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2章 道司门前堵门众,舌灿惊雷压烦嚣!

    道一司的地位,在天下修行人眼中,等同于皇城在世人眼中。(wwW.k6uK.coM)这个比喻或许不太恰当,但也能够说明了道一司超然的地位。

    但世事就是这么离谱,竟然有人堵门堵到了道一司门前,若是传出去,只怕天下修行人都会觉得难看。

    门外守门的小道童,被这阵势吓了一跳,慌张的堵着门,叫道:“你们是什么人?堵在门前做什么?快快散了!”

    就听有人叫道:“你们这些假道士,还装什么好道人?别再多说。快快开门!”

    小道童也喊道:“我们怎么是假道士?你们也不打听打听,道一司是什么地方!”

    外面人喊道:“还能是什么地方?拐卖妇女幼儿,能是什么好地方?赶快打开门,不然我们就要砸门了!”

    见外面叫的凶,小道童吓了一个机灵,这时,司马道子闻声过来,皱眉道:“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闹?”

    小道童说道:“外面来了好多人,都持着棍棒,好生嚣张。说我们这里是藏污纳垢的地方,这不是胡说吗?执事,这可怎么办?”

    司马道子皱眉道:“来闹事的,都是些什么人?”

    小道童道:“不知道,不过看起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人。”

    司马道子想了想,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既然如此,把门打开吧。”

    小道童吃惊道:“执事,如何能打开门?那些人都凶的紧,若是他们进来闹事怎么办?”

    司马道子道:“不开门,才是真的笑话了。开门吧。”

    小道童见司马道子一脸平静的样子,便也不多说什么。将门打开。

    外面的人正肆无忌惮的叫骂,突然见门开了,反倒是愣住了。

    司马道子就一个人,站在门前,皱眉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竟然敢来道一司闹事!好大的胆子!”

    司马道子声色俱厉。口吐惊雷,竟一下子把外面闹事的众人给震住了!

    司马道子见这些人都不作声,冷笑道:“道一司乃如今佛大两家总领之地。就算当朝文武大臣前来行过,也下轿步行,以示尊重。此中往来,也多是道子佛子。都是修行之人。你们因何来此吵闹,乱了清净?好大的胆子!”

    司马道子一番质问,这些人都面面相觑,但也有人恼羞成怒道:“真是清静之地,我们还真不来了。怕就怕你们都是一些假道士假光头,在这里做男盗女娼之事。”

    司马道子冷笑道:“如何男盗女娼?无凭无据。血口喷人,可是要吃官司的。”

    有人冷笑道:“没凭没据,我们回找上门来吗?我们可是亲眼见到,有人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女子,抢夺孩童,然后被带到了这里。我们都是义气之人,路见不平。自然不能不管。”

    司马道子冷笑道:“真是可笑。什么时候,玉京有名的砍头帮,也成了路见不平的好汉了?”

    司马道子说的砍头帮,是玉京一个势力不小的江湖帮派。说是砍头,自然不能是砍人脑袋。而是入帮的人有个规矩,那就是手上一定要见血。而且要砍的是脑袋上的血。

    砍杀的可以是猪样牛狗,也可以是鸡鸭鹅。但不能是马。因为朝廷的律法规定,乱杀马匹,是要坐牢的。

    当然,你若手上有人命在身。那恭喜你,你在砍头帮中会有很好的发展,起点都不一样。

    有人会说。这砍头帮也太名不副实了,杀杀畜生就行,还叫什么砍头?

    如此说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虽说杀人和宰杀牲畜,看起来好像牲畜的命不是命,杀起来没什么手软,与人命不一样。

    但真换做自己做来时,你真的能下得去手宰杀吗?

    听闻牲畜在自己手中哀号,目光恐惧而可怜,你真的能下得去手吗?

    大多数人,都不能,比不相信,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真能入这砍头帮的人,宰杀牲畜,都毫不手软。如此说来,这些人都是对生命毫无敬畏珍惜之人,连生命都不看重,这样的人,会做出什么事,可想而知。

    这砍头帮在玉京中,就是暗地里的一股黑势力,玉京百姓对他们深恶痛绝。但京府衙门多次派人调查捉拿,最后都不了了之,只抓了几个人了事。

    司马道子久在世间,自然知道这些人就是一些无赖,真若说让他们砍人脑袋,没一个人敢做,但做一些坑蒙拐骗,敲诈勒索的事,去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而且这些人虽然是上不了台面的人,但在某些人眼中,却是不可或缺。正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这些人可是万事通,但凡玉京中的大小轶闻,总逃不过他们的耳目。而且有些人不愿出面做的脏活,自然就由他们代劳,只要你付得起钱财。司马道子也知道,这些人背后一定有贵人支持,不然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还逍遥法外。

    若在平时,司马道子也不会理会这些人,但是他们竟然闹事到了道一司门前,这就太放肆了!

    司马道子说的这些人脸色有些不好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什么砍头帮,我们可不知道。你这道人,不要转移话题,快快将人交出来,让我们带走,不然怎与你干休!若是不从,当心我们进去抢人。”

    司马道子眉毛一扬,正要说话,就听有人道:“你们要进来抢谁?不妨试试看。”

    司马道子转过身,却见师子玄走了出来。

    司马道子拱手道:“道友来了。让你见笑了。今儿真是怪事,这一大早的,就被一群小流氓给堵门了,说是我们这里有人调戏良家女子,拐骗孩童,真是无理取闹!荒谬至极。”

    师子玄一听,就明白了,这伙人,可不是无理取闹,而是有人想要报复,接机闹事而已。是谁要报复?为什么要闹事?自然不是平白无故,而是白朵朵昨天管的一幢闲事惹来的。

    一念转过,师子玄道:“我知道这些人因何而来了。是朵朵昨日惹来的麻烦。没想到竟然找上门来了。”

    司马道子惊讶道:“有这回事?朵朵小姑娘能惹什么事?”

    师子玄点点头,便三言两语,将昨天的事说了一遍。

    司马道子听了,不由冷笑道:“我说怎么会有人来上门闹事,原来如此!朵朵小姑娘做的好,打的好!若是换了老道士我,可就不是一番好打这么简单了,不送他们去见官,治个重罪,怎能干休!”

    师子玄呵呵笑道:“都是朵朵不懂事,给道友添麻烦了,也乱了此中清净。此事便交由贫道自行处理吧。”

    司马道子点点头,说道:“不碍事,不碍事。总有些人不长眼睛,要太岁头上动土,不给他们一点教训,怎能干休?道友既然出面,就放手处理,不必顾忌!”

    有师子玄愿意代劳,司马道子倒也乐得清净。

    两人正说着,又有人叫道:“哎呦!大家看看,这道士够嚣张啊。竟然说让我们试试看!那我们不动手,是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有人起哄,自然有人应声。

    将近一百号人,齐声用棍子敲地,敲打的地面都有些微颤,咚咚作响,真有几分震慑之意。

    若是旁人,见了这阵势,只怕真个会骇的心惊胆寒。但在师子玄看来,却是可笑手段。

    师子玄不动声色,忽地舌灿惊雷,喝道:“清净门前,如何喧哗!且肃静!”

    一声肃静!

    声音不大,却如同惊雷落在耳旁一样,嗡的一声,震的众人头晕目眩。有不支的,直接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总之一声肃静之下,真个肃静,鸦雀无声!

    这种场面,十分好笑,又十分有趣。

    师子玄一声肃静,让面前近百号人乖乖闭嘴,砍头帮这些来闹事的人汹汹气势,瞬间被打落的荡然无存。

    司马道子暗笑道:“师道友好手段,一下子就镇住了这些人。这些泼皮流氓,你上来跟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无赖。你跟他耍无赖,他跟你讲歪理,真个难缠。”

    司马道子心中如是想,师子玄自然也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这些人,都是在世俗中打滚的流氓无赖,莫不能以寻常手段对付。千万不能跟他们纠缠,因为你一旦纠缠,或是一旦示弱,或者说,表现的好说话一些,他们就会认为你是个可欺之人,就会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缠着你不放。

    有人会说,师子玄这是有神通在身,能震住这些人,普通人不行啊,被他们缠上,该怎么办?

    一样,对付这些人,千万不能露怯。即便你心中对这些人有些畏惧,但在他们面前,也千万不要露虚,更不要多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话一次说明白,他们再做纠缠,无论是威胁还是笑眯眯说好话,都是一个态度,少说,不说,强硬!

    只有这样,才能断了他们的纠缠。人善被人欺,在这个时候,是有几分道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