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七四章 慈禧出逃

    慈禧那也是果决之人,断不会在这种大事上犹豫的,趁着忠勇军还没打到城西的机会赶紧跑,要不然想跑都跑不了,就在宫内收拾行装准备老佛爷和皇上巡幸盛京的时候,忠勇军也开始了对东安和地安两门的进攻,朝阳门上清军遗留的一百多门大炮,疯狂地朝着这两处倾泻炮弹,载漪兄弟俩被炸得头都不敢抬,蜷缩在女墙后面叫苦连连。[www.k6uK.com]

    不过忠勇军的进攻也同样不顺利,几次冲击城墙,都被上面拿手榴弹砸了回来,那些清军士兵站起来瞄准射击没胆量,但是躲在女墙后面扔手榴弹却是可以的,坚固的女墙和后面的沙袋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安乐窝,而且因为担心把皇宫炸毁,城外的重炮无法提供支援,毕竟它们距离远了,这东西再准也有误差,不像城墙上那些大炮,可以直接拿目视瞄准,精度相对要高一些。。

    “团长,靠不上去,这他玛手榴弹就跟下雨一样,我手下都死了三十多个兄弟了。”负责冲击城门的营长哭丧着脸朝张作霖说道,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清军守着皇城内西什库的弹药库,指望他们短期内扔完手榴弹很不现实,要知道北京据说囤积着五十多万颗手榴弹呢,这里面不乏国外进口的高档货。

    “如果咱们现在做一个冲车怎么样?”张作霖到底读过书的,忽然想起这种场合好像攻城锤挺好使的,当然不是真去撞城门,皇城又没护城河,把冲车顶上那大木头遮住,手榴弹那点威力也不可能炸开,人在下面借着掩护靠近城墙,然后堆上炸药直接炸开就可以了。

    不过这需要点时间。

    “去,赶紧去城外问问,他们那辆吊车还要不要了,没用的话咱们借用一下。”这家伙忽然想起一个好东西来。

    旁边的传令兵赶紧骑快马出城,没过多久把一辆履带式吊车请了来,据说为了进城在朝阳门外还动用了推土机,当然这些不关张作霖什么事,他已经研究好如何利用这东西了。

    方法非常简单,弄了差不多二十公斤锑恩锑做成一个超大号zha药包,把吊臂拉到头也超过四十米,前面再绑根木头就奔着五十米去了,拿绳子直接吊在木头上面,然后就这样让吊车挑着向东安门城门伸了过去。至于驾驶员的安全这个没必要考虑,杨丰使用的这些工程机械,在上战场前都会给驾驶室临时加防弹装甲,这时候步枪子弹最好的也不过是圆头铅芯铜被甲,别说装甲钢了,就是弄上五毫米厚普通钢板能不能打穿都还难说呢。

    看着下面这个像举着杆雷一样隆隆驶来的怪物,城墙上给那些投手榴弹的清军提供指挥的大山岩都傻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敌军会弄来这么个东西,四十多米的距离,手榴弹是无论如何也投不过去的,更何况那些清军士兵也绝对没有胆量站起来投弹。

    “快,开火!一定要挡住它!”这老家伙挥舞着军刀,对那些趴在掩体内当缩头乌龟的机枪手吼道,可惜的是那些机枪手可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对面忠勇军的机枪子弹在头顶呼啸,炮弹一个接一个炸开,让那些从小养尊处优的八旗子弟怎么打?

    倒是有几名勇敢的步枪探出身开枪射击,就看见子弹打在吊车驾驶室的防弹钢板上火星直冒,可惜就是无法阻挡它的前进,这时候两名勇敢的日本军官推开两名机枪手,将一挺马克沁的枪口对准一百米外的吊车,这还是一挺黑火yao马克沁,浓浓的硝烟中一颗颗十一点四三毫米铅弹从枪口喷出,把驾驶室打得就像过节的烟花般,但可惜还是没用。

    实际上已经有好几颗子弹从观察口打了进去,可惜的是驾驶员这时候只需要走直线就行,矮着身子根本不用看路,这些幸运的子弹直接从后面没有装甲的玻璃窗飞出了。

    就这样在城墙上惊恐的目光中,吊臂前端的木棍以三十公里时速狠狠撞在了城门上,然后毫不犹豫地断成两半,吊在最前面的炸药包随折断部分掉落城门口,吊车立刻后退,城墙上的大山岩毫不犹豫地推开前面的士兵,向着远处狂奔,他一跑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一个个尖叫着不顾对面飞来的子弹和炮弹,发疯一样逃离这片地狱。

    带着电线的炸药包后面连着起爆器,随着一名工兵按下,轰得一声巨响东安门的城门直接飞了出去,不但是城门,甚至就连上面都受到一定破坏,好在还没塌了。

    “再准备一个五十公斤的,让吊车直接挑到城墙上去,其他人做好准备,爆炸一过立刻以最快速度往里冲,同时告诉炮兵,停止炮击别把咱们误伤了。”张作霖得意洋洋地命令道,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创意非常好,就现在这些东西以后别管多么坚固的城墙都可以一鼓而下。

    第二个炸药包很快做好,那辆吊车举起吊臂又重新开了过去,不过位置稍微错开了一点,要是在在城门上爆炸,说不定直接就塌了,刚刚庆幸城门没被炸飞,自己捡了一条命的大山岩,一看这情况立刻明白敌军意图了,他这时候哪还有心管别的,吓得几乎连滚带爬般跑下城墙,然后一头扎进了一座藏兵洞里。

    同样聪明的可不只他一个,城墙上清醒过来的守军发疯一样哭爹喊娘地往城下跑,当然不清醒的也不少,尤其是那些负责扔手榴弹的,都一个个愕然的看着伸到头顶的吊臂,躲在远处的载漪还奇怪为什么敌军炮击停了呢 ,就看见个伸着长臂的怪物把一个巨大的炸药包挑到了城墙上。

    “操!”他目瞪口呆地骂了一句,赶紧以最快速度一头埋进了掩体内。

    几乎同时在张作霖身后,一名狙击手举着装了瞄准镜的博福斯步枪,将镜头内的十字线中心对准了绳子,随着一声枪响炸药包应声落下,紧接着吊车以最快速度倒走,还没等那些不知所措的清军士兵反应过来,城外的工兵立刻按下了起爆器。

    爆炸的巨大火团一下子拱起,五十公斤锑恩锑的爆炸威力失去了厚重城墙的限制,在空旷的城头尽情释放,就如同一个巨大扫帚般,在瞬间将两边近百米范围内的清军一扫二空,一只被炸飞的手掌甚至都砸到张作霖身上,搞得他郁闷不已。

    爆炸的火光刚一灭,那些早就迫不及待的忠勇军士兵立刻呐喊着蜂拥而上,转眼间冲进了东安门,这些士兵一进城就调头顺着通道冲上城墙,手中冲锋枪向前尽情泼洒子弹,守城的清军立刻失去了抵抗的勇气,绝大多数这时候都已经明白这场战争彻底败了,所以干脆直接顺着城墙向西溃败,从西安门逃出皇城,当然也有少量死硬分子则奔着紫禁城而去,准备用自己的生命保卫老佛爷到最后一刻。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时候老佛爷都已经过中南海了,慈禧用留恋的目光看着依然激战中的地安门和已经失守的东安门,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放下了马车的窗帘。

    她们这支逃难的队伍规模很小,总共只有不到一百人,而且都是化妆打扮,老佛爷看着就跟一个老地主婆一样,甚至脸上城墙一样厚的脂粉都洗去了,满脸老褶子恐怕就是光绪回来都不一定能认识,除了她还有光绪的正牌皇后,她亲侄女静芬,再就是鬼子六爷孙俩,至于其他人一个没带,都这时候了哪有机会管别人?

    剩下也就是些伺候的宫女太监还有五十多名忠心耿耿的侍卫和鬼子六家奴,这些人出西安门后直奔阜成门,出了皇城慈禧才发现,阜成门大街上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出城逃难的,尤其那些后党的王公大臣们,这些家伙都很清楚,光绪回来不说死路一条,肯定也是抄家下大牢的货,那还不赶紧跑,从安定门被炸开起,就已经有人打开西安门开始出逃了。

    慈禧的车队很快就融入了逃难的队伍,因为怕被认出来,她和鬼子六爷俩,甚至李莲英和一些比较经常露脸的宫女太监都躲在马车里不敢露头,好在这时候谁也没有心情管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失魂落魄地想着自己的未来呢,至于身旁一块儿逃跑的是什么人有什么值得关心的?

    就这样一直出了阜成门也没被人认出来,出阜成门以后,逃难的人群便开始向各处分流,他们现在无非就是投奔那些各地督抚,尤其是李二鬼子这些人那里,好歹也都是旧交,收容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慈禧一行则直接向北而去,她们的目标是出古北口奔承德,这时候的热河都统是桂祥,从杨丰登陆秦皇岛,她就把自己亲弟弟派了过去,预备的就是万一有这一天。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