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三章 正史野史有三何别,佛经道藏不虚言!

    青山先生笑着说道:“史家做书,应秉笔直书,不虚美,不隐恶,无论你是何人,是何等风光,于史书之下,都要记个清清楚楚,是不是?”

    李公子道:“是啊。(Www.K6UK.COM)难道不是这样吗?”

    青山先生呵呵笑道:“看起来好像应该是这样的,但实际上很难啊。你想想,李公子,若你是一位王侯,你请我来给你作传。而我又知道你小时候是个偷鸡摸狗的人,或者你是个杀猪的。我直接在你的传记中这样写,你会不会高兴?”

    李公子摇摇头道:“不会。谁也不愿意自家丑事,宣扬出去,更何况是一传千古,我当然不愿意。”

    青山先生说道:“是啊。史家人也是要吃饭活命的,为这点事,开罪大人物,这不是找死吗?而且就算你节气高,能扛着得罪人的压力去写。此书想要流传也难,会有许多阻力,是不是?”

    李公子想了想,点了点头,又问道:“难不成,就掐掉不写了吗?是不是这样?”

    青山先生又摇头道:“不对。不对。毕竟是吃这口饭的,隐去不写,专掐历史,这还是做史传吗?”

    李公子纳闷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办?”

    青山先生说道:“简单啊。比如昔年柳皇叔,出身卑微,卖鞋为生,就写‘体察民苦,而后爱民如子。”从前偷鸡摸狗的,做过贼的,就写为‘为世作则,。记得前朝的开国太祖吗?年轻时候做过和尚,看看人家怎么写的?‘天生圣人,!至于做过屠户的大人物,更好写了。宰猪如同宰相。年轻之时做屠户,cāo刀宰羊,是磨炼‘宰天下,之技,如此少怀天下,rì后宰得天下,如宰肉矣。”

    青山先生话音一落,众人目瞪口呆。

    我的老天,历史都是这么解的?

    难怪历史上能做一家立传的,大多都是高大全,格外好看。似乎天生注定就是大人物,年少时一些荒唐事,都是为rì后打定了基础。

    但实际上呢?大多没什么关系。偷鸡摸狗,能被写成是为天下作则,以己jǐng世。当过和尚的,也能来个天生圣人。

    其实跟本没什么注定,大多都是因缘际会。

    有时候看史书,都会有一种看传奇的感觉。

    只不过传奇写的更加巧合,而史书写的少了几分巧合,但真正的东西,大多都隐藏在史家的笔杆子下面了。

    楼飞娘惊叹道:“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平常读史书,时常感叹古人一生jīng彩,少有平凡。今rì才知道,其中多有隐语。”

    王公子也叹道:“平rì读史,总有正史与野史之分,读起来,正史看起来更为正统,而野史太过传奇。今rì听青山先生一讲,半斤八两。”

    王公子这话,说的倒是很有意思。各位看官,用如今的话来说,那就是正史的史家笔下,更有节cāo一些。坏的隐写,好的抒写冇。而野史就不一样了。管你是掏过猪粪,还是偷鸡摸狗过,都给你一笔笔记上。顺带着或许给你添加一个扒寡妇家门的段子。

    李公子沉默了半天,只觉得难以置信,立传千秋的东西,也能做假吗?

    其实这算不上是作假,只是一种笔法。后人如何解,是你们的事,跟史家可没关系。

    这时,师子玄淡然道:“李公子,现在你知道了?史书和戏文,其实本无什么区别。一者七真三假,一者三真七假,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李公子闷声道:“那又怎么样?”

    师子玄淡然道:“但佛经道书不一样。这都是昔年仙佛两家高人,入世传道。开讲**会,传经授法。能如此做的,无不是真佛大菩萨,天尊真圣人。妙语生花,纳大道玄奥为世间言。后由多闻广记的**缘者,记录笔下,以此传世。”

    李公子不屑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古往今来,上下几千年,难道就没有和尚道士,胡写乱改吗?”

    师子玄道:“你说的没错。这世上假道伪僧,不在少数。甚至一个寺庙道观,假道者更多。如此一来,各种伪道虚法之作,都会流传与世。”

    李公子哈哈笑道:“是啊。这你又怎么说?”

    师子玄道:“我不说什么啊。很简单,观经是否为正法。无论佛道两家,都有定却的。任何一部经,想要归入佛藏道藏。都需要当世高人,开**会,共同校正。而你有资格校经讲经的。一定是要你亲自证悟过。你问天地如何。如果有人能够回答你。那他一定是亲身经历过,证悟过,不然不会告诉你,也不会写在经文上。”

    李公子嗤之以鼻道:“那这样的人就不会弄虚作假吗?”

    师子玄淡然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

    李公子不服气,又要开口,却见师子玄站起身,举杯道:“诸位,今天能在此共饮,都是缘分。奈何缘有尽时,我还有事,只能先行离开。得罪之处,诸位莫怪。我自罚三杯。”

    师子玄连饮三杯,然后道了一声告辞。便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下离开了。

    出了房去,却见外边,熊大黑和章青二人,早早的等在外面。

    师子玄奇道:“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美酒佳人陪伴,多惬意呀。”

    熊大黑叫苦道:“老爷,以前我总是想,这人类的女子,应该很美,是不是?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啊。”

    师子玄可是见过熊大黑的相好,是个女蜃妖。闻言不由笑道:“怎么了?怎么不是一回事?”

    熊大黑道:“这里的女人,好看是好看,就是太柔了一些。俺就捏捏小手,揽个腰,她就大哭小叫的,好生扫兴。还有,她们老说一些俺听不懂的话,俺答不出来,她们就用那种眼光看俺。要不是老2拦着,我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师子玄闻言,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熊大黑,做人不久,下手没个轻重。寻常女儿家,柔弱如水,谁人能够受得了他的大熊爪子?

    更何况他这个大老粗,也不解风情,谁人愿意伺候他?

    而且往rì与他欢好的,都是女妖jīng,想要什么风情没有?来这里,自然是找不到什么乐子。

    章青也道:“老爷。这里也不过如此,没什么意思。之前我看几个人,上前与之闲聊。看着好似名士,但大多都是草包啊。跟他们谈话,简直是鸡同鸭讲,说不到一块啊。”

    师子玄笑道:“你与他谈什么?”

    章青道:“有什么谈什么呗。说古论今,天文地理,什么都说。”

    师子玄呵呵笑道:“你说的这些,非渊博广闻之人,不可深说。与人寻常说来,都是晦涩难懂。自然难以引起共鸣。更何况这里是寻欢作乐的地方。不是自寻苦恼的地方,人家自然不愿意跟你们说啊。”

    章青奇怪道:“那该说什么?”

    师子玄呵呵笑道:“风月之地,当然是谈风月了。吟诗作对,谈论女人,都可以啊。”

    二怪瞠目结舌,同时挠了挠头,小声说道:“老爷,这不犯戒吗?”

    师子玄笑道:“什么戒?sè戒吗?你们都是修行小成之人,也不是身器未定的孩童,sè戒与你等有什么关系?只要你情我愿,发乎于心,随你们。”

    二怪傻呵呵的冇笑了半天,三人也走出了花船。

    三人刚上岸,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高声叫道:“公子,慢走!等等我。”

    师子玄听出声来,是那位晴雨姑娘。

    转身回过头,就见这姑娘家提着裙子,一路小跑来,有些微喘道:“公子留步。我家小姐有话要我传达。”

    师子玄惊讶道:“楼姑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晴雨有些嗔怪道:“我家小姐问,是不是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让公子不快?”

    师子玄道:“当然没有。楼小姐做的很好。并没有失礼的地方。”

    晴雨又道:“我家小姐又问,那公子为什么急着离开?是有什么原因吗?是因为李公子得罪你了吗?”

    师子玄呵呵笑道:“没有,没有。。我要离开,自然是有离开的原因。并不是讨厌谁,也不是谁得罪我。请你告诉楼姑娘,让她不要多心。”

    晴雨又道:“我家小姐还问,公子是否已经看过她的真容?”

    师子玄微微一滞,随后微微一笑,并没做答。

    晴雨惊讶道:“公子?难道你真的见过我家小姐的样貌?你怎么见到的?我家小姐一直带着面纱呀。”

    师子玄道:“这是你家小姐问的,还是晴雨姑娘你问的?”

    晴雨道:“是我问的。”

    师子玄呵呵一笑道:“既然不是你家小姐问的,那我就不说了。晴雨姑娘,我这就告辞了,有缘再见。”

    晴雨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就告诉我呗。”

    师子玄答了一句:“不能说,不能说。若是还有机会再见,下次再说。”

    说完,带着二怪,洒然离去。

    目送三人离开,晴雨撅着嘴,赌气的跺了跺脚,只能反身回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