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5章 医者难医身窍病,锁窍固本无伤!

    房中一阵叫骂,柳氏呜呜痛哭。(Www.k6UK.CoM)

    舒御史眉头一皱,上前敲了两下门。

    就听舒子陵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谁啊?赶快滚,不要来烦我。”

    舒御史沉声道:“是我!”

    里面的柳氏“啊”了一声,接着就是一阵慌乱的声音。过了一会,柳氏才打开门,怯生生的说道:“老爷,您来了。”

    舒御史看了一眼柳氏,眼睛通红,显然刚刚哭过。扫了一眼房内,一片狼藉,不由皱眉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

    舒子陵脸色十分不自然的说道:“爹,你怎么回来了?”

    “我怎么不能回来?你好大的脾气啊。又是砸东西,又是骂人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舒御史问道。

    舒子陵尴尬道:“没事。没事,爹你就别问了。”

    越是如此,舒御史越是皱眉,问道:“说!到底发生了是什么?”

    舒子陵闷声不语,舒御史一挑眉,转而问柳氏道:“你说!”

    柳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舒子陵,舒子陵还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但这点小动作,如何能瞒得过舒御史?

    “说吧。到底什么事?你不用看这逆子!这家里,还由不得他做主!”舒御史语气平静,却不怒自威,看的柳氏心惊胆战。

    想来也是。这舒御史,朝堂之上,与群臣大打口水战,都从未落过下风,什么阵仗场面没见过?自然养成了一种威仪。

    柳氏被这一句话,就惊的脱口而出:“相公近来几日不举,疑似有痒。妾身与他前去看过郎中,郎中却说他身体很健康。并无异状。但相公不相信,与那人争吵起来。但谁知那郎中也有几个弟子,我们吵架不过,只能忍气回来了。”

    舒御史闻言,心中又惊又怒,又有几分啼笑皆非。

    惊的是自己儿子风华正茂,怎地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病?怒的自然是怒其不争,竟然在几个庶民面前认怂,简直是丢他的脸。

    舒御史沉着脸。说道:“你日日流连烟花场所,不知节制,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病,你这是想要让我舒家绝后是吗?”

    舒子陵吓了一跳。说道:“爹,你可不要胡说啊。哪有那么严重?”

    “不严重?”舒御史冷笑道:“我舒家这一代,就你一个男丁,你若是废掉了,我舒家就断子绝孙了!”

    舒子陵心中腹诽,就算我生不出来,老子你还可以再生一个啊。但这话却不能说出来。只能低头称是。

    舒御史冷脸了半天,又说道:“明日我请薛太医来家中给你诊治一下,等治好之后,你就给我老实老实在家呆着。不许再去外面鬼混!”

    舒子陵有些不乐意道:“让薛太医来?那我这点毛病,不都让人知道了?爹,换个人行不?”

    舒御史冷笑道:“现在知道丢人了?你老子我现在都不怕丢人了,你到害怕了?早知如此。为何之前不知洁身自好?”

    舒子陵默不作声,舒御史道:“就这么说定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混账东西……”

    舒御史说完,拂袖而去。

    第二日,舒御史下朝之时,便去了太医馆,去见了薛太医。

    薛太医和舒御史还算有几分交情,见面问道:“御史可是稀客啊。怎么有空来太医馆了?”

    舒御史开玩笑道:“有空没空,我也都不愿意来呀。来这里一趟,不是求药就是问医,到头来都是自己遭罪啊。”

    薛太医哈哈大笑两声,却也明白了舒御史的来意。两人寒暄了几声,舒御史道:“近日有友人送了几坛上好的花雕,就想到了薛太医。若是无事,今晚就来我家喝上两杯吧。”

    薛太医心领神会,呵呵笑道:“这如何使得?这样吧,我最近也刚好搞来两篓子澎湖蟹,就带去御史家中一同尝个新鲜。”

    舒御史大喜道:“如此大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在府中恭迎大驾。”

    入夜,薛太医赴会,舒御史自然是备了丰盛酒席。

    这一桌,舒御史没有让妻儿陪坐,只是两人对饮。

    酒到酣处,舒御史忽地常常叹息一声。薛太医问道:“御史是否心中有事?不然为何叹息?是否家中有人有病痒在身?若是如此,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不妨开口就是。”

    舒御史展颜,便说了难处。

    薛太医一听,便笑道:“原来是这样。御史也不用太过担心。这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只要诊过脉,对症下药,这不是什么顽症。今日既然来了,那就让我看诊一下。不知令郎是否在家?”

    舒御史喜道:“在家,在家。我这就叫犬子过来。”

    舒御史让下人叫来舒子陵,舒御史道:“子陵,这位是薛太医,快来见礼。”

    舒子陵连忙上前执礼道:“见过薛伯伯。”

    薛太医笑道:“起来,起来。御史,令郎却是一表人才啊。”

    舒御史苦笑道:“长个好皮囊有什么用?却是染了一身纨绔习气,是我教子无方啊。”

    薛太医笑道:“男儿不好色,不贪花,那还叫男人吗?没事,没事。子陵贤侄,且将手伸来。”

    舒子陵连忙伸手上前。

    薛太医号脉片刻,眉头忽然皱了起来,久久未曾舒展开。

    舒子陵看的惴惴不安,心叫不妙。舒御史也是有几分担心,问道:“薛太医,如何了?”

    薛太医道:“奇怪。我观令郎脉象,并无病症。精气应无损伤。”

    这话跟胡郎中说的没什么两样,舒子陵愣了一下,怎么两位医者都说自己没病?如果没病,因何不举?这真是见鬼了!

    胡郎中的话,舒子陵可以说这是庸医胡言乱语,但薛太医可不是民间的郎中,自然不会信口胡说。

    舒御史惊讶道:“若非没病,又怎会……”

    薛太医道:“也许是心里的原因。不知令郎在行房的时候,是否有过被惊吓或是近期忧思太多?”

    舒子陵连连摇头,说道:“没有,没有。”

    舒御史道:“就他这德行,日日醉生梦死,哪有什么忧思?”

    薛太医沉思道:“这就怪了。身体没有问题,又非外因,这怎会?”

    眼见薛太医都没了办法,舒子陵这回是真的吓坏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什么最可怕?自然是做个活太监。更何况是舒子陵这等日日流连花眠,贪花好色之人。

    “薛伯伯,求你一定要治好我。我可不想当个太监啊。”舒子陵声音都有些沙哑了,脸色发白。

    舒御史脸色也十分难看,拱手道:“薛太医,万请你想想办法,无论如何,一定要医好我儿。是否先开个药方吃吃看?”

    薛太医皱眉道:“体中无恙,吃药又有什么用?药是乱用的吗?”

    舒御史连忙道:“失言了,失言了。但总不能这样下去,得想个解决的法子啊。”

    薛太医说道:“以我来看。令郎根没病。而且精气旺盛,远胜过常人。你们也不用再去别的大夫那里看了,无论谁来看过,都是一样。就算当世杏林圣手扁鸠来看过,也是一样。唔……除非……”

    薛太医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舒御史见状,连忙问道:“除非什么?”

    薛太医想了想,说道:“除非令郎不是患了病症,而是被人锁了精元,固了窍!”

    舒御史连忙问道:“薛太医,能否说的明白一些。”

    薛太医摇头道:“我只能说这些。再深了说,我也说不出来。医道医人身内外创患。但人身毕竟肉眼凡胎,望闻问切,药石之力,终有尽处。但精通丹道的修行人,却可眼观人身毫毛孔窍,视人身为鼎炉,无有纤毫不可炼化。”

    顿了顿,薛太医看了一眼舒子陵,说道:“所以我猜测,是否是有修行人在和令郎开玩笑?”

    舒御史愕然道:“修行人?那些道士和尚?薛太医,那些整日就知道念经拜像,无所事事的人,也有这能耐?”

    薛太医闻言,连连摇头。却见一旁薛子陵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

    见他如此,薛太医心中也有几分了然,便耐着性子说道:“御史不要小看这些道士和尚,虽然天下僧道,有道者少,假道者众。但真正的修行,都有神通法术。飞天遁地或许有些夸张,我不敢妄言。但对人身的了解,却远远走在医家的前面。”

    舒御史惊讶道:“竟有此事?”

    转而看了一眼舒子陵,问道:“子陵。我问你,你最近是否与和尚道士打过交道?”

    舒子陵有没有跟道士和尚打交道?

    当然有!

    见舒子陵支支吾吾不说话。舒御史心中一沉,喝道:“还不快说!有是没有?”

    “有,有!”舒子陵心中烦闷,便将自己在道一司前堵门的事说了一遍。

    舒御史一听,差点没昏过去,怒道:“你这混账东西!道一司是什么地方?难道你不知道吗?别说是你,就算你爹我过去,都要下轿步行,以示恭敬。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带人堵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