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五二章 载振的天价生活费

    滦河之战惨败的消息,让慈禧深深叹了口气,不过她也没什么办法,自己手下人就是那副德性,说起来她都已经习惯了,打胜仗那才是惊喜呢!

    “庆王,你也别太伤心了,载振这孩子长得福相,肯定会逢凶化吉的。(wWw.K6uK.com)dm”她看了看哭丧着脸的奕劻安慰他说道,博迪苏阵亡的消息已经确实了,就连尸体都被两名忠心耿耿的戈什哈从战场上抢了回来,当然她不知道的是滦河边那些死尸根本没人管,自己随便过去认领就行,现在大批失踪人员家属都过去找,原本杨丰还丧心病狂到想派人在那儿守着收费,后来感觉这样太无耻才作罢的。

    “老佛爷,犬子为国捐躯那也是老臣的荣耀,老臣只会高兴他能死得其所,断不会为此难过的,只是老臣现在忧心,这一战后那杨逆恐怕越发猖狂了。”奕劻说道,他真不是为他儿子的死担心,这老家伙早就派人去找过了,结果找遍整个战场也没找到载振尸体,只找到了他那名亲兵和所乘战马的尸体,也就是说载振没死,最大可能是被杨丰抓去了。

    他现在忧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他似乎隐约感觉到,载振还不如战死了好,杨丰可是恶名远扬,尤其是在钱的方面,一个烧杀抢掠连人家祖坟都不放过的恶棍,自己儿子那么一大坨肥肉落在他手里,如果不刮下百十斤肥油,估计那是要天打雷劈的。

    “哼,他还能怎么?”慈禧冷笑着说,不过话虽然如此,但她心里还是有点发虚,从现在的情况看杨丰直捣北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既然如此就不要让他破罐子破摔了,或者说暂时不要再激怒他了。

    “传哀家旨意,就说滦河边战死的军卒都是剿匪死的。任何人不得再议论这一战。”她犹豫一下对奕劻说道。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先容那逆贼猖狂着,等依帅的大军赶到,荣中堂再帅军北上,那时候看这逆贼还如何笑得出来。”奕劻说道,依克唐阿这段时间在沈阳也编练了一个镇的新军,现在正从奉天南下准备直捣山海关。

    这时候长得肥头大耳,吉人天相的载公爷正在临榆县的大牢里面饿得奄奄一息呢,自从被抓来只有一名军医给检查一下身体,然后确定他毫发无损之后。便直接扔进了一间单独的牢房,这里的环境对从小锦衣玉食的他来说那无疑就跟地狱一样恐怖,睡发霉的稻草,守着充满恶臭的马桶,地上到处都是臭虫,更重要的是,他玛的都一整天了居然没有任何人给自己送吃喝的。

    “吃饭?你又不是囚犯哪来的牢饭,这里面犯人的饮食都是有定额的,哪有多余的给你。”狱卒对他的要求嗤之以鼻。

    尼玛。我不是囚犯你们干嘛把我关这儿?载公爷心中悲愤地呐喊,当然这话不能说,他还得陪着笑脸问怎么才能有饭吃。

    “啊,像你这种情况得自己掏钱卖。”紧接着他被带到了监狱长那里。然后就看见一个带着眼镜很是文质彬彬地家伙打着官腔跟自己说。

    “可是我身上没钱。”载振哭丧着脸说,他身上值钱的东西早被抓他的士兵给搜刮去了,的确除了身衣服现在一分钱没有。

    “这个简单,你可以写欠条。然后我们到你家去要,如果要来钱,就可以把你的饮食费用从里面扣除了。这一点你放心,我们是非常讲到理的,绝对不会做那种nue待战俘的事情,当然我们也不可能白白养活你们,只要有钱哪怕是你想吃燕窝鱼翅,甚至换一间更舒适的房间,哪怕你需要找个女人这些都是完全可以的。”监狱长表情和蔼的说。

    那还不好办,写就是了,载公爷赶紧拿过纸笔写了一张一万两银子的欠条,上面还盖了自己的手印然后递给监狱长。

    “一万两?你确定是这个数字?”监狱长看着欠条,一脸疑惑地问道。

    载振茫然地点了点头。

    “我想我必须得提醒你,这么点钱最多只能够你两天最基本的饮食。”监狱长一副很好心的表情说道。

    载振一口血差点喷他脸上。

    “什么叫最基本饮食?”他用颤抖的声音问。

    “很简单,也就是普通的一菜一汤,素菜素汤,有肉的话价格还得贵一些,你们这些豪门大户出身的可是不知道这柴米油盐现在都得多么贵,尤其是在这冬天什么都贵,说实话我现在过日子都得精打细算了。”监狱长叹了口气说,看得出对自己的生活品质很不满意。

    载公爷都傻了,站在那儿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当然为了体现我们监狱的人道化管理,这段时间正在推出包月优惠活动,如果你买三十万两银子的二级饮食服务,也就是顿顿有鱼肉的饭菜,可以附赠调整住房以及从家中接丫环随房照顾这两项特别奖励。”看着他的表情,监狱长一本正经地说道。

    载振哪还不知道自己被当肥羊宰了,不过他本来就是个超级败家子,只要能脱离现在的苦海,哪还管钱不钱的,不就是三十万两银子吗?爷掏了。

    可他愿意掏,他爹不愿意掏。

    “你回去告诉杨丰,我就当没这个儿子,你们愿意弄死他就赶紧弄死,别指望我会掏一两银子!”奕劻对拿着欠条上门要钱的使者吼道,他旁边载振亲娘鬼哭狼嚎地挥着戴甲套的爪子要去挠他,可即便是这样眼睛都瞪得血红的奕劻也不肯掏他儿子的生活费。

    “这,这,这是什么爹呀,qin兽不如!”听到这个消息后,杨丰就跟道哥一样悲愤地说道,然后这货想了想,对扮演监狱长的手下军官说道:“去告诉载公爷,他爹说了就当没生他这儿子,银子是一两不会掏的,所以咱们就只好对不住了。”

    军官赶紧忍着笑回去告诉载振。

    因为来回北京需要时间,防止载公爷饿死,所以这段时间出于人道考虑,每天给他一个干馒头和一杯凉水,把载振折磨得眼都绿了,看见只路过牢房的耗子都能扑上去,现在一听这消息,那简直就是要疯了。

    “他就当没我这儿子?你们去告诉他,我还当没他这爹呢!不掏钱是吧?这些年他收谁的钱,收多少,背地了说了什么不敢见人的话,跟哪些人有对不住老佛爷的往来我可是都很清楚,既然他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要是不掏钱我全给他抖出去。”载振跳着脚喊道。

    杨丰的那名使者赶紧又开车跑到北京去给他转达,奕劻一听这话傻了眼。

    “这,这,这个逆子!”老家伙眼泪都流出来了。

    “王爷您消消气,其实世子也是饿得昏了头才说这话的,在下倒是有个提议,说实话这钱您肯定是得掏的是不是?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既然这样索性干脆把他买出来多好?”使者忙劝道。

    “多少钱?”奕劻咬牙切齿地说,这的确可以考虑,要不然人在杨丰手里,以后他指不定还有什么损招儿呢。

    “五十万两。”使者伸着一个巴掌说道。

    “什么?”奕劻直接跳了起来。

    “王爷,您听我说完,五十万两不光是简单得把世子放回来,我们还可以给您提供一些特殊的包装服务,比如说朝廷不是败了吗?而且还是惨败,但如果载公爷不是被俘虏,而是撤退的时候被拉在了后面,然后独自潜伏北上,凭借大智大勇一直摸到山海关,并且查清了我军的兵力布置,这时候被我军发现,一番激战后抢了我们一匹马杀了回来呢?我们的马可是阿拉伯马,跟朝廷的军马完全不一样,当然这匹马您得另外支付一万两。”使者笑眯眯地说道。

    奕劻不由得心里一动,这的确是笔值得做的生意,这样载振回来后统制的官职是肯定能保住的,而且老佛爷最喜欢这样的故事,说不定还会对他青眼有加,这年头说白了还得掌握军队,只有掌握军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看看李二鬼子就知道了,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费尽心思把载振弄进新军里面了,不过就是这价钱有点太高了,五十万呐!一想到这个数字,他就不由得一阵心头发紧。

    “王爷,五十万两银子而已,就您的手段一年赚回来了,没有付出何来回报?”那名使者猜出他的心思,在一旁小声说道。

    “你容我再考虑考虑。”奕劻犹豫着说,他还是想讨价还价一下。

    “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王爷,您要明白咱们朝廷是撵不走我们的,杨大人之所以不进北京,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在北方练兵而已,您以为就容中堂那点人能挡住我们呀?所以说到开春之前我们是不会离开的,我们不离开,载公爷就得一直在我们那儿养着,一个月三十万两啊,您是准备掏到什么时候呢?”使者笑眯眯地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