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六章 宣战

    日军对成欢驿的第一次进攻就这样结束了,大岛义昌在这一个早晨损失了超过一千人,接近百分之三十的损失差点造成了日军的全线溃败,如果不是清军的攻击力实在太差,那么这是肯定会出现的。(wWw.K6uK.com)

    带着一帮残兵败将,大岛少将仓皇撤过了安城川,但他的对手聂士诚却并不能高兴起来,虽然他不是一个真正懂得现代作战的将军,但他也看出来了,这一仗的胜利根本不是什么指挥得当,将士用命所取得的,说白了纯粹就是被迫击炮跟手榴弹砸出来的,这一个早晨十二门迫击炮打出了三千多发pao弹,所有储备几乎一扫而光,这东西不是打pao弹,那简直就是往外喷。

    至于手榴弹同样所剩无几,按照标准他的部下每人两颗,江自康部数量还少,并不是配备给所有士兵,而是单独设置一批掷弹兵,总共加起来不超过六千颗手榴弹,现在已经砸出去四千多了,如果日军再发动一次同等规模的进攻,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守住,于是聂士诚一边派人催促牙山的后方基地,赶紧再运送弹药,尤其是迫击炮dan和手榴弹过来,一边根据上次战斗暴露出的问题重新调整部署。

    而大岛义昌同样失去了进攻的勇气,这时候的日军可不是二战初期,那时候被半个世纪的胜利搞得一个个无比骄狂,打起仗敢玩猪突冲锋,现在可不行,这场战争连日本内阁都提心吊胆,那就更别说普通士兵了,再加上刚刚统一还没多少年,就连内战也才刚结束十几年,这时候的日本士兵作战意志可是称不上顽强,即便是甲午战争后期,逃兵也是屡见不鲜的,现在一开战便骤然遭遇如此惨重伤亡,士气都低糜到了极点,大岛义昌想继续进攻手下人也没那勇气。

    在这种情况下,他立刻下令调汉城的留守部队南下增援,于是双方就这样隔着安城川开始了对峙,这场战争从现在开始完全走了样。

    成欢大捷的消息,被牙山守将谭清远,用无线电报发回了刘公岛,紧接着转报天津,正在进行外交调停的李鸿章,信心立刻暴涨,本来击沉秋津州的消息已经让朝野一片亢奋,清流们一片宣战声,翁师傅甚至公开指责李鸿章畏敌,现在有陆战胜利的刺激,李二鬼子也放下了小心,随即命令北洋水师主力,再次护送江自康部剩余两营增援牙山,同时给聂士诚再运一万颗手榴弹和八门迫击炮,五千发pao弹,另外还有八门克虏伯七五行营炮,打定主意要跟日军在牙山好好打一场。

    另一方面则向朝廷提出对日本宣战。

    这自然正符合翁师傅心意,于是八月一日,中国对日宣战。

    而这时候杨丰的庞大舰队也驶入了新加坡,虽然理论上作为中立国,英国人不应该再让打着黄龙旗的军舰进港,但为了不惹杨大老板生气,另外也是为了对得起自己兜里的支票,英国海峡殖民地总督硬是让电报局,把中日宣战的所有电报都扣了下来,然后眼睁睁看着杨丰的舰队完成补给直奔打狗港。

    这家伙刚一走,在新加坡的日本领事,就心惊肉跳地向国内发去了电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速之客,可是把日本内阁搞得鸡飞狗跳,谁都没想到这货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跑来凑这个热闹,一艘装甲巡洋舰,四艘驱逐舰,六艘大型武装商船,这样的力量放在欧洲屁都不是,但放在亚洲已经堪称第四强了,英国远东舰队,北洋水师,联合舰队,接着就该轮到他了。

    不过日本内阁也没什么好办法,他们现在最主要的敌人是北洋水师,有这个巨大的阴影压在头顶,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杨丰北上,他们不但眼睁睁看着杨丰北上,还得眼睁睁看着北洋水师对牙山的增援,丰岛海战不但让他们损失了秋津州,也把头号大将吉野送进了船坞,四枚硝化棉装药的一五二炮弹,直接摧毁了它的前主炮,另外还对舰体造成了不小的损伤,估计得维修半个月。

    这种情况下,联合舰队是没有勇气主动挑衅北洋水师的。

    因为海路的畅通,再加上得知这时候在朝鲜的日军真实兵力是八千人,所以李二鬼子又增调登州镇总兵章高元以所部四营嵩武军北上朝鲜,这又是一支淮军精锐,装备水平与聂士诚部同一档次,与此同时北路卫汝贵部十三营盛军,马玉昆部四营毅军,左宝贵部九营奉军,丰升阿部六营奉字和吉字练军,四路大军共三十二营一万三千多人入朝直趋平壤。

    日军为避开北洋水师,以第五师团长野津道贯中将帅领师团部和立见尚文旅团在釜山登陆,从南面进攻牙山,同时以第三师团长桂太郎率领师团部和大迫尚敏旅团从元山登陆,从侧后方威胁平壤牵制北方四军,另外以大岛久直第六旅团从仁川登陆,补充汉城防御,双方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在朝鲜决一死战,当然这些都是得需要时间的。

    就在汉城增援部队到达的时候,大岛义昌小心翼翼地发起了第二次进攻,鉴于夜间行动容易出问题,这次他改在了白天,上次佳龙里之战时武田秀山曾经派出一个小队绕到后方攻击,结果这个小队大部分全沉进了沼泽里,不得不说聂士诚指挥现代作战可能差点,但中国古老的战术他却玩得很好,随便在下游堵塞一下河水,就给自己形成了最好的屏障。

    但这一次大岛义昌还是没得到什么好处,因为就在他的援军到达的时候,聂士诚的援军也到了,从威海启程到牙山不过是一天航程,从牙山到成欢也不过一天路程,双方援军几乎同时到达,不过聂士诚到达的可不只有援军,还有他的大炮和pao弹,手榴弹。

    依然分兵两路同时向牛歇里和月峰山发起进攻的大岛旅团再一次撞上了铁板。

    弹药充足的聂士诚还是老办法,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用铺天盖地的炮火掩盖自己士兵战斗力的不足,而且迫击炮这种东西,对炮兵素质要求很低,正适合他手下炮兵的水平,高抛弹道过山打的特性,使它甚至可以在堡垒后面,甚至山峰后面射击,这也最大限度保证了炮兵的勇气,他现在发现这东西简直就是专门给自己的军队准备的。

    端着单装步枪的日军士兵,这一次可算知道了什么是绝望,pao弹的爆炸声,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他们的神经,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同伴尸体,甚至有时候都砸到他们的头顶,再加上伤者的惨叫,日军的勇气随着时间在迅速地消失。

    眼前的场景让聂士诚很欣慰,看着敌人被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可是一件很让人愉快的事情,虽然日军也有大炮,可无论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无法跟他相提并论,最多也就是骚扰一下,而且还得提心吊胆小心报复的炮火。

    但随着双方进入步枪射程,聂士诚的脸又阴沉了下去,他发现自己部下枪法实在是太烂了,拿着世界上最好的速射步枪,居然无法用火力压制拿着单装步枪的日军,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很是无语。

    好在聂士诚手中还不只有步枪。

    他叹了口气,朝旁边的一排士兵挥了挥手。

    然后就听见突突的射击声响起,正在大声吼叫着冲向清军堡垒的日军士兵,被台风刮过的高粱一样,齐刷刷地成片倒下,他身旁排着十门格林炮,或者说加特林重机枪,而且在这些加特林中间,还有一挺马克沁,虽然是金陵厂自己产的,虽然是黑huo药的,但那也是马克沁。

    挥舞着军刀亲自督战的大岛义昌,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直接打懵了,原本他最担心的是再靠近些,然后铺天盖地般砸下来的手榴弹,然而却没想到手榴弹同样还没开始呢!他就得先面对未来战场上步兵最恐怖的梦魇。

    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他认为对面的将军在指挥上根本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对面的士兵在素质上同样无法与自己的士兵相提并论,甚至在他看来清军士兵简直就是垃圾,那么好的步枪都挡不住自己部下的单装步枪,可为什么自己总是失败,而且还总是惨败?

    凭什么,就凭你们有钱?大岛少将心中发出愤怒的吼声。

    这一次他又失败了,本来就已经被炮弹炸得濒临崩溃的日军,仅仅是因为步枪对射而获得的那一点点勇气,在重机枪面前又一下子被砸的粉碎,而且他们也很清楚,接下来就该是那手榴弹地狱了,既然这样还是干脆跑吧!

    几千名日军士兵不顾军官们愤怒的呵斥,调头以最快的速度亡命而逃,甚至大岛少将还眼看着几名军官被人踩在了脚下。

    这一幕让聂士诚也懵了,他真没想到这种被李中堂视为浪费子弹的武器,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他看得很清楚,刚才那只有几分钟的射击中,最少三百名日军士兵倒在了格林炮和马克沁的子弹下,这甚至与炮击给日军造成的伤亡不相上下,至于他的那几千士兵打了两仗,用步枪发射十几万发子弹,给日军造成的伤亡还不如这几分钟的。

    很显然,这种武器不是不划算,而是太划算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