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零一章 绝境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落入陷阱的波尼法秀,踌躇满志地站在圣地亚哥堡的城墙上,俯瞰着属于自己的马尼拉,那些**者们正在这座城市清算殖民者的爪牙,西班牙人虽然跑了,但那些跟他们合作的菲律宾人可跑不了,这些家伙仗着他们背后主子的撑腰,这些年来横征暴敛,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无视自己的同胞在饥寒交迫中挣扎,今天也该让他们付出代价了。(Www.K6UK.CoM)

    “这里所有一切都是我们的,他们的财产是我们的,他们的女人是我们的,他们的生命也是我们的,无产阶级的**者们,是让这些菲律宾的罪人偿还他们欠下的孽债的时候,用他们的财产,用他们的女人,用他们的生命来偿还!”就像一个君临天下的王者般,波尼法秀冲着火光冲天的城市中,那仿佛狂欢一般的**者们怒吼道。

    仿佛听到他的声音一样,无数的地主,富商,官员被从自己的家中拖出,在他们苦苦的哀求声中一道道刀光闪过,一颗颗头颅滚落,在他们不远处,他们的妻女正在遭受着无数人的蹂躏,用绝望的目光看着他们死去,大街上到处都是怀里抱着各种财物的猴子,还有人扛着不住挣扎的女人,这是一场饕餮盛宴,一切的**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

    “这样不太好吧?”站在波尼法秀身旁的亲密战友哈辛托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道,随着波尼法秀权威日重,他如今在这个曾经的兄弟面前,都已经不敢大声说话了。

    “这就是**,**不是请客吃饭,**不需要温情,**就是一场对旧势力的彻底清算,或者我们可以更简单的,用它本来的意思理解这个词语,杀戮!”波尼法秀高傲地说道,手中还拿着涅恰耶夫的**圣经,他现在已经彻底被这本伟大的著作所征服。

    他说完这话,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亲密战友,正像傻了一样盯着自己身后。

    “哈辛托同志,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波尼法秀怒冲冲喝道,然后原本应该赶紧向他道歉的哈辛托却根本没理他,感觉自己权威受到挑衅的波尼法秀正要朝他怒吼呢,忽然发现城墙上所有人都在像傻了一样看着自己身后,他赶紧回过头,紧接着也傻了。

    海面上数十艘巍峨如山的巨舰正在缓缓驶来,和这些海上巨兽比起来,那些曾经让他们胆战心惊的西班牙战舰,就像小孩子的玩具,尤其是最前面的三艘,大得让人瞠目结舌,当然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些军舰桅杆上飘扬的俄罗斯海军旗。

    “快准备迎敌!”波尼法秀用颤抖的声音尖叫道,还迎敌呢,拿什么迎敌?西班牙人是把城堡留给了他们,但却是一座空荡荡的城堡,别说财物了,就连那些岸防炮都拆走了,实在拆不走的也很干脆地塞上炸药炸毁,当然就算不炸毁也不会留下炮弹的,波尼法秀的手中甚至连陆军身管火炮都没有,唯一的火炮就是八二迫击炮,总不能拿这东西去轰那些一等战列舰吧?

    就在他这话刚喊完的时候,海上的俄罗斯远东舰队开始调整队形变成战斗编队,圣地亚哥堡的波尼法秀和他手下**者们哪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个个发疯一样逃离城墙,在城堡内寻找隐蔽处,好在这座城堡就是为了防御这东西设计的,倒是并不难藏身。

    可惜他们躲起来了,正在街道上狂欢的**者们可没地方躲,他们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死神已经降临,话说让那些正在女人身上快活的家伙注意别的东西的确困难点,就在这时候海面上摆出战列线的俄国舰队开始了炮击,三十多艘战列舰和巡洋舰上数百门大炮,几乎同时发出了怒吼,无数的大口径炮弹带着死亡的呼啸飞向马尼拉,这座城市和城市里的一切瞬间被爆炸的火焰吞没。

    一个个巨大的火团密密麻麻的升起,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一刻不停,冲天的烟柱冉冉升起,被炸飞的建筑物碎块飞上天空,同样飞上天空的还有不计其数的人体碎块,正在天堂中享受成功喜悦的猴子们瞬间跌落地狱,所有人都懵了,傻了一样看着四周的火海,他们身下的女人们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下一刻一发炮弹就把他们一块儿撕成了碎片。

    清醒过来的猴子们,尖叫着慌乱地寻找藏身之处,可惜的是面对这铺天盖地的炮火,又有哪儿可以藏身?装满硝化棉的三零五毫米高爆弹别说那些普通建筑,就是厚达十米的圣地亚哥堡城墙都被炸得支离破碎,那恐怖的威力隔着数十米都能把人震死,十万菲律宾**者都聚集在城市中狂欢呢,这无形中放大了炮击效果,就看见密集的人群中一片又一片的巨大空白在爆炸后出现。

    被吓坏了的猴子们,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别的了,都跟发疯般狂奔着逃离这片地狱,连同这座城市中原来的居民,数十万人潮水般涌向城外,哪怕不停炸开的炮弹都无法阻挡他们,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城外一样是地狱,五万俄军从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当那些幸运儿逃出炮火覆盖范围,气喘吁吁地庆幸自己逃出生天时,却愕然地发现,对面是无数黑洞洞的枪口。

    “我们制造了一台超级绞肉机。”坐在亚历山大二世号战列舰的司令塔内,库罗帕特金上将举着望远镜看着被炮火淹没的马尼拉城矜持地说道。

    当然他没准备靠炮弹解决这座城市,那样成本实在太高了,只需要把这里彻底包围起来,别让那些猴子们跑出去就可以了,西班牙人走的时候,没给猴子们留下一粒粮食,估计围上一个星期,那些猴子们就该自己吃自己了,围上一个月,估计就连波尼法秀都得饿死,有这么廉价的方法为什么不用呢?从福州租用的运兵船正在从日本往这边运送第三批增援部队,七万俄军足够征服吕宋岛了,这一点他非常有信心,在他那顶日本征服者的桂冠上又该加一顶菲律宾征服者的桂冠了,一想到这一点,上将阁下就非常开心。

    他是开心了,圣地亚哥堡内的波尼法秀就只想哭了,他这时候正蜷缩在城墙下面的一处角落里,抱着头听着周围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不时还会有被炸飞的人体碎块落在面前,也不知道是哪个**同志的。

    他很清楚炮击过后马尼拉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惨状,这样威力巨大的火炮简直闻所未闻,这样一炮下去恐怕几百人都能炸没了,更何况他那些手下绝大多数都在城堡外面,那里连个隐藏之处都没有,至于那些民居倒是正好可以给他们当坟墓,他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呢,炮击终于停止了。

    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

    被吓坏了的波尼法秀直到十分钟后才终于站了起来,当他爬上身旁的城墙再次放眼望去,刚刚不久前还让他生出无限豪情的城市,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弥漫的硝烟中大火依旧在燃烧,倒塌的建筑物间一个个巨大的弹坑触目惊心,弹坑周围是密密麻麻的死尸,不计其数残缺不全的尸体铺满了整个城市,他失魂落魄地望着这一幕,直到被远处密集的枪声惊醒。

    波尼法秀茫然地抬起头,同样不计其数的同胞们,正哭喊着涌向已经变成废墟的城市,在他们中间小口径炮弹爆炸的火团不时升起,最后面的人群中一片片倒下,再向远处望去,隐约可见俄军的旗帜在飘扬。

    波尼法秀终于明白了,临走前叶安平对自己的劝告是真的,这就是一个陷阱,为他的十万大军准备的陷阱,可惜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所有军队已经彻底被包围在这座没有食物,没有弹药,甚至没有援军的城市里。在他们前面是五万武装到牙齿的侵略者,在他们身后,是一支庞大的舰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绝望地等待死亡的来临,这一刻波尼法秀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寒冷,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阿奎纳多,他是不是正笑自己的愚蠢呢?

    他不知道的是,阿奎纳多可没功夫笑话他,这时候的总统阁下同样在恐惧中煎熬,就在俄军包围马尼拉的同时,德军也向他发起了突袭,虽然因为有王敬宗的情报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面对两万无论在装备还是素质上都远远超过他们的德国陆军,他的部下依然很快就崩溃了。和他们的老对手西班牙人比起来,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强得太多,经历过东京之战和九州岛清剿作战的德国远东集团军,战斗力在整个亚洲可以说无人能及,这一点就连杨丰都承认,他甚至准备哪天让他的部下和德军搞搞对抗训练提高一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