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3天下宴席无不散赌斗天下成道机

    师子玄感叹道:“尊者能这么说,必是亲眼印证过。(www.k6uK.coM)跳出轮回所观,自是另一番世界。我身在其中,却不知其妙。”

    谛听乐了,笑道:“你这感叹不应该啊。你才多少年修行,经历过多少?红尘世间都没历尽,心性圆融也要有积累。不要着急,慢慢来。时间是个好东西,经历了,慢慢打熬,根基敦实,日后成就才高。不要妄比仙家,他们神通广大,见多识广,也是正常。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谛听一蹦,落到师子玄肩膀上,爪子拍了拍他,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师子玄啼笑皆非,摇了摇头,一番感慨,暂时埋在心中。

    这时,师子玄忽然看到神秀和尚脸上露出了迷惘之色。不由问道:“佛友,发生了什么事吗?是否是佛宝有所感应?”

    神秀和尚点头道:“刚才入城,我的确心生感应。佛宝袈裟就在这城中。但我刚刚感知,就有人用法力遮掩,让我失去感应。”

    师子玄点头道:“无妨,无妨。既然佛宝真被带到了玉京,那便好说了。只要在这里,总会被我们找出来的。”

    神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道友说的是。”顿了顿,说道:“听那守卫说来,此地客栈只怕已经没有空房,贫僧要去玉龙寺暂住,道友可要与我一同前往?”

    师子玄摇头道:“距离法会开始,还有些时日。长在佛寺打扰,未免不便。佛友你自去就是,不用管我,我自有去处。”

    神秀也不勉强,却对谛听恭恭敬敬。说道:“敢问圣者是否随我同行,受佛子供养?”

    谛听虽然不说自己尊号,但神秀毕竟是佛子,一路同行这么久,却也猜出了谛听身份,只是没有道破。

    谛听哪愿跟他去?有些不耐烦道:“小和尚莫要烦我。你自去就是,不用管我,我跟着小牛鼻子就行。”

    师子玄苦笑一声,神秀却是微微一笑。合什道:“如此也好,圣者且保重。”

    说完,带着圆相小和尚,飘然离去。

    目送二人离开,师子玄不由说道:“尊者。你怎么说也是佛家人,怎么这么不讲情面?”

    谛听撇嘴道:“这小和尚闷声蔫坏的很。明明猜出我来历,还故作不知。只怕是已经知道我不愿帮他, 现在指不定怎么背后骂我哩。”

    师子玄见谛听逮到一个机会,就拿佛子开涮,心中不由暗笑:“这尊者,不知当初遇到了什么事。被和尚欺负的有多惨。现在还念念不忘。”

    心中这般想,嘴上却没多问,揭人疮疤不可为啊。

    李玄应人到了玉京,看这人烟繁华。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想当年,名动玉京的庐陵王,挂帅出征,玄甲门前。十万百姓奉酒送行, 是何等风光无限。

    还记的当年。消王号,贬庶人,赶出玉京城。临来送行者,不过三两人。那时落魄,尚记得百花枯黄,正是深秋。如今再入玉京,又是怎样心情?

    “李兄,不知你有何打算?”

    师子玄的话,将李玄应从回忆感慨之中拉回。

    是人都有感慨伤感之时,但李玄应也只是一时感慨,很快就恢复过来,从容道:“我虽然被贬斥,但在玉京也并非无依无靠,也有去处。道长,多谢你救命之恩,一路护我入京,此恩此德,我李玄应永世难忘!”

    李玄应很聪明,从来没有想过会抓住师子玄,让其帮他成就大业。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天下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师子玄于他无所求,帮他是随缘,不帮是理所应当。

    修行人不是金钱美色就能轻易收买。许以国师重位,利益报偿,对李玄应来说,也是空口无凭,乱许承诺,没有任何意义。

    与其纠缠不清,不如做个善缘。日后还好相见。

    师子玄点头道:“如此也好。此地李兄应该比我熟悉,应该可以保存自身。”想了想,师子玄又道:“毕竟相识一场,我便多说几句,听与不听,全在李兄。”

    李玄应眼睛一亮,连忙拱手道:“不知道长有何教我?”

    师子玄道:“我见你此生波折不断,却不堕己心。此乃龙困浅水之时。你既然坚持了这么多年,什么委屈,苦难,都已受了。既然已经承受,不如多多隐忍,等待时机一到,便是鱼跃龙门之时。机缘若到,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便是风云激荡,天地同力之时,未必不能化龙飞天。”

    李玄应仔细听了师子玄每一个字,心中不由有些动乱,暗道:“困龙潜水,鱼跃龙门……道长这是在暗示我还有登位那一天吗?但语气之中,只怕还是在暗示我,还有大劫要过。却要我继续隐忍,莫要着急,这又是何意?”

    诸般猜测在脑海中转过,但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暂时记在心中,日后慢慢品味。

    李玄应拱手道:“多谢道长赠言,我记住了。”

    师子玄含笑道:“随口多言,也不必当真。”

    李玄应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一直不说话,十分安静站在那里的左薇,开口道:“你要去往何处?”

    左薇看了他一眼,略带嘲讽道:“你问我做什么?你自去就是。若我胜了这道人,自会去寻你,你也逃脱不了我的追踪。你且放心,我等修行人,开口承诺,必会履行。不会违誓,在我斗法胜过这道人之前,绝不会去找你的麻烦。”

    李玄应心中暗松一口气,但也冷笑一声道:“你来又如何?不过一介女流。”

    说完,对师子玄等人拱手,带着梅一和梅青二人,匆匆消失在人海之中。

    左薇不屑的收回目光,对师子玄道:“狂妄之人。便如夏虫不可语冰,怎知神通之妙。蝼蚁一个罢了。喂!你说此人有化龙之相?我却没看出来,凡夫俗子一个罢了。”

    师子玄道:“这世间谁人不识凡夫俗子?持灵道友,你全当我胡言乱语好了。”

    左薇妙目盯着师子玄,看了半天,忽然啧啧有声的说道:“说话也要负责任啊。我听你说来,这庐陵王只怕是有帝王之尊,至尊之命。你们玄门之人,不都是擅长推演之道吗?你对此人如此用心,多番维护,是不是想借他之手,做什么勾当?难道你推演出了,此人会是日后天下人间至尊?”

    师子玄心中一惊,但表面不动声色, 说道:“ 你莫要胡言乱语,这等天机演变,谁人能够推演?谁人能够一言定论?道友莫要胡说了。”

    “你说的也对。这天下至尊,不是谁一句话就能推演的了的。”左薇点点头,又似自言自语,忽然笑盈盈的说道:“我想到了!”

    师子玄微怔,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左薇道:“你我斗法啊!”

    师子玄奇道:“你手中无神器,趁手法宝也不是我对手,你要如何赢我?”

    “斗法非要逞凶斗狠吗?”左薇白了师子玄一眼,真个风情万种,惊心动魄。

    师子玄还没来得急欣赏这女道的风采,却被她下一句话吓了一跳。

    但听此女说道:“既是斗法,我们不比法力,不比法宝。而比其他。”

    师子玄好奇道:“比什么?”

    左薇目光炯炯,一双妙目中似有神光透出:“我们赌这神朝天下,二十年后,会与谁属!”

    师子玄大吃一惊,不由色变道:“你此话是何用意?”

    左薇悠然道:“之前与你说过,我所修道法,乃红尘梦影之法。观照红尘万世。我行走红尘,修行其中,但阅尽红尘,品尝世情,何其艰难。太多无所滋味。怎比的上如此做赌来的有趣?”

    左薇脸上忽然露出了异样的潮红,更显妖娆美态,说道:“以天下做赌,何其有趣?我也心生感应,这是我成道之机。喂!你是否愿意成全我?”

    看着左薇,一脸期盼的看着他,师子玄也不由头疼不已。是否要开口拒绝?

    左薇自言这是她成道之机,自然不会是信口胡说。这也是机缘来了。

    师子玄若是答应,这便是送人机缘,无论两人赌约输赢如何,师子玄都对左薇有恩,也是一场善缘。

    但师子玄若是不应,左薇虽然也不能勉强,但却是延误了成道机缘。

    成人之美,还是婉言相拒?

    “多嘴了,多嘴了啊!不然何来这么多麻烦?”师子玄暗自苦笑,想到谛听多次因多嘴而自抽嘴巴,现在他也有同样的感受。

    果真是言多有失,话多遭殃啊!

    不随意开口赠言,如何惹来这麻烦?师子玄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左薇见师子玄犹豫不决,忽地吃吃笑道:“你何必如此为难?若你答应,我修行有成,自然也有你一半功劳,如此缘法,我也可以委身为你道侣。正是机缘相成,却是便宜你了,你如何不应?”

    左薇开口道出惊天之言,毫无女儿家的羞涩。

    师子玄脸一黑,断然拒绝道:“我已有修行道侣,此事休要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