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8章 虚名之争奈何做,忍他看他任由之!

    时间一晃,众人在道一司已经住了三天。(WWw.k6UK.Com)这三天,师子玄等人也没有出门。

    陆陆续续,此地又来了几个道士,还有几个僧人。都是独行,来自四面八方。

    道一司显的有几分冷清,朵朵和长耳几人,都有些耐不住寂寞,吵闹着要出去玩耍。

    师子玄想了想,带他们去逛逛街,见一见世面,也是好的,就答应了。

    几人都换了便装,师子玄也换下了道袍,穿了一件素色长袍,做了个书生打扮。

    刚出了门去,就见司马道子匆匆的走了进来,见众人的装扮,微微一怔,开口问道:“道友,你们这是要出去吗?”

    师子玄点头道:“是。他们想要出去见识一下,总呆在家里不出去,可惜了出来一趟,道友有事吗?”

    司马道子有些为难道:“道友,能不能耽误你一些时间?”

    师子玄道:“道友有事情吗?不妨直说。”

    司马道子说道:“司主回来了,想要见你一面。”

    司主乃是道一司的主策之人,不看修为道行,只看德行,由佛道两家共同推选。一般来说,这个位子都是本朝国师担任。但如今水陆法会已经五十年没有举办过,这位置就由以往的国师主持,变成了佛道两家共同推选。

    如今的司主是一位佛家大德,法号寒山,是当世一位大修行人。师子玄虽然出山不久,但也曾听知竹大师说起过。的确是一位有道高僧。

    这位寒山大师要见他,只怕是因为那日师子玄出的赚钱点子有关系。

    “长者相召。若不前去,是我不敬。但我已经答应他们带他们出去玩耍。这如何是好?”师子玄有些犹豫了起来。

    司马道子笑道:“这好办。道友就随我去吧。我找几个弟子带他们出去玩耍。他们对玉京,总比你熟悉是不是?”

    师子玄闻言,点头道:“说的也是。”又对长耳和朵朵说道:“长耳,朵朵,让几位道长带你们出去,行不行?”

    白朵朵和长耳都很乖巧,知道师子玄是有正事要做。都点头同意。

    师子玄又对白离暗中嘱咐道:“小白,你看好他们两个。若遇到危险,带他们赶快离开。这里是京城重地,隐世高人不知多少,千万不要露了底,也不要招惹麻烦,不然真出了什么事。我怕我救援不及。”

    “知道了,知道了。那这熊瞎子和小泥鳅不一起来吗?”

    白离看了熊大黑和章青两兄弟,问道。

    师子玄道:“他们未得人身。都是用术法变化。稍微有点道行的人,只怕都能看出来。就不要去了,还是留下吧。至于谛听……让他在家睡觉吧。”

    谛听这些天有些古怪,也不说话。也不走动,天天猫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师子玄心中虽然不解,但也没有过问,没去打扰。随他去了。

    就这么做了决定,送几人出了门。师子玄就跟着司马道子去见了司主寒山大师。

    路上,师子玄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道友。当天我们来时,见到一个道人,怒气匆匆离去,口中说了国师如何如何。如今朝中,国师之位不是暂时空缺吗?什么时候有人领了位?”

    司马道子颇为尴尬道:“这是一件丑事。道友既然问了,那我就说一说。”

    原来,师子玄等人当日在门口撞见的道人,道号苦风子,是玉京白鹤观的一位道人。这道人原本无名无号,就是普通的火工道士。

    但突然有一天,这道人不知在哪里拜了一位老师,便一下子神气起来。而他这位老师,来历也颇为神秘,在道簶中没有挂号,但修为却真是不俗。而且为人也比较傲气,直接找上门来,说要见寒山大师。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苦风子的老师自视身份,自然不能亲自上门,就让苦风子上门送上拜帖。

    当时这拜帖,就是司马道子收的,苦风子当时洋洋得意,话里话中,带着对道一司的轻蔑,同时半是隐晦的说,司马道子身为道子,简直就是耻辱,真侮辱了这名字。好好一道士,怎么还能容忍一个和尚骑在自己头上,做了司主之位?

    这苦风子能说出如此话,本身就说明了此人心性不行。或者说,修行未真入道,分别心很重。

    司马道子虽然不在意这些胡话,但也憋了一肚子气,接了拜帖,也没跟他争吵。捧着拜帖就去见了寒山大师。

    寒山大师看过拜帖子,上面写的很客气,但内中的意思却很耐人寻味。其大意就是说,如今水陆法会开幕在即,历来主持法会之人,都是当朝国师。如今国师之位悬而未定,但大会总要有人主持,那就必须有人暂代国师之位,来主持**会。如此才合法规。

    若按德行来说,道一司之主,寒山大师自然是当仁不让。由他主持**会,也是合情合理。但偏偏有人就要争这个位子。

    就是这苦风子的老师就是其一!

    这道人的意思很简单,主持**会,自身道行自然要高人一筹,不然如何能当一国国师?

    所以,这道人希望和寒山大师能够公开较量一场,以证高下!

    这是邀约斗法。

    这也罢了。而此人不知有什么能耐,竟然请来了当朝的长公主亲自出面。

    这位长公主,姓李名月,喜道谈玄,自身修为如何不说,但府中往来,道人无数。这位长公主年已过双十,但依旧待嫁闺中。她得如今圣天子敬重,敕封灵真公主,知她自来向道,又在这玉京中圈了三百亩地,赐下做了她修行之处,并立了一个灵真观,也敕封其为妙应道人。

    这位长公主亲自上门游说,与其说是劝请,到不如说是为这道人撑腰。这位长公主自己有没有这个意思,还不清楚,但给外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先是拜帖,接着又找长公主上门。这简直就是欺负人欺负到自家门上了。

    道一司众僧道脸色都不好看,司马道子也劝说,司主不如就应了吧,斗法而已,谁怕谁啊?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寒山大师闻言,却笑着说道:“理他如何?他若喜欢那虚名,给他就是。他喜欢高调做事,随他就是。且看他,忍他,看他行事如何。日后自见分晓。”

    寒山大师应对的很简单,也很从容,很客气的回了一封信,其中大意就是说,我年纪大了,道一司的事已经够他忙活的了,实在是腾不出时间了。主持**会,也没这个精力。我对“代国师”的位子没什么兴趣。这场斗法,就不需要了吧。

    更有意思的是,这信并不是直接送到白鹤观,而是送到了长公主手中。

    三天之后,长公主亲自上门,向寒山大师致歉。两人说了什么,司马道子也不太清楚。但是又过了几日,那位道人就领了“代国师”之位。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总要烧上几把。

    按道理来说,寒山大师如此退让,做人见好就收,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但这道人却很霸道,初掌国师之位,手就伸到道一司来了。

    这道人的手段说出来,也很简单,也没什么特别。先安插进一个人进来。而且这人不是别人,就是他新收的“弟子”苦风子。

    这苦风子,当了大半辈子的火工道士,如今能做“道官”,简直就是咸鱼翻身。领了国师的法旨,就来道一司要官来做。

    当日,寒山大师不在,司马道子接待的他。当看了法旨,司马道子简直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登门强逼斗法,以长公主之势压人。已经够过分了,寒山大师退让也是不愿为一点虚名起争端。但现在这叫怎么回事?欺负人也要有个底线是不是?没这么干的!

    这苦风子是个什么人?那就是一个无赖啊。司马道子已经查过他的底细,这人根本就不是个真修行人。却是一个懒汉无赖。在道观中白吃白喝混日子,如今抱了大腿,又来道一司混日子来了。

    这么一个人进道一司来,那就是个搅屎棍,不把道一司折腾的天翻地覆才怪。司马道子如何能答应?

    司马道子看了法旨,冷冰冰的给回绝了。而且说话很不客气,将苦风子的老底揭了出来。

    苦风子绕是脸皮再厚,被人这般说来,也禁不住恼羞成怒,和司马道子大吵了起来。

    一个仗着有“代国师”撑腰,一个早有怨气。自然越吵越凶,就有了师子玄等人当日见到的一幕。

    师子玄听完前因后果,却是啼笑皆非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道人也算是极品了,若让这人入了道一司,那这佛道两家的清净之地,还真是乌烟瘴气了。只是那国师不知是何来历。能让长公主亲自出面为其说项,料想也不是无名之辈。”

    司马道子说道:“的确不是无名之辈,但不一定是什么好名声。”

    说完,司马道子说了国师道号。

    师子玄闻言,却是一怔。

    这道号好生熟悉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