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1章逃情参贤寻己道三十三年修行归

    元清小道童开始说故事,但却没有开口。(www.K6uk.com)

    师子玄莫名其妙道:“小道友,为何不讲了?”

    元清小道童道:“有些事,嘴巴是讲不出来的。你且看我的眼睛!”

    师子玄闻言,看向元清小道童的眼睛,忽然发现这小道童的目光,深邃不见底,仿佛是一个幽潭一样,深不可测。

    师子玄一个恍惚,蓦地被拉进了一方世界。

    这种情况,与师子玄平日入定观法,十分类似,但又不同。入定观法,是可进退自如。收放随心。而此时师子玄,却是被元清小道童,不知用什么法子,给拉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相对于三千世界,是不存在的。但在静观之中,又是切实存在的。

    师子玄进入了这个世界,看到了这样一处景相。

    这不知是何年何月,不知是何方天地。这是一处奇山景地,山石林立,草木茵茵,百兽喜闹欢跑,奇珍地宝漫山。

    在这山中,有一个草屋。草屋外面,有一个花圃,里面栽满了无数奇花异草。在花圃中,有一个草庐。

    草庐之中,坐着一个羽衣仙人,长发垂腰,神情祥和。在他的面前,跪着一个年轻人。

    羽衣仙人开口问道:“如今你已彻悟,明白痴缠爱苦,累世纠缠。如今可有所悟?”

    年轻人道:“数世轮转。知红尘多苦,于浑噩蒙昧之中,难以自拔。我如今虽彻悟,但却难以超脱。敢问仙家,如何才能超脱轮转?”

    羽衣仙人道:“你这是求道吗?你因何求道?”

    年轻人道:“唯知苦向乐。”

    羽衣仙人道:“好。这是你修行发心,也是你修行起点。修行人,都有道号,我为你取一个道号如何?”

    年轻人喜道:“仙家所赐。如何不授?还请老师赐名。”

    羽衣仙人道:“我与你有点化之缘,却无师徒之缘。你迷情难脱,几世轮转,神识不消。如今因情苦自知,如此生出离情修行之念。我便给你取个号,唤作‘逃情’,你看如何?”

    年轻人心中默默品念了一下,点头道:“逃情……好,就叫这个道号。昔日轮回种种我非我,如今唯有逃情历世!”

    这年轻人得了道号。心中将这羽衣仙人视为老师,便随羽衣仙人修行。

    羽衣仙人带他修行,并没有传他什么仙法道术。

    羽衣仙人说:“若说修行。要知道什么才是修行。修行,修行,修的是自己的行止,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并做到表里如一,并且日日如一。如此才能谈得上修行。”

    逃情问道:“老师。那我应如何修养自己的行止?”

    羽衣仙人道:“入世访贤。这世间,一切道法,莫过于自然。自然无分善恶,但人心有善恶。如此人间法。便有善法恶法之分。虽实际无别,但因人心不同,而法成善恶。

    你想入道寻本我而超脱轮转,需近善远恶。但红尘世间。入世行走,一应善行,很容易被人欺负。所以你要这么做。心中守善念而不失。行善道的同时,也要学会在世间保身的本领。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去向世间的贤人问道。问的不是大道,而是每一个人为人处世之道。莫问他是善是恶,但问他心中的坚持之道,你不必都去认同,但可以留作印证。”

    逃情问道:“我明白了。多谢老师指点修行之道。可是老师啊。这天下谁人才是贤人?我如何访贤?”

    羽衣仙人道:“这世间能称为‘贤者’,少之又少,的确难寻。但此贤非比贤。而是取长处为贤。你若有一颗能够明白正邪,观通善恶的眼睛,则这世间处处是贤人。”

    逃情问道:“老师。那我如何能够练就这样的眼睛?”

    羽衣仙人道:“无他,观人如我,唯心所见。”

    逃情若有所思,听明白了羽衣仙人的意思。

    羽衣仙人道:“入世访贤,就是你修行之道。我在这里等你三十三年,三十三年,你应该修行有成了,再回山来。”

    逃情叩谢了羽衣仙人,告辞离山。去了人世间。

    逃情此世已无牵挂,数世记忆未消。入世游历,却是手到擒来。很快做出了一番事业。

    羽衣仙人让他访贤,要他有一颗明辨善恶是非的心。但何处才是历练的最佳之地呢?

    想了想,逃情想出了一个办法。

    就做官。

    若说人世间是五浊恶地,那官场就是这恶地之中,最大的染缸。

    在这里,你分不清忠奸善恶,分不清真话假话。

    在这三十三年中,逃情混入官场,并且一路顺风顺水,入朝做了京官。这其中,几次浮沉,官越做越大,功名利禄,财色诱惑,接踵而来。

    逃情在其中打滚,但却没有忘记最初的修行之念。历世而做观,却守住心中最初的愿心。

    正如羽衣仙人说的一样,这世间每一个人,不分善恶,不论好坏,都有他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观诸道于心,明辨真假,善恶自知。

    如此三十年,逃情心中已有七窍,做个玲珑道心。

    如今观人,但见此人于面前,开口不过两三言,便知此人如何。

    这便是羽衣仙人所说,那明辨之眼。

    这眼不是肉眼,而是心眼。非是神通,而是一种人世间经历太多之后,自然而然所形成的能力。

    七窍玲珑心修成。逃情渐感修行将成。但如今距离三十三年圆满,还有些时日。

    眼看三十三年历世修行即将圆满,谁知却出了一件大事。

    那时一位废太子,与几位重臣勾结,试图逼宫造反,谋朝篡位。兴兵起讨,开始了两年的内乱。最终,谋反失败,无数官员,都被卷进去,结果自不必多说。

    逃情虽然没有参与谋反,但他有一位至交好友,却是亲手书写了反贼讨伐的檄文。而朝廷彻查之时,查出了两人曾经的书信往来。

    两人书信,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朋友之间,互诉衷肠。

    当时查缴的一位酷吏看了书信,淡然说了一句:“若非同党,如何会有书信往来?若无勾搭,这才是奇事了。”

    当即请了旨,将逃情抓入牢中。开始诱供。

    逃情被捕入狱,见酷吏将认罪的文书放在他面前时,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当即也没有喊冤,也没有求饶,而是十分老实的画押认罪。

    逃情认罪,酷吏却惊讶非常,问道:“老大人,因何如此痛快认罪?”

    逃情道:“明人不说暗话。我问你来,若我不认罪,你当如何做?”

    酷吏笑眯眯的说道:“老大人是明白人。我也不与你胡说。这刑房一百八十余种刑具,总有一种能够让你认罪。”

    逃情道:“老夫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这百般酷刑,一样也受不了。与其活受罪,索性就认罪了。”

    酷吏呵呵笑道:“好。好。老大人却是个明白人,既然如此。这刑罚也省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犯人认了罪,自然什么都好。只等罗织的罪名全部上禀,请下了旨意,就是动刀砍头之时。

    在监狱的日子里,逃情终于有时间闲暇下来,回顾这三十余年的经历。

    他历世访贤,观道炼心。七窍玲珑心已成。直至如今,却又多出了一番感慨。

    “圆滑世故,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却也抵不过世间风云变化。人能为己心之主,但为心外,人身所在,却不能为己主。奈何,奈何!”

    逃情心中生出感慨,忽然想要回去问一问老师。心若能超脱,此身若是不得超脱,修行又有何用?

    时间一晃,春去冬来,四季轮转。

    逃情行刑的日子来了。

    也许是老天相助,就在行刑当天,牢房内忽然起了一场大火。

    众狱卒忙着扑火,却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狱卒正悄然无息的进了逃情的牢房内。

    “老大人,我来救你了。”

    这狱卒说道。

    逃情惊道:“你是何人?为何要救我?”

    狱卒道:“老大人不认得我了,我却认得你。我一家六口人,曾在老大人治下过活,受过老大人大恩。今日见老大人遇难,若不相救,怎能心安?老大人莫要说了,快快随我离开。”

    当下,开了牢房,趁着混乱,一路逃离了大狱。

    这狱卒曾经受过逃情大恩,得知他受难入狱,并领了死罪,于是便想要解救。但想要救人容易,送出去却难。

    于是这狱卒潜心策划,谋算了一年多,终于在今夜将人救了出来。

    这一路逃难。几经波折,数次险死还生,但终于是有惊无险。

    在这狱卒一路相送下,逃情终于回到山中,见到了羽衣仙人。

    逃情重新踏入山中时,正好是离山三十三年!

    再见羽衣仙人,逃情感慨万千,跪地拜道:“弟子三十三年修行归来,拜见老师。”

    羽衣仙人问道:“三十三年修行,有何感想?”

    逃情道:“感慨万千,话有千千万万,但却不知如何讲来。”

    羽衣仙人道:“不急,不急。仔细说来,我洗耳恭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