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零六章 忠勇伯

    慈禧这边跟一群乱臣贼子勾心斗角呢,那边山县有朋可是等不及了,海参崴现在已经解冻,驻远东的俄国陆军正从冬眠中爬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还需要点集结时间,另外还有俄国人那无比拖沓的效率,这时候说不定就杀向日本了。(wwW.K6UK.COM)

    这帮家伙可是真正恶名远扬,杨丰和他们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小毛贼和江洋大盗的区别,至于德国人那就是一三好学生,带着日暮途穷的狂躁山县大将向负责跟他谈判的礼部侍郎刚毅下达最后通牒,三天内再不从日本撤军立刻炸坟。

    话说刚毅这段时间谈判成绩还是可以的,经过讨价还价,山县有朋的条件已经降到了一亿八千万两,其他日本从中国撤军,确认朝鲜duli这个都是不用说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山县此人亦颇读圣贤书,非是类同禽兽之野蛮人,臣以大义感之,天威临之,彼亦心怀畏惧。

    可没想到今天这个被他认为可以大义感之的家伙,突然换了一副嘴脸,口气强硬地告诉他,再不从日本撤军三天后就炸坟,而且从今天起每天处决五千名城里的满人。山县有朋可是精明得很,他知道就是每天杀一万汉人北京城里那帮满州王公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但杀满人效果就好多了。而且奉天城里的满人,绝大多数在北京都是有亲戚的,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还避免了遭到城内老百姓的反抗。

    说到底这座城市的主体还是汉人,其实东北这些城市的主体都是汉人,而且基本上处于最底层,当然也是最富于攻击性的,只要他们不闹事那些已经废掉的旗人,就是告诉他们将要拉到城墙上捅死,他们除了跪在地上哀求也不会有任何其他反应的。其实现在山县有朋就住在一个勋贵家里,睡着他的老婆女儿同时还享受着他的笑脸,这是一个已经彻底腐朽了的民族。

    “汝亦饱读诗书。学得圣贤文章,如此残暴行径,难道不怕人神共愤吗?”刚毅哆哆嗦嗦地指着山县有朋怒斥道,可惜回答他的是日军士兵那坚硬的枪托。山县有朋轻蔑地看了这个满地找牙的礼部侍郎一眼,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清国官员是真傻还是假傻?自己喜欢做诗和自己喜欢杀人难道还很矛盾吗?自己读得书多难道就不能杀人了吗?

    这一点上他应该好好去学习一下那位杨提督,人家纵然在日本杀人焚城的时候,都不忘写出那么多令人沉醉的优美诗篇,山县有朋一边拿着杨丰的事迹一边不禁对这个恶魔一样的敌人悠然神往。

    就在山县有朋向刚毅下达最后通牒的时候,杨大文豪那里也再一次开始了谈判,陆奥宗光这次提出了日本能够接受的最终条件,赔款两千万英镑,而且这些钱会在一年之内付清,关税抵押这个就用不着了。如果一年内交不出这笔钱你们再来打我们就是了。

    第二可以租借鹿儿岛给德国,租借九州岛是肯定不行的,至于俄国人那里可以将一八七五年中用库页岛南部从俄国交换来的北千岛群岛割让给俄国,至于租借北海道和割让札幌这是绝对不行的。

    至于给琉球的赔偿方面,日本可以额外加一百万英镑赔款。但割让种子岛以南各岛这是绝对不行的,如果这样的条件联军还不答应,那么日本人民就只好继续打下去了。

    “一年不行就打两年,两年不行就打三年,甚至十年二十年,纵然贵方强行占领日本的土地,四千万大和勇士也不会屈服。他们会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家园和侵略者浴血奋战,直到把侵略者赶出家园或者让自己的家园变成自己和侵略者的坟墓。”陆奥宗光一脸神圣地说道。

    说起来他这条件已经让瓦尔德泽动心了,这段时间日军连续发起了多次不同规模的进攻,实验了各种进攻方式,夜袭,挖地道。人海冲锋,总之用一万多具日军的尸体,充分检验了堑壕战的可靠威力,尽管如此但日军的疯狂也让瓦尔德泽心惊不已。

    尤其是当日军敢死队身上绑着炸药包扑向自己防线的时候,这个经历过普法战争的老将。也忍不住有几分敬佩,很显然这样一个民族并不容易对付,而且日本人开出的条件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德皇的预期,他本来就是要鹿儿岛的,至于赔偿两千万英镑也绝对不少了,考虑到日本经此一战经济至少倒退十年的现实,连他都觉得这两千万英镑很沉重,再说到现在为止,联军在日本各地掳掠来的也差不多超过一千万英镑了。

    他现在主要担心杨丰不答应,毕竟日本人没有答应他的要求,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杨丰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怎么都行,可俄国人坚决不答应,咬死了必须要札幌,拿那么几个荒岛糊弄我们算怎么回事,而且还不是整个千岛群岛只有北千岛,真拿我们当要饭的打发了?

    因为俄国人的坚决不同意,结果这次谈判又无果而终,这一点早在杨丰预料之中,如果是刚开战日本拿出这样的条件,尼古拉说不定就答应了,可现在海参崴解冻后俄军已经有能力直接登陆北海道,那还答应这条件就是傻子了。

    至于他是真得无所谓,就算德俄都停战撤军了,他还可以继续以中国人的身份揍日本,哪怕都和日本人停战了,如果想打还可以用琉球人的招牌,反正在琉球自己就是太上皇,他们也是完全有理由一直打到种子岛的,你们把我们国王和太子囚禁十几年就拿一百万英镑打发了?那琉球王室的尊严也太不值钱了。

    回头他准备让琉球王给自己加个护国公之类头衔,然后从法理上接管琉球的对外关系。

    陆奥宗光刚一离开,慈禧的又一道撤军命令送来了,不过这次不光是通过李鸿章发给宋庆等人,实际上慈禧对李鸿章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那老东西把北洋水师所有军舰全派了出去,借口防备英国人有异常举动,天天在外面漂着,然后再借口没凑够撤军的商船,所以还得些时日。

    所以慈禧干脆通过英国驻日使馆直接送到了杨丰手里,这份电报中看来为了安抚他,没有再提什么撤职问题,反而对他夸奖一番,又给他加了个建威将军头衔,然后巴拉巴拉地说明情况,令他以朝廷大局火速从日本撤军。

    “这个建威将军是什么官?”杨丰很好奇地问宋庆几个,没想到这话一说几个老东西都一脸讪笑,尤其是江自康笑得格外尴尬。

    “杨大人,末将就是建威将军,这是个正一品的武勋职没有任何用处,末将是正一品的建威将军,从一品的记名提督,四品的实授都司,这就是个糊弄我们这些武将的。”江自康说道,这家伙也混得的确差劲,大概因为不善钻营的缘故,而且据说当年在热河平叛时,别人都恨不能杀老百姓充人头领功,他却把活捉的三千多叛军全放了,这种异类在官场的确很难混得开,所以六十多了还是个都司,就这还是李鸿章可怜他一把年纪,这让杨丰这种三十出头的提督情何以堪。

    “操!”杨大老板深深地鄙视了一下慈禧,然后摆出官威一本正经地说道:“圣旨到,诸将跪接圣旨!”

    宋庆等人愣了一下,好在知道这家伙天天经常莫名其妙换角色,也都可以说见惯不怪了,所以赶紧一个个跪下来,然后就看见杨丰从袖子里抽出一卷圣旨来,真正的圣旨,他们这几个都是见识过这东西的,一看包装就知道是正品,跟用电报发来的性质可是完全不同。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杨丰跟电视上那些太监一样打开圣旨,拖长嗓音念道:“台湾陆路提督杨丰,四川陆路提督宋庆,正定镇总兵徐邦道,记名提督江自康四将自倭乱以来,浴血疆场,奋勇杀敌,功勋卓著,倭人丧胆,更兼提孤军一旅直捣倭境,所向披靡,乃至陷其国都,倭王蹿匿,朕心甚慰,故此赏杨丰爵三等忠勇伯,宋庆爵一等子,徐邦道二等男,江自康三等男。

    望尔等无负朕恩,再接再厉。

    另有倭将蹿入盛京,惊扰太祖太宗陵寝,朕心甚怒,尔等可择倭国皇陵以据之,若山县再有无礼之举,尔等亦可炸其皇陵以示天威。

    钦此!领旨谢恩!”

    杨大老板表演完,心满意足地把圣旨递给了宋庆,三个家伙看得感激涕零,这趟活儿干得可以说名利双收,不但一个个捞得满身金光,而且被国内宣传成了岳武穆级别的,甚至现在连爵位都捞到了,虽然现在爵位也不值钱,无非一个月几十两银子,说实话就他们现在的身家,逛个娱乐场所打赏都比这多,但这级别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