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六章 征服者的义务

    英国人登陆长崎干什么,这个不用说了,很明显就是趁火打劫的,打着武装调停的旗号先把长崎控制在手,如果日本没有顶住德军的压力,最后同意租借鹿儿岛甚至九州岛,那么长崎他们就不会吐出来了。(wWw.K6uK.com)要知道这可是现在日本除大阪外的第二号商业中心,而且英军在北方一直缺乏前进基地,虽然有上海但毕竟那里无法建真正的军事要塞,但租借长崎就可以了,这样就等于锁死了俄军南下的通道,对于英国远东战略是非常有利的。

    如果日本人撑住了德国的压力就是不租,那么以德国人的风格,再加上对幕后那只黑手的了解,下一步八国联军肯定要登陆九州岛形成事实上的占领,万一德国人提前抢到长崎,那英国人再下手就免不了和德国冲突了,如果这时候下手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这一点像伊藤博文这样聪明的人一眼就看明白了,不过看明白也没用,就算现在见到英国公使,他还得憋着怒火笑脸相迎,欢迎他们对自己国家的侵略,否则人家大不了换个名义,反正到现在英国人也没说明登陆长崎的意图,既然武装调停你们不欢迎,那就武装讨伐好了。

    再说这时候他也顾不上管别的了,东京城区东部的滚滚浓烟已经升起,很明显那帮侵略者已经在履行占领军的义务,他们开始洗劫这座城市了,现在他最需要做的是赶紧把天皇送到安全的地方,这尊大神是绝对不能落在侵略者手中的,那样的话真就是人家要什么都得答应了。

    就在伊藤博文和宫中侍卫保护着明治天皇向北逃亡的时候,带着头盔穿着龙鳞甲,打扮得恍如阿富汗那些被路边炸弹炸翻的美国大兵的杨大老板,正一脸悲愤地看着手中的电报,然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卑鄙,无耻。简直难以置信。”

    “令人发指!”他旁边的瓦尔德泽用同样的语气补充道。

    他俩谁也没有想到英国人会以这种方式介入战争,尼玛,这样太不讲究了,我们在前面打生打死,你们在后面抢地盘,没有这么玩的。

    不过两人也无可奈何,现在跑回去登陆九州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让日本人来安慰自己那颗受伤害的小心灵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着前方正在那些狂欢的士兵脚下婉转呻吟的东京。然后很有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

    “抢光这座城市!”杨丰恶狠狠地说道。

    不过他们很显然低估了日本人民的勇气,那些猴子一样的日本人并没有束手就戮,而是在他们那些在低矮的建筑中,如同老鼠一样灵活地穿梭着,时不时地会蹿出来或者开一枪或者砍一刀,给联军的行动造成了极大的障碍。

    尤其是那些德军士兵们对于这种环境里的战斗很明显缺乏经验,首先他们的身高就很难适应那些日本建筑物的高度,很是无奈地跟总是从自己视线以下钻出来的敌人战斗着,而且多年严格训练形成的纪律观念。也让他们有点放不开。这一点上宋庆部就好多了,至于杨丰手下那帮家伙就完全是如鱼得水了,这些家伙每人腰上都挂满手榴弹,无论前面有没有人。只要是窗口或者大门首先就是一枚手榴弹,然后再进去的时候很快就传来啼哭或者惨叫声。

    当然这些袭击都只是小麻烦而已,在随意纵火的命令下达以后,原本被纪律束缚的德军。也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两万大军就像一群闯进玉米地的野猪一样疯狂蹂躏着这座城市,在他们身后是一辆辆汽车马车甚至还有被刺刀雇佣的日本人推着的手推车。这上面的各种财物正在如同吹着的气球一样飞速膨胀。

    不过这种行为也引来了大批的抗议者,要知道作为日本首都,这里面外国人的数量还是不少的,这场战争多多少少也让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一点点波及,所以难免出来嚷嚷两句,这里面就包括英国驻日本公使,当然很明显他是因为嫉妒。

    “伯爵阁下,我不得不说贵军的这种bao行是整个文明世界的耻辱。”他愤怒地朝着瓦尔德泽吼道。

    “公使阁下,那么贵**队登陆长崎这又算什么呢?我没有从这种行为上看到什么文明者的高贵,我倒是看到一帮窃贼在盗窃原本属于别人的劳动成果。”瓦尔德泽冷笑着说,他现在心情正不爽呢,有个跑来找抽的自然乐意奉陪。

    “我**队是去调停这场战争的。”英国公使说道,这话说得就多少有点心虚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来这儿调停?我倒是很期待和弗里曼特尔将军共同讨论一下日本的未来。”瓦尔德泽说道。

    “公使阁下,我们没必要为这些矮子们闹得不愉快,作为正义的使者我们需要用最严厉的方式惩罚他们,圣经都曾经说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我觉得对付这些充满罪恶的异教徒,我们完全可以做得像那些伟大的十字军骑士一样。”杨丰捧着圣经凑过来说道。

    “杨先生,可是德军的行为太恶劣了,他们甚至连qiang奸妇女这种事情都能干出来。”英国公使说道,当然干这种事的主要是杨家军,这一点他就视而不见了,实际上他这次跳出来,自然不是什么正义感作祟,他的目标是抹黑德国人,同时表现一下英国人的高尚,至于杨丰当然是需要撇出来的。

    “这样啊,我觉得用德意志民族的高贵种子,改善一下这个劣等民族的血脉,无论对他们还是对这个世界来说,都得算是一桩善举。”杨大老板奸笑着说。

    当然对于这种行为,还是需要稍微制止一下的,主要是这样做太耽误时间了,再说至少得洗城三天呢,以后想玩有的是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发财。

    东京的冲天火光中,杨大老板在台风袭击过一样的街道上,向着远处的日本皇宫昂首阔步,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保镖,排成密不透风的人墙护卫两侧,四名作为前导的尖兵手持最新式火焰喷射器,一刻不停地向着两侧喷射火焰,用熊熊烈火为杨大老板清理出安全通道。

    两道火线就这样随着他的脚步向前延伸,一直延伸到日本皇宫的大门外,这里此时已经被一千德军和五百名杨家军组成的联军占领,里面连老鼠洞都快掏过一遍了,可以确定不会有任何能威胁到一帮侵略头子的武装人员。

    在保镖簇拥下,杨丰等人就像视察领地的斑鬣狗一样,志满意得地踏入这片象征着征服日本的园林,身旁还跟着拿照相机的明日报随军记者,随时拍下他们在各处的照片,然后搭配着三天前就已经拟好的报道送往欧洲。

    为了显示一下征服者的威风,一帮家伙还跑到明治天皇接见群臣的大殿中合影留念,杨大老板翘着二郎腿坐在御座上,旁边站站着一帮联军将领。

    这些可以拿出去展示东西弄玩,接下来就该是不能出去展示的了,日本皇宫的地下室和外面陈列的所有珍宝被一扫而空,直接由卡车运往镰仓的行动基地,连同士兵们在城内的收获一起装上登陆舰,等回到台湾以后再进行分赃,这种细节性的工作就不需要他去管了。

    现在该以征服者的姿态,等着日本人送上门求饶了,杨大老板坐在天皇的御座上和瓦尔德泽一边喝着茶,一边望着东京上空的滚滚浓烟,等待着日本zhengfu的求和使者。。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直到天黑他们也没见一个人影,这就未免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陛下,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主动求和,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求和,那么他们会肆无忌惮地提出各种要求,所以必须是在我们掌握主动权的情况下和谈,东京已经丢掉,那就丢掉好了,大不了我们再重建,只要等我们的勤王大军赶到,那时候就可以以武力逼迫他们退出东京,在这种情况下和谈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

    就在杨丰等着日本人上门的时候,在十几公里外的一处寺庙里,伊藤博文正在这样对明治天皇说。

    事实上这也是他们能够选择的最好策略,如果在这时候求和,那么东京的沦陷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必须拖延时间,哪怕天皇继续逃亡,也必须在一,五,六三个师团齐集,然后在对敌军形成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和谈,才能够把损失降到最低。

    “爱卿觉得勤王大军赶到,就定能将敌人赶下海?”对这一点明治天皇很是怀疑,要知道近卫师团也可以说是精锐了,可即便是这样不也没撑过两天吗?

    “陛下,就算没有这个能力,也可以提供足够的谈判筹码。”伊藤博文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吧!”明治天皇忍不住叹了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