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二章 妄念之人多二胡思,胡搅蛮缠问古今!

    师子玄半开玩笑道:“神仙也没什么稀奇,也不见得是三头六臂,也许是门前卖茶叶蛋的大婶。(www^k6uk^com)也许是来此地游玩的客人,你也许见过,只是不知道而已。”

    晴雨瞪大着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师子玄微微一笑,刚要回答,却见楼飞娘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笑意吟吟的说道:“晴雨,你和师公子在谈什么?”

    晴雨“啊”的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姐,我只是问了师公子几个问题。就是刚才李公子问的。”

    “哦?”楼飞娘惊讶道:“那师公子是怎么说的?莫非他知道答案吗?”

    晴雨正要开口,师子玄却微笑道:“楼姑娘,戏说而已,不必认真,我只是在跟晴雨姑娘说着玩。青山先生这块天堂之心,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不知是否还有其他奇石可以让人大开眼界?我看今晚不如开个品石宴,让大家尽兴,你看如何?”

    师子玄不愿多说,索xìng转移话题。

    楼飞娘用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师子玄,却没有追究。而林凡却拍手叫好道:“师兄这个提议不错,我等因奇石而坐在一起,不如索xìng开个奇石宴。不知楼姑娘是否同意呢?”

    楼飞娘笑道:“我自然同意,只是不知道…”

    青山先生点点头,忘舒先生也不介意,王公子没有吭声,倒是李公子有些不满道:“师兄,你这就不对了。我在此探说此物根由成因,你却在一旁与美人戏说?既然是戏说,何不说出来,让大家都听一听?”

    师子玄微笑道:“李公子,不知道你想听什么?”

    李公子道:“如我所说,天因何降雨?”

    师子玄道:“如此易尔。水汽升腾,做云化雨再落,此为天地自然之法,循环往复,不外如是。若做玄虚之言,其中当有雷公电母奉天旨请诸天相。入水司号量雨水,请龙神布雨落地,滋养天地,以全天道循环。”

    李公子闻言,不由哈哈笑道:“师兄,你可真是有意思。前面说的,还算有些道理,不过都是老生常谈。不说为何水汽会上升,又为何会作雨重新落下,根本等于没说。而你后面所说的,却都是愚弄百姓之言啊。”

    楼飞娘嗔怪道:“李公子啊,就事论事,点到即可。莫要说及他人呀。”

    李公子抱拳道:“是我激动了,师兄你不要见怪,但我这人就这个脾气,不是针对你。也如飞娘说的那样,就事论事而已。

    师子玄还礼道:“没事,没事。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强求不得,此事是否揭过?我们换个话题”

    李公子却有些得寸进尺的说道:“别啊。谈兴正浓,何必转移话题?我问的第二个问题,神仙喜不喜欢喝酒,你知道吗?请你回答我。”

    李公子话一出口,宴席上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人人都看出来了,冇这李公子满脸通红,显然是已经有些醉意上头。不然不会做这般胡搅蛮缠之态。

    像这种寻欢作乐之地所上的酒水,一般都会做特殊的处理,绝对不会让客人轻易喝醉。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为了让客人保持清醒的理智,毕竟来这里是寻开心的,失态就不好了。有些人酒品不好,很容易闹出事情,其他倒是小事,主要是扫兴。第二,在这里喝酒,事后都要算钱的。如果三杯就醉了,这酒也就卖不出去了。

    所以,一般在这里,你可以放开喝,一般都不会喝醉的。

    但是,总有一些人例外,沾酒就上头,李公子就是这样的人。

    师子玄呵呵一笑,却对楼飞娘说道:“楼姑娘,你说是不是人人都喜欢喝酒?”

    楼飞娘想了想,说道:“因人而异。有些人贪杯,有些人厌酒,这都是个人喜好,自然各不相同。”

    师子玄道:“是啊。因人而异呗。神仙也是过来人,有的喜欢饮酒,有的不喜欢,人怎么样,他们就怎么样呗?”

    李公子却不满意道:“话怎能这么说?神仙怎能跟人一样?”

    师子玄微笑道:“那李公子想,神仙是怎么样的?食风饮露,吃玉液琼浆吗?”

    李公子说道:“是啊。都成神仙了,怎么还能跟人一样?如果是那样,还当什么神仙?喜欢吃酒吃肉,我做人好好的不是一样能够享受?何必去当神仙呢?”

    师子玄道:“是啊。如你所说,做人都能享受,还费劲当神仙做什么?做人挺好,做人挺好。”

    楼飞娘噗嗤一声,失笑出来。

    李公子却茫然道:“飞娘笑什么?”

    楼飞娘心中暗乐,心道这位师公子还真是有意思,损人都不带脏字的。

    为什么?

    因为李公子本来就是一个人,却天天胡思神仙喜不喜欢喝酒。师子玄已经回答他,神仙喜不喜欢喝酒,就如同人一样,因人而异。

    而李公子又纠缠说神仙怎么能跟人一样?若是这样,还比不上人。

    各位看官,如果你碰到这样的人,会怎么想?是否想一巴掌抽过去?

    纯粹吃饱了撑的,天天想神仙喜不喜欢喝酒做什么?人家喜好如何,关你什么事?再说了,人家都已经告诉你了,而你却对此嗤之以鼻。

    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四个字,莫名其妙。而且这种人,世上还有很多,并不少见。很喜欢拿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去问别人,若别人回答了,他还会认为不对,然后继续胡思。

    这是一种臆症,天生多来烦恼丝。一般这种人很难清净,容易陷入妄境。

    所以师子玄对李公子,根本没话好说。因为你与他说不明白,所以看似应承,说了句,做人挺好。其实是告诉他,你便好好做人,别去想神仙喜不喜欢喝酒,纯粹是吃饱了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楼飞娘自然听出来了,在做的几位,也都听明白了,不由莞尔一笑。

    楼飞娘笑道:“只是忽然想到一件趣事,不由笑了出来。李公子,你想不想听?让飞娘讲给你听?”

    楼飞娘也看出李公子有些醉了,不愿他再纠缠,想要转移话题。

    但是李公子却十分固执,摇头道:“做事要有始有终。是不是?师兄弟,我刚才问了三个问题,你才答了两个,第三个你还没说,古来总说天圆地方,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这就有些胡搅蛮缠了。

    青山先生有些看不过去了,对李公子道:“李公子,这个问题到此为止。

    天圆不圆,地是不是方的,跟我们也没关系。还是喝酒。”

    忘舒先生也说道:“我们又不能飞天遁地,谁知道天地是怎么一个样子?天大地大,随它去。”

    李公子却连连摇头,直勾勾盯着师子玄。

    “公子?”楼飞娘有些无奈,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师子玄。

    师子玄淡然道:“李公子,天如何,地如何。这很简单。你去翻看一些佛经道书,内中有很清楚的描写,无需用我说来”

    李公子哈哈大笑道:“佛经道书?这些东西是人看的吗?都是些狗屁不通之言。”

    这人实在太狂了!

    忘舒先生有些不快道:“李公子慎言,莫要对仙佛不敬。”

    李公子醉眼朦胧道:“怎么?让人说几句还不让吗?要我说来,那都是糊弄冇人的。都是小说戏文之言,怎能当真?”

    师子玄看了他一眼,忽然说道:“李公子,真如你所说。都是戏言小说,那你说来,什么才不是戏言?”

    李公子道:“史官做史书,如此方为真!”

    师子玄听了也笑了,说道:“真的是这样吗?”

    李公子道:“当然!立史以传千秋。自然要作真,不然岂不是眙误他人?”

    师子玄道:“这不一定。”

    李公子道:“怎么说?”

    师子玄道:“那我举个例子,比如你是一个刺史,己然身纹……”

    李公子打断道:“等等,你说谁死了?”

    师子玄歉意道:“抱歉,换一个说法。比如李公子你是一位史官,而朝中有一位官员,位至九卿。你要为他做传。请问你该怎么写?”

    李公子不假思索的说道:“该怎么写就怎么写呗。看史书不就知道了?”

    师子玄道:“可是这位官老爷,威风八面,受人敬仰,可是年轻的时候,却是个偷鸡摸狗的人,干过不少鸡鸣狗盗之事。为人做史,总要做个年谱,你如何写来?”

    李公子疑惑道:“这有什么难写的?写来某某年,某某rì,他做了什么坏事,一笔一笔记录上去不就行了吗?只要有所考证,确认无误就行。”

    李公子话音一落,青山先生和忘舒先生,都笑了。

    “两位先生,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李公子纳闷的看着两人。

    青山先生干笑一声,说道:“不能说不对。只是做史不能这么写,总要有个变通。”

    李公子奇道:“如何变通?”

    青山先生开口说来,李公子听的瞠目结舌,竟连醉意也去了几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