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二六章 诡异局势

    当然杨丰可不知道萨道义心里正在想什么,皇帝陛下今天的心情正高兴着呢,那还管别人怎么样,这边欢歌燕舞,看那厢血雨腥风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乐事。

    不过既然他是著名和平主义者,面对欧洲的局势,总还是要表示一下忧虑的,就在中国皇太子殿下的生日舞会结束后,侍从长袁世凯侯爵和外交大臣张权,分别代表皇室和政府,对欧洲正在进行的战争表示了关注,并且呼吁正在交战的各国,重新回到和平的道路上,用谈判方式解决存在的分歧。

    “和平,和平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各方有什么分歧,都不应该以武力来解决,谈判和协商才是解决分歧的最好办法。”袁侍从长义正言辞地说道。

    当然他这番话在欧洲列强们看来就纯属放屁了,还协商解决,要是协商真能解决谁还会选择战争?协商能让德国把阿尔萨斯跟洛林还给法国?协商能让英国放弃继续维护全球霸权?协商能让德国把船台上的十几艘战列舰自己拆了卖废铁?开玩笑吗!

    再说了你们现在说这话也不嫌恶心,越南是你们协商到手的吗?还是加利福尼亚是你们协商到手的?大家谁还不是一路货色,都是帝国主义者,都是从头到脚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家伙。

    不过从目前看,欧洲的局势仍然没有彻底滑进深渊,首先英国并没有宣战,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塞尔维亚战场的血腥吓得英国绅士们小心肝砰砰的,半个月时间双方死伤二十五万,这不是打仗,这纯粹就是绞肉机,简直太bao力了,太血腥了,在伦敦悠闲喝着下午茶的英国人,可不想这么可怕的一幕降临到自己头上,再说了他们和德国人争夺霸权这种事情,对老百姓来说实在过于遥远了。

    所以英国国内反战之风甚盛,贝尔福首相的任务相当艰巨,虽然这年头人民的意愿很大程度上只是拿来参考的,但说到底最后上战场拼命的还得是他们,必须得先让他们放下思想包袱才行,一份盟约肯定是不够的,和诚信比起来好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贝尔福首相还在等,等着德国人的行动,哪怕他的盟友们已经对此充满幽怨了,哪怕国内的资本家们已经迫不及待了,甚至从布尔人战俘营逃出来的丘吉尔议员,都已经开始指责他正在德国人面前瑟瑟发抖了,这位首相阁下还是选择继续等待最好的理由。

    尽管已经互相宣战,但目前的欧洲除了加里西亚依然在血与火,荣誉与使命中纠缠之外,其他地方却平静得有些诡异。

    尤其是德法边境,静得简直令人发指,按照此前各方估计,一旦开战德国将全力进攻法国,然后法国固守边境,等待英国人的增援,而且在此之前,法国的确在边境线上修筑了大量永备工事,战壕,铁丝网,钢筋混凝土堡垒,大口径要塞炮,把自己武装得就像一只豪猪,就等德国人上门,然后碰得头破血流了。

    而当德国人在法德边境损兵折将的时候,俄国将负责发起进攻直捣柏林,逼迫德国投降,当然这是理想状态,考虑到德军的战斗力和进攻战的难度,实际情况应该是俄军以进攻战牵制德军,迫使其无法增援奥匈帝国,而俄军将集中全力突破奥军防线,然后直捣维也纳,毕竟奥匈帝国在列强中应该算是一个软柿子。

    …击败奥匈帝国以后,只剩下德国就好办多了,三家齐上就是磨也把德国磨死了。

    但现在德国人不进攻,让法国人傻了眼,总不能法军先进攻吧?好歹也是在越南战场失败过的,法国人自然清楚,这年头儿谁进攻谁倒霉,虽然自信现在的法国陆军已经脱胎换骨,但面对机枪重炮战壕铁丝网,那些法国将军们头脑还是很清醒的。

    现在别说他们了,就是杨皇帝都对德国人的表现莫名其妙。

    “玛的,威廉这是要搞什么?”杨丰看着地图一头雾水,按照施利芬计划,德军现在应该首先进攻中立国比利时,然后从比利时境内直插法国,这样就可以完成他的那个巨大的右勾拳,原本历史上后来的评论总是认为德军兵败马恩河是因为小毛奇更改计划削弱了右翼,现在杨皇帝还期待着看原版呢!要知道现在的德军总参谋长可还是施利芬伯爵,由他本人亲自实施这个计划会不会成功呢?

    可他们现在不动手,这是在搞什么?

    不但西线不动手,东线除了调一个集团军进入加里西亚帮助奥军之外,德俄边境的军队同样按兵不动,他们按兵不动,俄国人同样按兵不动,和德军都并肩作战过不只一次了,俄国的将军们很清楚贸然进攻德军防线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世界最强陆军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就连杨丰自己都承认中国陆军战斗力比德国还差一点点,当然他们不知道杨丰这么说,主要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有威胁性。

    现在已经宣战的四大列强,在各自边境已经集结了数百万大军,可居然只有加里西亚一处战场,这诡异情况不知道跌碎了多少眼镜。

    “德国人不会那么傻,硬碰法国人在边境的防御体系,虽然这东西可以用重炮硬砸开,但终究最后还是得靠人命来填,德国人熟悉这套东西,以他们的脾气不可能这么干。

    最好的方式,就是拉下脸来直接进攻比利时,然后从比利时境内快速突袭法国,但这样一来德国和英国就彻底失去了转圜的余地,另外这样做,他们还需要面临比利时人的抵抗问题,法国有着完善而又快速的交通网络,一旦德军无法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突破比利时人防线,那么这一招就失去了意义。”陆军总参谋长李云聪在一旁说道。

    “比利时人不会抵抗多久的,这个国家已经中立了大半个世纪,他们自信也会永远中立下去,早已经到了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境界,德国人再稍稍欺骗他们一下,估计他们也就傻乎乎相信了,等德国人动手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冲锋而已。”杨丰很不屑地说道。

    他这话一说完,忽然明白德国人是在干什么了,他们在释放烟幕弹,稳住比利时人,给自己的计划实施创造最佳条件,如果这样的话,目前这种诡异状况就可以解释了。

    “发电报给布鲁塞尔,让那里的人查一下,德国政府是否重申了对比利时中立地位的保证。”杨皇帝转头问跟在后面的侍从。

    这点小事对于庞大的杨氏财团商业体系来说,无非也就是一个电报而已,作为西欧重要的商业中心,布鲁塞尔有杨氏财团旗下十几家企业的分支机构,那些经理们在当地上流社会也都是算得上号的人物,很快就把他想要的结果打听出来了,法国已经重申了对比利时中立地位的尊重,德国人并没有,但德国驻比利时公使已经向比利时政府表示,比利时对德国没有必要害怕,因此现在的比利时,依然一片歌舞升平,丝毫没有进行战争准备。

    …“哼,德国公使的私人保证有个屁用,这些傻瓜居然也能相信。”杨丰鄙视地说道,不过这也让他确定德国对比利时的入侵已经迫在眉睫。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时候,由小毛奇中将亲自指挥的十万德军,已经在德比边境集结待命了,和原本历史上相比,这时候的威廉很显然已经跟杨丰学坏了,原本历史上他还提前向比利时人发个通牒,尽管通牒和宣战之间间隔很短,但至少这道程序已经走了。

    不过如今在他那位值得信赖的朋友的熏陶下,这位皇帝陛下已经深谙丢掉脸面收获的是实惠的真谛,他要跟比利时人玩不宣而战了,或者说一边宣战一边开战。

    此时已经堪称德国名将的小毛奇中将,正手举着望远镜,一脸高傲地望着比利时方向,尽管在这里他并不能真正看到自己的目标,但这并不能妨碍他秀一下自己指挥方遒的名将风采。

    在身后年轻军官们崇拜的目光中,这位德国陆军中冉冉升起新一代将星,很满意地放下望远镜,然后带着自信地微笑,回头看了看他身后的列车上,那里有四头恐怖的怪兽,所有巨炮爱好者的最爱,提前十年出现的,使用昂贵的中国产最新型合金钢制造,由中德联合开发的克虏伯大贝尔莎,四二零毫米超级攻城炮。

    这四门巨炮和原版相比,重量更轻,移动更加方便,射程更远,同样加装延时引信的巨大炮弹在装填了从中国进口的最新型炸药,或者说钝化黑索金和铝热剂装药之后,威力更加恐怖。

    而小毛奇中将,即将面对的是比利时的大门,同时也是法国的大门,列日要塞。r1152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