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六四章 海上碾压

    昆仑号战列舰上一间神秘的舱室内,一群可以说这个时代最神秘的军人正在紧张忙碌着,将各处观测仪器传回的数据计算解析变成火炮的射击参数,然后传到各处炮塔内,他们就是这艘战列舰的大脑,他们的地位甚至比舰长更重要,这批射击指挥员可都是真正的天子门生,由皇帝陛下亲自教育出来的,至于他们现在使用的很多仪器,在这个时代更是堪称科幻小说中才应该有的。

    为了保密,这种射击指挥仪只装备了昆仑和秦岭两舰,就连远在美洲的太行和武夷两舰都没有这套东西,现在这两套东西就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败。当中国海军这两艘战列舰,在十五公里以外,以单炮超过每分钟三发的射速,朝着自己的对手倾泻炮弹时,这场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了。

    二八零毫米带延迟引信,内部装填数十公斤黑索金和铝热剂的穿爆弹,一枚接一枚地轻而易举穿透了查理马特尔号和布韦号的装甲,然后用恐怖的爆炸威力搅烂它内部的一切,钢铁,生命,还有法国人夺回越南的希望,统统都在爆炸声中粉身碎骨了。

    而它们的对手,却毫无任何还手之力。

    海面上的这一幕,把其他正在交战中的战舰都惊呆了,就连中国海军自己的战舰上,一名名军官和水兵都在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这场不能称之为战斗的战斗。

    两艘排水量一万两千吨的法国战列舰,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被打成了一片火海,到这时候它们甚至没能够向自己的对手发射哪怕一发炮弹,好在这两艘战列舰质量还是不错的,尽管已经被打得惨不忍睹,但依然顽强的屹立在海面上,就像两座巨大的烽火台,用满身浓烟和烈火诉说着自己的英勇。或者说无奈。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之后,那些法国战舰都像疯了一样撇下自己的对手,打乱了编队全速冲向自己的旗舰和舰队司令,试图把它们从绝境中解救出来,尤其是那些高速的驱逐舰,甚至都顾不上向那些攻击自己的中国驱逐舰反击了,都像一群红了眼的饿狼一样扑向昆仑号和秦岭号,试图冲到射程然后发射致命的鱼雷。

    可惜它们也太异想天开了,虽然没有射击指挥仪,但并不代表其他中国战舰就是可以忽略的。尤其是那些专门就为了对付它们而建造的大型驱逐舰,这些战舰就像高傲的獒群一样牢牢守护在昆仑号两舰外围,用狂风暴雨一样的炮弹将一艘又一艘法国驱逐舰送进海底,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居然有四艘法国驱逐舰沉进了大海。

    查理马特尔号战列舰的装甲司令塔内,热尔韦上将无比悲愤地看着这一幕,在为那些勇敢的士兵惋惜的同时,也不禁为自己的轻率懊悔,实际上他应该清楚这两艘完美战列舰的实力。毕竟当初很多法国工程师都付费参加了它们的建造,甚至现在法国的船台上,还有六艘同样的战舰正在建造,可为什么自己就鬼迷心窍般想着和它们决一死战呢?

    他只能将这归结为自己真得鬼迷心窍了。

    这时候司令塔外面又一次火光闪耀。几乎同时巨大的爆炸声中,这艘一万两千吨的巨舰剧烈晃动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他踉踉跄跄的扶着舱壁站稳身子。用悲愤地目光看着远处那十门正在不停喷射火焰的巨炮,他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输掉了这场海战,就在第一枚炮弹从十七公里外飞来并且穿透甲板装甲在这艘战列舰内部爆炸的一刻。他就明白了这一点。

    这样的距离别说击中目标,他的战舰上,即便是射程最远的三零五主炮,抬高到最大仰角,装进最大量的发射药,冒着炸膛的危险,也不一定能打到,对方有着自己遥不可及的速度,遥不可及的主炮射程,甚至还有遥不可及的威力,硝化棉绝对没有这么恐怖的威力,看着外面刚刚被炸飞的一门二级主炮,他很明确地确定了这一点。

    战舰玩的就是技术,当所有技术指标全面落后的时候,这样的仗还怎么打?

    “撤退,命令各舰立刻撤退,向磅逊湾撤退!”几乎是下意识地,这位法国远征舰队司令对自己的参谋长喊道。

    参谋长愣了一下,虽然他也明白现在处境不妙,但开战才刚刚十分钟就逃跑,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吧?好在他还没这样提出质疑,只是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司令官阁下,我们还可以让远东舰队杀出来,两支舰队汇合,我们还有决战之力。”

    “决战?我们拿什么决战,再这样下去,你觉得查理马特尔号还能撑多久,我们现在完全就是一个靶子,追不上,打不着,甚至就算打得着也穿不透它们的装甲,我们就是他们眼中的一艘靶船,一旦我们被击沉,你觉得其他战舰会怎样?

    不要幻想远东舰队,他们不可能出来,他们也出不来,这场战争我们赢不了,拖延下去只会让我们更多的士兵葬身大海!”热尔韦多少有些痛苦地说道,至于他是不是怕自己也葬身大海,这个就没有人能知道了,他这话刚说完,就听见远处的海面上突然接连传来两声巨响。

    两人急忙顺着声音望去,两艘防护巡洋舰正带着满身火焰,在爆炸声中缓缓沉入大海,而在它们对面,两艘已经算是恶名着著的公主级装甲巡洋舰正在耀武扬威,自从一**七年美西战争以来,这种七千吨级的装甲巡洋舰可以说出尽风头,无数战列舰饮恨它们那八门二四零速射炮之下,当然都是美国的。

    防护巡洋舰那点可怜的穹甲在黑huo药时代或许足够用的,但在这种恶魔级的装甲巡洋舰,那锑恩锑装药的二四零穿爆弹面前,并不比一块木板强多少,因为双方战舰数量上的差距,这两艘公主级装甲巡洋舰目前正好无事可干,结果就跑到六艘苍龙级装甲巡洋舰中间,毫无荣誉感地海面上的法国防护巡洋舰痛下杀手。

    “撤退,立刻撤退!”这两艘防护巡洋舰的沉没,彻底压垮了热尔韦的勇气,他没有丝毫犹豫得再次重复了自己的命令,参谋长无奈的传达了他的命令,随着旗舰上升起的信号旗,所有正在苦战中的法国战舰立刻掉头向着磅逊湾亡命而逃,实际上这时候那些法国舰长和水兵们,也都已经打得肝胆俱裂,不论是圣女贞德级还是奎敦级,在以山寨品的身份对上自己的正版时,都几乎是一边倒的被殴。

    无论火力还是装甲防护,最快航速,双方都有着不小差距,尽管交战时间不长,但这些法国战舰无不伤痕累累,而他们的对手,绝大多数甚至都没有任何损伤,这是一场令人绝望的战斗,根本不是勇气和荣誉可以弥补的,既然这样干吗不跑?

    不过这时候,战场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了,想跑那得看看中国人同意不同意,速度不如人还想跑?就在五艘法国主力舰完成转向之后,中国舰队昆仑四舰立刻如同附骨之蛆般追了上去,至于剩下的法国防护巡洋舰和三艘奎敦级装甲巡洋舰,则很干脆地被以六艘公主级为首的中国巡洋舰队给切下,然后合围起来来形成了单独的一处战场。

    至于那些驱逐舰,这时候都已经彻底打乱了,这些小军舰很多都是同门兄弟,法国因为需求量太大,自己的船厂忙不过来,从瑞典订购了十几艘蝰蛇级,因为质量可靠,全派到了亚洲,和它们的姊妹舰们同室操戈来了,现在正打得满海乱蹿呢!

    不过热尔韦已经顾不上管它们了,现在属于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了,他很清楚这里面那三艘奎敦级和绝大多数驱逐舰,因为都拥有三十节高速,或许能够逃出生天,毕竟到磅逊湾并不远,它们全速航行也就一个小时航程,但剩下那四艘二十节的防护巡洋舰,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了,它们既没有速度也没有装甲,在这样的战场上完全就是一个悲剧,仿佛为了证实他的推断一样,紧接着就又有一艘防护巡洋舰被轰成了渣渣。

    “给奎敦号发报,命令它们立刻突围,不用再管其他人了。”尽管知道这很残忍,热尔韦还是给那三艘奎敦级装甲巡洋舰下达了单独撤退的命令。

    “另外再命令圣女贞德号和波赛奥号也加速脱离编队,和奎敦级三舰组成编队撤退。”犹豫一下之后他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正在后面合力对付峨眉号的圣女贞德号和波赛奥号,立刻撇下了查理马特尔号三舰,加速向远处刚刚带着一身火焰冲出来的三艘奎敦级冲去。

    “命令峨眉号不要管它们,先集中力量干掉这三艘战列舰,通知海筹号各舰也不要追了,把剩下的解决了再说。”昆仑号上的刘步蟾冷笑着说,他并不在乎这五艘战舰是不是逃走,它们就算逃进磅逊湾,结果也只能是待在里面等着当俘虏,或许这场战争结束后,中国海军又会增加一票俘虏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