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一零章 摩洛哥危机

    摩洛哥危机的提前爆发,在杨丰看来没有丝毫奇怪的,这个小破国家能苟延残喘到今天,已经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那里虽然不算什么好地方,当然在北非应该算是好地方,但却卡在地中海的出口,丹吉尔港和直布罗陀一南一北就像两扇大门一样,随时可以关闭这条对欧洲人来说堪称咽喉的水道。?。。

    有了直布罗陀的英国人虽然对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太大兴趣,但也绝对不会喜欢另一扇大门控制在别人手里,法国人虽然很早就对这个国家垂涎欲滴,因为这一点也只能强忍着,现在他们已经不需要忍了,英法同盟的确立,使得他们可以在英国人的谅解下动手。

    随着海军逐渐恢复实力,陆军也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并且很好地消化了从越南战争中学习到的东西,这时候的法兰西共和国,已经重新拾回了男人的自信,对外扩张的野心,不可避免地重新萌生,在这之前,法国政府就已经照会摩洛哥苏丹,要求摩洛哥王国在法国人的指导下进行改革,当然这个改革就很深入了,从财政到警察权,方方面面都要接受法国顾问的指导,基本上也就跟原本历史上日本人给大头哥开的二十一条差不多。如果用简单点的话来解释这种外交辞令,那就是说,以后法国就是摩洛哥的宗主国了。

    可惜,英国人允许他们吞并摩洛哥人,德国人却不可能允许,威廉皇帝自己还惦记着呢,他现在就差一个染指地中海的基地了,摩洛哥多好的位置。凭什么你们法国上嘴皮一碰下嘴皮,摩洛哥就成了你们家的,就凭你们那刚刚摆脱三流货色的海军?还是凭你们那被中国人打得满地找牙的陆军?

    英国人答应你们了,我答应了吗?

    既然这位皇帝陛下不答应,那他自然是要说出来的。不过以这样一种蛮横而且直接的方式说出来。依然让各国有点措手不及,由此可见历史上对威廉的一些评价还是很中肯的,至少杨皇帝就不会这么不给人面子。由此可见世界第二的庞大海军和近百万数十年未曾一败的强大陆军,的确很容易让人不可一世。

    威廉在丹吉尔的这番演讲,对于已经因为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野心而剑拔弩张的欧洲局势,可以说是火上浇油,紧接着法国政府便要求德国政府对威廉的演讲做出解释。那还有什么可解释的。皇帝陛下的话已经说出来了,就算德国政府有不同想法也必须支持自己的皇帝,再说这时候德国人对法国也没怎么放在眼里,一只让杨丰从亚洲打回来的落水狗而已,没有英国撑腰算个屁,有什么资格对德国指手画脚。和他的皇帝一样雄心勃勃喜欢开疆拓土的德国首相比洛,紧接着向法国政府发去了和他的皇帝一样高傲的照会。要求法国尊重一八八零年的马德里条约,摩洛哥问题必须交给相关各国会议解决,必须保证各国在摩洛哥享有平等的权利,摩洛哥的主权必须得到尊重,法国对摩洛哥的不合理要求。将被视为对德国的挑衅,如果法国继续吞并摩洛哥的企图,那么德国不排除采取军事手段。

    这下子法国人脆弱的小心灵,再一次受到了严重伤害,德国人的傲慢姿态,彻底引爆了法国人被压抑在心底的仇恨,巴黎的街头数十万法国人高举标语喊着战争口号,要求夺回阿尔萨斯和洛林,甚至还有人当众焚烧德国国旗和威廉画像的,法国政府更是大规模向德法边境调动军队,就连刚刚服役的那两艘战列舰都从土伦港开了出来,完全就是一幅要拼命的姿态。

    德国人同样不甘示弱,数十万大军陈兵边境磨刀霍霍,甚至开始征召预备役部队,作为他们的盟友,奥匈帝国同样进入战备状态,而英俄两国也开始进行战争动员,好在意大利还没有加入,反而劝各方保持克制,搞得威廉很是恼火。

    整个欧洲完全处在了战争边缘。

    当然谁也不可能这时候真打起来,大家都明白虚实之道,越是这种紧张形势,越是不容易打起来,就算要打也得对手都松懈下来再搞突然袭击,这种剑拔弩张不过是为外交造势而已,一旦外交上谈判破裂,那才是真正该开战了。

    摩洛哥最友好的国家是美国,不过现在的美国,都已经快被列强遗忘了,他们的话在列强看来跟放个屁也没什么区别,在这件事上自然没有什么发言权。

    那地方还有一个重要利益方就是西班牙,西班牙在摩洛哥南部依然有一大块保护地,包括现代的整个西撒哈拉和伊夫尼,当然并不是直接的殖民地,而是他们自己抢去划的,除此之外在北部直布罗陀海峡南岸还拥有从休达到得土安再到梅利利亚的狭长领地,这样一来西班牙的意见就很重要了,毕竟现在的西班牙凭借两场对美战争的胜利,隐然也是准列强级别的,虽然他们的主要力量都在美洲,但在欧洲也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实际上在此之前,法国就已经和西班牙达成了带有瓜分性质的协议,法国获得摩洛哥的宗主权,西班牙得到对他们保护地的确认,法国对摩洛哥的改革中,分出一部分利益给西班牙。

    但现在既然德国人如此强硬地反对,西班牙政府自然没有兴趣跟在法国后面一块儿对抗德国,卡诺瓦斯还得依靠威廉帮他维护美洲利益呢,摩洛哥的沙子和古巴的蔗糖,佛罗里达的柑橘园比起来,很显然后两者对西班牙更重要。

    自从俄国退出加勒比同盟之后,已经取代美国变成了这个同盟的头号威胁,尼古拉没有胆量对杨丰的利益动手,但对西班牙可没什么顾虑,现在西班牙全靠着中国和德国这两棵大树才能维持自己的美洲殖民地,当然不可能为法国人得罪威廉。既然威廉说要开国际会议解决,那就开好了,上次就是在马德里开的,这次还是在马德里开,由西班牙首相卡诺瓦斯发出邀请,二十多年前那次会议各国都请来。

    出于礼貌也把八杆子打不着的中国和目前已经隐然穆斯林世界精神领袖的哈米德二世的代表请来,毕竟现在的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了西班牙最重要的朋友,虽然还没有上升到盟友级别,但那也仅仅是杨丰还暂时没那兴趣而已。

    至于上次会议的重要成员美国,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他们来了还不够给卡诺瓦斯添堵呢!

    “原则只有一条,让他们双方谁都别如愿以偿,法国人想控制摩洛哥,这是绝对不行的,在这种原则问题上,我们必须得帮助威廉,就是摩洛哥的主权必须得到尊重,但威廉想染指摩洛哥,这个也是不行的,他无非就是惦记丹吉尔港,咱们要是在这个问题上帮他,那英国人肯定就不乐意了。

    所以说你的任务就是去和稀泥,不是解决摩洛哥问题,而是在这个即将爆炸的锅炉外面,加一层薄铁皮,具体内容你自己研究,另外一旦你确定了方案,把它告诉奥斯曼和西班牙两家,就说这是我的意思,他们会配合的。”杨丰向即将前往马德里的特使唐绍仪说道。

    实际上到现在,欧洲打不打对他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能再拖一下也不错,实在拖不下去就由着他们打去吧,憋了这么久了,也的确该打了。

    不过他估计是打不起来,这件事虽然德国人的表现嚣张了点,但说到底法国人不占理,一八八零年各国在马德里已经就摩洛哥问题达成了协议,基本上和现在德国唱的高调差不多,法国人此举等于对当年那份条约的破坏。

    唐绍仪领命后乘坐一艘巡洋舰南下,到新加坡转到大白舰队上,然后随这支舰队一起前往马德里,剩下的事情杨皇帝就没什么兴趣管了,一切任其自然去吧!他接下来还有一位客人需要接待,一位真正的贵客,一位皇后陛下,当然对这位皇后他是不会产生什么想法的,因为这位皇后已经快七十了。

    来访的是大名鼎鼎的奥地利皇后,匈牙利及波西米亚王后伊丽莎白.阿马利亚.欧根妮,也就是拜好莱坞电影所赐,远比她的国家更出名的茜茜公主。

    当然这位皇后的一生,可不是电影里那美好的童话一般,实际上伴随这位皇后一生的是悲剧,不但几十年夫妻分居,而且唯一的儿子还自杀了,原本一八jiu八年她本人也在日内瓦被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仅仅是为了引人注目拿一把锉刀刺杀了,不过这段历史已经改写,因为那时候她根本不在日内瓦,而是在巴黎观看基督山伯爵的首映。

    此后几年这位靠旅行来消磨余生的皇后,一直继续她在世界各地的旅程,现在旅行到了中国。)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