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老妈的桃花运(四)

    王乐心目瞪口呆的看着新出场的孙倩倩和苏小贝。

    苏小贝还好点,头上戴着王乐悦的维吾尔族小花帽,手里拿了根……皮带?

    孙倩倩的造型就恐怖了,披头散发的挥舞着两只爪子,眼框上还用水彩笔涂了个黑眼圈,一出场就直奔李培平而去,俩手抱着李培平的脑袋就开始死命的扯头发,一边扯一边恶狠狠地喊:“孽徒,叫你尝尝老娘的九阴白骨爪!”

    王乐心大汗,还以为这小丫头要扮演熊猫人呢,原来是梅超风啊,啧啧,小丫头下手够狠的,得告诉王乐悦以后可千万别得罪孙倩倩。

    王乐悦她们见孙倩倩已经进入战斗了,立刻一起发招,这回可不是软绵绵的假招式,真刀真枪的干上了!

    李培平疼的差点跳起来,这谁家孩子这么坏,扯的他头皮都快掉了,刚想护住脑袋,手上又传来一阵剧痛,象是被人用鞭子猛抽了一下子,低头一看,可不是有个小姑娘正拿皮带抽自己手么。

    王乐悦和王宁也不甘示弱,一个拿着小木棍使劲敲李培平的肚子,一个用长竹竿猛捣李培平的脚丫子,可怜的李培平穿的还是布鞋,这下四面夹击,可把他疼惨了,那救命喊得跟杀猪一样。

    刘欣这炒着菜呢,听见李培平叫的凄惨,心中不由得感叹:这小平虽然为人不咋的,可对孩子还不错嘛,玩个游戏都演的跟真的是的。

    王乐心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这李培平一个大男人,愣是被几个孩子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几个小家伙也太绝了,那疼打那,尽往死穴上招呼。

    笑了一阵觉得差不多了,再打该出人命了,抹了抹眼泪出来打圆场:“快吃饭了,别玩了,李叔叔工作一天哪能老陪你们玩。”

    王乐悦哦了一声,朝小伙伴们招招手:“今天就玩到这吧,要吃饭了,咱们先去洗手。”

    王宁听话的把竹竿收了回来,苏小贝也把皮带收了,孙倩倩缩了爪子,厌恶的看着手上沾满的头发,毫不客气的对李培平说:“叔叔,你该洗头了,这么多油真恶心!”

    李培平已经快断气了,觉得满清十大酷刑肯定也比这好受,现在他是头痛手痛脚痛,外加肚子也痛。

    坐沙方上哼唧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厨房门口:“刘欣啊……我,我先回家了……”

    刘欣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拿不稳锅铲,怎么一会的功夫,这李培平脑袋成鸡窝了,手好像也肿了,这帮孩子跟人玩啥呢?

    看大女儿也一脸古怪相,分明是在憋笑,刘欣马上明白了一定是几个小家伙捣的鬼,不过……李培平现在这个模样还真是挺好笑的。

    心里觉得可笑,可嘴上还是假装客气的说:“那你没什么事就回去吧,谢谢你陪孩子们玩啊。”

    王乐心也一脸感激的说:“是啊,谢谢你李叔叔,我弟弟妹妹今天玩的可开心了,以后你要是还来,一定要再陪他们玩啊!”哼哼,来一次打一次!

    李培平看刘欣这么纵容自己的孩子,对自己受伤也没什么表示,显然是对自己没那个意思了。

    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却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得叫刘欣知道自己也不是好得罪的。

    看李培平一瘸一拐的走了,王乐心和刘欣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俩人一起爆笑。

    王乐悦她们在卫生间洗了手出来,看大姐和老妈都笑的欢畅,知道自己几个刚才表现的不赖,也都洋洋得意起来。

    王乐心好容易才笑够了,突然想起一不明白的事来,问道:“小贝啊,你演的是谁啊,怎么还拿皮带?”呼呼,看刚才这小丫头的表现,很有当**女王的潜质。

    苏小贝得意的摸了摸头上的小花帽:“华筝啊,我可是蒙古大草原的公主,天天都要骑马,不拿皮带拿什么?”

    王乐心绝倒,人家华筝公主拿的是马鞭,可不是皮带。

    问完了苏小贝,又转头问王宁:“小弟啊,你又演的谁啊?洪七公?”

    王宁摇头:“当然不是啦,我一直闭着眼,你怎么还猜不出来呢,我明明就是‘江南七怪’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

    王乐心有点诧异,小弟这是啥品味,好好的非要演个瞎子:“为什么啊?柯镇恶又老又丑的。”

    孙倩倩撇了撇嘴,一脸鄙夷地说:“王宁和猛子几个人在班里就叫‘江南七怪’,因为他们正好七个人!”

    王宁见孙倩倩也知道自己的名号,满意的点点头:“嘿嘿,我可是七怪中的老大哦!”

    王乐心还是有点纳闷:“那怎么不叫‘全真七子’啊?人家也是七个人,还都是名门正派。”

    王宁一脸遗憾的摇摇头:“大姐你真笨,他们都是道士啊,道士不能结婚的,我还要娶老婆生孩子呢!”

    ============================================================

    PS:不好意思各位,昨天去朋友家玩的太晚,今天愣是起不来了,一觉睡到下午2点,赶紧码了两章,大家慢慢看。

    有票的朋友,别忘了顺手给我投一张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