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8章 以石辨人多玲珑,观物通知见人心。

    师子玄几人也没等多久,不过一会,就有一位姿容不俗的姑娘,走了出来,高声点了几个名字。(www.k6uk.com)

    师子玄的名字赫然在列。

    师子玄不觉奇怪,因为温心玉髓,在修行界来说,都是一块难得的宝物,凡世自然难见。而令他意外的是,他身边的林凡,竟然也被选中了。

    林凡有些得意的说道:“说起来,我跟这楼姑娘,还真是有缘。她喜欢收藏奇石。我恰好博闻强记,对于天下稀奇之物,十分感兴趣,便都记在脑中。这猜石的六种奇石,恰巧我都见过。”

    师子玄啧啧称奇,这林凡却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爱好很是奇特,自己也有独特的本领,难怪他十分有自信,今天可以登船一见佳人。

    总共被点名进入的,只有六个人,其他人见自己没有入选,只能摇头惋惜,渐渐散去。

    师子玄叫住那位姑娘,说道:“姑娘,我还有两位兄弟一同前来,总不能我独自进去,撇下他们不管吧?能否通融,让他们一同进去?”

    那姑娘看了一眼熊大黑和章青,见两人一左一右,站在师子玄身后,便以为两人是他的随从,便说道:“舫中只有六席,至于您的朋友,也可登船。不过是在一层,不过自然也有其他的姑娘伺候。”

    师子玄点点头,对两怪说道:“既然如此,就委屈你们在下面等我。不必拘束,随你们开心就是。但是切记不要饮酒过多,迷了本性。”

    熊大黑木讷的点了点头,而章青却有些激动,他变化做文士打扮,自然是向往风流名士那般。坐定风月,吟诗歌赋。如今虽然见不到传说中的花魁,不过此中也可一圆夙愿了。

    “老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失态的。”二怪闻言,连连点头。师子玄最后一句话,是在告诫他们,不要多饮酒。

    酒毕竟能够迷神,二怪未能化形,只得变化之身。若是饮酒过多,一不留神,就有可能露出原身。虽然对他二人没什么妨碍,但此地毕竟是红尘世间,惊扰到他人。终归是一件麻烦事。

    林凡这时候说道:“师兄,我们一起走吧。”

    师子玄拱手一笑,便在那位姑娘的引领下,进了花船。

    这花船内部,很有意思,别的花船,其中装扮。大多是暖色调为主,粉红色,胭脂色居多,而且光线极暗。就只有烛火照明。在这种环境下,会让人在昏暗下的刺激,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之处,这是烟花之地。惯用的伎俩。

    但这随苑坊却很奇怪,内中装扮。竟是从里到外,挂满了灯盏。照的里里外外,通名透亮。师子玄一目扫过,不多不少,一共九十九盏灯。

    而这船中四壁,都贴满了彩画,其中多是以山水名花为主,不用说,应是出自那位楼姑娘之手。师子玄虽然不懂画技,但也能看出作画者技艺不凡。

    师子玄和林凡一同落座,很快就有妙龄女子上前伺候,陪坐在一旁,斟酒摇扇,十分周到。

    师子玄有些不习惯,所以神情有些尴尬,陪坐一旁的姑娘家似乎看了出来,掩嘴笑道:“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吗?”

    师子玄点头道:“的确是第一次,让姑娘见笑了。”

    这位姑娘笑道:“公子叫我晴雨好了,没什么见笑不见笑,能来此地与我家小姐相座攀谈,都是些正人君子。有许多人,都是第一次来,也这般不自在。公子随性就好,莫要拘束。”

    师子玄莞尔一笑,没想到他竟然被一个姑娘家给劝慰了。

    师子玄却又好奇道:“我说一句实话,姑娘先莫生气。”

    晴雨点头道:“公子你说。”

    师子玄道:“此地毕竟是烟花之地,来此寻欢作乐之人,自然也有三六九等,终归有放浪形骸之人,你怎说此中正人君子居多?是不是太武断了?”

    晴雨微笑道:“公子,你说的很对,这里本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怎么会尽是正人君子?但此中不比他处,我家小姐早有规矩立下,非是正直之人,也入不了这个门中来。”

    师子玄好奇道:“哦?这么肯定?你家小姐有何本事,能这么确定?你说故居?什么规矩?我怎么不知道?”

    晴雨说道:“公子是怎么进来的?”

    师子玄道:“自然是依着规矩,献珍而入。”

    晴雨点头道:“这就是了。这天下奇石,虽不说随处可见,但若有心寻找,却也不难。我家小姐虽喜收藏,但也不敢说见过天下所有奇石。就说今日,献珍之人多不胜数,我家小姐没有见过的奇石,少说也有三四十枚。”

    师子玄有些意外道:“哦?竟然是这样,岂不是说,这些人都有资格登船?既然如此,那此六人又是如何选来?”

    晴雨笑道:“自然是我家小姐选来的。我家小姐说,石通人性,观石如同观人,比当面言谈更要来的准确,直观。所选之人,自然都是能够入得我家小姐眼的。”

    师子玄闻言,还真是有些惊讶。晴雨说的没错,天下不乏有奇石,能与人通灵。这其中,以白玉,碧玺,玛瑙等为最。一个人为人如何,心性如何,旁人看不出,也无法直观测度,即便是平日朝夕相处,也未必敢断言能够看透一个人。但有人却有这个能耐,但看你随身之物,便能测度出你之心性如何。

    这种算是一种神通,名为“观物通知”,稍有修行之人,都会有这个能耐,差别只是在于,从一物之见,能看到多少东西。

    一般有很多人,都会去寻高人算命看事解事。那人一般都会要你一件随身之物,用以推算。大多都是因为如此。

    但随身之物,一般灵性不重,所以能够推算的也是极为有限。不像玉石妙器,既能通灵,也能留影。若师子玄这般,只要一物随身一年以上,以他的神通观之,这一年此人所见所思所念,都逃不过他这一观。

    而普通人,只要稍微灵觉高一点的,也能有所察觉。

    比如一个人,有一块宝玉,随身佩戴了几十年,然后他死后,这玉传给了后人。但后人并不重视,也因为家中需要钱财,就将此玉变卖换钱。

    而买了此玉的人,对此喜爱至极,便随身携带,爱不释手。就连睡觉之时,也要放在枕头底下。

    但却发生了一件怪事,从那一天开始,此人就夜夜做梦,而且梦见的都是另外一个人的事。其中断断续续,没有个层次条理,而自己梦中的视角也很奇怪,是第一视角。也就是说,在梦中,他经常扮演同一个人,在作着不同的事。

    而且人做梦,一般不会梦见开始,只会记得一点点片段。更有一点,一般人做梦,很难记得梦中人物的长相。但偏偏这个梦境十分的清晰,当他醒来的时候,还记得梦中人的模样,而这些人,他从来没有见过,完全是陌生人。

    这是怎么回事?他梦见的人是谁?

    不是他人,他梦中的人,就是这玉的前任主人,而他所经历的,也是此物主人的一应经历。在他睡梦之时,元神与玉通灵交融,便重现玉中留影,这便是梦境的由来。

    这位花魁以石观人,也有几分道理,让师子玄有些刮目相看。

    但他随即疑惑道:“那我身旁这位林兄呢?他未曾献珍,只是猜石正确,又为什么能够进来?”

    晴雨低声浅笑,说道:“我说的小声一点,公子千万别让他知道。”

    师子玄呵呵笑道:“你说来,我自然不会对他说。”

    晴雨道:“不是人人都能寻到奇石,不献珍石,也总要给人一条登船的念想。而我家小姐闺房之内的收藏,各种奇石千奇百怪,甄选六枚以做辨认,能够认出来的人,还真是不多。唉。说起来,这位公子还真是厉害,猜石能猜的这么准,我还是第一次见哩。”

    师子玄闻言,不由哑然失笑,原来猜石登船,本来就是一个难为人的举动,这位花魁,显然也没有想到,还真有人一块不差的把她特意挑选出来的奇石都给认出来。

    看这林凡,正在正襟危坐,也是一副紧张的样子,心中不由暗笑了起来,想来他这位“奇人”,一定引起了那位花魁的注意,这等博闻强记之人,也真是让人叹服。

    主人未至,这花坊也未让人空等,不过一会,便有几位姿容绝佳的女子,上前献舞。另外还有两个歌姬,弹琴伴唱,总之绝对不会让你感到无聊,无论是双眼还是双耳,都能让你感到绝佳的享受。

    一舞终了,一曲唱完,一应女子谢幕离开。接着,内室的门帘被人掀开,接着,便有一阵叮叮咚咚的铃铛声传来。

    人未至,声先到,更有一股别有滋味的幽香传来。

    众人精神一震,都放下手中杯盏,正襟危坐,争取给佳人留下一个好印象,或许能够一亲芳泽,留宿花眠,也说不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