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九三章 夜袭

    联军以前无往而不利的登陆舰突袭战术在彭萨科拉遭到了沉重打击,因为这片海湾的外面横亘着一道绵延上百公里的冲积沙洲,就像防波堤一样守护着整个彭萨科拉湾沿岸,登陆舰想进去只能通过一条只有一公里宽的狭窄通道,而著名的皮肯斯要塞就在这个通道东边。

    还不算麻烦,庞大的舰队有足够实力在几个小时内轰平这座要塞,真正的麻烦在与彭萨科拉城外还有一座新建的要塞,装备六门美军目前最好的三三零毫米巨炮,可以直接打到沙洲北边的狭窄航道上,联军的战舰就算轰平皮肯斯要塞,登陆舰不解决这座要塞,还是无法进入彭萨科拉湾,同样也就无法登陆。

    可因为沙洲阻隔,再加上海岸水深问题,联军舰队中除了那五艘阿斯特里亚斯公主级装甲巡洋舰,其他就连腓特烈三世级,也无法在不冒搁浅危险的情况下,把主炮炮弹打到这座要塞,也就是说整个舰队空有七艘战列舰,数十艘巡洋舰,最后却只能有五艘能够派上用场。

    “这不行,攻击距离超过十四公里,就算炮弹打到那里,也无法穿透钢筋混凝土的堡垒,而且这么远的距离,炮击精度同样会大幅下降,如果真打的话,恐怕我们耗光炮弹也没多大用处。”林泰增看着远在彭萨科拉的要塞说道。

    他说的是实话,这种新建要塞远比那些南北战争甚至美英战争时候遗留下来的古老城堡要结实得多,甚至不亚于战列舰主装甲,想要击穿这样的防护只能拉近到十公里左右,这很显然是不行的,因为距离彭萨科拉要塞十公里的是那座沙洲。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换一个地方呢?我们的目标只是寻找一个进攻亚特兰大的支点,没必要非限制在佛罗里达境内,如果说到港口,莫比尔远比彭萨科拉更合适。”提尔皮茨说道。

    应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彭萨科拉湾水深比较浅,就连战列舰进去都很危险,莫比尔湾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航道海水更深,就算战列舰也可以开到港口,实际上后世这一带最主要海港就是莫比尔,那里防御方面只有美军一个旅,两座岸防要塞,另外还有阿拉巴马州的国民警卫队一个旅,这样的实力很显然远比彭萨科拉弱得多。

    但这样做必须得到杨皇帝的同意,因为他目前正在跟德克萨斯州议会勾搭,准备怂恿德克萨斯独立然后再让德克萨斯州出面鼓动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和阿拉巴马三州一块儿重组邦联,此时正在讨价还价之中,如果进攻莫比尔,很容易对他的工作造成影响。

    “没事,让他们打去,打得狠一点!不要担心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接到塞韦拉发回的电报后,小毛奇赶紧去找杨皇帝,正在自己的游艇上钓鱼的杨皇帝很随意地摆了摆手,他现在正缺个杀鸡儆猴的呢!给墨西哥湾沿岸各州一个警告,再不独立下一步就该轮到他们了,这样对他的工作会更有好处。

    得到杨皇帝的同意以后,联军庞大的舰队立刻调头向南做出一副知难而退的架势,一看这情景彭萨科拉的美军立刻发出了欢呼声,在他们看来敌人这是被吓回去了,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支舰队在驶出五十公里外便停了下来,等到了天黑以后,立刻借着月光掉头重新北上直奔莫比尔,这两座城市直线距离不过几十公里,不到半夜就已经到达。

    摩根堡,守军指挥官史蒂夫中校坐在这座要塞顶上,悠闲地听着留声机里播放的歌曲,看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旁边的躺椅上躺着他新认识的女朋友格兰特夫人,一位富有的寡妇,如果把她拿下,自己可以少奋斗三十年,这个今年只有三十出头的尤物可以说就像一颗熟透的水蜜桃般鲜美可口,她丈夫格兰特上校死在古巴战场上,除了给她留下一笔不菲的抚恤金之外,还留下一座巨大的棉花种植园,拜孟山都公司农药所赐,已经连续多年大丰收了,每年收入超过十万美元。

    这座位于莫比尔角的堡垒和对面多芬岛上的盖恩斯堡,共同担负着守卫莫比尔湾的重任,不过今天晚上肯定不需要考虑那些烦心的事情,彭萨科拉刚刚传来消息,联军的舰队因为他们的严密防守已经知难而退撤回古巴去了,既然这样今天晚上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当然最好是能够搂着身边这位寡妇一起。

    “玛格丽特,你看今天的月色多美,我们为什么不一起为这美好的夜晚干一杯呢?”他举起旁边桌子上的红酒说道。

    旁边的美人微笑着端起酒杯和他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喝很快就把整整一瓶酒干掉了,夏日的夜晚,面朝大海吹着凉爽的海风,一对孤男寡女被酒精再一刺激,想不发生点什么都难,没过多久格兰特夫人的眼神就迷离起来,然后轻轻朝史蒂夫勾了勾手指头,那货挺着明显的帐篷立刻扑过来,一对旷夫怨女这时候哪还有兴趣搞什么前奏,以最快速度脱掉衣服,在满足的呻吟声中纠缠在一起。

    史蒂夫中校很显然不是这个虎狼年纪的寡妇对手,汗流浃背地耸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临界点。

    “啊!出来了!”这货仰着头面朝大海,发出一声畅快至极的嘶吼,他下面的格兰特夫人狠狠夹住他的身体,闭上眼双手死死抓住他的后背,尖叫着等待那久违的感觉,然而就在这时候,她却忽然感觉到里面的东西以最快速度软了下去。

    可是,可是那渴望已久的灼热感哪儿去了?

    “混蛋,你在干什么!”被晃点的寡妇就像一头暴怒的母狮子般恶狠狠地睁开眼,冲着面前的男人怒不可遏地嘶吼道,不过紧接着她便愣住了,因为她身上的史蒂夫中校正保持着驰骋的姿势,仰着头,瞪大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远处,嘴巴张得就像一只捉虫子的蛤蟆。

    格兰特夫人疑惑地转过头,月光下的大海上,不计其数的铁甲巨舰,正在从夜幕的繁星中一点点浮现。

    “啊!”格兰特夫人惊恐的尖叫声让史蒂夫中校瞬间清醒过来,以最快速度离开她的身体,一边抓起衣服一边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敌袭,拉战斗警报!”

    凄厉的战斗警报声在寂静中蓦然响起,整个要塞立刻一片混乱,就在同时对面的盖恩斯堡上战斗警报也跟着响起,无数的士兵从睡梦中被惊醒,抱着衣服跌跌撞撞地涌出营房,一边穿着一边跑向各自的岗位,还没等他们彻底清醒过来,大口径炮弹划破夜空的呼啸就已经降临,紧接着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在摩根堡响起,耀眼的火光中被炸飞的建筑碎块清晰可见。

    这座要塞的主要武器,是两门三三零毫米巨炮,另外还有部分二四零的,对面的盖恩斯堡装备和这里差不多,他们这里并不是防御重点,火力配置上比不了彭萨科拉,而且这两座古老的要塞防御方面也有点赶不上时代,不过虽然遭到突袭,但美军士兵还是表现出很好的应变能力,没过多久,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第一枚反击的炮弹就从摩根堡射出。

    今天晚上是满月,万里无云海上能见度极好,甚至可以看到这枚炮弹在一艘战舰旁边炸起的水柱,不过到底是匆忙中,两座要塞上发射的炮弹无一击中目标,相反敌人因为数量太多,哪怕是舰炮也不断有炮弹在两座要塞上炸开。美军的大口径岸防炮,发射一发炮弹得几分钟时间,就在美军炮兵们准备再次射击的时候,更多的炮弹落在了两座要塞上,不过这次飞来的不是高爆弹或者穿爆弹,而是白磷燃烧弹,两座要塞立刻变成了耀眼的火炬。

    不过这对于防护严密的要塞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用处,除非再加上毒气弹,可是在这种几乎四面是水的海岛上,毒气弹就纯粹浪费了,塞韦拉可没那么傻,倒是那些打偏的燃烧弹把周围的树木都引燃了,熊熊烈火看起来很是吓人,海上的舰队很显然是在用火光来更清晰地指示目标,今天这样的天气,这样做纯粹多此一举,至少史蒂夫中校是这样认为的。

    但可惜,没过几分钟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这样做不但有用,而且非常有用,就在美军第二轮炮弹飞出时,海上的敌军突然开始了后撤,虽然倒车的速度不快,但没过多久,在海面上已经看得很隐约了,只有它们开炮时才能短暂看清战舰的轮廓,而且随着距离继续拉大,就连这轮廓看得也不是很清晰了。

    可史蒂夫中校却悲愤地发现,在燃烧弹的火光中,自己的摩根堡和对面的盖恩斯堡,就像两盏大灯一样醒目。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