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0章 人面蛇心行不义,世间何物当为妖?

    “小姑娘,你不要过去!此女并非是人,而是一个不知从何处得了变化之术的蛇妖!”

    见洛离真要过去,张潇连忙阻拦。[www.k6uk.com]

    洛离莫名其妙道:“这位道长,你在说什么?青姐姐好好的姑娘家,怎么会是蛇妖?”

    师玄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蛇蝎变化的美丽,最是迷人,也最是危险。”

    洛离怔怔发愣,另一边,张潇和蛇女已经斗了起来。

    绿裙女晃动长幡,一道道黑气四处乱飞,张潇不敢硬接只能用遁术四处躲闪。

    师玄在一旁,用法力护住洛离,不然这黑气擦身而过,就算她不被怨灵所伤,到时也要大病一场,折损寿数。

    张潇还是第一次斗法斗的这么郁闷。为什么?因为这绿裙女手中的法器,实在是太无赖了。

    此物是用收摄的怨灵炼成,最是阴邪,修行之人绝不能让之近身。一是怕被其所伤,二来,修行正法之人,都有护法灵光,也怕伤到其中的怨灵,如此一来,是大损自身功德。

    这样一个法器,怎能用一个邪字来形容。

    所以张潇只能闪躲,用彩霞护体,四处游走。

    绿裙女咯咯长笑道:“看你们两个俏郎君,还以为有什么本钱,原来都是穷货,连一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我劝你们乖乖束手就擒,在此为奴,或许我还能绕你们一命。”

    张潇被这无知女气的笑了,不由说道:“道友,这蛇妖仗着一杆恶幡,大吹法螺。竟要你我为奴。真是好笑。”

    师玄笑呵呵道:“此幡的确厉害。若是换个人摇幡,只怕威力更胜。你我都要退避三舍。可惜啊,这位姑娘,你虽得变化之术,但终究不是自己修来,如何能够御器?”

    师玄话音一落。挥手一招,一道水龙不知从何而来,卷向此女。

    绿裙女一惊,连忙躲闪,师玄道:“道友,请将此女锁来。”

    张潇闻言。立刻念动咒诀,挥手打出一道金光。这绿裙女只觉眼前一片金光刺目,下意识一档,却被这道金光一下锁住了手脚。

    “不好!”

    绿裙女感到手脚被锁住,大感不对,就要再晃黑幡。

    却听师玄喝了一声:“定!”

    抬指一点。这绿裙女就立刻被定在半空,动弹不得。

    师玄再浮袖一挥,水污洞之中,无空刮起一阵风,将绿裙女手中的长幡,吹落在地。

    长幡没有人操控,就是死物。慢天黑气,在半空之中挣扎了半天,终于不甘心的飞回了幡中。

    “两位仙长,还请饶命。你们二位都是有道高人,何必欺负我一个柔弱女儿家?”绿裙女被两人制服,脸上再没有之前那猖狂狡诈之色,苦苦哀求,看起来我见犹怜。

    洛离连忙上前道:“两位道长,你们二人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们来这里是做客的,现在主人不在。却在欺负主人家眷,世间哪有这个道理?”

    张潇看了她一眼,嗤笑道:“此妖杀人无数,血光缠身,不知道吃了多少人。那时怎没见她跟人讲道理?小姑娘。你睁大眼睛看看,有时候,外表并不能代表一切!”

    说完,张潇取来明光镜,旋空一照,一道光芒照在绿裙女身上。

    “臭道士,你莫坏我修行!”

    这女惨叫一声,被金光笼罩,便现出了原形。却是一条竹叶青!吐着蛇信,盘着身,瑟瑟发抖。

    “啊!”

    洛离惊叫一声,见到绿裙女现出原形,一连退了好几步,脱口而出道:“这不就是之前在村里作乱的蛇妖吗?已被真人斩杀,怎么会……”

    她话刚出口,立刻醒悟过来,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师玄叹了一声,说道:“姑娘。之前我听那阿牛说,你们村里的孩童被蛇妖吃了。后来那真人出面将之斩杀,你也深信不疑。但实际上这蛇妖根本没有死,只不过是她和那荡魔真人演的戏罢了。”

    “不会的,不会的。真人是个好人,怎们会……”

    洛离喃喃自语说道。

    师玄道:“小姑娘,信与不信,你且自己进来看过吧。”

    师玄说完,上前推开一个石门。

    正是那法堂密室。

    石门一开,只见其中,累累白骨。仔细分辨,成人的尸骨很少。大多都是婴儿的尸体。

    洛离脸色惨白,身形一晃,只觉得胸口一阵烦闷,好生难受。

    师玄见状,一指点在她的眉心上。这姑娘眼前一黑,身一软,就瘫在了地上。

    张潇叹道:“作孽啊。此妖这是吃了多少婴孩!”

    胡桑脸色也很难看,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说道:“异类能得灵智,知我通灵,便应做人心。畜生不知道我属,会吃同类。而人则不会。一旦吃人,便是为妖,就算修成人身,也做不得人。”

    胡桑这是有感而发,师玄却惊奇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狐兄,说的很好啊。世人都说一个妖字。却不知何物为妖。异类化形成人,并不能冠以一个妖字,但世人大多枉论,也分辨不清。对异类化形,都称为妖,一刀切,未免不妥,听你说来,化人身,吃人肉,恶人心,便是为妖,说的很好,当为世间异类修士立规。”

    张潇也有些刮目相看的看了一眼胡桑,叹道:“我等正修之士,心性到了,自然不会对异类修士有所偏见。但世间刚入道之人,却未必这般想。我那门中弟,也多有这般人,一见异类修行,就想要降妖除魔,但心中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妖,什么是魔。

    说回来,降的到底是谁?做的对不对?有师长在旁,也说不明白,因为妖之一字,实在是不好界定。胡道友,你今日说来,的确是为我等解惑了。当为修士立规。”

    胡桑一下懵了,哪想到自己不过是一番感慨,却被两个修行高人赞叹,还要以此立规,这玩笑开大了吧?

    胡桑语无伦次道:“观主,张道友,你们说的太过了吧。我只不过是信口胡说,你们可不要把我捧的太高了……哎,这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感悟,做不得数啊。”

    师玄微笑道:“三人行,必有我师。世间立规之人,往往都不是什么圣贤,而是渔樵村夫,凡俗之人。胡兄,你不必自谦。”

    师玄也心有感慨。他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当日去指月玄光洞,见过祖师的坐骑老黄。他也在他面前感慨过,世间之人,对异类修士多有偏见,往往张口就要降妖除魔。实际上什么是妖,连他们自己都没弄清楚。而世间这么多高人,也从来没人说过到底什么是妖,没想到今日却在胡桑这里得到了解惑。

    胡桑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心中却是美的冒泡了。

    张潇目光转移到那竹叶青身上,问道:“我问你,你是谁,从何而来?”

    竹叶青瑟瑟发抖,口吐人言道:“仙长,小女无名无姓,只有个称呼,叫阿青。本是这太牢山中的一条青蛇。十几年前,曾有一位仙童在这山中修行,曾为这山中精灵讲道。我偶尔路过,听得**,因感成灵。”

    师玄说道:“既然得机缘知我通灵,为何要作恶害人?”

    阿青老老实实的说道:“本来我也不害人的,当时我在这山中游耍,被那真人撞见,将我收服。说要传我修行之法,可以让我化形成人,但有个条件,要我为他抓人来炼幡。没有人教我修行,我求法无门。现在有人可以传我修行之法,自然万分高兴,于是就答应了

    后来我抓来了人,一口咬死。他又教我吃人肉。我吃了人肉,觉得非常好吃。远比那些飞禽走兽好吃的多。久而久之,就也喜欢上了吃人。我将人抓来,抽魂给真人炼器,而人肉就成了我的盘中餐,一举两得。”

    好个一举两得!

    师玄和张潇两人听了,竟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是说那荡魔真人狼心狗肺,还是说这蛇女无知受骗?

    阿青说完,倒也坦然,说道:“我知你们这些卫道士,总要降妖除魔,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蛇女倒也干脆。

    张潇有些犯难道:“道友,你看应该如何做?我守贵生之戒,不得杀生。”

    师玄说道:“你我不是人间官员,也不是阴间判官,并无资格断人生死。但此妖吃人害命,我等见之也不能不管。”

    言罢,对这蛇女说道:“阿青。你杀人如麻,就算我们不收你,你多行不义,日后也不得善终。贫道也不取你性命,你既不珍惜来之不易的机缘灵感,那还不如还归蒙昧吧。”

    师玄取出紫竹杖,就要将之打回原胎,还归蒙昧青蛇。

    阿青见那紫竹杖打来,心中一阵悸动,竟也知道这一杖下来,自己一朝机缘,将全部不复存在。

    心中生出大恐惧,连忙叫道:“仙长且慢,我愿戴罪立功,以赎其罪。”

    师玄停了手,慢声说道:“哦?你且说来,要如何戴罪立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