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四二章 日版义和团

    日军的增援部队终于赶到了,那可真是漫山遍野无边无际,就像福岛海啸时被冲起的垃圾带一样汹涌而来,一面面旗帜迎风招展,刀剑的寒光熠熠生辉,纷杂的脚步声震得地面都乱颤,一些有密集恐惧症的俄军士兵吓得脸都白了。(wwW.k6uK.coM)

    这是以城市为单位在近畿甚至更远的神户,大阪,和歌山一带征集起来的勤王大军,可以说把整个关西平原上能拿武器的都凑了起来,总共有二十五万人,不过第一批赶来增援的只有十万多人,毕竟俄军也不是一路,但就这已经把龟山城外被群山夹出的狭小空间搞得人满为患。

    一听说援军到来,正在跟俄军苦战的挺身队员们立刻精神大振。

    “杀呀!杀光露西亚人!”不知道谁高声吼道,然后就看见那些日本人发了疯一样涌向两处缺口,哪怕被俄军的刺锥捅进身体,都瞪着血红的眼珠子趁机同时把刀刺向这些罪恶的侵略者,甚至还有人带着满身鲜血直接扑到侵略者身上,用牙齿,用指甲,用所有身体器官攻击着,看着就像生化危机里面见了活人的僵尸一样狰狞恐怖。

    日军这种疯狂地进攻把俄军也吓坏了,灰色牲口们虽然悍勇,但毕竟不是疯子,尤其是当那些日本人宁死也要像猴子一样攀在自己身上,露出森森牙齿直接咬向自己脖子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头皮发麻了,再加上知道外面增援的日军已到,更是不免有些惊慌,气势上一滞,居然被日本人硬生生拿命从里面挤了出来。

    而此时刚刚赶到的日军已经开始列队了,一面面写着城市名称的旗幡下,一队队日军壮怀激烈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最前面是很多武士出身的,身上还穿着祖传的大铠。头上戴着狰狞的头盔,看上去倒也杀气腾腾,尤其是还有神道教的神棍们在前面做法的,一个个跳着诡异的舞蹈。看得俄国人心惊肉跳。

    十万大军黑压压堵在自己前面带来的压迫感,难免让俄军指挥官有些害怕了,他赶紧下令吹响撤退号,攻城的灰色洪流一下子如退潮般撤了回去,而就在同时对面的日军也发起了冲锋,虽然没有炮火掩护,但大和勇士们的精神胜过毒气弹。

    “开炮!”俄军指挥官手中军刀一指,身后那些各种口径的大炮立刻对准日军喷出火焰,一枚枚炮弹拖着刺耳的呼啸坠落炸开,然后就看见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在火光中飞上了天。但这并不能阻挡日军,那么多人一块冲想停都不可能,漫山遍野的庞大军团就这样飞速接近俄军防线。

    双方距离很快拉近到步枪射程,这时候那些趴在战壕内负责阻击的俄军士兵开火了,上万支莫辛纳干步枪在久经训练的士兵手中很快打出了节奏。在这其中五十多挺博福斯重机枪那恐怖的的射击声格外刺耳。

    正在冲锋的日军,就仿佛撞上了堤坝的洪流般,刹那间粉身碎骨了,最前方的士兵带着明显的波浪线一片片倒在了密集的子弹下,血肉飞溅中尸体在以最快速层层堆积,鲜血流淌在秋日的田野上,无数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着生育自己的土地被自己的生命染红。在短短的瞬间,这片狭小的区域就直接变成了日本人的地狱。

    但即便是这样日本人也没有退缩,因为他们无路可退,他们的背后就是自己的家园,那些英勇的武士们呐喊着吼叫着,用尽全力地奔跑着。徒劳地向前挣扎,一寸一寸地努力着试图冲上俄军的防线,直到被一颗小小的子弹结束这一切。

    如此畅快的杀戮也勾起了俄军的凶性,机枪手疯狂地喊叫着,在水箱冒出的蒸汽中向着前方一刻不停地喷射死亡。甚至一些士兵都已经爬出了战壕,用他们最习惯的姿势半跪在地上以最快速度上子弹然后扣动扳机,反正对面的日军枪械少得可怜,再说那些从来没有开过枪的农夫,小贩,工人就是给他们枪也是浪费,还不如古老的冷兵器管用呢!

    此时龟山城内正准备趁势掩杀过去的日本人都傻了,一个个站在城墙外面,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援军像狗一样被tusha,死尸甚至在俄军前方形成了一道明显的尸山,这时候那些刚刚撤退下去的俄军在发现自己居然无所事事之后,又开始向龟山城靠近了,吓得守军赶紧又撤回去。

    在死伤了上万人以后,日军的冲锋终于停下了,虽然带着对侵略者的满腔仇恨,但这种白白送死的战斗很显然也不是他们愿意干的,不过他们对面的俄军同样没胆量发起进攻,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反正原本在北海道的第三军一部已经海运过来,估计这时候也该在舞鹤登陆了,大不了多等几天,双方就这样在龟冈开始了僵持。

    可就在这时候,在离他们仅仅五十多公里外,现在日本最主要工业支柱城市神户,却正在燃起了冲天的大火,从福知山南下的另一路俄军,正在这座城市展开一场狂欢,这是他们在这场战争中,第一个真正有价值的收获,那些贪婪的俄国士兵们,现在眼珠子都瞪得血红了,满脑子只有两个子,抢和杀。

    灰色牲口们的贫穷都是出了名的,在这里几乎看什么都想要,银行砸开,商店砸开,民宅砸开,展现在在他们眼中的一切都闪烁着金光,所有能抢的全都抢走,甚至连酒瓶子都不放过,至于那些抢不走的要么烧掉,要么炸掉。

    两万俄军就像两万台压路机一样在这座城市肆虐,所过之处一片废墟,一手酒瓶子一手刀枪,一边骂着日本酒难喝,一边将刺刀捅进日本人的胸口,这场面看得凑川西岸那些外国人一个个瞠目结舌,赶紧忙不迭地把所有标志性的东西都挂上,防止杀红眼的俄国人连自己都不放过,毛熊们在这方面可是出了名的不讲究,好在这一次那些俄国人表现得还算克制,甚至连凑川西岸的外国人聚居区都没进,只是roulin日本人的地盘。

    当然这一点与目前形势也有关系,俄法联军对英德瑞联军,双方一百多艘战舰在朝鲜海峡都对峙一个星期了,这时候有点意外是很容易引爆一场大战的,尼古拉给前线下了严令,严禁误伤其他国家人的事情发生。

    杨丰这时候已经收到了亚历山德拉发给他的电报,尼古拉在拿下京都以前不会考虑谈判,不过英国人拿出的方案可以接受,这样一来实际上调停的联军已经不准备在进一步施加压力了,毕竟现在的俄法联军实力也不比他们差多少,更何况真要打起来,弄不好会是世界大战的,为了一个都快没有价值的日本不值得冒这样的险。

    俄国人要京都无非就是抢东西,这一点可以理解,打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像样的收获呢,要不然也不会掠卖人口了,不满足一下他们在这方面的需要,就是尼古拉愿意停战那些灰色牲口们也不会愿意的。

    可这样就苦了日本人,眼看着敌军都打到京都门口了,真要让他们打到这座古都,那日本内阁事后一块儿切腹就行了,伊藤博文急得上蹿下跳,求爷爷告奶奶地请求国际正义力量帮忙,可这时候世界上排前四的四个列强,已经给他们把剧本写好了,那谁还敢过来抢戏?活得不耐烦了?

    即便是号称国际无赖的美国人,这时候都不敢靠近,只能在外围抓耳挠腮的看着,甚至跑去求杨丰出面,让他们一起去跟着调停,杨丰倒是替他们转达了,可惜被英德毫不客气地拒绝,他们算什么东西,一只到处抢别人残羹剩饭的斑鬣狗也敢往狮子和老虎中间凑,简直就是侮辱我们的人格。

    “呃?他们算斑鬣狗我算什么?”杨大总督对瓦尔德泽的这个比喻很敏感,总觉得狐狸有点动机不纯,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纯粹多疑了。

    “玛的,斑鬣狗就斑鬣狗吧!谁不知道草原上就这种流口水的家伙过得最潇洒。”这货自我解嘲地说道,不过说起来最近他的确很春风得意,尤其是军神的悲壮战死让他格外开心,日本海军军神已经跟吉野一块儿沉了,现在陆军军神也完了,祸害日本的行动到如今已经可以说完美落幕,至于以后这个国家可以从自己的目标栏里面划掉了。

    国内战场上在攻下宁都以后,第一师的一个团也轻取赣州,同时姜桂题率领的第二旅也攻占南城,慈禧和兵部的命令发了疯一样涌向福州 ,可惜杨丰就是一句话撤军命令已经送出,只不过还没送到,给他前线的李云聪和姜桂题下命令,人家就说这不是杨总督的命令我们不认,反正看这架势就是铁了心要打南昌,这幕大戏看得国内各方势力惊叹不已,在羡慕杨丰的嚣张之余也忍不住一个个心驰神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