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3章 真人做假病公子,假人做真号真仙!

    “道友,你看我这王公如何?”师玄一脸病怏怏的说道。(Www.K6UK.COM)

    张潇看了看,赞道:“神气消散,精气一空,果真像一个时常被阴灵入体之人的面相。”

    “张道友,你这是在说我吗?我现在可不是阴灵,而是香火真身,你可不要污蔑我啊。”

    这时,胡桑忽然从师玄身上“冒”了出来,连连叫道。

    张潇呵呵笑道:“好啊。这也不用找鬼灵了,这不就是现成的吗?胡道友,还请你变个女鬼出来。”

    胡桑别扭的说道:“非要变成女的吗?”

    张潇抚须笑道:“这是自然,你听说过男鬼勾引男人的吗?做戏当然要做全了。”

    胡桑一听,也是这么回事,便化成了一团青烟,再次现身,就化成了一个娇媚女。

    只是师玄和张潇一看,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但见这胡桑变做的女,美则美矣,可这脸上却长着胡须,尖尖长长,活脱脱的狐狸相。

    师玄抚掌赞道:“好啊,这回彻底是狐狸精了。”

    胡桑不知这两人是笑他变化之术没修到家,还以为是在夸他,笑的合不拢嘴。就化作一团青烟,附在了师玄的身上。

    师玄对张潇说道:“道友,我们这便去会一会那道人吧。”

    张潇点点头,在脸上一摸,也化作了一个中年管家的模样,和师玄,陆老,一同出了门去。

    梅园外,大门打开。

    那童正在生气。却见之前的下人一路小跑,上了前来,恭恭敬敬的赔罪道:“失礼了,失礼了,小老儿之前有眼不识真人。冒犯了真人和童,恕罪恕罪。”

    那童见此人前倨后恭,对着自己道歉,之前的火气立刻全消了,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舒爽,轻哼了一声。说道:“既知是真人在前,你家公还不快快前来参拜?”

    “来了,来了,我家大少爷这就到了。”陆老连忙说道。

    正说着,就见这“王公”在管家的搀扶下,从里面走了出来。这童一看。却是吓了一跳,暗道:“真是见鬼了,这人脸色差成了这样,就算我肉眼凡胎,都看出来他快要死了,大老爷虽然有些神通,也不知道能不能救他。”

    这童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这“王公”中气不足,病怏怏的说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当面,在下有礼了,奈何病患缠身,实在是无法见礼,还请恕罪。”

    “王公身染阴邪,身虚体弱,不必见礼了。”

    声落人现。几名力士将轿放落,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道人。

    师玄和张潇一看,嘿。这道人倒是好卖相!

    但见此人,面冠如玉,身姿挺拔,尤其是一双眼睛,透着亮光。似一眼就能看穿人心。年纪不过四十,身穿紫授八卦衣,留着三寸美须,高冠长襟,站在那里,真个仙风道骨,宛似真仙。

    “此人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难怪会迷的那些女颠三倒四,不能自拔。”师玄念头转过,作势拜道:“道长,不知如何称呼,仙乡何处?”

    “小友不必拘礼。”这道人连忙上前将师玄搀扶起来,抚须笑道:“贫道道号青锋,在小竹山修行。今日前来,乃是因缘而至,故而上门结缘。”

    “哦!”

    师玄只是“哦”了一声,接着疑惑的对身旁的张潇说道:“张管家,这小竹山是何处?”

    张潇连忙说道:“少爷,老奴也没听说过,也许是哪个不知名的小山吧。”

    旁边的道童听来,顿时怒道:“你们两人真是孤陋寡闻!小竹山乃是蓬莱先境,十二名峰之一,尔等竟然不知。”

    师玄心中暗暗好笑,蓬莱仙境,的确是一处洞天福地,只可惜并不在大浮离世界,这童也不知在何处听来,在这里胡言乱语,卖弄起来。

    “王公”惊讶道:“蓬莱仙境?这是何处?敢问真人,这蓬莱仙境,不知距此多远?”

    青锋真人先对那童呵斥了一声:“童儿,莫要人前无礼。”接着又对师玄说道:“蓬莱仙境距此不远,九万八千里,贫道出行至此,一日便到。”

    “王公”大惊失色道:“我曾听说那些江湖豪侠,夜行八百,都算是武道高人。真人日行出游,就能行九万八千里,如此神通,岂不是神仙手段?仙长,快快请进。今日真是我王家祖宗积德。张管家,还不快快让人设宴起乐,恭迎仙家进门!”

    张潇立刻说道:“是,少爷,我这就去安排。”

    这青锋真人听了,也没有拒绝,抚须微笑,脸上却是微微露出了一丝得色。

    当下,梅园下人四处奔走,起了黄钟大吕,丝竹声声,奏乐迎客。上百个家丁,婢女,在左右两旁,恭敬迎客。

    一见青锋真人入门,齐声拜道:“恭迎仙长!”

    随青锋真人进门的两个童,哪见过这阵势,脚一软,险些没出了丑。

    “好家伙,这就是高门大户的阵仗吗?真是吓人,我们有幸能拜入真人门下,果然是天大的机缘。这才没有几日,就时来运转。若还是以前的流浪儿,想要进这高门,还不让人乱棍打出来?跟着真人,日后果然是要飞黄腾达了。”

    这童暗中意淫不说,偷偷看了一眼青锋真人,但见这青锋真人背着手,长袖随身飘动,脸上风轻云淡,似对此视而不见,心中不由暗暗责怪自己少见多怪,当下挺起胸膛,也装作淡然,随着真人身后向园内走去。

    入了梅园之内,不过一刻功夫,张潇已经安排好了宴席。就在凉亭之外,摆好了一桌酒菜。“王公”被陆老扶着,落了座,殷勤道:“仙长,快快请坐。”

    青锋真人点点头,落了座,见席间鱼肉酒菜,不由皱了皱眉,说道:“王公,能否将贫道面前之物撤走?酒肉都是乱神之物,与我闻之,如同屎尿。恶臭难忍。”

    嘿!这“仙家”毛病还真是不少。

    “王公”一拍额头,连道:“罪过,罪过”,说道:“仙家食气饮露,如何用得这些俗物?还不快快撤下去?换些瓜果清茶来!”

    一旁伺候的“下人”闻言,立刻上前将之换过。

    青锋真人见之,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王公”见状,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神色,问道:“仙长,之前看过拜帖,得知仙长是有道高人。又听仙长说此次前来,是有意上门结缘,不知是结什么缘?”

    青锋真人饮了一口清茶,淡然道:“贫道寻缘而来,结的自然是仙缘。今日贫道路经此地,忽然心血来潮,寻到此处,发现此中有人与贫道有一场师徒之缘。”

    “王公”听来,脸上禁不住露出一丝惊喜,连忙说道:“仙长,不知谁人这么幸运,竟与仙长有师徒之缘!”

    青锋真人摇头道:“若换做平时,贫道掐指一算,推演算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只是当局者迷,能者不算自身,却是算不出那与我有缘之徒到底是谁,只知是在此处。”

    “王公”又问道:“既是有缘,应该有异兆。仙长可有提示?”

    青锋真人想了想,说道:“仙家收徒,莫论无缘。既是师徒之缘,更需一场缘法。我只算得如今,那与我有缘之人,如今正逢大难,生死攸关!”

    “王公”一听,先是一惊,随机大喜道:“仙长,莫找了,莫找了。那人定然是我了。我如今被厉鬼折磨,已经快要死了,正是生死攸关,还请仙长救命!”

    青锋真人一听,仔细看了“王公”的面相,缓缓点头道:“贫道看你,浑身病气缠身,还以为是你先天有缺。没想到竟然是有妖邪作祟。那阴鬼只怕是盘踞在你身上,吸你阳元,起初并不会怎么样。但是天长日久,你一身阳元终究有限,损有余补不足,就成了现在的样。”

    “王公”闻言,连连点头,连忙说道:“是,道长说的没错。能不能请道长看一看,那女鬼如今是否已经走了?”

    青锋真人一点头,轻轻闭上眼睛,用法力聚在眼中,再一看这“王公”。

    果然!但见此人的后背上,正趴着一个长发女,一脸妖魅,死死的盯着他看。

    “我道是何等厉鬼,原来不过是一个阴神未成的怨灵!”青锋真人看到“王公”身后的“女鬼”,心中有了底,抚须一笑,却是笑而不语。

    “仙长,你为何不说话了?”

    “王公”见青锋真人不说话,不由追问道。

    “你这人,好生无礼。仙家结缘,何曾空手无凭?”那童在一旁,忽地插嘴道。

    “王公”一听,恍然大悟,连忙吩咐了下人。

    不过一会,下人抬着一口箱,送到了面前放下,将之打开。

    只见这箱中,满满都是赤足黄金。在阳光的映照之下,金光灿灿,好不迷人。

    咕噜!

    那两个童何曾见过这些金钱?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眼睛都无法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