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5章强人所难我所好本性天成何中因

    官差出城,直朝大路追去。(wWw.k6UK.cOM)(]

    路上,这几个官差谈笑风生,却对其中一个年轻人十分恭敬。

    “公子,左右不过是抓几个道士和尚而已,为何还要亲自来?吩咐一声,小的自然会办的利利索索。”

    一个差人讨好的说道。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李旦。

    此人当真是荒唐至极,竟然穿着衙役的衣服,扮作一个捕头,挎着刀,一副出门追凶的打扮。

    李旦眼睛中露出兴奋的光芒:“什么事都安排给别人做,那多没意思?啧,本公子想要的东西,一定要亲自得来。那道人和尚既然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了。”

    其中一个官差有些犹豫道:“公子,他们身上都有度牒,是正经的出家人,贸然捉拿,只怕不妥吧。”

    李旦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一个比较年长的差人,猛的拍了他一下,冷声道:“什么不妥?谁说他们是正经的出家人?不过是一群江湖骗子,狗胆不小,偷东西偷到了侯府来了。竟然将公子的爱犬给偷走了,我们受公子之托,将之追回,还有什么不妥吗?”

    那年轻差人一听,恍然大悟,连连称是。

    李旦哈哈大笑一声,拍了拍那差人的肩膀,也不多说,一扬马鞭,飞速向前追去。

    师子玄一行人走的并不快,在官道上一边走一边说笑。

    正走着走着,谛听突然停下脚步,耳朵动了动。

    师子玄见状,问道:“尊者,发生了何事?”

    谛听口吐人言道:“后面有马蹄声,有人追来了。”

    师子玄“哦”了一声,也不惊讶,神秀和尚有些担心道:“还是那李公子吗?此人执心之坚,已经入妄。若是不从他意,只怕他会一直纠缠下去啊。”

    谛听听了,瞪了他一眼,说道:“小和尚,你这是让我跟他走是吗?这也太不厚道了。”

    神秀一听,连忙说道:“这位道友,小僧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谛听哼哼了两声,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了些什么。

    白朵朵说道:“那个人真的很讨厌。我不喜欢他。”

    师子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此人身上六欲极重,深堕红尘。你一直都生活在深山中,不喜欢他身上的气息,也是正常。”

    长耳道:“观主,我们要躲开他吗?只怕一时躲的开。以后还会被他纠缠啊。”

    师子玄闻言,也点了点头,说道:“长耳说的有道理。这人出身不凡,若有心找我们,只怕我们走到哪,都摆脱不了他的纠缠。需想个好办法,一了百了,让他绝了此念。”

    说完,将目光看向谛听。

    谛听见师子玄看他,有些不乐意道:“怎么?你们这是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不讲义气啊!”

    师子玄嘿嘿笑道:“尊者,你自己出的馊主意,也是你惹出来的麻烦。当然要你去解决啊。”

    谛听想了想,说道:“干脆让我吓他一吓,如何?”

    师子玄摇头道:“此人出身高门,神通怪异之事及修行高人,只怕见的也不少。这样的人,会那么容易被吓唬住吗?”

    谛听听了,也头疼了,挠头道:“怎么这么麻烦啊。哎,人间真可怕。我这才刚出来,就碰上了这样的人。这可怎么办呀?”

    师子玄好奇道:“尊者。你以往跟菩萨入世时,没碰到过麻烦吗?”

    谛听眨了眨眼睛,说道:“有啊。不过动脑筋的是菩萨。我只听话照做就是。”

    得!

    一听这话,就知道谛听有多懒。包打听,没问题!但动脑筋,他才不乐意做哩!

    师子玄哭笑不得,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断了李公子的念头。只是这个主意未免有些损。”

    师子玄当下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刚说完,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白朵朵和长耳听了,两眼直冒亮光,连称好玩,好玩。圆相小和尚两眼呆呆,好像被师子玄的奇思妙想给吓傻了。

    而神秀和尚则是闭上眼睛,连念佛号,不住的摇头。

    白离这时不满的看了一眼师子玄,不说赞同,也不说反对,但强烈的表示,如果有需要,自己可以冲在前面,一蹄子踹死那李公子。

    而谛听却是一阵发笑,说道:“你这个小子的主意,的确够损的。不过倒也不是一个办法。有意思,有意思,就这么办吧……他们追上来了。”

    话音一落,就听一阵马蹄声临近。

    李公子一行快马赶来,迅速的将几人团团的围了起来。

    “和尚,道士!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侯府行窃,你们的事犯了,侯府的人已经报官,随我们回去受审吧!”

    一个差人翻身下马,一手按着腰刀,喝道。

    师子玄上前,拱手道:“几位差爷,是否有什么误会?你看我们两人,都是出家人,还带着两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入侯府偷窃?”

    师子玄呵呵笑道:“侯府高门大户,就算贫道有能耐翻墙入室,那侯府的护卫总不是在打瞌睡吧。”

    那差人闻言,不由一愣,被师子玄反诘的哑口无言。

    “谁知你用的什么手段!但此事是真,你狡辩也是无用,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受审吧!”

    李旦在一旁看的不耐烦了,开口喝道。

    他一开口,师子玄也不客气,叫破了他的真身,说道:“哦?李公子,原来是你啊。你不是侯子吗?什么时候变成捕头了?你自己喊贼,又亲自来抓贼,这是不是就是贼喊捉贼?”

    李旦脸色一沉,哼了一声,说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师子玄好像没有听见,自言自语道:“你为夺他人之物。还真是费尽心思啊。但你亲自前来,我有些想不明白。李公子,请教一句,你此来有何收获?”

    师子玄这话问的,很有意思,这好像是在向李旦问道!

    自古以来,听说过圣贤向贤者问道,向渔樵问道,向天地问道。但大概很少有人会向一个在红尘之中打滚,六欲缠身,性情偏执的公子哥问道的。

    李旦也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师子玄,说道:“你这道人。是不是修道修坏了脑袋?你问这做什么?不过你问了,本公子也索性对你说了。我亲自来,扮作差役,要抓你们,我自然没有什么收获。但我就是很高兴啊!

    之前我要用金银仆人相换,你却看的风轻云淡,好像一点都不动心。说实话,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师子玄奇道:“可是贫道没有装模作样啊?金钱虽好,但未必人人喜欢。李公子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

    “道人,你说的对了。其实我刚才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一个意思。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强人所难!”

    李旦想了想,说了这么一句蛮横不讲理的话。

    师子玄想了想,又问道:“李公子,再请教一句,若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了富贵出身,没有了一旁谄媚邀功的仆人,你还会强人所难吗?”

    李旦闻言,愣了一愣,心中气极反笑道:“你怎么总是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师子玄呵呵一笑,说道:“公子喜欢强人所难,并以此为乐,贫道却喜欢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如此而已。”

    李旦想了想,说道:“你刚才问的,只是假设。当仔细想一想,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应该也会如此,我本性就是如此。但会做到如今这般。”

    师子玄若有所思,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公子为我解惑,我心有所得。”

    李旦哈哈一笑,拂袖道:“别说那没用的,道人,你那狗我要了,你们也不要走了。牢房里的饭菜也很可口,无需你们再去化缘。吃住都有,你看看本公子对你们多好啊?”

    当下喝道:“拿下!”

    几个官差得令,上前就要拿人。

    师子玄见几人近身,推挪几下,那几个官差竟然没讨到好处。

    “咦?这道人有武艺在身!兄弟们,动刀子!”一个官差叫了一声。

    其他人应声拔刀。

    话说回来,只不过是抓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道士和尚,还要动刀子吗?

    这官差也是想要吓唬吓唬人。寻常人,见了刀,第一个反应不是逃跑,而是腿脚发软。

    动了刀,也不怕他们不求饶。

    但是眼前这道人,却似不害怕,见官差动刀子,反而自己冲了上来。

    这官差也是楞了一下,手中的刀已经捅了出去,这人见刀怎么不躲闪自己反而撞了上来?

    这官差毕竟是练有武艺的,反应奇快,飞快让开。

    谁知师子玄这一冲,顺势却撞向那李公子。

    李旦见师子玄向他扑来,后退一步,下意识的提手一挡,却浑然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将刀拔了出来。

    扑哧!

    一声刀子入肉的声音传来,师子玄被穿了个透心凉。

    “啊!”

    李旦大吃一惊,手禁不住一松,连忙将人推开。

    只见师子玄应声倒地,一动不动,两眼一闭,再没了声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