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0章 夜来风雨多灵异挥请鬼神自退散

    今天,小道童风清正是当值。(wwW.K6Uk.cOM)*文學馆*守夜的活不是很好过,还好风清也是有修为在身,不至于会着凉感冒。

    不过说回来,像风清这样的小孩子,就留在外面看门,这道一司的道士门,是不是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虐待小孩子啊。

    其实不是这样的。洞府观前的看门,也是一种修行。

    寻常人听来,只怕会嗤之以鼻,不过是给人看家护院,天天站着劳累不说,逢人就要露笑脸,还要跑前跑后。若是碰到一个脾气差的,管教你生一肚子闷气,有时候吃几个巴掌都是轻的,这也算修行?

    没错,这就是修行。

    一能见百态种种人相。二能磨炼心意。

    寻常人心骄气躁,若碰到有人对你恭恭敬敬,你自然十分高兴。但若是有人对你颐指气使,你自然会不快。

    而守在这门前,来人知道你只是个看门的,大多都会低看你一眼,不会对你客气。你会怎么办?闹不闹心,气不气恼?

    但这就是一种修行。去心燥气,修成定气。别人骂你,你也不恼,打礼陪个不是。若是打你,笑眯眯与他说理,动手何来?

    早先说来,给你一本修行秘籍,你深山苦修一百年,接着飞升成道。可不可能?

    根本不可能!

    苦修也不是口头说说就可以,真给你一本绝世秘籍,让你修,不用多,十年就好,你也未必耐得住那个寂寞,也许三月半年,就被红尘繁华。够牵的心心念念。

    当然,除非你有数世的大慧根,大福缘,问道即开悟,那便另做他说。

    所以,小道童风清在这里守门,也是他的修行,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从来都没有怨言。反而乐在其中。

    这天晚上,小道童风清依旧在看门,他虽然身上就穿着个普通的道袍,看起来还有点旧,但实际上。却很暖和。

    这道袍上不是用寻常布料制成,可以御寒,比盖被子躺在被窝里还暖和,但也不用担心这小童子被冻出毛病来。

    此时,风清正在闭着眼睛假寐,忽然感到周身一阵凉气,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怎么变天了?呲!好冷啊!”

    风清米迷迷糊糊的缩了缩脖子。过了一会,却猛的睁开了眼睛。

    “有点不对劲啊。”

    风清忽然直起身,裹了裹身上的袍子,打开门。探头向外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却吓了一大跳。

    “我的天,这……这怎么这么多……”

    风清说话都有些哆嗦。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门外,皆是鬼神。

    风清小道童。修为别看不怎么样,但却开了鬼眼。能见鬼神。

    说起来,这小道童也是天赋神通。不过天赋神通,并不是什么好事,自幼能见他人难见之物,会惹来他人非议,最重要的是,小孩子鼎炉未定,骨络未通,如此会大损元气。

    所以这样的小孩子,往往都是病患缠身,而且不爱说话,吃东西也差。

    若是幸运,遇见懂的人,会帮忙将他鬼眼封去,小孩子慢慢也就正常了。若是没这个运道,只怕很难活到长大成人。

    而小道童风清就是一个幸运的人。他久病难医,其父母也是花不起看病钱,久病难愈,家里支撑不下去,最终就把他给遗弃了。

    这个年代,遗弃孩子,也是常有的事。但好在的是,这家人没有随意丢弃,而是将孩子遗弃在了道一司的门前。

    当时发现风清的,就是司马道子,将他抱回司中,当时还没有注意,还想找个善良人家照顾他。

    但是后来,司马道子突然发现这小孩子有点不对劲,后来请寒山大师看过。才发现这小娃儿竟是天生开了鬼眼。若是交给寻常人家,只怕也活不了太久。

    故此,寒山大师便决定将这孩子养在道一司中,也先将他的鬼眼封去。等他稍微长大一点后,就传其道法。等他修行略有小成之后,这神通自然也不会损害自身。

    风清也不是没有见过鬼神。这世间有两种地方,鬼神较多。

    其一是清净道场,名山之地。另一种,就是人烟万家之地。

    名山之地,清净道场为何多鬼神,因为此中好修行。

    而人烟万家之地,又为何多鬼神?还是那句话,利益修行。

    基本上,人人家中皆有鬼神。无论是保家仙,还是祖辈入阴修道之人,都算此中。

    这道一司也算是一处道场,自然不少鬼神。

    风清也见怪不管,反正大家也相安无事。但今天为什么这么吃惊?因为他一眼望去,这鬼神实在太多了,扑面滚滚而来一阵凉气。

    风清看了半天,眼睛突然一亮。这其中有一位,他还认识!

    “草爷爷,你怎么来了?”

    风清装着胆子,打了声招呼,接着,就见一个佝偻着背,拄着拐棍的老头闻声飘了过来。

    这老头穿着草衣,头上却有个十分难看的肉瘤,若是让寻常人看来,只怕会吓的转身逃跑。

    这个老头是个八百年朽木成精的草仙,就在附近一户人家中做保家仙。一般这种保家仙,都不会离开家中,只是今日不知怎的,就出来了。

    “风小哥,这么晚了,还在当值啊。”老头笑呵呵的拱了拱手。

    风清道:“是啊,今天还是我在当值。草爷爷,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怎么来了这么多……厄……”

    风清一时想不起来该怎么称呼。

    这老头说道:“我等也不想来啊。奈何有人用了唤鬼神之术。将我等唤来。”

    “啊?怎会如此?是谁干的?”

    风清大吃一惊,竟然是有人将这些鬼神都唤来道一司,也不知是要做什么。

    老头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风清这下犯难了。

    之前有说,鬼神难请。不会不请自来。若是请来,就要相送。因为不送鬼神,他自己也很难回去。

    不要看鬼神都有常人没有的神通。但有的时候,他们还不比常人。寻常人无论想要去哪,多走几步路,多耗一些时间,终归能到的。但是鬼神不可,非人送,难以归去自如。

    所以这草仙也十分无奈。被人莫名用唤鬼神之术请来,却无人相送。都聚在此中,这可大为不妙。

    风清挠了挠头。说道:“这样啊。那你们等等,我这就去寻执事过来。”

    这老头道:“风清小哥自去就是。”

    风清点点头,一溜烟的就去了宅院。

    但还没进宅院,就见司马道子向外走来。

    “执事,你还没有休息?”

    风清连忙上前见礼道。

    司马道子道:“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就出来看看。风清,你不在门前当值,怎么进后院来了?”

    风清连忙道:“是这样。今日不知为何,外面来了许多鬼神。其中有一位我认得。就问了原因。他们说有人用唤鬼神之术,将他们唤来。却不见人影。如今他们进也进不来,走也走不得。便只能等在外面。”

    司马道子神色微变,惊道:“竟然有这种事?”

    眉头皱了皱。说道:“我道一司护司大阵已开。谢绝外来鬼神进入。他们自然是进入不得。不过他们这样堵在外面,总是不好。”

    风清挠头道:“执事无法把他们送走吗?”

    司马道子摇头道:“这么多鬼神,哪是那么容易请走的?真是麻烦,麻烦啊。”

    “不麻烦。带我出去看看吧。”

    司马道子和风清同时回头。就见到元清小道童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

    司马道子知道这小童子是个高人,修为非比寻常,连忙见礼道:“惊扰小道友了。”

    元清道:“没什么。神器出世,天象有变。吸引满城蛇神前来。并不意外。我随你们出去看看。”

    司马道子欣然道:“小道友肯帮忙,自然再好不过。”

    说完。三人便去了门外。

    打开门,各路鬼神都想进来。奈何门前似乎有一层薄膜,阻的他们进不来。想走又走不得。

    司马道子一目扫过,暗吸了一口凉气。

    “诸位不请自来,是为何意?能否就此散去?”

    司马道子也不是第一次跟鬼神打交道,语气还是十分客气。

    但片刻之后,就有无数神识冲击而来,让司马道子也一时不由呆滞。

    这并非是什么攻击,而是有太多鬼神跟他说话,让他一时接受不了这种冲击。

    这些鬼神说什么的都有,有的无奈,有的愤怒,心思想法,各不相同。

    司马道子感到头有点晕眩,但忽然有人喝了一声,让他犹如当头棒喝,又如饮甘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出声的不是别人,自然是元清小道童。

    司马道子喘了几口气,有些狼狈道:“多谢道友出手相住。”

    元清小道童学着他皱了皱眉,老气横秋道:“无言通语。你有这个修为。但却没这心境。听得鬼语,怎地还做不到如常在?你的修行不够啊。”

    司马道子老脸一红,这元清小道童眼睛可真够毒的,一口就揭了自己的老底。

    司马道子道:“惭愧,惭愧。日日忙于俗事。反而懈怠了修行。”

    元清小道童道:“俗事缠身,也不过是借口。入世之人,何时能无俗事缠身?非要寻清静之地吗?需知,人身所立,便是道场啊。”

    司马道子浑身一震,若有所思,又似有所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元清小道童看着他,也没多说话,回过身,就对众鬼神说道:“此中无事。你们也不要在这里守着,便散去吧。”

    这小道童也不知施了什么神通,挥了挥手,满城鬼神,顷刻之间,走了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