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九章 留下吉野

    伊东亨佑跑了,虽然抛弃部长阁下这有点不够意思,可问题是和部长阁下相比他的战舰更重要,再说这一战已经有无数优秀的帝**人玉碎了,也不在乎多一个部长,于是松岛五舰连旗语都没好意思回就径直离去,这下子桦山资纪傻眼了。(WWw.K6uK.COM)

    “这,这,这个混蛋!”目瞪口呆的部长阁下喃喃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这时候那两艘无耻的驱逐舰又出现了,周围的鱼雷艇立刻警惕起来,可是不能让这些外人抢去功劳,为首的一艘鱼雷艇上立刻打出旗语要求西京丸投降,同时各艇做出补鱼雷的架势,扭捏了一阵之后,西京丸终于挂出了白旗。

    很快北洋水师各舰出现在远处,至于可怜的扶桑号,结果就不用说了,七艘主力舰围攻它一个,除了沉没也没有别的结果,丁汝昌拖着已经彻底被毁的广甲和广丙,押着日本海军军令部长得胜回师了,他不知道的是,这场海战并没有结束。

    可怜的伊东司令官神不守舍带着他剩余的五艘主力舰向着长崎狂奔,他输了,日本海军输了,而且输掉了决定黄海主宰权的决战,但日本帝国还没有输,以这五艘主力舰再加上数十艘鱼雷艇,还有残余的炮舰和老式木制巡洋舰,他有足够能力守住朝鲜海峡,只要能封住这条至关重要的水道,陆军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运往朝鲜,然后在陆地上和中国人决一雌雄。

    说起鱼雷艇他现在就格外郁闷,实际上日本海军鱼雷艇的实力远远超过北洋水师,他们一共有二十多艘鱼雷艇,甚至还有一艘按照现在级别来说应该算驱逐舰的大型鱼雷艇。可问题是联合舰队这次的任务是到牙山湾外面,封锁清军的补给线,然后逼迫北洋水师出来决战,这种活儿是不可能带续航距离最多也就一千海里的鱼雷艇的,他们可不是北洋水师,从刘公岛到不过一百来海里,想怎么玩都行。

    再者因为杨丰带着舰队去向不明,在联合舰队主力全出的情况下,必须得留下一部分兵力看家,要不然这边出海了,那头军港让人给炮轰了可就不好了,然而一想到杨丰,他忽然脑子里面一动,紧接着冷汗都冒了出来。

    杨丰现在在哪儿?

    就自己现在这五艘遍体鳞伤的主力舰,如果在海上遭遇他那五艘速度惊人的战舰,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一艘比吉野还强大的高速装甲巡洋舰。

    “转向,我们不回长崎,贴着朝鲜海岸北上鹤舞。”一想到这里,伊东亨佑立刻喊道,尽管不明白自己的司令官为什么发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命令,但日军各舰还是迅速转向东北,他们不知道的是,伊东亨佑的这个命令,差一点就挽救了他们。

    当然只是差一点而已,在长崎港外面,杨大老板正悠闲地坐在鹦鹉螺号甲板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书,作为一个大诗人,文学家,他看书是件很正常的事情,甚至一艘慌忙从港内逃出的法国商船上,船长正举着望远镜,用崇拜的目光一边拿着杨丰的诗集,一边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过来找他签个名什么的。

    当然他要是知道这货现在正看什么书,说不定自己世界观就崩塌了,杨丰真没想到老薛头这种饱学宿儒的藏书中,居然还能找到**,他现在正看的就是从这老头那儿顺来的醋葫芦。

    而在他身后的四艘高速驱逐舰正满海面追着日军的鱼雷艇暴打,伊东亨佑最引用自豪的小鹰号大型鱼雷艇,现在还剩下个烟囱露在海面上,像这样抄家的好机会杨大老板是肯定不能错过的,在接到海上一艘向他示好的德国商船发给上海博福斯洋行,然后又转到他手中的联合舰队主力位置情报后,这货立刻带着军舰杀到了长崎。

    留守这里的小鹰号鱼雷艇,带着十几艘鱼雷艇一起杀了出来,然后直接遭到了惨无人道地虐sha,现在还剩下六艘正在用自己的航行技术,给杨丰的驱逐舰水兵们提供一个难得的打移动靶机会,而作为旗舰的掠夺者号,正在琅威理指挥下,凭借一三零加农炮超远的射程,在日军岸防炮射程之外roulin长崎港。

    现在这座小港口,已经被他拿白磷**打成了一片火海,所有非日本籍商船正在仓皇逃离,而那些日本人则在火海中挣扎。

    当然这对杨丰来说,纯粹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杨大老板的真正目标,是在这里等着返航的伊东亨佑,反正不论他们失败或者胜利,都得先回来过了杨丰这一关才行。

    “北洋水师大败联合舰队,击沉六艘日舰,俘虏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伊东亨佑带领松岛,桥立,吉野,浪速,高千穗五舰逃走。”彩衣妹妹拿着电报走过来说道,然后让杨大老板一下子拉着坐在了腿上,随即被下面那玩意儿硌得脸色羞红。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杨大老板立刻命令掠夺者号停止对长崎港的炮击,反正这种小破地方也没什么值得浪费炮弹的,然后舰队起航北上迎接伊东司令官,下完命令他立刻抱着彩衣妹妹跑船舱里面苟合去了。

    然而当这货第二天早晨顶着俩黑眼圈,从彩衣妹妹和波斯小女奴身上爬起来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到现在他也没遇上伊东司令官,按时间算这时候也该遭遇了。

    “传令驱逐舰分散开搜索!”杨大老板煞有介事地下令,这命令当然不用等他下,琅威理早把四艘驱逐舰撒了出去,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找到伊东亨佑。

    直到快中午了,他才接到上海转来的电报,一艘俄国商船在对马海峡遭遇联合舰队。

    杨丰立刻明白了,自己的阴暗小心理被伊东司令官猜了个正着。

    “追!玛的,就那十几节航速还想逃出老子的手心,老子让他先跑一天也能追上。”这货恶狠狠地说道。

    掠夺者舰队,或者用现在官方说法叫台湾镇总兵府水师营,五艘战舰立刻加速到二十节,调头向北zhi奔对马海峡,他现在的位置在济州岛以南,距离不过百多公里,到傍晚的时候,前面就已经发现了联合舰队的烟迹,四艘驱逐舰立刻加速到三十六节,从后面猛扑了上去。

    伊东亨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家伙是如何在茫茫大海上找到自己的,他可不知道沿途遭遇的任何一艘欧美商船,都有可能客串一下间谍,杨大老板旗下所有公司早就发出通知了,所有为杨丰提供情报的,都会得到杨氏财团的奖励,这奖励甚至有可能是合作机会,现在各国商船都已经把联合舰队视作肥羊,包括他们遭遇北洋水师,也是这些无耻的奸商通风报信的结果。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还是考虑如何应付接下来的战斗吧,松岛五舰立刻在海面上摆成人字队形,互相依托所有火炮严阵以待,但他们的对手却并不急于攻击,而是凭借高速在周围不停袭扰,等待后面的掠夺者号赶上,至于杨丰的鹦鹉螺号,这时候早就蹿了过来,在十几公里外看着远处的联合舰队。

    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些日本人守得好像很严密,如果强行攻击弄不好自己得受损失,毕竟这些驱逐舰都是没什么装甲防护的,再加上吨位小,苦味酸炮弹挨多了很有可能被击沉。

    算了,给他们留几艘军舰吧,要不然朝鲜战场没法打下去了,那样也未免太便宜李二鬼子和慈禧老妖婆了,再说不把日本陆军调出去,以后怎么去抢东京和大阪。这货很阴险地想了一下,随即对站在一旁的彩衣妹妹说道:“去通知驱逐舰,用旗语告诉日本人,留下吉野!”

    联合舰队中,只有吉野能追上他的登陆舰,不把这家伙干掉,肯定会对以后的海盗计划造成威胁。

    “什么意思?”看着敌人发来的旗语,伊东司令官茫然了,这是要干什么,玩单挑吗?不能上这种当,留下吉野肯定死路一条,它再强也干不过这五头饿狼,而且这些家伙速度太快,即便是打沉吉野再追自己,恐怕也还是可以追上的,这一定是阴谋。

    这时候掠夺者号也已经赶到,在明白自己老板的心思之后,琅威理随即向日军发出旗语,留下吉野,他以英国海军少将的名誉保证不会再继续追击。

    “让我们像一个真正的武士一样决一雌雄!我以舰队指挥官,皇家海军少将的荣誉向阁下保证,这是我们之间的战斗,掠夺者号和吉野号之间的战斗。”

    当信号兵累得半死,把这条又臭又长的旗语传过去后,不用等伊东亨佑的命令,吉野号上的东乡平八郎立刻回复同意,同时在桅杆上升起了z字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