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章 欧洲祖母

    杨大老板这是在向伟大的拉斯普廷同志学习。(Www.K6UK.CoM)

    想那老拉不过是有点对付血友病的小偏方,然后再就是某一方面有点特长,结果就能够在俄国呼风唤雨,把一个庞大的帝国搞得血流成河,自己现在手上几百吨特效药,凭什么不能成就他那样的伟业?

    就像血友病在自己面前那算个屁,船上有的是止血粉,冷库里面还有一批凝血酶原复合物,这两样结合起来,正是对付血友病的终极利器。

    要知道这病的源头,可就是这位马上要过生日的老太太,维多利亚女王不但用她的舰队几乎征服了世界,而且也用她的血友病基因摧毁了英国最强大的敌人,俄国末代皇后现在据说还经常居住在她的外祖母身边,罗曼诺夫王朝的终结,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个为了自己儿子不顾一切的女人,可怜的小阿里克谢不知道九泉之下该如何对待自己的曾外祖母。

    5月25日,白金汉宫,薛福成作为中国驻英公使,带着随行的杨翻译,代表慈禧和光绪,正式出席了王室为女王生日举行的庆典,当然也少不了带来的各种贺礼。

    作为答谢随后他们获得了维多利亚女王礼节性的接见,站在薛福成身边,杨丰看着坐在御座上那个盛装的矮胖七十岁老太太,不由得心生感慨。

    可以说,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者,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就像一个多世纪后的美国一样高高在上,凌驾众生,庞大到令所有挑战者窒息的舰队,让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感受着日不落帝国的威严,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地球的另一端,另一个老女人,正在努力把另一个同样庞大的帝国推向深渊。

    双方的交谈并没有几句,无非也就是一些礼节性的问候而已,接见很快结束,就在英国人准备送客的时候,薛福成忽然又说道:“女王陛下,为了庆祝您的寿诞,我国太后陛下还准备了一件特殊的礼物。”

    杨丰赶紧把这句话给翻译过去。

    虽然感觉挺意外,维多利亚女王还是微笑着表示感谢,然后随意地问了一下是什么礼物。

    薛福成看了看杨丰,示意他来解释。

    “陛下,其实鄙人不只是公使阁下的翻译,而且还是一名医生,家中祖传秘方,对于多种疾病都有起死回生之力,甚至包括一些无法治愈的顽疾,比如说肺结核,回归热,霍乱,甚至包括血友病。”杨丰微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老太太再也没法保持镇定了,她甚至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个起身的动作,要知道她小儿子利奥波德亲王因为血友病刚死没几年,而她的外孙中也有好几个死于这种可怕的疾病,另外她还有两个儿子是因为这种病夭折的。

    “鄙人能够治疗包括肺结核,回归热,血友病,霍乱在内的多种疾病,啊,还有白喉,甚至可以说药到病除。”杨丰说道,他忽然想起老太太的一个女儿和外孙女就是死于白喉。

    维多利亚女王有点失态了,她呆呆地坐在那里,脸上也显露出一丝悲伤的深情,估计在怀念自己那些死去的儿女们,说实在的到了她这种年龄,生活最多的也就是回忆了。

    薛福成不经意地瞪了杨丰一眼,虽然他听不懂杨丰说什么,但一看女王的表情就知道这货把人家刺激的不轻。

    杨丰却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说起来他也感觉有点冒险了,这老太太正过生日的时候,自己跑来勾起她最痛苦的回忆,万一搞得人家精神崩溃就不好了。虽然维多利亚不可能像怡贵妃那样一声令下把自己拉出去砍了,但真不高兴了却是可以给怡贵妃添堵的,但如果不这样,就很难让她对自己印象深刻了,如果用不了两天她就忘了自己,那岂不是白费工夫?

    “谢谢贵国太后的礼物,这份礼物让我感受到了真诚的友谊。”不过维多利亚女王很快神色恢复了正常,很淡然地朝薛福成表示了感谢。

    这就可以了,她也不可能拉着杨丰现在就检验医术,于是很快两人便一起退了出来,一出门薛福成就盯着杨丰问道:“你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英国女皇会表现得那么失态?”

    “没什么,我告诉她我能治疗血友病和白喉而已。”杨丰耸耸肩很无所谓地说。

    “什么是血友病和白喉?”

    “血友病,就是我们所说的血症,这是一种可以遗传的绝症,维多利亚女王两个儿子因为这种病夭折,四年前她的小儿子刚结婚不久就死于这种病,白喉中医中好像叫锁喉风,她的二女儿和一个外孙女死于这种病。”杨丰淡淡的说道。

    薛福成气得一口唾沫差点喷他脸上。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人家过寿诞你来专捅她心窝子?”老头几乎是咆哮着吼道。

    “不这样她能记住我吗?再说这些病我真能治。”杨丰笑眯眯地说道。

    薛福成刚刚平静一点的心神迅速转入了震惊。

    “你能治血症?”他难以置信地说。

    “能治标不能治本,这种娘胎里带出来的病,药物很难根治,但却能保命,至于锁喉风用天一生水就能根治。”杨丰说道。

    “你到底有多少能治的病?”薛福成也没功夫和他扯淡了,直截了当地问道。

    “哎呀,这个我也不好说,反正您以后有什么病,第一个来找我就行。”杨丰矜持地说道。

    此行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让维多利亚老太太牢牢记住中国使馆有一个能治各种绝症的医生就足够了,需要的时候她会记起自己的,就算她没法记起,她身边的人也会记起的。

    “不错,就是这个样子,不过好像还少点什么!”几天后在伦敦最繁华的牛津街上,头戴高筒礼帽,拎着他那根碳纤维镶钻权杖的杨丰,很满意地站在一栋被刷成大红色的三层小楼门前。

    手中有了足够的资金后,杨大老板自然要把他的金源公司赶紧办起来,实际上这些天他最主要就是在忙这个。

    看了半天他终于想起还少什么了。

    “去弄一对大红灯笼挂在门前。”杨大老板对负责给他装修的家伙说道。

    “杨先生,我们这里有路灯,好像不需要什么灯笼吧?”这个叫伍尔夫的矮胖子说道。

    “你去找个中国人,或者是熟悉中国的人,就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还有记得把里面通上电灯。”杨丰说道。

    话说开一家灯泡厂应该挺不错的,这时候好像还用竹碳丝吧?回头自己做个钨丝的,然后拿去申请专利。杨大老板准备抢爱迪生的饭碗。

    不过好像这时候还没有钨的工业化生产吧?管他呢!穿梭机上还有几百吨金属钨呢!做灯丝估计也能够用个十年八年的。

    他的穿梭机里面可不只有钢铁,钨,钼,镍,铬样样都有,若没有他的幕后支持,小胡子也不可能跟美英俄三国杀得难解难分。

    伍尔夫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给他把一对大红灯笼高高挂在了这座都铎式风格的小楼门前,在四周的英国建筑群中,看上去就像一群穿着骨撑长裙,被束腰挤得快喘不过气的名媛中间,突然塞进一个正要出嫁的中国小媳妇,让人有一种想要吐血的违和感。

    不过这店是开起来了,到底卖些什么,这个还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像青霉素这样的东西,肯定不能拿来大批量出售的,最多摆在外面做个展示,让那些东区的穷鬼们增加一下对上流社会的仇恨而已。

    虽然他的药物也都有保质期限制,最多也就是三年,不过穿梭机可以提供各种对应的保存方式,该真空的真空,该冷藏的冷藏,该无菌的无菌,所以具体可以把保质期延长到什么时候他也不是很清楚,想来四五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当然他可没准备在这个世界上搞什么救死扶伤,说白了药物只是他自保的手段,所以只会供应给上层社会,普通老百姓死活关他屁事,再者说就冲现在工人那每周几先令的工资能给他带来多大点油水。

    哪怕美女头像很快就能够解决她的麻烦,这货也不准备大批量往这边贩药,更别说建药厂了,以前是因为有这些药品发明时间的压力,但在这个时代他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倒是日化产品可以大批量出售,女人的钱永远是最好赚的,不过问题是他这批货物里面,日化产品的数量并不多,这一点也是无可奈何,那边整个世界都打得血流成河了,就连欧洲各国老百姓都吃饭困难,谁还有闲钱去臭美。所以总共也就才不到三百吨。

    必须得有一种大众化的产品。

    回到穿梭机上以后,杨丰在宽阔的船舱里慢慢踱着步子,这货很快就把目光盯上了他那几千吨航空材料,虽然电解铝工艺已经发明出来,铝这种金属正在走下贵金属的神坛,但铝合金好像还可以在首饰店里再续辉煌,更何况还有钛合金,这几千吨航空材料反正也没多大用处,还不如做成首饰来赚钱,只要价格比白银便宜,保证能够席卷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