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0章 镇压桥中六十年,倾城娇娆诘高僧!

    山神听完,若有所思,忽地笑道:“想到了,想到了。(www.k6uk.com)我受了道友的启发,却想了个类似的法子。”

    那道人顿时大惊,叫道:“你这山神,莫要公报私仇!贫道不过是占了你的山头,又没损你修行,你莫要想恶毒法子害我!”

    师子玄没有理会这道人,说道:“山神但说无妨。”

    山神道:“此人之前为了让人行过此山,断了百鸟桥。让多少人无路可行。既然如此,不如拿他来弥补那桥。与人方便,也让他受千万人踩踏,如此偿还他所犯之错,道友你看如何?”

    那道人听的目毗欲裂,狠声道:“山神!你安敢如此!你这是公报私仇!”

    师子玄一听,不由笑道:“妙极,妙极。这法子不错。”

    又对那道人说道:“你怎地不服?”

    道人叫道:“不服,不服!怎能服气!”

    师子玄道:“你如何不服?如此一来,一不取你性命,二也可以让你偿还自身罪孽,一举双得,何乐不为?”

    道人连连摇头,强硬道:“我不愿!”

    师子玄失笑道:“哪来的那么多毛病?你害人之时,问没问过他们愿意不愿意?不说了,我观你已经入道,寿数远超凡人。此世凡人,寿术大多五六十,既然如此。贫道就压你作桥,六十年后功德圆满,再放你出来!”

    说完,也不理会这道人如何哀求。施法封了这道人法窍,对山神道:“山神。此事还请你出手。”

    山神笑道:“理当如此,理当如此。道友请稍等,我带他就去。”

    说完,挥手抓起这道人,飞天而去。

    如此,一夜之间,百鸟桥如神迹一样,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路经此地的行人之前都在发愁如何筹资修桥。没想到一夜之间,这桥竟然回来了。

    “一定是此地山神老爷见我们无路可走,所以建了这座桥给我们行走!”

    众人见状大喜,心中默默感恩,走上桥去,如此行过。只是众人却不知这桥中有一个道人,却被踩踏的疼痛难忍。叫的那叫一个凄惨。

    此间事了,山中群妖都被肃清,山神也重新归位,夺回了山神庙。

    “道友大恩,小神永世难忘。无以为报,只有这些地宝。聊表心意!”山神也是知恩之人,便奉宝给师子玄。

    师子玄摇头拒绝,山神却道:“我守山多年,这山中万物,与我同一。这地宝虽是我所出。对我却是无用。以无用之宝但谢恩人,却是我的不是。道友若不收。我心难安,请你一定要收下。”

    师子玄听了,却无他法,只能收了。

    这山神却十分慷慨,满满地宝,却是装了满满一宝囊。

    师子玄一看,却是大喜过望。

    这是为何?

    他修灵宝大乘经。日日揣摩,参悟玄妙。如今也领悟了化传无有神形虚实之道,有了炼制神器之基,但却迟迟没有动手,正是因为没有好材料。

    如今这宝囊之中的材料,却足够炼制两件神器了。

    师子玄此行收得二妖,得了法宝,和满满地宝,受了山神感恩,却是满载而归。

    此先不说,而另一边,李玄应等人却是遇到了麻烦。

    师子玄临走时嘱咐大家他回来之前不要离开圈子,众人知道师子玄不是危言耸听,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圈里。

    师子玄走了没多久,忽有一人上了山来,却是个相貌清秀,柔柔弱弱的小娘子,提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山蘑菇,好些瓜果,一见这么多人,不由上前问道:“几位看着眼生,不知是何处来人?”

    李玄应见此女,却没有被她美貌柔弱所迷惑,看女子,然而来,似不知道这山中危险,抱拳说道:“这位姑娘,我们是路经此地的行商,因为水路桥梁被水冲断,无法过去,只能绕山行来。不知姑娘又是因何上山?”

    这女子嫣然笑道,不自然中透着一股风情,说道:“我家就在这山下,日日采蘑菇做卖为生。三两日前,下了好一阵大雨,山中蘑菇正多,这不正要上山采来?”

    看了一眼众人,却有和尚在,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说道:“原来还有大师傅在。我一家都信佛,见了僧人,怎能不施供养?我这篮子里有新鲜瓜果,美味的蘑菇,便送来给几位师傅享用。”

    李玄应闻言,却是眉毛一扬,喝止道:“不可!姑娘止步!”

    这女子一怔,不由停了下来,有些委屈道:“我是好心,你凶我做什么?”

    一旁白离嘀咕道:“这男人,好不知怜香惜玉!”

    圆相小和尚也说道:“李施主,这位女菩萨想要布施,也是好意,切切不要做凶。不如让她进来吧。”

    李玄应看了一眼这女子,低声道:“小师傅,我看这女子来的蹊跷。”

    圆相小和尚不解道:“哪里蹊跷?”

    李玄应道:“之前山神示警,说这山中有妖邪盘踞。虎豹豺狼横行。这女子日日上山,怎地如今一点事都没有?若一次两次,还能说是运气。但如此出入自如却不见危险。这就蹊跷了!之前我们在这里刚呆了才多久,就有十几只虎豹从此地走过,却因为道长化的圆圈而进不得。

    虽如此,但我能感觉到他们走的都不远,虎视眈眈,等候时机。但自从此女出现。那些虎豹都离开了。”

    圆相小和尚悚然大惊道:“难道这女菩萨也是妖怪不成?”连忙去拉神秀,说道:“神秀师兄。你看一看,这女菩萨是否是妖精所变?”

    神秀睁开慧眼,在那女子身上看过,摇头道:“看不出。的确是个人身。”

    李玄应暗自皱眉,心道,我难道猜错了?

    这时,那女子盈盈含泪,却是提着篮子,一只脚跨进了圈子来。

    但见这女子一踏过圈子,忽然金光一闪,竟是将这女子弹开。女子惊呼一声,失个踉跄,便倒在了地上。

    “果真是妖邪一流!”

    李玄应见状,心中疑惑一扫而光,一个箭步冲过去,手起刀落,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刀便将此女头颅割了去。

    刀落头断,赤血飚溅,污了一地。

    “李施主,因何杀人!”

    神秀大惊失色,哪知李玄应动手杀人,毫不留情。

    “杀伐果敢。此人看着不错。本龙喜欢!”白离却是很看好李玄应,大感满意。

    李玄应擦拭了刀上血迹,说道:“大师莫惊。我看此女是有不轨之心!”

    神秀和尚默诵佛号,叹道:“我慧眼尚看不出,你如何说她有不轨之心?若她真只是个布施女子呢?你这一刀下去,岂不是妄杀好人?”

    李玄应淡然道:“大师。你有慧眼神通,我自然相信。鬼邪一流,逃不过大师法眼。但人心莫测,又岂能是慧眼能够一眼看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道长临走之前,说这圈子凡人进得,旁神鬼邪都进不得。这女子既然进不得这圈,便有古怪。只能先下手为强,杀之以绝后患。”

    神秀叹道:“你虽有理,却是揣测。害了人命确是不假。”

    李玄应笑道:“大师慈悲。如此作想我能理解。但我之前答应道长,于此有守护之责。众人安危在我身上,我不可冒险,宁可错杀千万,也不能放过一人!”

    神秀无言以对,只是默默颂念佛号。

    便在这时,忽听一声娇笑传来:“好一个当世人杰,昔日庐陵王。今日见面,果真不凡。”

    众人心中一跳,转身看去。那地上女尸,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去。

    西南方,不知何时站着个女子,与之前那女子模样相似,但却多了几分绝代风华。

    此女如何?

    有诗为证:

    娥眉衡翠面生春,倾国娇娆百花羞。绣带飘飖迥绝尘,似月嫦娥出广寒。

    此女脸上不见凡情,却极为自然。人间媚色与脱俗风姿交融,怎个美的惊心动魄。让人一见就移不开眼。

    饶是李玄应见惯人间绝色,此时都有些失神。众人中除了神秀和白离,都一时失了神。

    “阿弥陀佛!”

    神秀猛然喝念一声佛号,众人顿时从迷色之中惊醒!

    “此女美则美矣,我因何会失神?”李玄应心智之坚,不做他说,竟然会被此女所迷。心中不由大吃一惊!

    “这位姑娘!不知你是哪位左道高人,因何来寻我等麻烦?”

    开口的却是神秀和尚,面色严肃。此女变化,竟然连他的慧眼都瞒过,可见此女道行不低。

    这女子嫣然笑道:“大师好生无礼。不知女儿家的名字不能随便问吗?”

    神秀和尚一时无言,李玄应却戒备道:“你算是寻常女儿家吗?寻常女儿家,会出现在荒山野岭,以色相祸人吗?”

    李玄应话音一落,那女子面色突然生寒,冷笑道:“以色惑人?人皆有好色之心,其为本身邪欲,安能怪罪色相本身?你偷走他人的东西,不怪自己心生歹念,却要怪罪别人手中的东西太诱人,害你动心抢夺吗?”

    这女子反诘一声,李玄应却是被问的哑口无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