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7章红尘之中奇女子三绝精妙惹人思

    江中花船,是个什么地方,是男人都清楚。(wwW.K6UK.COM)师子玄虽没有去过,但也有几分了解。谛听怎么会带他们来这里?这不是胡闹吗?

    但师子玄知道,谛听虽然看起来有些胡闹,但不会平白无故的开这种玩笑。一定是有他的用意。

    师子玄心理明白,也不说破,就笑吟吟的跟在他的身后,看他耍什么花样。

    江畔的花船有很多,船上的姑娘香色醉人。

    这其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很有意思。

    这江中花船,分两种,一种是船头挂着红灯笼的,这里的姑娘,只要客人有钱,自然有软玉温香伺候。

    另外一种,自然是不挂灯笼。而是挂起扇子和竹笔。这代表其中的姑娘,一般是卖艺不卖身的。但是你也有机会在这里醉枕温柔乡,但前提是你能够打动姑娘家的芳心。

    而谛听引着师子玄去的,就是一个没有挂红灯笼的花船,并且船前聚了很多人。

    师子玄有些吃惊,这江畔边上,花船何其多,为何这一处吸引了如此多的人?

    师子玄十分不解,拉着身旁的人问道:“请问一下,这里为什么聚了这么多人?”

    那人看穿着,也是身家不错,上下打量了一下师子玄,说道:“你一定不是玉京人士吧。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吗?”

    师子玄自然耐心请教,这才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此地名叫随苑舫,其中有一位女子,美貌惊人,艳冠京城。名叫楼飞娘。

    此女美到什么程度,没人能说的出来。有意思的是,关于此女的传说可是不少。

    这个女人。据说来到京城,尚不足半年,而初次露面,就用三绝技艺,一夺花魁,名动京城。

    哪三绝?

    一为色绝!

    据说此女平日都是轻纱遮面,就是因为容貌太过美丽。说起来很有意思,流连随苑坊的客人,多不胜数,但真正一睹芳容之人。却很少。

    那她容貌美丽,是如何传出来的?这其中有一个传言。据说这玉江河中,有一个河神。而就在不远处有一座河神庙,香火还算旺盛。

    有一天,这河神庙的庙祝突然说要将这河神庙拆了去。

    当时的香客都惊呆了,这庙祝是不是疯了,竟然要将自家神灵的庙宇给拆掉。

    众人责问这庙祝之时,庙祝无奈说道,不是我疯了。而是河神娘娘吩咐的。

    众人不解,追问河神娘娘为何要拆掉自家的神庙。

    庙祝回答说,有一日,河神娘娘见到江畔中。有一位女子正在照水梳妆,她生的实在是太美丽了,连河神娘娘都感到嫉妒,继而感到自卑。而这女子。似乎就住在这江中,每日每夜都映着江中的水梳妆。

    河神娘娘受不了这种比较,承受不住。所以要将自家的神庙搬走。

    庙祝说完,众人都有些半信半疑。但是第二天,这河神庙就真的不见了,而是出现在十五里外的城郊。

    一夜之间,神庙不见,被搬迁而走,这自然不会是人力所为,只有河神娘娘自己能够做到。

    众人目瞪口呆之下,也都信了那庙祝的话。但随后,大伙又好奇起来,这位让河神娘娘都自叹不如的美人到底是谁?

    追查之下,才知道是一位初来乍到的花魁,在一个名叫随苑坊的花船上,是一位艺妓,名叫楼飞娘。正是此女每日在江上梳妆,惊走了河神娘娘。

    人人都有好奇心,这传言愈传愈厉,无论是商贾巨豪,花中常客,还是风流名士,都想见一见这位女子,看一看到底是有多美。

    但这楼飞娘却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无论何时,都是带着一个薄薄的面纱。

    别说,正是她这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吸引的往来之人,络绎不绝。更有人为一睹芳容,甘愿一掷千金。

    师子玄听完,啧啧称奇,不由赞叹道:“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若说这传言之中没有鬼,那才叫怪哩!”

    一般这种传言,多半都是人为编造的。这河神庙一夜被搬走,或许可以考证,但未必于此有关。但却偏偏有人心甘情愿的愿意相信。

    这第二绝,是此女的箫艺。如果说之前艳惊河神,有几分传奇色彩,但这箫声,却是很多人都听过。

    而此人也说,这楼飞娘吹箫之时,箫声引来了无数奇鸟浪蝶,飞落到船上,侧耳倾听。

    师子玄虽然不通音律,但有人能奏得如此妙乐,引来异类来听,并非虚言。但能做到如此,需是声和自然。技近于道。

    这第三绝,就是此女的画技。在这里不远的凤凰山中,有一处建立了足有五百年的古刹冲虚观中,有一处壁画,是三仙聆道图。

    画像之中,有三位真仙聆听道祖讲道的场景。据说这三仙名号,不见在世传下任何一本道经之中,世间也从来没有流传过这样的传说。

    但是此画流传出去,不知惹来多少人嗤笑。一个红尘女子,喜弄画像,也就罢了,画些山山水水,鸳鸯戏水,牡丹花色,不是挺好吗?画什么道图?纯粹是惹人发笑。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冲虚观的观主,衡和子道长见状,却大惊失色,竟是亲自登门,将这位楼飞娘请到观中,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第二日,就命人将此图拓印到观中正殿的外壁上。

    如此,楼飞娘的名字,就更多了一分传奇和神秘的色彩。

    师子玄听了,也有些吃惊。如果说之前的传言,有一些人为的色彩,乃是江湖手段。那么冲虚观刻画之事,那就真有些本事了。

    师子玄啧啧称奇道:“原来还有这般故事,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来这随苑坊。”

    谁知这人却说道:“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平日来说,这楼姑娘可是不见客的。什么时候开船,全由她的心思。今天之所以会来这么多人,是因为楼姑娘今天放出话来,要寻有缘人相见。若有人能够哄得她开心,谁人便可留下来,与她对饮,并且解下面纱以悦君颜。”

    这人眉飞色舞的说着,似乎这个人,就一定会是他自己一样。

    师子玄微微一笑,那人却自来熟,说道:“对了,我姓林,单名一个凡字,字仲达。还没请教?”

    师子玄也报上了姓名,又问道:“林兄,来了如此多的人,能够进去的人有限,有什么说法?”

    林凡说道:“的确有个说法。今日想要进得这花船的,首先要过一关。”

    师子玄开玩笑道:“来这里的都是风流名士,该不会是考诗词歌赋吧?”

    林凡嘿嘿笑道:“诗词歌赋?那是寻常俏姐儿玩的,这楼姑娘与众不同,特立独行,又怎会弄这些把戏?”

    师子玄好奇道:“哦?那要如何做?”

    林凡道:“这位楼姑娘,有一个喜好,喜欢天下奇石。今日想要入这花船,有两个法子,一是眼力出众,能够辨别出楼姑娘收藏的奇石来历,叫出名字,就算过关。第二种方法,就是能够拿出连楼姑娘都没有见到过的奇石,如此也可过关。至于进去之后,谁能够得佳人青睐,那就各凭本事了。”

    师子玄听完,还真对这位玉京花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色绝,箫绝,画绝。不喜金银,喜欢奇石。常人无论怎样想,也不能把这些事情,与一个女子联系起来。

    与林凡正说着,这随苑坊中,突然走出了许多女子,都是素色装扮,年芳正好,体柔面娇,人手捧着一个珠盘,走上前来。

    就听一个女子,对众人福了一福,说道:“我家小姐说了,今天只邀六名贵客入坊中,人多位子少,无奈之下,只能用石甄选,还请各位见谅。”

    这位花魁的规矩,显然这些人大多都知道,便有人笑呵呵的应声道:“小娘不用多说,规矩我们都懂。”

    这女子微微一笑,也不多说,就挥了挥手。

    其余的姑娘,款款行来,走到人前,将珠盘捧在身前,等他人将从他处找来,自认为少见的奇石,放了上去。

    师子玄自然也受了这般待遇,就有一个姑娘走到他面前,柔声道:“这位公子,不知你是猜石,还是献珍?”

    师子玄想了想,既然来了,那便意思意思,便将从景室山中出产的一块温心玉髓,放到了珠盘上去。

    这块温心玉髓,看起来黑通通,没什么特别,但只要用手触摸,就会感到一股暖流,通传体内,可以活血养脉,滋养鼎炉。

    这姑娘又道:“还没请教公子大名。”

    师子玄呵呵笑道:“我姓师。”接着又问道:“请教姑娘,这里这么多人,有的献宝,有的猜石。你们不怕弄混了吗?”

    这姑娘掩嘴笑道:“公子不知。我们可都是我家姑娘千挑万选,训练出来的。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怎能留下来伺候姑娘?”

    师子玄心中赞叹一声,这位花魁,还真是好本事。

    “姑娘,不知你家姑娘,收藏这么多奇石有什么用处?”师子玄好奇问道。

    这姑娘眨了眨眼睛,说道:“公子,你若想知道,还是等能见到我家姑娘,自己当面问吧。”

    说完,盈盈一福,转身便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