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八一章 自由钟

    被当年西班牙驱逐舰队的辉煌战绩所鼓舞,十四艘美国驱逐舰勇敢地向着前方的敌人发起了冲锋,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西班牙人当初成功是因为美军舰炮射程太短,最多往前冲个两三公里就可以发射鱼雷了,但他们这次需要面对的是从十五公里外就开始拦截它们炮弹,就算三十节高速他们也得差不多在海上跑十分钟才有希望.

    更何况后面的联军驱逐舰队正在合围过来,这些家伙和他们相距不过七八公里而已,刚刚发起冲锋不到两分钟,两艘美国驱逐舰就在二四零炮弹的爆炸声中沉入海底,与此同时最先冲到发射距离的联军驱逐舰首先向它们射出了鱼雷,短短三分钟时间里,又有四艘被炸成了碎片,而这时候远处的战列舰依然遥不可及.

    看着后面越来越多的联军驱逐舰和前面呼啸而来的密集炮弹,这支美军的指挥官忍着悲愤下达了撤退命令,残余八艘驱逐舰调头向纽约方向而去,在转向过程中又有两艘分别被鱼雷和舰炮击沉,最后只有六艘驱逐舰凭借对海岸水深的了解,从暗礁遍布的浅水区逃出生天进入纽约湾和那里的四艘驱逐舰,两艘应该算炮舰的小型防护巡洋舰汇合.

    至于切萨皮克湾口的战斗也已经结束,马汉率领的十艘美军战舰英勇地同数倍于己的敌人激战不到半小时,就因为纽约号遭重创,一艘防护巡洋舰沉没,而不得不借着岸防炮的掩护撤了回去,最让美国人悲愤的是,纽约号是被马萨诸塞号重创的,一枚带延时引信.锑恩锑装药的三三零炮弹穿透它的主装甲带,把整个舰尾都给炸飞了,差一点连传动轴都废了.

    马汉可不敢拿自己的主力舰队冒险,这是关乎美国生死存亡的东西.驱逐舰没了几个月就能造出一堆来.主力舰一艘都得几年时间,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不过他也没有交白卷,美军同样击沉了一艘俄国防护巡洋舰,也算是这场海战的一丝安慰了.

    不过这时候双方才发现,中国海军的四艘苍龙级巡洋舰和四艘美国山寨它们的圣路易斯级跑哪儿去了?

    马汉不知道的是.现在正有数以万计的美国人站在海岸边,紧张地盯着远处的战斗,四艘飘扬着黄龙旗的战舰和四艘飘扬着星条旗的战舰之间的战斗.

    "把距离拉得再近一些."螭龙号巡洋舰舰长萨镇冰说道,加勒比海特遣舰队司令林泰增在海宁号上,目前他是这四艘巡洋舰的指挥官.

    "舰长,这样恐怕会进入美军射程的."旁边一名军官提醒他.

    "我们的士兵必须经历战火才行,这样的战斗很难让他们成长起来.必须让他们见识到真正的血与火,再说反正美国人的炮弹也不可能伤到我们."萨镇冰很无所谓地说道,现在双方之间的交战距离是十三公里,这么远就算打过去穿爆弹也没多少穿透力了.再加上延时引信有延迟性,所以击中美军战舰装甲带的炮弹往往直接被弹开,不得不说美国人在装甲防护上还是非常用心的,毕竟哈维装甲就是他们最先搞出来的.

    随着旗舰的命令,各自和一艘美舰单挑的应龙,虬龙,蟠龙三舰开始转舵拉近距离,被他们欺负了一路的美国人,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这一路虽然损失并不算太大,但那种屈辱的感觉却让人悲愤欲狂,如今敌人居然舍弃自己的优势准备近距离交战,那还不好好出一口恶气.

    美制一五二舰炮射程最大十公里,四艘中国巡洋舰刚刚进入这个距离,圣路易斯号四舰立刻同时开火,紧接着对面中国人的炮弹也飞了过来,双方加起来六十四门主炮以每分钟数百发的速度,疯狂地向着对方倾泻炮弹,岸上的美国人也发疯一样吼叫着,希望自己的助威能增加己方战舰的好运.

    可惜事与愿违,拉近距离后螭龙号四舰的穿爆弹威力暴增,随便一发击中的炮弹,都能给美**舰造成严重伤害,l50炮打出的合金钢铸长杆尖头穿爆弹,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八公里距离上击穿美国人的哈维渗碳钢板,但同样距离上美制仿阿姆斯特朗l40六吋炮弹,打在螭龙四舰上几乎没有任何意义,倒是高爆弹还能炸出点效果来.

    要知道中国自用苍龙级巡洋舰的装甲钢,实际上是按照杨丰当年和小胡子交换的俾斯麦上所用的装甲钢技术,在福州的钢铁厂单独制造,就连博福斯都没有这种技术,那里出的装甲钢也仅仅是一战水平的克虏伯渗碳合金.虽然因为工艺水平限制,肯定达不到原版,但跟现在最初级的哈维装甲比起来,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要不然萨镇冰充满自信呢!他们早就试验过,别说一五二炮了,就是定远的老式三零五炮不使用新型炮弹,也别想打穿苍龙的主装甲带.

    双方交战距离被保持在了八公里,这样的距离,中国海军的射击精度同样暴增,就看见一发发炮弹在海面上呼啸而过,就像击中纸片的子弹一样,没有丝毫迟疑地扎进美军战舰的身体,紧接着在内部爆炸开,七公斤锑恩锑爆炸的威力,瞬间将美舰的内部结构撕得一塌糊涂.

    美军反击的炮弹同样在中国战舰上炸开,硝化棉装药的高爆弹炸开一个又一个火团,看得岸上美国人发出激动的吼声,但可惜火团消失后,中国人的.[,!]战舰毫发无损,与它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自己的战舰却在不停地向外喷射舰体碎片,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谁更狠.

    短短五分钟时间,第一个牺牲品就出现了,重新以查尔斯顿号命名的一艘装甲巡洋舰,被对面的中国海军虬龙号接连命中六枚穿爆弹,其中一枚正打在前主炮弹意里,本来就性质不是很稳定的硝化棉炮弹瞬间被引爆,巨大的爆炸直接把这艘五千吨的战舰撕成两半,就像一个折断的玩具般坐沉在并不算深的海水中,燃烧着熊熊烈火的上层建筑里面,还不时有小规模爆炸传出,舰上残余水兵一个个惊慌失措地跳入海水,拼命游向岸边,一些美国人赶紧划着小船过去接他们.

    击沉查尔斯顿号之后,虬龙号立刻把炮口对准正在和螭龙交战的圣路易斯号,这艘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巡洋舰,哪受得了两个强大对手的围殴,很快两枚在主装甲带内部爆炸的炮弹,在它右舷撕开两个大口子,海水汹涌着灌入,只是盗版了苍龙级外形的圣路易斯号,并没有盗版苍龙号那完善的水密设计,这艘巡洋舰很快就因为进水太多倾覆在海面上.

    剩下两艘一看这种情景,直接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不过可惜它们想跑也不可能,中**舰的速度比它们快四节,这样的差距是甩不掉的,所以这两艘巡洋舰选择的是,尽量往岸边靠,尽管双方吃水都差不多,但毕竟它们对这一带地形熟悉,很快就一前一后钻进了浅滩一条狭窄的水道中.

    萨镇冰在后面追了一阵,没敢继续冒险,反正击沉两艘已经属于巨大胜利了,远距离拿炮弹轰了一阵便掉头南下返回切萨皮克湾口了.

    而此时登陆的八千西班牙军和排在特拉华河上的战舰,已经彻底把费城变成了一片火海,皮萨罗很惬意地看着远处自己的杰作,一栋栋在烈火中不停倒塌的建筑,滚滚浓烟中哭号着逃离自己家园的美国人,让他有一种踌淋漓的感觉.这才是战争,这才是侵略者该干的事情,让骑士风度见鬼去吧,没有屠杀,没有掠夺,没有强jian,那算什么侵略者,这才是一个侵略者该干的,这才是一个侵略者该享受的.

    "将军,哈瓦那电报,要我们必须把自由钟带走!"这时候一名军官拿着电报过来说道.

    "自由钟,谁喜欢要那东西?"皮萨罗疑惑地说道,这口钟对美国人意义重大,对别人来说就不过是一口制造低劣的破铜钟而已,因为重量缘故,弄下来很需要点时间,现在时间很宝贵,要知道从纽约增援的美军已经快到了,有摘这口钟的时间还不如多洗劫一家银行了.

    "据说这是那位皇帝陛下的要求."军官说道.

    "好吧,既然是皇帝陛下的要求,那么我们便只好照办了,谁让这位皇帝现在是我们的大老板呢!"皮萨罗耸耸肩说道,他可是很清楚没有杨丰的幕后支持,西班牙就连上一次战争都打不赢,包括这一次战争的军费还是人民银行提供的贷款呢.

    于是很快一支专门的小分队就带着卡车奔赴已经被火光和浓烟包围的独立宫,准备将象征美国独立的自由钟变成杨丰的私人收藏品.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