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七章 海上决战

    波涛起伏的黄海上,炮弹呼啸,硝烟弥漫,爆炸的巨响仿佛夏日的惊雷,两支庞大的舰队,两个宿命中的敌人,开始了他们的生死之战。(Www.k6UK.CoM)

    一方带着捍卫尊严的荣耀,一方带着杀出未来的绝然,用钢铁,用血肉,用生命在生命起源的大海上杀戮着,弹片的纷飞中,熊熊的烈焰中,一门门大炮发出死亡的怒吼,没有人退缩,没有人怯懦,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决战,这是两个民族的决战,胜者将赢得未来,败者将被打入地狱。

    这一战之前,李鸿章甚至亲自到刘公岛为舰队壮行,因为他的所有精锐,已经全部押在了朝鲜,聂士诚,叶志超,章高元,徐邦道再加上平壤的刘盛休等人,可以说淮军主力全部押在了这场战争中,此战失败他的本钱就得全赔光,不是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而是为了北洋,为了淮军,为了他自己的未来,他必须要胜利。

    日军第一师团已经到达大田,若海战失败,断了后勤,就前线各军的弹药消耗量,撑不了半个月就得弹尽粮绝,那时候他们拿什么抗衡着两万多日军?北线日军第二师团也已经登陆元山,正在日夜兼程赶往平壤,加上宋庆和刘盛休平壤兵力也不会超过两万,没有弹药怎么跟三万日军打?

    “为了咱们淮军,这一战必须得胜!”像他当年指挥骑兵一样,站在甲板上挥舞军刀指挥着大炮开火的丁汝昌,此时脑子里只有李鸿章的这句话。

    双方的战术没有变化,实际上这也是他们能够选择的最好战术,从交火开始东乡的第一游击舰队四舰就切向北洋水师右翼,并且用最快速度击沉了超勇,但可惜的是却没能实现临行前,坪井航三躺在病床上对他的千叮咛万嘱咐。

    “一定要绕到他们后面去!”东乡军神此时脑子里回荡的也是自己前任的嘶吼。

    可尼玛,你让我怎么绕?他看着从前面又蹿出来的那两艘快得让人瞠目结舌的驱逐舰,心中不禁悲愤地怒吼。

    今天这两艘小驱逐舰就像附骨之蛆一样盯上他和第一游击舰队了,原本因为这两舰一直游荡在远处,没有加入北洋编队,他还以为那些外国佣兵们不想拼命,谁知道他刚击沉超勇,这两个家伙就杀到了跟前。八门七六舰炮虽然没什么威胁,但那每分钟接近两百发的弹药投射量,却在瞬间把高千穗打成了一片火海,如果不是四舰同时将攻击经远等舰的首尾炮火力全部转过去,它们就直接冲进射程朝高千穗发射鱼雷了。

    可高千穗是救下来了,代价却是千代田在经元和来元的集火中损失了超过一半火炮,而那两个罪魁祸首,却调头以三十六节高速脱离战场,等自己带着舰队再次试图绕到北洋水师后方时,它们却又从自己正前方钻出迎头攻击,吉野舰首的三门一五二炮直接被它们拿射速给淹没了。

    就在第一游击舰队和经,来,济三舰还有两艘驱逐舰纠缠的时候,联合舰队本队却遭到了沉重打击,三零五毫米苦味酸炮弹威力太大了,刚开战不到两分钟,严岛号船舯就被一枚近失弹的爆炸撕开了一道口子,因为进水舰身都已经倾斜。

    而它对面的定远,到现在中弹已经十几发了,却几乎可以说毫发无损,看到这一幕伊东亨佑就恨得牙根发痒,可惜对这艘装甲厚得令人发指的巨舰,他是一点办法没。一五二炮即便是装上苦味酸,对于三十公分厚的钢面锻铁装甲也跟蚊子叮一口差不多,而他手中唯一能对定镇构成致命伤害的只有两门三二零加纳炮。松岛那门上次直接被一炮打烂失去了修复的价值,已经换成一五二速射炮,现在只有严岛和桥立各有一门,可这两门炮打完一发炮弹后,下一发什么时候能打出去还遥遥无期呢!

    就在伊东亨佑看着定镇二舰咬牙切齿的时候,忽然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爆炸,他顺着方向望去,却看见自己手下最弱的金刚号船舯水线位置一个巨大的火团正在冲天而起,火光中被炸飞的船体碎块清晰可见。这艘古老的铁甲舰刚刚挨了福龙一枚鱼雷,原本它的对手是广甲跟广丙这两艘最弱的铁肋木船,虽然它和另一个古董扶桑合作刚刚击毁了广甲,结果却被蔡廷干的鱼雷队瞅准了机会,冒险冲到不足百米之处发射了黑头鱼雷。

    原本历史上他攻击西京丸因为鱼雷定深问题功败垂成,这一次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因为金刚号的吃水足够深,实际上它的吃水都快和定远号不相上下了,比起商船改装的西京丸可不是一个级别的,伊东亨佑眼看着金刚号沉入了海底。

    受蔡廷干刺激,北洋水师其他鱼雷艇也瞪大了眼睛寻找立功机会,不过它们中除了左一,其他都不具备在这种大战场上进攻的实力,要知道福龙能成功是因为它排水量一百吨,速度超过二十节,左一排水量九十吨,速度同样超过二十节。但剩下五艘速度都不超过十五节,很显然杀入这样的战场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于是它们把目光全盯上了西京丸,这时候的西京丸和护卫它的天城号巡洋舰,大岛号炮舰,正跟北洋水师里面因为速度最慢,无法加入编队的平远在战场外单挑呢!

    虽然一对三,但很显然平远号并不落下风,这艘只有两千多吨的近海防御舰,尽管速度慢得令人发指,但它的装甲防护也完善得令人发指,水线装甲带,司令塔甲堡,居然还有奢侈的水平装甲,这是一艘真正的铁甲舰。和他相比商船改装的西京丸就像一个罐头盒,至于火力方面平远号一门一五二速射前主炮,左右各一门一五零克虏伯副炮,虽然比起对面那十几门一二零速射炮,显得火力弱了许多,但问题是这种口径的火炮,根本不会对它那十几公分厚的装甲构成伤害。

    所以到现在跟桦山资纪部长打得依然难解难分。

    而就在这时候,那群鱼雷艇围上来了,包括左右字头的五艘,甚至还有定镇自带的四艘,一下子全把桦山资纪和他那三艘军舰当成了肥肉,尤其是看上去很像小潜艇的定镇四艇。这种只有两个鱼雷发射管的鱼雷艇很快就冲到了大岛号跟前,最前面的镇一毫不犹豫地发射了一枚白头鱼雷。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这枚鱼雷居然从大岛号底下钻了过去,还没等反应过来,镇一就被大岛上的小口径速射炮给打沉了,其他鱼雷艇赶紧慌忙撤退。

    平远号舰长李和,很无语地看着这些家伙,随即让信号兵发出旗语通知他们调整定深,虽然在这个时代这活儿比较繁琐,好在鱼雷艇们不缺时间,这些家伙赶紧远远躲开,在战场外重新调整定深,而就在这时候吉野四舰还是无法摆脱那两艘驱逐舰的纠缠。

    这两个家伙简直要把东乡逼疯了,只要看到他稍占优势,它们就立刻高速蹿上来偷袭,而且因为速递优势,它们可以很从容的选择攻击角度,不是从舰队正前方,就是从舰队正后方。虽然至今还没得到一次发射鱼雷的机会,却用它们那些七六舰炮的疯狂射速,把第一游击舰队所有军舰打得苦不堪言,而更重要的是,在正面的经远三舰也从来不放过这种好机会,甚至主战场上的镇远有时候都用主炮偷袭一下这边。

    现在两支舰队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形状,北洋水师定镇致靖广丙五舰挡住松岛,严岛,桥立,扶桑,筑紫,还有福龙和左一两艘大型鱼雷艇在找机会偷袭,严岛已经严重倾斜,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退出战场,北洋水师方面各舰都中弹不少,致远号火势最严重,但依然保持着战斗力,最弱的广丙正跟对方最弱的筑紫两败俱伤。

    而舰队右翼却形成经来济三舰对吉野四舰,但吉野舰队附近还有两艘驱逐舰在游荡,这两个家伙凭借三十六节的疯狂速度,到现在只有蝮蛇号挨过一枚一二零炮弹,眼镜蛇号至今毫发无损。但中日七舰却几乎两败俱伤,尤其是千代田,因为挨了镇远抽空偷袭的一枚三零五炮弹,尾部被炸得惨不忍睹,现在正在进水,船体同样开始倾斜。这时候火炮口径的威力已经显示出来,一五二炮弹无论挨多少,都不会对即便是来远,济远这些吨位较小的防护巡洋舰船体构成伤害,但三零五炮弹只要一发,无论打中哪儿,都有可能炸伤船体结构,即便是四千吨级的松岛级也无法承受。

    而主战场外面,平远正在继续独自挑战三艘敌舰,尽管已经被打得惨不忍睹,但完善到有些过分的装甲防护,却让它依然保持着足够的战斗力,相反它的对手们,却好像有点损失不小。尤其是木制的天城号巡洋舰,这艘可怜的战舰纯粹是伊东亨佑的无奈之举,他实在找不出保护部长阁下的了。大岛号只是一艘小炮艇,想想它的前任那粉身碎骨的结局,就知道这样的小船毫无意义,所以不得不勉强找了一艘能凑合的巡洋舰跟着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