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1章二怪护法斗女修红尘梦影称至尊

    “这位女施主,何故强词夺理?你乔装化身前来,早有恶意在前。(WWW.k6UK.CoM)[]被我等识破,我等早有戒心。既如此,依旧被你迷惑,而这几位施主都是心智坚定之人。怎会轻易被女色所迷?我曾听闻,有人专修外相魅惑之道,也是旁门左道之一。”

    神秀见李玄应有些尴尬,便开口说道。

    李玄应脸色微缓,说道:“多谢大师。”又对女子说道:“荒山野岭,岂有良家女子独行此处的?我早有戒备,又怎会被女色所动?”

    这女子淡然道:“我有何心,与你何干?但你因我样貌而失神,却反责我以色惑人,就是以己责而怨他人。还说这些做什么?”

    李玄应冷笑一声,说道:“说这些何用?说明你的来意吧。”

    这女子道:“我乃金光洞修士左薇,自号持灵元君。因昔日受人之恩,如今受其嘱托,来请庐陵王随我一去。”

    李玄应道:“我们并不认识。但想你一路追来。委托你之人,只怕是东阳公吧。”

    左薇道:“是。此人于我得道之前,曾有恩与我。我应为他做三件事,以报其恩。如今他开口拜求,我自然应下。庐陵王,你是否走出来,随我离开?如此皆大欢喜,你同伴也不得受伤。”

    此女平静的说道。

    李玄应忽地笑道:“你若有能耐,便进圈子来!若你有这个能耐,只怕早就动手了。何必在此装腔作势?”

    左薇看了一眼脚前的划痕,说道:“这是那位护你的高人留下来的吗?此人法力强悍。阵法玄妙,的确厉害。但我要破来,未必没有办法,只是费些气力!庐陵王,你当真不从吗?”

    李玄应道:“看你神通本事吧!”

    这女子微微一笑,便从发髻中抽出一根翠绿玉搔头钗,便在师子玄所化圆圈之上,画了一笔。

    但见头钗刚刚划过。就有一片金光大盛,反扑而来。

    这女子神情不变,依旧从容,手掐诀,打出三道赤芒,震的四周土地,都是阵阵发颤。

    此女在此破法。师子玄立刻有所感应,暗道:“不好。这里却是拖延太久,有人找上门来了。”

    师子玄土遁急行,寻到长耳,白朵朵和谛听,这三人在此地看守。是害怕再有其他无辜之人上山,枉送性命。如今妖邪已平,自然不用在此看守。

    “臭小子,你回来了。咦?怎么还带着两个小妖怪?”谛听看着跟在师子玄身旁的熊大黑和章青,不由问道。

    “放肆!这是哪来的狗怪。竟敢对大老爷无理!找打!”

    熊大黑和章青如今自认了新老爷,正要处处讨他欢心。

    两怪上前就要教训谛听。谛听却笑了,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一股小风吹来,就将两怪吹的晕头转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摔了个头昏眼花,眉眼青黑。

    “你二人,真是无礼。这位乃是地藏王菩萨身旁护法尊者谛听,想来你二人也曾听过,怎能无礼?”师子玄道。

    “原来是妖中前辈!小的失礼了,该打,该打!”

    两怪一听,哎呦,原来是自家前辈,跟菩萨修行的大妖,这可了不得。

    谛听眯着眼,没做理会,对师子玄道:“这是你收来的妖怪?”

    师子玄点点头,于神念之中,将之前发生过的事,一一说与谛听听来。

    谛听听过前因后果,不由嘀咕道:“这是哪位仙家菩萨,这么无聊?如此做,也不知是要度谁?”

    仙家菩萨之事,谛听可以评论,但师子玄却不好说,只是笑了笑,却道:“尊者,我之前留下的阵法已被人惊动,只怕是有人追来,我们快赶回去吧!”

    谛听点头道:“好!这便走吧。”

    师子玄一挥手,卷起两怪。谛听也背起朵朵和长耳,飞天急行,赶路回去。

    回到暂住之处,左薇破阵已到了最后关头。师子玄这阵法虽然玄妙,但挡的了鬼魅妖邪,凶怪猛兽,却挡不了左道高人。

    师子玄见状,怎容她肆意妄为,立刻现身阻止道:“这位道友,还请住手!”

    师子玄弹指一道金光,打在左薇玉钗之上,将其震开。

    左薇微微一惊,见师子玄道:“你就是庐陵王请来的修士?我今日要带他走,你是否要阻拦?”

    师子玄皱眉道:“这位道友,我不知你是何人。但你说要带人走,就带人走,是否太过霸道,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左薇疑惑道:“此人与你有恩?”

    师子玄道:“并无。说起来,算是我与他有恩。”

    左薇一听,点点头,说道:“既他无恩与你。道友何不与我行个方便,也好结个善缘。我受人之恩,受其所托,要带走庐陵王,还请你不要阻拦。”

    师子玄道:“道友,话虽在情理之中。但你可知晓,若我任你将他带走,很可能他性命不保。”

    左薇淡然道:“与我无关。”

    这女修话似无情,但师子玄听来,却很真诚。与她心中,李玄应如何,的确跟她没关系。她只是要将他带走,交给委托她的人,仅此而已。

    师子玄道:“怎与你无关?他若身死,也是受你所累。”

    左薇微微一笑,说道:“道友危言耸听了。若你这般说来,这天下女子都有杀人之罪了!”

    师子玄微微一怔,问道:“此话从何说起?”

    左薇道:“天下众人,皆从母胎而来。有生就有死,无生便无死。如你这般道理说来,岂不是人人之死,无论老死善终,横祸枉死,都要算在生母身上?天下女子,皆有罪了,无不是杀人之人!”

    好一个狡辩女子!

    师子玄微微皱眉,说道:“道友这是在强词夺理,这般比喻,未免有失偏颇,驴唇不对马嘴。”

    左薇也收敛笑容,寒声道:“道友,你是执意拦路在前了?”

    师子玄却笑道:“道友你强人所难,还责怪他人怎地?没这个道理!”

    “既然如此,那就手下见真章吧!”此女一言不合,便要斗法了结!

    “你这婆娘,休要做凶,看我熊护法斗你一斗!”见这女人,要动手,熊大黑正愁没有机会表现。但看这女子,白白嫩嫩,娇娇滴滴,有甚气力?

    取来一根狼牙打棒,舞着上前就打!

    左薇眼中一道金光闪过,不由笑道:“我倒是什么护法,原来是头黑熊精!”

    不屑之色一闪而过,驱指一弹,便送出一道罡风,将熊大黑吹了个跟头。

    “不好,这女的厉害!二弟快来助我!”熊大黑大声叫道。

    “女人,休要做狠,看我来斗你!”章青卷起黑风,取了个双股剑,杀了上来。

    两怪虽然法术浅显,但一身武艺却是高强。

    左薇一时没有察觉,被两怪近身,却被逼的退了数步。

    一个左道女修妙玄术,二怪行凶做武斗。这一番好杀,却打了个焦灼,打个难解难分。

    “这二怪没什么修为,武艺倒是不凡。若是好好调教一番,再弄来趁手兵器。却是个看门护家的好料!”

    师子玄也被两怪的表现给惊到了,随即暗暗赞叹两声。

    他日后定会立下道脉,传法一家,自家道场,自然要有人看护。若寻弟子看守,却是不妥,延误修行不说,派个笑眯眯的老好人守着,也没什么作用。这二怪却是好人选。

    “你二人死缠烂打,也别怪我不客气!退下!”

    左薇被这二怪缠的也有些生恼,云袖一挥,周身突然生出蒙蒙粉红的烟气。

    这二怪不理,还要做凶,但一吸那烟气,就立刻手麻腿软,一个踉跄,兵器都拿握不住。

    熊大黑晕乎乎道:“头好晕,怎地天都打转?”

    章青一屁股坐在地上,叫道:“大哥,我们中了暗算哩。这就是蒙汗药,却比那玩意还厉害!”

    二怪倒在地上,一点气力都使不出来,不一会,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师子玄看的直皱眉头。这左道之术,也有神通玄妙,但一看起来,就不似煌煌正道,反倒有几分诡异。

    左薇放倒二怪,也没再动手,而是看着师子玄,犹有几分挑衅之色。

    师子玄拱手道:“道友好神通。不知此烟有何玄妙?”

    左薇忽地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竟然问我神通妙法,怎不知忌讳?也罢,我便说与你听。我所修之法,乃是红尘梦影术。遍照红尘万世,独我成就万世至尊。只要入得红尘,不出红尘。又怎能逃过我之妙法?”

    红尘梦影,遍照万世。

    “好大的口气!”师子玄闻言,却无惊无忧,只是淡然道:“就算红尘万世成尊,也过不了千年光影。终究是出不了轮回。”

    左薇冷笑道:“道人,你有何能耐,安敢教训与我!”

    师子玄道:“非是教训,而是有感而发。道友神通贫道已见,便请一试贫道法宝吧!”

    师子玄也无心与此女纠缠,便取来搬山印,直朝那女子打去!

    “神器!”

    但见搬山印变大落下,直朝头顶砸来,这女子也变了脸色,不过一瞬之间,便做了决定。取出缠在腰间的袖带,抖出一条长蛇般的形状,灵动非常,缠在了搬山印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