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一零章 多么痛的领悟

    皇城上守军的手榴弹可都是装硝化棉的,因为消耗速度极快,所以专门有一队人冒着炮火从军火库中往城墙上运送,送到的手榴弹都堆在守军身旁,专门有沙袋堆出来的掩体保护,所以炮火很难直接伤到。(Www.K6UK.COM)可问题是后面大火熊熊燃烧,烤得城墙上就跟火炉一样,那些士兵都光膀子了,温度很快超过了硝化棉的承受能力,正当刘光第抓起一枚多少有点烫手的手榴弹准备往外扔的时候,突然间火光一闪,这位维新志士瞬间血肉横飞。

    这幕惨剧把周围的人都吓傻了,康有为刚悲痛地惊叫一声:“裴邨!”

    但紧接着又一连两声爆炸,好几名士兵同时被自己的手榴弹炸飞,这下子那些士兵清醒过来。

    “手榴弹被烤炸了!”随着惊恐的尖叫声,整个城头上一下子乱了起来,所有人都忙不迭地逃离他们的武器,随后又是一连串自爆,甚至还有成堆手榴弹同时被引爆的。

    一看这种情况,下面的载振都快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了,他发现这一晚上自己的运气好得都要逆天了,怎么什么好事都让自己摊上了。

    “快冲!先进去再说!”他挥舞军刀吼道,前面那些亢奋的士兵们这时候也顾不上管城里还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了,呐喊着一窝蜂地涌进城门,紧接着掉头向城墙上冲去。

    城墙上的康有为看了一眼正在不停爆炸的手榴弹,悲愤地一挥手中宝剑吼道:“撤退,撤回紫禁城!”

    残余的部下赶紧跟着他沿城墙向南跑去,载振的人没有丝毫犹豫同样跟在后面追杀。

    此时地安门和东安门的战斗也已经开始,不过因为不是主攻方向,所以这里的战斗只是牵制而已,东安门的梁启超是第一个判断出西安门失守的,因为很简单那边密集的炮声突然停了,倒是枪声正在沿着城墙向南移动,很明显敌军正在城墙上追击。

    说起来他比他老师要头脑灵活得多,一看这种情况,没有丝毫犹豫地下令放弃东安门,迅速赶回紫禁城布防,他这边离紫禁城几百米而已,没过多久就到了东华门。

    “快开门!”他上前砸着城门焦急地吼道,就在他撤下去之后,载博率领的新军已经爬上城墙,然后打开城门把外面的人放了进来,这时候甚至已经可以听到他们的喊杀声了。

    然而他那焦急地呼喊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丢你老母,快开门!”梁大才子这时候也顾不上文明了,直接就冲着里面骂开了,这次他倒是得到回应了,从里面一下子飞出两个黑东西,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轰得两团火光在人群中炸开,城墙后面一群太监正兴致勃勃地拿着从卫兵身上搜出来的手榴弹,瞄准城墙顶往外扔呢!

    梁大才子被这两声爆炸搞懵了,他身旁的人还有没明白过来的,气急败坏地朝里面吼道:“玛的,扔什么,自己人快开门,敌军都打过来了。”

    可惜回应是又飞出几枚手榴弹,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

    “狗阉奴!”梁大才子这才想起来皇宫里面还有几千太监,很显然这些一直被他们忽略的垃圾今天成了他们的催命鬼,而且不用想也知道西边的大火肯定是这些阉奴干的。

    “扔手榴弹,炸死这帮狗奴才!”梁大才子悲愤地怒吼道,可惜的是身旁的士兵们可没这功夫,载博的人都快到跟前了,现在正举枪往这边射击呢,他们哪还有心情找那些太监报复,都一窝蜂地顺着墙根往南跑,梁启超一看也没了发泄怒火的兴致,随着人群向南而去。

    载博带领的人很快就到了东华门,他这边一砸门,墙头上冒出一个太监来,一看是他立刻欢呼道:“是二阿哥!”

    “你个猴崽子,赶紧快开门!”载博眉开眼笑地说。

    “二阿哥,您得先等会儿,这时候您进来不合适,里面的活儿还没干完,您要是进了宫,这味就变了。”小太监陪着笑脸说道。

    “怎么回事?”载博的头脑很显然无法理解这里面高深的内涵,但他旁边一个狗头军师立刻明白了,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载博立刻露出了笑容,骂了一句:“你这猴崽子倒是够机灵!”

    说完他一招手,带着手下向南追击梁启超去了,就在这时候皇宫内的光绪正发疯一样冲向几个太监,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群太监给玩死了。

    他还在睡梦中呢,就被看到火光的瑾妃叫醒,一看西安门方向的大火当时就傻了,不过他并没意识到是人为纵火,还以为炮弹爆炸引燃的呢,然而紧接着一群手持木棍的太监便冲进来,这时候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结局,真得无法接受,如果因为别的导致自己的宏图霸业失败还不至于让他崩溃,可是因为一群太监这算怎么回事。

    为首的太监看着被像个小鸡崽一样按住的光绪,狞笑着说道:“皇上,您要是再胡闹下去,奴才可就真不客气了。”

    “你们这样对得起圣上恩典吗?”旁边的瑾妃啜泣着说。

    “娘娘,您要这样说,那奴才想问一句,皇上对得起太后恩典吗?”这个太监倒是对她还保持一丝尊敬,先是下意识般施礼然后说道。

    “可太后之死皇上真不知情呀?”瑾妃说道。

    “不知情?这话恐怕太后在天之灵都不会相信,皇上,事情到了这一步您应该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吧?”这个太监转头冷笑着对光绪说道。

    “朕要看看你们这些狗奴才敢对朕怎么样!”光绪咬牙切齿地吼道,看上去就跟被抛弃的马景涛似的。

    “皇上,您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奴才这是为您好,您看这新皇帝不论是谁,庆王爷也好,镇南王也好,反正您是必须得死的,您要是自己不动手,那么他们就得动手了,当然弑君这种事情是没人做的,所以说他们不会直接杀死您,最多失个火像太后一样烧死,或者找个小房子把您关起来不给您吃喝把您饿死,甚至干脆找个水井把您往里面一丢,都用不着宣布您的死讯,只说您失踪了就行,跟这几种死法比起来,您觉着自个上吊舒服呢还是它们舒服。”太监狞笑着说。

    “狗奴才!”光绪颓然坐在地上,悲愤地说道。

    “奴才不打扰您上路了,您也别指望着康有为那帮人来救您了,您听听这枪声都到哪儿了,我怎么听着都出正阳门了。”太监说完带着一帮同党走了。

    他判断得不错,这时候康有为等人的确出正阳门进外城了,他和梁启超一样被挡在门外,后面的追兵撵着他们合兵一块儿然后无可奈何地继续向南逃,直到出正阳门进了外城,但可惜在这里他们受到了过街老鼠般的待遇,那些被战火从内城逼到这里的难民们一看这帮落水狗,那还不是猛打一阵。

    康梁部下虽然有枪,但这时候多半都跑丢的跑丢,没子弹的没子弹,居然淹没在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他们这时候残余的不足千人,直接被混战打散了,师徒二人钻进一座废宅猫着去了。

    至于地安门的志锐,在明白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之后,带着一脸的悲愤点燃城楼,然后慷慨悲歌着进去涅槃去了,当然他是不可能化成凤凰的,最多化成一把骨头渣子。

    可怜的光绪失魂落魄地坐在他寝宫的地上,听着越来越远去的枪声,看着被火光映红的天空,反思了一会儿人生,仿佛灵感乍现般理清了所有脉络,自己应该说从一开始就陷入杨丰的阴谋当中,最初自己和亲爸爸关系虽然不好,但绝对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是这个恶棍诱拐自己诏他进京,为此他甚至都把军队开到大沽口来引诱自己,那时候自己怎么就被翁师傅这些人说动下了那道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密旨呢?然后他开到北京城下,炸开朝阳门让自己得意忘形之下终于跟亲爸爸变成了生死之敌。

    然后他又逍遥自在地跑到福建经营自己的地盘去了,等自己和亲爸爸关系刚刚有所缓和的时候,他又跑到秦皇岛摆出一副要进北京的架势,把自己从皇宫里捞出去,引诱康有为这帮人重新劝得自己跟太后开战,等他打下北京城之后抽空这座城市所有财富但却不杀一个人,包括太后都好好伺候着,因为他知道自己回来是肯定要杀的,就算自己不杀康有为那些人也是要动手的,自己就这样一步步变成受天下唾弃的弑母暴君。

    但他却留着奕劻,不但留着奕劻还给他保留军队,给他保留家财,为的就是能有这一天,为的就是他有造自己反的能力。

    “这个逆贼!欺朕太甚,朕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理顺思路之后光绪忍不住发出一声悲愤地怒吼。

    “谁在念叨我呢!”数千里外正在跟他的小女奴下棋的杨亲王,打了个喷嚏,自言自语地说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