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五六章 新舰到来

    就在依克唐阿逃离宁远没多久,张作霖率领着他的部下也杀进了县衙,不过那名县令并没走,他不是傻子,杨丰的人这些天在冀东折腾,他这边也是早有耳闻的,那些士兵虽然祸害官员,但却从不杀人,最多也就是将官府的钱粮分给老百姓,对那些名声比较好的官员甚至都不动其家产,但对于逃跑的是一点不会给留的,这名县官自认官声还可以,所以完全没必要逃跑。(www.K6UK.CoM)

    张大帅舒舒服服地坐在县衙大堂上,把冲锋枪往桌子上一扔,腿往桌子上一支,感受了一下大老爷的威风,然后咳嗽了一嗓子,就跟个审案的县官一样打着官腔问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县令有点莫名其妙,你自己胳膊上不带着牌子吗,那忠勇军的臂章多么显眼,以为我看不见呀?他看着在烛光后面颇有些狰狞的张大帅,小心翼翼地问道:“将军是?”

    “我们是北边的绺子,报号震三省,替天行道的,明白吗?临近年关了,听说老百姓日子过得都挺紧,所以我们大王特意来帮乡亲们一把,你呢也别啰嗦了,赶紧把钱啊,粮食啊什么的都交出来,然后通知乡亲们来领粮,天亮之前必须完成,否则的话后果想来你也明白。”张作霖说道。

    “将军,下官可以告诉你们钱粮都在哪儿,但下官不能带你们去,要不然等你们走后朝廷会杀我头的。”县官壮着胆子说。

    “这样啊,那也行,听说你这个官当得还算不错,我们也就不难为你了。”张作霖说道,接下来就简单了,进城的士兵一部分追击逃跑的清军,一部分收拾城内残敌,剩下的主持开仓放粮,原本被战斗吓得半死的宁远老百姓,一下子又被巨大的兴福感淹没,一时间满城都是欢呼声,恨不能把这些自称山大王的家伙当菩萨供着了。

    宁远不过是个小城,总共也就万把人口,再说县衙也没多少东西,这又不是什么富裕地方,能有多大点存货?就这样天刚黎明的时候,基本上该干的也差不多干完了,一个旅的士兵迅速撤退,然后迎着朝霞登上了登陆舰,回到秦皇岛都还没耽误吃早饭。

    这次战斗让依克唐阿部损失了一千多人,另外还有一千跑得不知所踪,估计是带着武器进山当土匪了,算起来损失并不大,主要是逃跑得太快了,不过装备方面损失就很严重了,那些士兵逃跑自然不会带着辎重,从机枪到大炮几乎全丢给了杨丰的人。依克唐阿可不是荣禄,荣禄那里有大量储备,他那里没得补充,原本还可以从关内运,可杨丰锁了山海关他运个屁,旅顺要塞倒是有,可那是要塞炮,再说现在那儿的守军依然是淮军的人,他们能不能掺和自己和杨丰的事还两说呢!唯一就是从外买,可这就得需要时间了。

    好在依克唐阿也明白,就自己手下现在的水平,到了山海关也是送死的货,既然这样还是先退回去把兵练好再说,他借着补充枪炮的理由干脆退到锦州驻扎下来,原本慈禧期待的南北夹击至少两个月内是别指望实现了。

    这场战斗的影响可没这么简单,杨丰既然敢跑到宁远截击依克唐阿,也就意味着他有能力袭击沿海的任何城市,东北还好现在有海冰阻隔,可是山东沿海不行啊,他要是真想搞这种夜间登陆偷袭,然后再破城扮山大王开仓放粮,那乐子可就大了,一时间山东沿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搞得山东巡抚李秉衡天天心惊肉跳。

    反正北洋水师打定主意看热闹了,刘步蟾刚刚给荣禄发电报说定镇二舰检修时发现大问题了,具体什么时候出坞他自己也不知道,另外还通过铁良转告他,就算有定镇也别指望能在海上对付杨丰,他的掠夺者号主炮口径虽小但射程,瞄准系统,穿甲能力没有哪一项不是远超现在各国所有军舰,更何况速度还远超北洋水师所有军舰。

    “如果我们开战,那么掠夺者号可以在我们的射程之外,始终保持这个距离,然后拿我们的军舰当靶子打,等我们的军舰受重伤以后,他的高速驱逐舰就可以上来补雷,使用这种战术,我们就是全军覆没,说不定都无法伤到掠夺者号,当初日本人的吉野就是这样被玩死的,吉野号的速度甚至比开远还快,而且杨丰也没有使用驱逐舰,你可以想一下如果是定镇会是什么结果。”刘步蟾非常好心地告诉铁良。

    铁良又赶紧跑去给荣禄学舌,当然这就变成了他自己分析总结出来的,对于这个亲信荣禄还是很了解的,既然他这么说,那还是很值得相信,不过朝中那些大臣就不信了,你们两艘七千吨的大铁甲舰,一艘都快赶上杨丰那九艘船加起来大了,居然说全上都打不过他们,欺负我们不懂海军啊。

    在他们的蛊惑下,慈禧也不是那么清醒了,她给荣禄下令,让他看看能不能拿掉刘步蟾等人,然后换一个人赶紧把北洋水师开出来。

    “哀家就不信了,这水师上下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对朝廷忠心的,刘步蟾不是搞不好吗?那就别干了,传哀家旨意,刘步蟾,林泰增,邱宝仁,李和四人管带不力,免去本兼所有职位,反正留他们也没用,朝廷还养着干什么?”慈禧冷笑着说,实际上她早想这么干了,只不过一直没得着由头而已。

    在她看来这就足以震慑那帮端她饭碗还不给她干活儿的家伙了,估计听到撤职的旨意后,这四个人指不定懊悔成什么样呢?会不会紧接着向自己求饶呢?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再扮演一下老佛爷慈悲,这样以后他们也就老老实实了,只要把这四个人降服,其他人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说到底朝廷才是正统,跟个不明不白的反贼混能有什么前途。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她专门派人把撤职的旨意一宣读,那边四人居然立刻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倒是把传旨的太监搞得莫名其妙,没见过知道自己被撤职还一脸笑容的。

    这些人的反应让慈禧也很茫然,她都准备好如何表演一个宽宏大量的主子了,结果配角不上场了,这戏还演个屁,不过她茫然了没一天,就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她白白给杨丰送去了四个培养十几年的舰长,因为就在她给刘步蟾四人撤职的时候,包括两艘装甲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四艘登陆舰在内的庞大舰队驶入了马尾港,紧接着那两艘装甲巡洋舰就带着四艘驱逐舰以二十五节高速,耀武扬威地北上了。

    这两艘装甲巡洋舰可是非同一般,从瑞典开到中国,一路上都可以用招蜂引蝶来形容,几乎所有主要海军强国都派出军舰跑去参观,无论停靠哪个港口都会成为当地热门话题,因为这两艘装甲巡洋舰样子太漂亮了。

    飞剪首,简洁干净的灰色船体,既看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索具,也没有高高耸立的烟囱,更重要的它们使用的是一种造型新颖的双联背负式炮塔,八门博福斯版的一五二毫米主炮均匀分布前后,另外还有八门七五毫米副炮,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火炮了,尤其是那些乱七八糟转管炮一门也没有,更没有一级主炮,二级主炮什么的,就这一种主炮。

    使用杨丰特意为它们制造的一万马力柴油机,每艘四台,最快速度可以达到三十节,因为使用柴油机,以十五节航行甚至续航能力可以六千海里,可以说这是一种几乎堪称划时代的战舰,从建造时开始就已经被各国海军盯上,阿姆斯特朗公司甚至以免费为杨丰建造两艘登陆舰为代价换取参与建造这两艘巡洋舰,至于德国方面同样由伏尔铿船厂以同样的代价参与建造。

    这两艘装甲巡洋舰就如同明星般带着一身光环从马尾港北上,然后在远东各国海军的簇拥下停在了威海卫外海,一艘随行的驱逐舰打着福建水师旗号开进港内,在一片羡慕的注视下接走了这两艘巡洋舰的新舰长刘步蟾和林泰增,还有两位副舰长邱宝仁和李和,紧接着驶往秦皇岛。

    这下子连慈禧也不提出动北洋水师驱逐杨丰的话题了,很显然连她自己都明白,这完全是不现实的,哪怕她不懂海军,也知道如果之前以北洋水师的实力对付杨丰都很悬,那么对方实力几乎增强一倍后,就更没有任何希望了,这时候她甚至都有点后悔,当初不该为了德寿跟杨丰闹得这么僵了,可后悔也没用,事以至此,再服软就丢人了,反正杨丰也没有进一步表示,双方就这么先耗着吧!

    她可不知道,一帮真正想要她命的敌人已经开始下手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