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4章 花有重开人无再少,光阴流转谁人可逃?

    再入红尘,逃情却有些茫然。(w/w/w.k6uk.c/o/m)之前三十三年修行,入红尘世界,总有个目标。但这次羽衣仙人这一次并没有明确指点,只是让他再历世三十三年。

    该怎么办?

    何去何从?

    逃情微微茫然,随意行走,跟着道途延展而行。不知走了几日,走到了一处山峦。忽听山中一人高声歌唱。由于太远,听不太清,只听得那曲儿幽深高远,清净自然,非脱俗之人不可唱得。

    “此必为高贤!”

    逃情微微一喜,顺着歌声而去。

    山脚下,一块青石前。正见一个樵夫半解衣衫,正在纳凉。

    逃情见状,上前拜道:“闻曲声而来,拜见贤士。”

    樵夫见他,吓了一跳,慌张道:“误会了,误会了。我就是一个樵夫,哪是什么高贤。”

    逃情笑道:“若非高贤,如何能做出清净曲?非是高贤,如何能唱的出此曲真意?”

    樵夫笑道:“我道你如何说。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这曲儿却不是我做,是这山中一位神仙所做,从我这里讨得柴来。却没钱资,就传我唱个曲。说来也怪,这曲儿没甚词话儿,就是听个音,便能让人心情舒畅。”

    逃情道:“大道稀音,这曲儿不凡哩。你好大的机缘,见的就算不是真神仙,想必也是我道门一位大修行人。他能传你曲儿,只怕是想收你入门下修行。你为何没随驾身侧?”

    樵夫挠头道:“修行做什么?有什子好处?”

    逃情笑道:“好处可多了。”

    樵夫道:“有甚好处?你说来让我听听。”

    逃情道:“修行可明白世情道理,安心猿意马。定求大智慧。”

    樵夫挠头道:“这些有什么用?如此可赚钱养家吗?”

    逃情愕然,想了想。摇头道:“不能。”

    樵夫道:“不能养家糊口,又有甚用处?”

    逃情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想了想又道:“修行至极,可以长生久视。就算不得超脱生死,也可长命百岁。”

    樵夫叫道:“哎呦喂。这可要了亲命了。哪个愿做得老寿星。老的骨头松,皮肤皱,腿脚不灵,牙齿掉光。吃个美味。尝不出香。走走看看,抬不动脚。长命百岁做什么?五六十年够活哩。”

    逃情被樵夫说的心里有点添堵,又不甘心的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啊。修行还有个好处,就是能增福增慧。若一家人中,有个大修行人,上可增益父母双亲,下可余荫子孙。”

    樵夫闻言。更是笑了,说道:“不当人子,不当人子。你这人怎么净说胡话?”

    逃情道:“我说什么胡话了?”

    樵夫道:“怎不是胡话?我问你来。我这老父母双亲如今在世,膝下还有孩儿嗷嗷待哺。我若不早晚侍奉父母,日日出门打柴耕田,去市井换钱资养儿养家。捧一碗稀饭奉养父母。却出去修行?这一家老小谁人奉养?”

    逃情苦笑道:“你是个行孝君子,养家育儿,孝顺父母,自然没错。但修行未必离家,在家也可修行啊。你好大的机缘。切莫错过啊。”

    樵夫道:“错过什么?跟你啰嗦这么多,我今天的柴少说也得少卖三文钱。眼看天就黑了,不赶回去,家里几口人,都要喝西北风了。不说了,我看你是神仙梦做的多了,你自个去修吧。我要回家了。”

    逃情拉着他道:“老兄莫走,莫走。临走之前,但请告诉我那神仙去处,我好去拜访一番。”

    樵夫道:“看到对面那座山头没有?顺着那里上去,其中有个鹤凌峰,里面有个碧桑青空府,那里就住个神仙。”

    逃情道:“多谢指点,我这就去。”

    逃情告辞樵夫,就入了山,顺着路走。行至傍晚,蓦地豁然开朗,眼前一片繁花胜景。

    但见:

    夜中骄阳照明光,鹤唳凤鸣出梧真。一尘不染清净洞,碧桑青空一点苍。

    逃情被此景吸引,忽见这洞府大门打开,一个童子走出来,见他在门前,问道:“你可是南来的有缘人?”

    逃情道:“我是从南边而来。来此寻贤访道。听闻此山中有大修行之人,故而前来拜见。”

    这童子笑道:“是你了,是你了。老爷说了,今日此时会有人登门前来。让我好生等待,果然见你来了。快快随我进门来。”

    逃情暗暗心惊:“果真是有道真修,竟早就算到我会前来。既然如此,便进去拜访一番。”

    逃情跟着童子进了门。这洞府之内,倒也节俭,后面有个小园,栽些奇化异草,草木灵根。这内中也无别人,算上之前见到过的童子,还有个女童,招待逃情。

    用过茶,吃了一些瓜果,两童子陪坐,说玄谈到,过了好一会,逃情问道:“两位道友,不知你家主人何在?我想拜见一番。”

    童子道:“不巧了。老爷昨日出门去了。只说让我二人好生招待。莫要怠慢。”

    逃情道:“还真是不巧。不知你家主人何时归来?”

    童子道:“这就说不准了。老爷出游,也许三两日归来,也许十年不归,算是归期未定。你且在这里住着,等老爷回来,自会相见。”

    逃情想了想,既然来了,自己也无去处,索性就在这里先停留一阵。这修行洞府,倒也是个清净之地。

    如此,逃情就暂时在这里住下。这里山清水秀,地气通灵。食的是灵谷药膳,饮的是天甘地露。清净自在无人扰,倒也快活。

    在这些年间,逃情修行三洞通玄妙法,渐渐神通有成。闲暇时来,与两童子表演神通妙术,飞天变化,无所不能,倒也有几分自得。

    果真是山中无岁月,寒暑不计年。

    逃情这一日修行起身,去河边洗漱,忽然看到湖中倒影,蓦地愣住。

    昔年风华正茂少年郎,壮年威风乌纱官,如今山中修性法,忽惊白发落银须!

    修性渐成,但哪知光阴一闪而逝,如今入道听法,刚有小成。蓦然回首,竟觉时日竟已不多。

    逃情大吃一惊,匆匆回了洞府。正要拉着两个童子询问。可那童子却先开口说道:“先生回来了。快快随我去府中,老爷回来了。”

    逃情心中焦急,如今这洞府主人回来,正要问他一问。

    匆匆进了山门中,却见一个年轻道人,穿着紫授八卦衣,手捧七宝黑如意,腰缠鹤囊金丝带,垂挂盘古葫芦藤。

    这道人见到逃情,先作礼道:“见过道友。因有事久久未归,累得道友等我二十八年,罪过了,罪过了。”

    逃情闻言,心中大吃一惊。

    他自觉在这山中修行,时间一晃即逝。当日来山访贤,仿佛就在昨日。

    逃情心中有些乱,但还未失礼,拜道:“道友,还未请教名号,我在这里打扰多时,却是累得道友家人照顾。”

    这年轻道人呵呵笑道:“不要客气。贫道自号东极道人,俗家姓王,名字就不提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逃情道:“王道友唤我逃情就是。”

    东极道人点头道:“逃情道友。之前我见你神色慌张,似心中有事,能否说出来与我听一听?若是碰到难事,贫道力有所及,定会帮你。”

    逃情叹道:“的确有事。却羞与道友说来。”

    东极道人呵呵笑道:“羞做什么?你我都是修行人,有一说一就是。道友若不说来,我也不勉强。”

    逃情叹息一声,说道:“罢了。罢了。我就说来。我早年结识恩师,点化数世。此世为修道心,曾入红尘世间打磨,三十三年修行圆满。回山中见了老师。道心已有,我又求老师传授护法神通之术。以庇道途。如今来道友府中修行,一时迷醉山中景色,哪想今日一见水中倒映自己,却已是老来古稀,命不久矣了。”

    东极道人道:“原来如此。道友有此感慨,是否是怕死?”

    逃情道:“当日老师也曾问我,修习神通为何?是否是乐生畏死?我之前答说,非畏死,而畏惧一世修行功果,毁于一旦,再有机缘修行,又不知是何年光景。那时自以为如此,哪想如今事到临头,才知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东极道人点头道:“生死幻灭,如光影灭散。虽虚无真,但也可惜了走了这一遭。”

    东极道人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逃情没有听太明白,但也没心思揣摩,怔怔见小园中,那些风华正茂的百花,忽然感叹一声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徒叹奈何,徒叹奈何啊。”

    东极道人忽地笑道:“道友不必如此。肉身鼎炉,不过精血成就之物。来与后天,灭与后天,早有天定盛衰,生死有常,如此才是天地自然。但我等修行人,师法自然,却又求超脱圆满,还归先天真我。肉身鼎炉,却也可以化传再造。”

    逃情闻言,眼睛一亮,连忙问道:“还请道友赐教鼎炉再造,长生妙法。”

    东极道人道:“好说。好说。这长生妙法,贫道却是知道三个,便说与道友听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