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0章夜梦赤芒入室中福深未必无祸因。

    舒子陵这一开口,所有人脸色都是微变。(www.k6uk.com)舒御史心中大骂道:“这孽子,真是不长脑子!这种话也能说出来?”

    苦风子也暗暗叫苦,心想这御史公子,脑子是不是缺根弦?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计较,你还上蹿下跳,有这么道歉的吗?

    司马道子也冷笑道:“哎呦!这位还真是好大的脾气啊。道一司难道是你的家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好啊。你既然不走,那就留下来吧。能留在我道一司中的,不是道士,就和尚。这道人你看不起,那就留下来当个和尚吧!”

    说完,一挥袖袍,定住那舒子陵,又不知从何处取了剃刀,就要给他剃度!

    舒子陵大惊失色,急忙叫道:“你要做什么?快给我住手!”

    舒御史也吓了一跳,也连忙道歉道:“道长不要生气。犬子一时失言,一时失言啊!”

    司马道子提着刀不放,说道:“什么叫一时失言?这臭小子带人堵门闹事,说是一时昏头,这便罢了。如今我这道友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等,你却反倒耍赖鼓噪。既然如此,那贫道也来个一时失手,给你剃个光头吧。”

    说完,司马道子手起飞刀,便有寸寸黑发落下。

    舒子陵只觉眼前发黑,暗道:“苦也!这不但做了太监,却连光头也一并做了!”

    司马道子当时问师子玄,他有何办法惩治舒子陵。师子玄只答了一句:“恶人自有恶人磨。”

    师子玄做了恶人,司马道子也依葫芦画瓢,并且直接动了刀子。

    苦风子呆呆的看着司马道子,只觉得后心一阵发凉。这道人,往常与他打交道,说到激动时,最多也就是骂几句娘。今儿这是怎么了?刀子都动上了?

    师子玄却没有惊讶,而是顺势上前阻拦。微笑道:“道友。切莫动气,还是算了。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此人虽然不知礼数,口无遮拦,却也不至于如此。况且就算你给他剃度。他也不是佛门中人。做不得佛子。”

    舒子陵听了这话,简直犹如听了天籁之音,连忙叫道:“是极。是极!我贪花好色,日日无酒无肉不欢。真要做个和尚,也是酒肉和尚。当不得,当不得啊!”

    舒御史也连忙说道:“人之毛发,受之父母,如何能剃去?这位道长。还请手下留情。”

    司马道子哼了一声,却也收了手,对舒子陵冷笑道:“看在师道友和你父亲面子上,暂且饶你一次,下次再胡说八道,贫道绝不留情。”

    舒子陵这回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再不敢胡说半句。

    师子玄微微一笑。说道:“好了,大家都不要说了。两位居士,你们也请回吧。”

    舒子陵欲言又止,但却再不敢说话,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舒御史。

    舒御史叹息一声,拱手赔礼道:“道长,都是犬子太过放肆。也怪我平日我教子无方,疏于管教。让他养成这等无法无天的性子。如今道长惩戒也惩戒了,虽比起他所作所为,不算什么。但他毕竟是我舒家独苗,日后还要延续香火。万请道长你发发慈悲。去了他身上怪症。”

    师子玄受了舒御史一礼,也还了一礼,说道:“这位居士。你言辞恳切,但未必由心。以贫道看来。你是否怪贫道仗法术欺人?”

    舒御史微微一惊,尴尬的说道:“怎会?怎会?我绝无此意啊。道长是有道高人,犬子又太混账。小施惩戒也是应该的,无妨。无妨。”

    舒御史说的这话,自然是违心话。自家儿子,就算再怎么败家,再怎么混账,自己打骂也就算了。但别人教训来,却是不行,就算说说,也不会乐意。此乃人之常情。

    师子玄如何会不知。但也不在意,舒御史乐不乐意,与他无关,他只是直言点出。

    师子玄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居士不必多说。你心中不快,我也知晓。这也是人之常情。居士心中只怕还在怪我,但碍于受制与贫道,不好多说。本来几多误解,贫道也不必多说。但既然你们今天上门前来,总要说个清楚,也好让你们安心,也省得你们回去之后,背后辱骂贫道,自造口业。”

    舒御史微有惊讶,说道:“道长这是说的什么话?有什么话要说?不妨直言相告。”

    师子玄说道:“的确有话要说明白。此事还与令公子有关。贫道但请问一句,令公子出生之时,是否有异兆出现?”

    舒御史闻言惊道:“你,你怎么知道?”

    见师子玄笑而不语,舒御史迟疑了一下,便说道:“的确。我儿出生之时,的确是不同寻常。寻常女子,都是十月怀胎产子。而我儿却是在娘胎里待了十三个月,才落地诞生。非但如此,我儿出生之日,我与妻子二人,都做了同一个梦,在梦中,好像东方有红光飞入家中。”

    司马道子和苦风子闻言,都惊讶非常。生子有异兆,东方红光入室,此为天人胎。这舒子陵看来就算不是天人托世,也是福缘深厚之人,再世为人。

    “天人胎?”司马道子疑惑道。

    苦风子却是眼睛发亮,叹息道:“就算非是天人胎。也是厚福之人。前世有德。”

    舒御史有些不解道:“几位道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能否解释来?”

    师子玄直言道:“居士,我们三人的意思,是说令郎来历有奇。”

    舒御史道:“敢问道长,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师子玄说道:“若是天人托世。自然有前世厚福寿禄随身,这一世应长命百岁,安享荣华,无灾无劫。若非天人托世,而是几世大善积累,道德之人,又或是上辈子是大修行人,此世当有此异兆。”

    舒御史展颜一笑,呵呵笑道:“这么说来,我儿还是大有来历之人?非比寻常?”

    舒子陵听了,也是眉开眼笑,脸上露出了一丝傲然之色。

    师子玄却道:“慢来。慢来。二位居士。厚福德行之人托世。虽是好事,但也未必没有坏事。”

    舒御史奇道:“这是为何?”

    舒子陵道:“前世如何,与轮回一转,业力牵引延至今世。而今世双亲与子,当有三世阴阳德行挂牵。长辈厚德,子孙无德,子孙可受父辈阴德照抚,三代而消,五世而尽。长辈无德,子孙厚福,则此消彼长。长辈承担不住子孙之福德,便有多灾多疾早亡之难。”

    师子玄的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

    意思就是说,你一人的福德果报,不是只与你一个人有关。你的父母,妻儿,子女,都会受到牵连。

    若一个人,今世福德深厚,又广行善道,阴德阳德具足,那不但他生活的会很好,家庭和睦,妻贤子孝,富贵平安,万事如意。他的子孙后代,受他的庇佑,也会生活的很好,少灾少难,心想事成。

    但若有一人,他本身福德一般,日日也少行善事。但也没做恶事,算是一个平平常常之人。但他的儿女,偏偏是前世有厚福厚德之人,甚至是大修行人转世,今世成了他的儿女。这样一来,子女气数太旺,父母则衰。便有早亡之灾。

    此种例子,多不胜数。

    这也就是为何,古来仙佛转世化人传道,出身都是非富即贵。不是王子,王女,就是皇亲贵族。大多就是这个道理。

    化身入世,虽不是本尊,但却有本尊的功德福报。但这世间又有几人几家能承受的了仙家佛者的大功德?即便是选择世间富贵至极的人家托世。但一样会影响甚深。

    甚至有一位大能者入世间行走一世,等他一世圆满后,其整个家族都被灭绝。虽归天之后,当得超脱轮转。但在世间一世看来,的确惨不忍睹。

    舒御史也是灵慧之人,听明白了师子玄的意思,心中半信半疑道:“听道长的意思。是我儿福德太厚,我担不起他吗?”

    师子玄说道:“是!可以这么说。”

    舒御史啼笑皆非道:“道长真有意思。我堂堂当朝御史,虽不是皇亲贵族,好歹也是京官,可以当面奏闻圣天子,家中也算富贵,如此也担不起我儿?”

    师子玄点头道:“的确如此!”

    舒御史笑容收敛,很想说一句“危言耸听”,但还是留了一丝余地,问道:“既然如此,以道长看来,若放任如此,日后会如何?”

    师子玄看了他一眼,说道:“居士是要我为你批命吗?以贫道修为,虽不说一语谶成,但如果说出来,只怕就定了你的命数。你还是不要问来。”

    舒御史听了,反倒是生出了少有的书生意气,淡然道:“我乃圣人弟子,熟读圣贤书,平日一向对命理玄虚之事不问不听。但今天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我偏偏想要听来。道长,还请你说来!”

    “不行!”

    “不可说!”

    “不能听!”

    舒御史话音一落,忽然有三个反对声,传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