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二九章 意外事件

    窦纳乐和海靖很快赶到了颐和园,杨皇帝正式以中国皇帝的身份向他们表示了对欧洲局势的关注。

    “克制,诸位,我们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像小孩子一样为了某件小玩具而吵吵闹闹,至于纠缠到一起动手动脚就更夸张了,有什么问题不能坐下来谈谈呢?相信总会找到共同语言的。”这家伙笑着说道。

    “陛下,德**人参加了布尔人的叛乱这已经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这次的紧张局势并非英国挑起。”窦纳乐毕恭毕敬地说。

    “公使阁下,我们承认可能有退役军人志愿参加了英国同德兰士瓦共和国,奥兰治共和国的战争,但那也仅仅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在欧洲除了英国,几乎所有国家都有这样的志愿者在那里帮助布尔人,相信这一点您应该很清楚,英国政府仅仅因为几名德国志愿者就指责德国幕后支持布尔人,难道不觉得可笑吗?”海靖淡淡的说,对英国的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他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说你们英国人自己树敌太多,现在又跑去侵略德兰士瓦和奥兰治,结果引起了全世界人民的公愤,全世界人民都在帮助布尔人,里面有我们德国公民有什么奇怪,这只能证明我们德国人正义感强烈,但这件事跟德国政府无关,我们总不能助纣为虐,阻止本国人民支持正义吧?

    窦纳乐也是老狐狸,自然不会和他计较布尔战争的正义性问题,要说正义性,大家在非洲还不都是一路货色。

    “公使阁下,那么出现在战场上的重炮贵国作何解释,您不会认为那些志愿者有能力购买大口径重炮然后辗转万里去南非吧?难道这样的武器也会出现在私人武器市场上。”他冷笑着说。

    “一零五口径火炮好像并不只有德国有吧?”海靖同样冷笑着说。

    “二位,我们没必要为这些细节性的东西纠缠,这样的火炮的确很多国家都在生产,包括中国也在生产,所以我们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德国方面也的确应该对本国公民赴南非的情况进行一下限制,说到底那不过是两个在地球另一端的小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不值得让两个大国剑拔弩张,就像我们中国的古老谚语,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杨皇帝制止了他们的争论笑着说。

    他不知道的是这时候在非洲的海岸边,正在发生一场让他的所有努力几乎付之东流的意外。

    葡萄牙殖民地莫桑比克马布多港北部的一处海岸,漆黑的夜幕下一艘巨舰正在缓缓冲上海滩,紧接着一辆辆卡车开上了甲板,然后用舰首塔吊吊起,在岸边接应的布尔人帮助下,放到用木料在沙滩铺好的道路上,与此同时数百名来自欧洲的志愿者或者说退役的德军士兵从敞开的舱门走出,跟迎接他们的布尔人热情握手交谈,紧接着一起登上这批六十辆装满军火,燃油,药品甚至毒气弹的卡车消失在丛林中。

    这是布尔人在战前就研究出的补给线,德国登陆舰在海岸抢滩,然后通过一条小路穿过莫桑比克境内,在德兰士瓦边境的一座小站装车运往比勒陀利亚,因为从这里到那座小站不过一百公里,即便以近乎越野的方式,车队有一晚上时间也足够了,至于葡萄牙人那里,他们是肯定知道的,只是双方心照不宣而已,对于布尔战争整个欧洲几乎除了英国外所有国家都希望支援布尔人,葡萄牙当然也不例外,有布尔人在旁边,他们就用不着直面英国人的压力了。

    在他们的默契配合下,这种运输方式可以说神不知鬼不觉,头脑僵化的英国人光想着封锁马布多,却没想到真正的登陆点根本就不在港口,到现在为止这艘从达累斯萨拉姆起航的登陆舰,已经用这种方式向比勒陀利亚输送了近两千吨物资,背后不知多少德国人都在嘲笑英国人的愚蠢。

    可惜这一次不一样了。

    就在车队消失在丛林的黑暗中时,船长也下达了撤退命令,登陆舰立刻开始注水,然后在增加的重量压迫下,一点点开始向后退,直到螺旋桨进入深水区,这才开始启动螺旋桨倒车同时向外排水,正在忙碌中的水手们丝毫没有注意到远处月光下的海面上,两艘英国巡洋舰正在悄然浮现。

    英国人可不傻,他们早猜到德国人使用这种方式,英国海军登陆舰的数量同样有的是,抢滩补给他们也不是不会玩,前来封锁马布多的舰队就是在海岸寻找德国人可能的登陆点的,三天前就发现了这地方,调动了十几艘战舰在附近埋伏,准备的就是来个人赃并获,可惜却因为计算错误晚了一步。

    一看这艘登陆舰准备撤退,负责此次抓捕行动的英军指挥官爱德华上校毫不犹豫地下令开火警告,其中一艘老式近海炮舰的舰首立刻火光一闪,紧接着一枚十二磅炮弹呼啸着落在登陆舰旁边。

    突如其来的炮击,把这艘登陆舰上的德国人都吓一跳,紧接着他们就发现了正在靠近的英**舰,船长愣了一下随即吼道:“快开船,沿海岸浅水区,最大马力航行。”

    他是绝对不能让英国人抓住的,虽然货物已经卸完,但这艘船本身就是无可辩驳的铁证,空载的登陆舰在大型柴油机驱动下,很快将速度飙到了极限二十节,仗着不到两米的吃水深度,在熟悉的近海浅水区向北狂奔,远处的海面上,越来越多的英**舰加入追捕的行列,一枚枚炮弹不停飞来,在登陆舰周围炸开一道道水柱,很快就有一发命中。

    这样的登陆舰没有丝毫装甲防护,尽管只是一枚普通的一二零炮弹,仍然给它造成了不小的创伤,不过船长很显然不想因为自己的被抓而引发英德大战,不顾可能粉身碎骨的危险,依然毫不理会英国人的警告,向着北方继续狂奔,好在抓捕他的都是些没有海战价值的老式战舰,很多速度甚至不如它,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只剩下了六艘,但这时候这艘登陆舰也已经中弹四发,由于木制材料比较多,甚至开始燃起了大火。

    “狠狠打,不行就直接打沉,那儿的浅水区,最多坐沉在海面,正好是我们的证据。”爱德华上校恶狠狠地说,他弟弟不久前刚刚阵亡在科伦索,对这些给布尔人提供武器的家伙自然是恨之入骨。

    在他命令下,六艘军舰无视远处登陆舰上的熊熊烈火,继续朝它倾泄着密集的炮弹。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间远处的黑暗中火光一闪,紧接着炮弹破空的呼啸声传来,英军舰队前方猛然炸开八道水柱。

    “德国巡洋舰。”借着天上皎洁的月光,英**舰上的观察员立刻看清了远处正在浮现的两艘巨舰,紧接着发出了惊叫,几乎就在同时那艘原本没有任何旗帜的登陆舰上,以最快速度升起了德国国旗,同时向对面发出灯光信号,报出自己的船名,所属公司,然后请求救援。

    来的是两艘德国产仿苍龙级装甲巡洋舰,原本驻扎达累斯萨拉姆,这一次本来就是给这艘登陆舰护航的,只不过为了避免同葡萄牙人发生误会,所以留在了远处的公海上,在英**舰出现的一刻,登陆舰上就向它们发去了求救信号,然后迅速赶来。

    一看登陆舰上发出的信号,这两艘近五千吨的巨舰立刻加速插向英**舰前方,横在了他们同登陆舰之间,同时理直气壮地发出质问,为何无故攻击合法的德国商船。

    爱德华上校鼻子差点气歪了,不过他还是保持着冷静,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很麻烦,弄不好就是一场英德甚至欧洲的大战,所以尽管不甘心,还是命令部下停止了炮击,当然就是真打他也很清楚自己这边不会有好结果,德国巡洋舰舰首的六具博福斯鱼雷发射管可是不好惹。

    双方立刻用灯光信号开始了交涉,就在这时候那艘登陆舰却在后面缓缓驶离海岸,并且逐渐进入了深水区。

    爱德华上校紧紧盯着它,有点不太明白它的意图。

    “上校,它想自沉!”十分钟后他身旁一名军官突然惊叫道。

    “混蛋,快冲过去拦住它!”海面上立刻响起了爱德华上校的怒吼。

    可惜这时候已经晚了,那艘阴险的登陆舰已经自己打开了通海阀,同时船上的人员开始撤离,它自沉处是一条海底深沟,熟悉这一带水文的船长很清楚,以现在的技术水平,不可能对这艘船进行打捞,甚至无法潜入这么深的水下检查,这也就意味着证据毁灭,自己想怎么说都行。

    哪怕自己说自己是合法商船,在海上遭遇英国海军丧心病狂的攻击都是完全可以的,一想到这一点小艇上的船长立刻露出狞笑。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