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二章 翻旧账

    “如果想进攻大阪,那么我们必须通过纪淡海峡,日军在这里修筑了最新式的岸防要塞,从淡路岛的由良到海上的友岛再到对岸纪伊半岛上的加太,十几座炮台形成了完善的防御体系,统称为由良要塞。(wWw.k6UK.cOM)拥有包括他们自己仿造的法制二四零加纳炮在内的大批岸防炮,而且这道海峡太窄了,我们不解决掉所有岸防炮根本无法通过,他们的炮火可以形成交叉覆盖。

    但如果要进行炮战,我们的火力太弱了,这样的战斗七六舰炮不会有任何用处,即便是一三零加农炮对这些坚固的炮台也作用不大,虽然射程远可以在对方射程外攻击,但威力弱一样没法摧毁它们。”琅威理对杨丰的计划不是很看好,日本人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修筑新式要塞,尤其是被北洋水师吓唬过一次之后,更是发了疯一样在沿海修要塞,到现在成果已经很明显了。

    上次杨丰炮轰长崎就遇到过这个问题,不过这时候的长崎防卫还是旧式台场,新式岸防要塞直到甲午战争后日本人有了钱才修筑的,就那些老式火炮,掠夺者号几轮炮击就给废了,但这一次却是要面对真正的要塞。

    “这个问题你不需要担心,我已经早有准备了,到时候由良要塞不会成为我们的障碍。”杨丰很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说,这个问题他的确早有准备,而且还是给日本人准备的好东西。

    有介子气这种无往而不利的神器,他干嘛要傻到拿大炮和岸防炮对轰呢?这东西一八八六年就已经合成出来了,杨丰要做的无非就是工业化生产然后装进炮弹而已,要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踌躇满志地去抢日本。

    实际上这时候很多东西,他不用从现代搞也能弄出来,比如说凝固**,这个往汽油里面加天然橡胶,多加点做出来的效果并不差,不过对付像日本这样的对手,如果还非搞一堆超越时代的武器,那未免也太丢人了点,那都是给西方列强准备的,他们算个什么东西?

    既然他这样说,那琅威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实际上他对由良要塞也不是很在意,说到底就是浪费多少炮弹而已,和大阪的富庶相比就算拉一船的炮弹和炮管在后面跟着,想来收获也足以弥补投资。

    就在杨丰紧锣密鼓地筹备海盗大业的时候,日本人正拼了命在国际上挽救自己的形象,由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领的第四师团一个旅团撇下眼看要爆发大战的平壤前线,急匆匆地跑到了汉城。然后在城内朝鲜人一片目瞪口呆地注视下,以标准的作战姿态迅速包围了第六旅团驻地和日本公使馆,直接冲进去把所有日军士兵全部缴械关押起来进行甄别,参加过汉城宫变的官兵直接以军事法庭的名义逮捕,同时将包括大鸟圭介在内的朝鲜公使馆所有人同样逮捕关押。

    当然这样一来原本还算勉强的在朝日军作战部队数量,又一下子锐减了,不但有超过两千日军被逮捕,而且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和他的部下,还不得不留在局势紧张的汉城,要知道汉城宫变的消息刺激起来的可不只是国际舆论,还有朝鲜人对他们的仇恨,即便是再不喜欢闵妃,可自己国家的王妃让人给jian杀,这也难免触动一下棒子们那脆弱的情感,现在就已经有起兵要为闵妃报仇的了。

    为了应对兵力上的缺口,伊藤博文不得不把本土的最后一支机动兵力,也就是第二师团调往朝鲜,同时将在朝日军编成两个军,以平壤的第三,四师团各一部,再加第二师团编成征韩第一军,第一和第五师团编成征韩第二军负责对牙山的进攻。而就在这时候因为北洋水师大胜,确定山东半岛和旅顺口不会遭到进攻的李鸿章,也从威海和旅顺驻军中抽出四千人,由已经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的刘铭传亲自带领赶往牙山。

    北线慈禧同样任命了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为钦差大臣,率领所部黑龙江镇边军入朝,节制平壤前线各军。

    虽然日本方面,此举多多少少挽回了一点形象,但很显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仗,就在他们真诚地提出由各国舆论监督,对参与宫变的包括主谋大鸟圭介在内所有人进行公开审讯的时候,那家一直以仇日著称的明日报,又在欧洲把他们当年屠杀天主教徒的陈年旧事给翻了出来,原本刚刚有一点点好转的形象,一下子又崩溃了。

    尤其是这家报纸上,还用整整一版的篇幅描述了岛原之乱,那些孤独绝望,而又不肯背弃信仰的天主教徒,是如何在伟大的天草四郎率领下,同罪恶的日本zhengfu军进行护教圣战,最后因为孤立无援城破,数万教徒怀着对主的坚定信仰,在城内燃起大火,最终在烈火中为信仰而殉道,这里面既有伤重无力战斗的勇士,也有信仰坚定的老人妇女甚至儿童,最后明日报还在报纸上呼吁梵蒂冈正式调查此事,同时封天草四郎为护教圣徒。

    这一下比汉城宫变狠多了,岛原之乱欧洲并不是没有人知道,但恐怕也就是各国最高层知道,毕竟都是几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了,就算现在日本是个什么样子,恐怕百分之九十的欧洲人都不知道,更别说几百年前的了,现在突然听说这个国家,居然还干过这种只有那些传说中恶魔才干过的事情时,整个欧洲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甚至一些日本驻欧洲国家的使馆,都遭到情绪激动的欧洲人的石块臭鸡蛋之类武器攻击。

    伊藤博文现在都快被逼疯了,即便是他把可怜的大鸟圭介判处死刑,同时把参与汉城宫变的五百多名日本人全部判处了死刑,也没能挽回局势。德国远征军已经正式启程,而受各方舆论指责的俄国沙皇,也驱逐了日本驻俄国公使,不过好在海参崴的俄军并没有南下。现在是寒冬季节,俄国陆军不会喜欢在这样的天气出来的,但在上海的那几艘俄**舰,却明确表示等德国远征军赶到,会加入到惩罚日本的行列。

    伊藤博文现在拼了命找英国人求情,希望英国能够从中调解,英国人倒是很乐意帮这个忙,可问题是德俄要价都太高了。

    除了派亲王去德国向德国人民道歉之外,还必须从朝鲜撤军,并且向朝鲜人民道歉,赔偿朝鲜人民的损失,尤其是日本皇室必须派人出席朝鲜王妃的葬礼,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虽然后一条狠了点,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后面的实质性内容,这个就有点吓死人了,很简单,俄国在北海道札幌设租界,德国租借鹿儿岛,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的,看看现在的中国就知道了,只要开了这个头,法,美,甚至英,奥,意这些国家都会涌上来,再说伊藤博文刚刚通过艰难谈判取消了治外法权,现在又把租界弄出来,那恐怕他第二天就得被愤怒的日本武士们砍死。

    老家伙拖着病恹恹的身体,一次又一次跑到英国公使馆,几乎是流着眼泪哀求,可是英国人也没办法,谁让你们自己做得不对呢?再说英国zhengfu现在自己压力也很大,他们支持日本的外交政策,正在受到国内舆论的猛烈炮轰,尤其是原城之战的悲壮在欧洲发酵之后,这种情况就更严重了,而且据说梵蒂冈也的确准备把天草四郎封为护教圣徒,如果这件事变成真的,那日本人无疑将被永远钉上一个西方世界敌人的牌子。

    至于这事会不会成为真的,那是肯定会的,现在欧洲没有人不知道,杨大老板正在考虑是否皈依到主的怀抱,而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是谁,英国zhengfu也都是很清楚的,要说他现在没搞小动作,那才真叫见鬼呢!

    实际上英国zhengfu猜得一点没错,现在jy公司的特使正在梵蒂冈,准备用一万英镑和杨大老板皈依天主教,来为天草美少年换这个圣徒头衔,有这样的好事梵蒂冈自然不会拒绝,而且本来欧洲舆论中要求封天草四郎为护教圣徒的呼声就很高,至于他有没有显示神迹什么的,这个就更简单了,一个十几岁少年率领几万老弱妇孺组成的守军,居然能够抵抗全部由武士组成的精锐大军达数年之久,这本身就已经是神迹了。

    于是教廷以最快速度完成各项手续,由教皇亲自签发命令,封带领数万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而勇敢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天草四郎为护教圣徒,这对伊藤博文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另一个更大的晴天霹雳马上就要在他头上炸开了。

    因为就在梵蒂冈封天草四郎为护教圣徒的同一天,一艘装满毒气炮弹和防毒面具的商船开进了打狗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