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入洞府偶遇五陆雪,感恩德守中等待!

    按下心中疑惑,司马道子也不多问,去见了师子玄,说道:“道友,此物名为‘路引’,你且收好。(wwW.K6UK.COM)”

    递到师子玄手中的似是一块玉牌,但是师子玄看来,此物虚实难辨分,而且其中还有道文刻印在其中,应是一种“令”。

    这种“令”,不是世俗之中,象征权柄的“令”,其中没有“号令”之意。而是“许可”,“通行”之意。

    就如同法界诸天,无分仙佛,或有神通可以上入法界,下行幽冥,虽然可以自如来去。但也是有约束的。比如一位仙家,有入世之愿,有两个办法。一是化身入轮转投胎入世。求一世证悟修行,若功德圆满,斩却化身,归天圆满功果。

    而另外一种,便是请令下世,随心显化。

    司马道子交给师子玄的玉牌,当然不比法界谕令,但有类似的玄妙。能够让他进入洞天秘府,出入无碍。

    师子玄问道:“如何使用?”

    司马道子道:“御无形物之法,便可使来。这是我道门以为前辈故居,已封存六十年,今rì便借与道友闭关之用。”

    师子玄十分感激,再次谢过司马道子。

    司马道子离开后,师子玄唤来朵朵等人,交代道:“我要闭关七rì,在这段时间内。你们不要随意外出。就算想要离开,也要去请司马道友派人相随。不是怕你们闯祸,而是免去不必要的麻烦。”

    白朵朵道:“观主哥哥,你放心。我们会很乖的。”

    师子玄摸了摸她的脑袋,对谛听道:“尊者,还请你为我护法。”

    谛听点头道:“这个容易,你放心就是。”

    交代清楚,师子玄安下心来,寻来一处静室,便用御无形之法,御使司马道子交给他的那块玉牌。

    瞬息之间,元神一跳,便如游行虚空,入了一片青蒙之地,随即有一股巨力牵引,便入了一处青空之府。

    这洞府如何?有诗为证!

    大觉高真修真地,灵杰妙玄神仙居。三才五行玄虚有,造化钟灵不落凡。

    师子玄入了此中,元神所照此中,地气堪比景室山道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昔rì谁人洞府?莫不是一处仙家在世的道场?”

    师子玄心中惊讶万分,却不知这是道一司前任司主的修行洞府,自然非比寻常。

    寒山大师如今为司主人,已有将近六十年。前任司主,或是修行圆满,归天法界,或尚在人间。但总之,此地如今无主。

    话说回来,此地到底如何?

    也是人间山水。

    洞府依山傍水而落,自有鸟语花香。

    师子玄一入此中,惊见自己竟是赤身**。惊讶过后,随即哈哈大笑,果真是赤条条而来,还归本sè。

    虽然此中无人,但如此还是不雅,师子玄摇身一变,又换来一身道袍。

    正yù坐关练器,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怯生生,又带有几分期待:“是先生回来了吗?”

    师子玄微微一怔,此中怎么还有其他人呢?

    回身一看,就见一个穿着黄sè长裙的女子,绰绰立在百花之中,但见师子玄真容,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sè:“原来不是先生。”

    眼前的女子,芳华正茂,眼睛纯净如同皎月。师子玄还没见过这般女子,不是说容貌,而是身上的气息。如果说类似,师子玄也见过。那就是在元清小道童给他看过的那段逃情的经历。就是其中的逃晴小姑娘。

    师子玄拱手道:“初来此地,不知还有人在。打扰道友了。”

    女子脸上失望之sè闪过,有些害怕的说道:“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师子玄道:“我是一位修士。此中洞府,乃是我道门一位前辈过去修行洞府,但这位前辈已经离开。所以此处封存已有六十多年。今rì我要闭关练法,故而借用此地。”

    “六十年?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女子喃喃自语一声,随即问道:“你既然认得先生,可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师子玄歉意道:“抱歉。这我就不知道了。姑娘,请问你是此中jīng灵吗?”

    师子玄已经猜测出来,此女很肯能是此洞府之中,某物因感成灵。不然不会有这种与自然相合的气息,天生不染白净识。

    女子道:“是。我叫陆雪,是这凌波洞中茶花因感成灵。”

    师子玄道:“陆雪姑娘你好。不知那位前辈尊姓大名?我能得此洞府闭关,也是前辈遗泽。应该感念在心。”

    陆雪听了很高兴,说道:“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也不知道先生叫什么名字呀。”

    这回轮到师子玄吃惊了,陆雪难道不是被那位先生点化吗?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名号?

    见师子玄吃惊,陆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很奇怪是不是?那时我灵智初开,尚在懵懂之中,总听有人在我身前颂经。起初不懂,但久而久之,我渐渐明白了许多事,渐渐知何为修行。渐渐的,我已能内观自身,但却看不到外面的景sè,所以十分着急。”

    师子玄听的大为有趣。寻常人修行,先有五感外识,入内景就是一关,此所谓自外而内。明白区别如何,不为识神所迷,不失元神根本。

    但听陆雪的修行,却是从内而外,十分罕见,大概草木因感成灵的修行,就是如此原因。

    师子玄生出几分好奇,又问道:“那后来呢?”

    陆雪说道:“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忽然听道先生说道:‘小茶花呀。二十年前我栽种在这里,如今你也这般大了。我今rì赏花有感,忽有领悟,便做一篇道经,说与你听。’,说完,先生便朗朗诵经。这一篇,却是我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但是不知为何,我听先生讲完,忽然豁然开朗,渐知修行之路。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有了化形之能。”

    师子玄听了,不由赞道:“好一番善缘。无心插柳柳成荫,那位先生只怕也没有预料到,你会因他颂念道经,由此化形chéngrén。”

    陆雪道:“是啊,先生只怕也没有想道。不然不会不见我一面,就匆匆离开。”

    师子玄好奇道:“你化形之时,此中主人就已不在了吗?”

    陆雪道:“是。我化形chéngrén,茫茫不知所措,只想当面谢谢先生。可是我遍寻洞府,也不见先生踪影。”

    师子玄不解道:“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寻他呢?我知草木jīng灵,都有沟通山川之能,你若寻人,应是不难。”

    陆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敢出去呀。我曾经偷偷跑出去过,但是外面的气息我不喜欢,只走出不远,我就回来了。既然寻不到先生,不如在这里等他回来。”

    师子玄道:“你就在这里等了六十年吗?”

    陆雪点点头。

    师子玄道:“那你把他等回来,又能如何?”

    陆雪茫然道:“当面说一声谢谢呀。谢他栽种浇灌之恩,谢他rìrì颂经点化之恩。先生这里有许多藏书,一世为人,应知道感恩,我虽懵懂,但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陆雪在此中一等六十年,竟然只为了说一声谢谢,师子玄也不禁有些动容。

    这人世间,休说他人。就算是相亲相爱的夫妻,两不相见,能遥遥相守十年,都难得一见,休说是六十年。

    师子玄劝道:“陆雪姑娘。如果此中主人一直没有回来怎么办?或者,就算他回来,你道一声谢,又有什么打算呢?”

    陆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里是先生的家,他总有一天要回来。我与他道谢,也算了了一桩心愿。何去何从,随缘就是。”

    陆雪是草木之jīng,此时尚不知生死轮转,仙凡有别之说。她所等之人,此时不是飞升天阙,就是未脱轮转,此时此刻,只怕早已忘记了前尘往事。

    师子玄心中微微一叹,说道:“原来姑娘是这般打算。等我出去之后,一定帮姑娘打听,若是有消息,我定会回来相告。”

    陆雪听了,十分高兴,说道:“你也是个好人。对了,你要在这里闭关吗?你跟我来,我知道这里哪里地气最浓,有利你的修行。”

    师子玄拱手谢道:“多谢陆雪姑娘。”

    陆雪柔声道:“这么多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你陪我说话,我也很感谢。”

    说完,引着师子玄到了一处山清水秀之地。

    这里是一处泉古,四处环山,绿林环绕,高处有清水激流而下。

    却是个风水妙地。

    陆雪道:“你看这里怎么样?”

    师子玄赞道:“好一个清修之处,多谢绿雪姑娘。”

    陆雪笑道:“举手之劳罢了。对了,我还没有请教你叫什么名字?”

    师子玄道:“我姓师,名为师子玄,道号玄子。”

    陆雪好奇道:“道号是什么?”

    师子玄笑道:“姓名为红尘行走的代称,道号以别世尘。姑娘就这样认为。”

    陆雪似懂非懂的说道:“原来是这样。”

    想了想,又问道:“我还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师子玄感谢道:“没有了。只是我坐关之时,只怕会有奇像出现。但请姑娘见怪不怪,莫要被其惊扰就是。”

    陆雪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盈盈一礼,就消失不见了。

    目送此女离去,师子玄也定了定心神,请出了两件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