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五七章 应对

    刚刚离开病床的布莱恩,立刻就面临着严峻挑战,他不得不强撑着还没痊愈的身体出来主持工作,首先自然是向加勒比海同盟设在哈瓦那的司令部提出抗议,同时海军部组成专门的调查组前往查尔斯顿进行调查,甚至动用了潜水员,反正埃文斯号沉在水下也不算很深,几十米而已。

    另外利用一些民主党控制的报纸继续制造和平舆论,尤其是让老百姓清醒一下,明白现在的国际形势,特别是渲染欧洲战场的血腥,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几百万人就那么没了,美国总共现在才不过五千万人口,大老远跑到与自己利益毫不相关的欧洲,去为了曾经的殖民者流血,这样做有意义吗?

    再对德国宣战后怎么办?攻击加勒比海的德国人吗?加勒比海同盟早就划定保护范围,连英国和俄国都不敢在这个范围内攻击德国人,美国要是这么做就等于同整个加勒比海同盟宣战,然后洛基山西边的三十多万中国陆军,墨西哥六十万陆军,邦联目前已经扩军到了三十万,再加上西班牙和德国加起来还得超过三十万,整整一百五十万敌军会在瞬间从西,南两面杀进美国,而美国现在仅有六十万陆军,怎么抵挡几乎三倍的敌人。

    更何况加勒比海同盟在东海岸还有一支强大的舰队,随时可以在美国海岸任何一处进行登陆,美国海军实力顶多人家的一个零头。根本没有任何抗衡能力,如果中国海军庞大的主力舰队开来,那就更没有任何希望了。难道还想上演火烧华盛顿的悲剧吗?

    至于玩持久战就更是笑话了,他们的背后就算不加德国,光邦联,西班牙和墨西哥总人口就已经超过了美国,更何况还有一个拥有四亿五千万人口的中国,加起来人口数量是美国的十倍,美国怎么打赢这场战争?

    而且埃文斯号事件处处透着诡异。凯撒.奥古斯都号在查尔斯顿外海几个月了,和埃文斯号一直相安无事。他们为什么莫名其妙攻击埃文斯号,也不可能是意外误射,鱼雷攻击可不是火炮,一个喝醉酒的士兵填上炮弹一拉绳子完事。那得几个头脑清醒的人经过仔细的数据计算,甚至有可能需要整艘军舰进行配合的。

    为了一次疑点重重的冲突,让整个国家卷入一场可能导致亡国的战争,让几十甚至几百万人死亡,这是不是太冲动了点。

    应该这些分析还是很理智的,但问题是在各大财团的金钱操纵下,美国绝大部分报纸和电台都在疯狂渲染仇恨,老百姓都是很好忽悠的,再加上大批不想回家种地当农民的美国年轻一代的确对现状不满。更是渴望在战场上赢得荣誉,所以美国的战争浪潮依然在汹涌澎湃。

    至于海军部的调查,就更没有什么好结果了。幸存的船员异口同声指认凯撒.奥古斯都号发射的鱼雷,就连潜水员下去调查也确定的确是鱼雷,不过倒也有点异常之处,这枚鱼雷的威力偏弱。

    现在各国那些杂牌的小鱼雷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全都是博福斯的五三三重型蒸汽瓦斯鱼雷,当然有的是正版有的是授权生产。但装药量都是两百公斤锑恩锑,这样一枚鱼雷打在一千多吨的小驱逐舰上可是很残忍的。一下子炸两半都很轻松,但这个却只是在水线上炸开一个巨大的窟窿,这也是大部分船员幸存的原因,如果真是两百公斤装药的,这一船人恐怕一个都不剩了,也就是这枚鱼雷特意减少了装药。

    但这个疑点,对于证明是谁干的并没有任何用处。

    就在布莱恩焦头烂额地应付埃文斯号事件时,由联邦调查局起诉,在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进行的对马克汉纳涉嫌谋杀总统案的审讯也进展缓慢,这位政坛大腕身后有的是大牌律师,只要他不承认罪行,那么想给他定罪可是很困难的,联邦调查局手中只掌握着刺客的供词,以及部分相关证据,但在那些律师们的努力下,这些都很难弄倒他。

    但无法给他定罪,也就等于给了他背后那些人攻击的余地,在一些报纸的恶意渲染下,这件事正在成为民主党的蓄意报复,变成了一起政治陷害,虽然有纽约时报的例子不太敢直是布莱恩本人,但民主党还是无所谓的,毕竟马克汉纳是当初布莱恩败给麦金莱的罪魁祸首。

    “共和党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袁侍从长虚心求教,他对美国人这套玩法始终不是很适应。

    “很简单,把水逐渐往布莱恩本人身上引,然后在众议院启动弹劾程序,布莱恩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如果众议院真得通过了对他启动弹劾程序,那么这个人多半是会辞职的。接替他的威尔逊在对财团的打击方面远没有他激进,而且民主党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布莱恩原本是人民党,只不过人民党实力差,所以才和民主党结成联盟,当初竞选失败后人民党散伙都直接并入民主党。但民主党内部也有和财团走得近的保守派,只要他被打下去,以他为首的左倾激进派在内部肯定会受到重创,然后保守派会重新得势,他们会和财团达成妥协的。

    然后美国政府会以对德国宣战为理由,让英法俄对我们施压,他们再给咱们一些好处,甚至把阿拉巴马州扔掉都无所谓,反正就是让咱们解除制裁,如果咱们不解除制裁,那么他们就和咱们打一场,总而言之他们会收获一场战争,然后快破产的工业资本家们凭借战争咸鱼翻身。

    这对咱们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最好还是继续让布莱恩在这个总统位置上坐下去,他是肯定不会发动任何战争的,就算他对工业资本家们采取一些让步也不会发动战争,这个人是很反战的,但只要我们维持制裁,同时不要停止工业品倾销,任何让步和松绑措施都没有任何意义,逼到绝路上的工业资本家们,只能采取一些非常手段。

    算了,还是拉他一把,战争尽量不要发生,让咱们的舰队注意点,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出那艘潜艇,不过这种东西恐怕很难会继续留着。”杨丰道。

    实际上这时候美国沿海的联军舰队也已经展开搜索,当然希望肯定是不大的,毁尸灭迹是干这活的基本觉悟,那些动手的人除非脑子有问题,否则恐怕是不会把潜艇开回去的,找个僻静地方直接沉了就可以,艇员想逃回去还不是小事一桩。

    不过这时候杨丰忽然脑子一动,这艘潜艇不可能出美国领海,近两百艘联军战舰巡弋美国领海外面,他们如果出领海后再弄沉潜艇走人,那么很有可能会被联军战舰撞上,这些人不会冒这种险的,最有可能在近海找个地方,这样沉了潜艇后自己游回岸上都可以。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这艘潜艇并不难找出来,而且这艘潜艇不可能敢于浮出水面,甚至伸出通气管航行都有被发现的可能,而水下电池航行不会太远,也就是这艘潜艇就算沉,也只能沉在距离出事海域不远的地方。

    这就简单了,拿主动声呐轰,绝对能够把它轰出来。

    “传令给美洲的舰队,把那两艘战巡开过去,开主动声呐,从埃文斯号沉没地点开始,带上美国政府和海军官员,还有报社记者,一艘向南,一艘向北,沿着美国海岸用主动声呐轰。”这家伙立刻命令道。

    现在中国海军的水下探测手段已经很完善了,被动式声呐装备了所有战舰,但主动式声呐刚刚开始装备,美洲的战舰中只有四艘主力舰装备。

    接到他的命令后,原本在纽约外海执行封锁任务的两艘洪武级战巡立刻南下,同时中国驻美国大使也找到了布莱恩,提出由中国战舰来帮助搜寻那艘可能存在的潜艇,这对布莱恩来可是雪中送炭,真要找出这样一艘潜艇来,那一切问题自然解决,所以他很痛快地答应了。

    实际上这时候美国海军并没有潜艇,布莱恩这个人在这方面还是很老实的,在德国人指出是潜艇攻击了埃文斯号后,美国政府也开始对各大船坞和港口进行检查试图找出这艘潜艇,不过他们的努力很显然是徒劳的,如果真有人用潜艇击沉了埃文斯号,肯定是不会把它再开回去的,既然中国海军的战舰有仪器能从水下找出并且定位潜艇,那当然是好事了。

    美国政府紧接着宣布,邀请中国海军战舰,进入美国领海搜索那艘被认为击沉了埃文斯号的潜艇,同时为了显示公开公正的原则,将邀请包括各国驻美公使,参众两院议员代表,一些社会名流再加上各大报纸电台记者共同来参加搜索行动。(未完待续)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