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八章 黄海的主宰

    鱼雷艇队很快完成了鱼雷定深的调整,紧接着八艘快艇再次冲向西京丸三舰,这时候天城号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和它的对手相比两者在防护性能上根本不存在对比性,这艘一千多吨的木制巡洋舰正在退出战场找地方灭火。(www.K6uK.CoM)

    这样落单的孤羊,对于鱼雷艇来说自然是最好的美食,体型最小的定一定二和镇二立刻扑了上去,这种全身包裹的小艇造型上倒是颇具科幻感,当然是这个时代的科幻感,虽然速度不快但对于十节露头的天城却足够了,在日本水兵惊恐的目光中,最先冲到五十米位置的定二同时向其发射了两枚鱼雷,紧接着掉头撤退,还没等它完成转向呢!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巨响,近在咫尺的爆炸甚至把它自己都冲得剧烈摆动。

    黑头鱼雷的爆炸就是把天城的外壳换成钢铁,那也是一击致命的,更何况这艘木制巡洋舰已经伤痕累累,船舯部位直接被撕开一道十几米长的巨大豁口,海水汹涌着灌入,就在定二掉回头的时候它已经开始了下沉。

    完成使命的定二迅速远遁,它现在已经没有鱼雷,接下来就该一边看热闹了,定一和镇二心有不甘地撤退,紧接着冲向西京丸和大岛,实际上这时候大岛已经挨了右二两枚鱼雷,只可惜都没爆炸,甚至还白白搭上了右二,不过这个时代的鱼雷就是这样,能不能炸全凭运气,鱼雷艇攻击就像赌博一样。

    但大岛也不好过,这艘钢壳炮舰吨位小,速度慢,火力弱,平远的那门一五二速射炮使用硝化棉炮弹,对它那层薄得可怜的外壳,本身就有一点穿透能力,再加上这个口径的炮弹威力对小炮舰来说也狠了点,现在动力系统已经严重受损,能躲过这一劫已经可以说运气好得离谱了。但好运可不会一直伴随它,紧接着左二冲到几十米射程,还是两枚齐发,这次大岛一枚也没能躲过,两枚鱼雷的爆炸对它来说也太恐怖了点,这艘可怜的炮舰一侧船体都被炸得快没了,仅仅过了几分钟就消失在海面上。

    势单力孤的西京丸哪还敢再打下去,桦山资纪赶紧下令加速逃离,以它的速度想甩下平远倒是很轻松,可要想甩下那五艘鱼雷艇就不太可能了,看着饿狼一样扑向部长阁下的五艘鱼雷艇,平远号上李和很无奈地摇了摇头,平远号速度太慢了,只有不到十节,肯定没法跟这些抢了自己到手美味的家伙比的。

    他把目光转向主战场,看看能不能捞点便宜,却正看见因为进水太多,实在无法继续战斗下去,结果不得不退出战场的严岛号,这艘原本速度超过十六节的大型防护巡洋舰,因为肚子里灌满海水,现在速度最多不超过十节,正在寻找安全的地方好停下来排水,一看这种情况李和笑了。

    严岛号舰长有马真没想到自己会虎落平阳,看着用和自己差不多的速度,慢慢靠近过来的平远,他心中的那种悲愤就别提了,虽然它拥有一门三二零巨炮,还有十一门一二零速射炮,但现在却对这艘只有一门一五二速射炮和两门一五零老式架退炮的小战舰似乎没有任何优势,因为它那门巨炮已经被打坏,而且船舵也被打坏,一二零副炮还剩下三门能用的,平远正从只剩一门一二零速射炮的左舷切入。

    实际上他不知道的是,李和也只剩下了一门前主炮,另外两门一五零毫米克虏伯炮都在战斗中被打坏,接下来的一幕就比较搞笑了,两艘战舰各自拿着自己唯一的大炮,就像两个决斗的古老骑士一样开始了对轰,但玩这个严岛可就不行了,平远比它装甲可厚多了。

    退出战场的并不只有严岛自己,两败俱伤的筑紫和广丙同时退出了战场,加上此前沉没的广乙和彻底被毁的广甲,到现在李瀚章援助他兄弟的三广已经全军覆没,不过它的对手筑紫同样失去了战斗力。虽然这艘超勇,扬威的同门兄弟,拥有两门二五四炮和四门一二零炮,火力明显超过广丙,但射速问题在这两艘船上换了个个。因为广丙是三门国产速射炮,而筑紫是老式炮,结果双方棋逢对手,最后打得双双失去战斗力,但广丙失去战斗力没什么大不了,筑紫失去战斗力就等于叛死刑了,一直游荡在外围的左一立刻扑上去,用两枚鱼雷把这艘伦道尔式炮舰送进了海底。

    而此时的东乡和他的第一游击舰队也遭到了沉重打击,千代田掉队了,因为镇远那枚三零五炮弹,它的传动系统受损,一开始还能勉强跟上前面三舰的速度,但时间久了问题显露出来。原本接近十八节的航速,现在已经降到了不足十三节,这样的速度已经不可能再跟得上吉野三舰,而且损失了差不多一半火炮,所以不得不退出编队,转头去营救身处困境的严岛。但可惜的是那两艘驱逐舰可不会放过这机会,李鸿章给这帮家伙开出的赏金是一千吨一万两银子,最近的眼镜蛇号立刻飚着三十六节高速从它船尾的火力盲区冲了上去,一直到两公里左右才连发两枚鱼雷。

    两枚蒸汽瓦斯鱼雷,拖着明显的尾迹,在千代田号上日本水兵惊恐的目光中,准确撞在了它的船尾,三百六十公斤锑恩锑的巨大爆炸威力,把这艘两千吨装甲巡洋舰的舰尾整个给炸没了,很快连同舰上的三百多名水兵一起沉进了海底。

    这场海战到现在,北洋水师一沉两毁,但都不是主力舰,联合舰队却四艘沉没,其中两艘应该列入主力舰名单,松岛号上的伊东亨佑撑不住了,严岛号已经没有希望了,在和平远对轰的时候,福龙和左一又冲了上去,虽然因为小口径炮的疯狂射击,暂时逼退了它们,但平远在依靠完善的装甲保护,硬扛松岛一二零速射炮攻击的时候,也把炮口对准了那些小口径速射炮,很显然它的目标就是清理这些障碍,然后让鱼雷艇上去补刀。

    联合舰队到现在为止,想赢得这场海战胜利已经不可能了,看看海上伊东亨佑发现自己只剩下六艘主力舰,虽然对面的北洋水师各舰全部受伤颇重,但因为基本上都是外部爆炸,根本没有造成致命损伤,即便是被大火吞没的致远,都依然能够继续战斗。

    “撤退!”他咬着牙命令道,联合舰队已经失去了进攻能力,在这场战争中是根本别指望再消灭北洋水师了,但是却必须得留下保卫本土的力量,如果全拼光在这里,那么日本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接到他的命令后,联合舰队吉野,浪速,高千穗,松岛,桥立五舰立刻退出战场,但速度最慢的老古董扶桑,是无论如何也退不出来的,这艘老掉牙的铁甲舰设计速度只有十三节,到现在都快二十年了,即便是日本人伺候得好,能跑十一二节也就不错了,北洋水师速度再慢,拦下它还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就在松岛五舰退出战场的时候,严岛号也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在平远号的炮火掩护下,福龙和左一同时扑上去向他发射了鱼雷,尽管只有一枚爆炸,但这也足够把它送进海底了,本来肚子里就灌了五百多吨海水的严岛号缓缓沉进了海底。

    伊东亨佑几乎是撒泪而别,用痛苦的目光望着后面,眼看严岛在下沉,扶桑在遭受七名敌人的围殴,他这时候才想起来,部长哪儿去了。

    部长阁下现在正在考虑,自己是自杀呢,还是做俘虏呢?他的西京丸号搁浅了,虽然这年头鱼雷攻击高速移动目标,基本上不可能命中,但如果对方堵到距离二三十米的位置上发射,那想不命中都很困难。西京丸号的三门小口径速射炮在和平远的对轰中全部被毁,另外还有一门一二零速射炮被毁,它的全部火力只有三门一二零速射炮,这种火炮攻击小鱼雷艇多少困难了点,如果是五艘鱼雷艇从两边同时攻击,那就不是困难能形容得了了。

    所以在击沉一艘鱼雷艇之后,它也挨了一枚爆炸的鱼雷,这里已经是浅水区,随着进水的增加终于搁浅了,不过好在它的火力没受损伤,所以现在跟座固定炮台一样坐沉在海面上,用三门一二零速射炮和剩下四艘鱼雷艇对峙,这四艘鱼雷艇里面,也只有两艘还有鱼雷,反正敌人已经跑不了了,也不想冒险上来攻击,双方就这样对峙着,直到远处出现了松岛四舰。

    桦山资纪部长阁下喜出望外,赶紧发旗语请求营救。

    伊东亨佑也很纠结,按理说不应该不救,毕竟那是桦山部长,可救得话,首先因为吃水问题,他现在手下五艘军舰吃水都得五六米,根本不可能靠上去,只能放下小艇然后让水兵划桨过去,可是游荡在附近的那四艘鱼雷艇中有两艘是装转管炮的,水兵下去纯属送死,再说这样得耽搁很长时间,北洋水师追上来可就麻烦了。

    看着远处一遍又一遍打出来的旗语,伊东司令官陷入了纠结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