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三零章 炮灰

    “大人,一共击毙四百三十人,一百二十五人重伤,一百四十人轻伤,一百一十五人被俘虏,死的已经通知他们家人来认领,那些活着的怎么处理?”宋庆兴冲冲地问道,这一次可以说把城内隐患一扫而空,他自然心情舒畅。(WWw.k6UK.Com)

    “活着的,我怎么没听说有活着的?”杨丰很茫然地说道。

    宋庆立刻明白他意思了,老头有点犹豫,虽然他也是尸山血海杀了一辈子的,但这种杀俘的事情还是多少有点心理障碍的。

    “宋老,这些人是文人,他们不会玩枪,但他们却会玩笔杆子,尤其是喜欢给自己脸上贴金,还喜欢标榜个忠臣义士什么的,虽然历史上真遇上外敌入侵,他们多数都是第一个投降,然后改行给新主子继续歌功颂德,但正因为内心的自卑才使他们更喜欢在这方面做文章。

    所以说如果这些人活着,有了这样一段经历,他们会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甚至还有可能搞出跟咱们大战五百合,然后力尽不屈而亡的光辉事迹,那么相对应得我们成了什么?我们就成了乱臣贼子,老百姓毕竟不懂这些,让他们忽悠时间长了,也就当成真的了,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不要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了。”杨丰语重心长地说道,他对话语权这东西可是一直看得很重要。

    “明白了,您放心吧!下官杀人杀了快五十年,这点事情会办好的。”宋庆点了点头说。他也不是什么书呆子,那也算老奸巨猾的。自然一点就明白。

    “处理完给朝廷上个捷报,省得咱们老佛爷挂念!”杨丰狞笑着说道。

    “仲华,你看看这些乱臣贼子都猖狂到了什么地步,可怜这王锡藩,哀家平日倒是小看他了,真是国难出忠臣,时穷节乃见,想他一个读书人。跟这个逆贼周旋了那么久,阖城暗哑之际居然能以一帮书生举此义旗,这也算是当世颜常山了。”收到杨丰用电报发来的平叛捷报后,慈禧叹了口气对荣禄说道。

    估计王锡藩泉下有知,听到老佛爷把自己跟颜杲卿相提并论,那不定得如何感激涕零呢!

    “老佛爷,那这份电报该如何回复?”旁边孙毓汶说道。这老家伙让杨丰锁通州大营的茅坑里整整三天,直到他撤出北京后,八旗精兵们重新接收这座军营时候才发现,至于没吃没喝怎么活下来的,这个就不为人所道了,反正据说现在军机大臣孙尚书。似乎对苍蝇幼虫有种天然的恐惧,这还是从他内宅流传出来的,不过经此一劫他倒是在慈禧面前越发受宠了,因为世铎这些天还一直病着,隐然已经有了领班军机的意思。

    “下旨褒奖。”慈禧冷笑着说。

    “杨逆?”孙毓汶惊讶地说。

    “王锡藩。赠礼部尚书,抬籍入正黄旗。荫其一子轻车都尉,谥忠节!哀家岂惧那逆臣,哀家就是要让这天下人看看,什么叫忠,什么叫奸,哀家就要让这天下万民看看,忠于大清的人,朝廷是不会忘了他的。”慈禧满怀豪情地说道,当然她主要是知道,以杨丰的脾气,是绝对不会跟她计较这种小事的。

    荣禄和孙毓汶二人赶紧跪倒山呼万岁。

    这时候李莲英拿着一份电报凑过来说道:“老佛爷,杭州将军上奏弹劾浙江巡抚袁世凯。”

    一听这个名字,跟条狗一样蹲在老佛爷脚下的光绪瞳孔猛得放大了一下,刻骨铭心啊,一想到这个脚踹珍妃,按着自己的手盖玉玺的逆贼,他就有一种发愤欲狂的感觉。

    “什么浙江巡抚,是袁逆!”慈禧怒喝道,她也是同样刻骨铭心。

    吓得李莲英赶紧趴在地上给自己掌嘴。

    “起来吧,这袁逆又怎么了?”慈禧不耐烦地问道。

    “杭州将军上奏,袁逆以逆兵困了驻防城,要逼驻防旗军前往福建剿灭龙岩的义军,遭到拒绝后便断了驻防城的粮食供应,还每天往里面放毒!”李莲英说道。

    他这有点夸张了,袁世凯可没往驻防城里放毒气弹,那东西造价可是不便宜,他让人造了一台投石机,每天往里扔点燃了的干辣椒。

    论起玩这些恶毒手段,他跟杨丰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这些逆贼,看看这天下,都被你祸乱成什么样子了!”慈禧怒不可遏地踹了光绪一脚。

    “给他回电报,告诉他这天下是咱们满人的,拿出他们祖先跟着太祖太宗夺天下时候的勇气来,别连个汉奴都不如,王锡藩敢举义,他们为什么不敢?有枪有炮还怕了那帮逆贼?”随后她恶狠狠地吼道。

    其实她说这话的时候,杭州将军已经屈服了,还拿出祖宗的勇气来,他们上哪儿去拿?当年祖宗在东北老林子里吃肉,现在他们连草种子都吃不饱,能一样吗?

    说起来这时候普通旗人的日子过得也挺可怜的,说是铁杆的皇粮,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从咸丰年间开始俸禄就一减再减,可人口繁衍下来,一份饷银要养活的却越来越多,差事反正就那些,结果就是越过越穷,尤其是还死要面子摆排场打肿脸充胖子,规矩又不准他们干别的,就是出去做点小生意都得偷偷摸摸,除了还顶着点政治上的特权,实际上下层旗人日子过得还不如普通汉人,就是一些没差事的宗室这时候都有偷摸在外面给人做工挣点小钱的,半路上都得换衣服,别人问起去哪儿,还得装模作样说去茶馆了。

    这种情况下祖上那点勇气早就消磨干净了,让袁世凯困了几天,本来家里就没隔夜粮的,这时候都饿得老婆孩子嗷嗷叫了,再让辣椒烟薰着,哪还有心继续撑下去,就算杭州将军不愿意也不行了,最后只好开了驻防城的城门把三千旗军派了出来,这些人紧接着在刺刀的威逼下登上了停在钱塘江边的登陆舰然后驶往漳州。

    李云聪率领的平叛大军正在那儿等着他们呢,加上这一批他手中就有近七千旗军了,除了福州的还有水师营的一部分,反正把整个闽浙两省的旗人武装基本上全抽空了。然后已经在漳州等了多日的大军正式向龙岩发起进攻,至于最前面的自然就是旗军了,这些就是炮灰,不走前面走哪儿?李云聪并不担心这些家伙会造反,首先不说就他们那点本事,七千人真要造自己反,估计一个团就能全收拾了,再说他们的老婆孩子都扣着呢!谁敢不老实?乖乖在前面拼命去吧,死了还能领份抚恤金,要不然就等着一家人全上法场吧!

    可惜战斗的结果让他失望了,龙岩的叛军根本没有实现他理想的能力,那些由绿营和青虫还有被骗出来的乱民组成的乌合之众甚至连八旗精兵都打不过。在身后机枪和大炮的威胁下,七千旗军就跟非洲黑叔叔打仗一样,一边漫无目的地胡乱开着枪,一边抬着云梯跟被惊了的羊群一样往前跑着,前面龙岩州城上比他们还乌合之众的讨杨义军们也同样胡乱开着枪射着箭。然后当炮弹在城头炸开的时候,就呼啦一下子全跑了,接着八旗精兵们就爬上了城墙,有机灵得赶紧下去打开城门,七千大军就这样一窝蜂全冲了进去,然后紧接着就在里面开始放火抢劫了。

    李云聪一开始还想阻止他们,毕竟这是在自己国土上了,再这么干有点不太合适,结果却被作为他副师长的姜桂题给拦住了,姜老锅因为一只眼被毒气薰瞎,本来已经安排在福州城当个闲散官职,然后守着他分到的五十多万两银子安渡晚年了,这次因为担心李云聪太老实不会玩邪的,所以杨丰特意点名让他来当这顾问。

    “李兄弟,让他们折腾去,咱们到时候当好人就可以了,他们穿着的可是正宗的朝廷军服,他们烧杀得越厉害,就可以反衬出咱们的好,到时候这一带的老百姓就会都知道,穿号衣的是坏人,穿咱们这衣服的是好人,朝廷的军队是坏人,杨大人的军队是好人,以后再有人想让他们造杨大人的反,就谁也不会再听了。”姜桂题很阴险地说道,这个当年出卖张乐行的捻军叛徒,干这种事情果然不负杨总督厚望。

    “高,看来这姜还真是老的辣!”李云聪笑着一挑大拇指。

    “老哥哥我今年五十多了,打仗咱说实话肯定不如你,要说到玩这些鸡零狗碎的,自认还是有点本事的,杨大人临行前跟我说了,这些旗军是一个不能回去的,现在看让他们当炮灰很做到这一点了,少不了还得玩点狠的,到时候这些事情你就听我安排行了。”姜桂题说道。

    “您老的意思是?”李云聪忙问道,这种事情上他毕竟还是年轻了,多少还有点放不开。

    “坑杀!”姜桂题狞笑着挤出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