入殓吧。”

    一场风波,就此暂时平息。

    知竹大师身死,凶手不知何人,佛宝遗失,暂时都无法追查,只能看日后的机缘。

    寺中住持之位暂时空缺,平时日常事物,也都由圆真和神秀两人商量着来处理。

    众僧通了气,决定不对外宣布知竹大师身死的真相,只说知竹大师世间缘已了,安然离去。

    那些香客,也没有怀疑,毕竟知竹大师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实际上年纪已经不小了。如今圆寂,虽然惋惜,但也在情理之中。

    师子玄在法严寺中住了五日,观礼知竹大师的遗骨舍利送入白雁塔。

    观礼之后,师子玄本要告辞回山,神秀和尚却神神秘秘的把他请到了法堂。

    神秀和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道友,我有一件事相求,万请你能应允。”

    师子玄不由好奇道:“是何事?”

    神秀和尚道:“我想请道长届时随我一起前去玉京。”

    神秀和尚要代表法严寺去玉京参加水陆法会,这是天下修行人的盛会,能去的人不是一寺高僧,就是道观真人。师子玄当然也可以去,但他的名声不显,并没有人邀请他前去。

    毕竟若说广法至功妙有玄元真人,或许有人知道。但师子玄是谁?对不起,没听说过。

    神秀请师子玄陪他同行,师子玄也大概猜出了神秀和尚的用意。

    “佛友,你是想让我帮你追回佛宝吗?”师子玄问道。

    神秀点头道:“是。佛宝为我法严寺之物。我所修佛法,与之息息相通。只要佛宝出现,我立刻就会有感知。那水陆法会,天下修行高人都会前去,也许其中就有那位取走佛宝之人!但我法严寺不修神通,只怕追讨无力,还请道友你出手帮忙。”

    师子玄想了想,水陆法会是在四月初九,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而从府城前往玉京,走陆路大概要三个月的时间,现在说来还早。自己应该没有什么事。更何况,他也很想去玉京看一眼。

    离山时,祖师对他说,不入红尘世间,难得心性圆融,不历千山万水,难得正果。

    他虽在景室山中清修,但不会一直待在观中,还是要出去增长见闻,这也是知见增长,于都斗宫中印证山水,对他的修行是有好处的。

    “此事我应了。佛友你启程之前,请前来告诉我一声,我随你同去就是。”

    师子玄说道。

    神秀和尚闻言大喜,再三感谢。

    离开了法严寺,师子玄就向景室山行去。也没用道法,步行回去。

    一路上了山去,师子玄并没有直接回观,而是去了白漱的庙中。

    自从柳屠户的病治好了,白娘娘治病灵验的事就一传十,十传百的在府城传开。如今到白漱庙中前来进香祈求的人还真不少。

    师子玄进入观中,就看到有三两人,正在白漱神像前,敬香求解疑难。

    令师子玄微微吃惊的是,就在香案前,正在那里为大家点香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柳幼娘。

    白漱曾让柳幼娘开春之后再来,让她在家好好陪伴父母,但这姑娘竟是刚过了年关就来了。

    师子玄一入庙中,柳幼娘就看到了他,连忙迎上来,说道:“道长,你怎么来了?”

    师子玄不由笑道:“我来只是随便转转,只是柳姑娘,你怎么来了?”

    师子玄半开玩笑的话,谁知柳幼娘听了,脸上却露出极不自然的神色。

    师子玄心中一动,不由问道:“柳姑娘,怎么了,遇到什么难事了吗?”(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