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六零 毒气互熏

    卖给尼古拉几百几千门战防炮,让他多摧毁几辆德国战车,然后威廉就会买更多的推土机去改装成战车,这才是一个军火商的生意方式。

    当然,这样的话就需要给德国人一些更好的推土机了。

    “这是一款最新式的推土机设计,你回去让工人以最快速度生产出来。”杨皇帝拿着一摞图纸对受他召见的长城重工总经理说道。

    “陛下,这样的推土机我们是不是先咨询一下客户的意见,有时候他们可能会有一些额外的需要。”总经理拿着一摞八六式步兵战车的外形设计图,小心翼翼地对皇帝陛下说道。

    “当然,那是肯定的,你回去先弄一辆样品,然后单独把那些客户都邀请到试验场地,让他们自己切身感受一下这种推土机的性能优势,另外告诉他们,这种推土机并不光是卖整机,也可以单独把底盘出售。”杨丰笑眯眯地说。

    “臣明白,臣这就去办!”总经理赶紧笑着退了出去。

    杨丰给出的只是八六式步战车的外观设计,当然肯定是没有炮塔的,不过虽然没有炮塔,却额外加了一个半封闭式的机枪堡,至于内部设计这个就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了,长城重工生产了这么多年推土机,这种小事他们很好解决,再说了杨丰也没要求这款所谓的推土机性能有多好,以现在德国人购买的那种一百五十马力柴油机版的推土机为基础稍微进行一下改装。让里面的布局更符合战场就可以了。

    而且以这套动力系统,也完全能够制造出符合一战标准的坦克来,要知道小游民的发动机功率才不过一百零五马力。而且还是汽油机的,但小游民的重量超过了十八吨,以现在杨丰提供的这套底盘,完全可以制造出一战标准的重型坦克,反正英德各国可以只购买底盘,买回去之后怎么改他们就随便了,有了底盘其他都是小事情。

    至于给俄国人的战防炮。这个就很简单了,连三七毫米都用不着。当然主要是三七毫米战防炮容易在以后给中国战车构成威胁,法国人刚刚开发出来的二五毫米就可以,按照pak37的设计改一下口径,以现在中国的火炮技术制造起来很轻松。

    就在这家伙研究如何一边往俄国人手里卖战防炮。一边往德国人手里卖半成品坦克的时候,德奥俄三国在维斯瓦河上已经展开了血腥的大战,华沙,伊凡哥德罗两座最重要的渡口城市,立刻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无数炮弹呼啸着划过天空,毫不留情地倾泻在这两座城市,反正对于波兰人无论德军还是俄军还是奥军都不怎么在乎他们的死活,哪还管什么人道主义问题。尽情展开火力秀就可以了。

    德国第九集团军加第八集团军一部进攻华沙,奥匈第一集团军进攻伊凡哥德罗,奥匈第四集团军在维斯瓦河东岸向北进攻卢布林。

    然而就在同时为了逼迫奥匈军队回援。俄军在南线以五个集团军的优势兵力发起反攻,在反攻中俄国人终于打开了战场上的潘多拉魔盒。

    “毒气弹!”

    利沃夫,刚刚夺回这座城市的奥匈第三集团军防线上,随着一连串黄色雾气的炸开,无数惊恐的尖叫声蓦然响起,正在炮火中等待迎战俄军的奥匈士兵们慌乱地找出自己的防毒面具往脸上扣。但可惜现在已经是夏天,他们单薄的军服根本无法抵挡毒气的渗透。很快大批士兵就开始在毒气的侵蚀下惨叫起来。

    而就在这时候,对面的俄军发起了进攻,已经慌了的奥匈指挥官们忽然也想起了自己配备的毒气弹,实际上这东西都在前线炮兵的手中,虽然有北京公约,但必要的时候还是做好了使用的准备,现在简单了,既然俄国人首先使用了毒气弹,那么奥地利人自然也没必要客气,一枚枚装满芥子气的炮弹呼啸着划过天空然后在进攻的俄军中炸开。

    杨丰期待已久的毒气互熏终于正式拉开了序幕,不过虽然奥匈军队同样使用了毒气,但终究因为兵力上的劣势没能够挡住俄军的反攻,刚刚夺回的利沃夫紧接着又被俄军攻陷,同时在其他各地也相继被俄军突破。正在维斯瓦河的奥匈第一集团军不得不紧急南下增援,刚刚组建的德国第十一集团军加入战场,原本在罗马尼亚境内的奥匈第五集团军同样回援加里西亚。

    与此同时,罗马尼亚战场上的德国第十集团军,罗马尼亚第一,二集团军,一共三个集团军在德军老将戈尔茨男爵指挥下,以优势兵力向罗马尼亚境内的俄军第十二,十四两个集团军发起了进攻,战役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已经变成了整个东线的全线大战。

    因为俄军在加里西亚战场上使用了毒气弹,紧接着德军在维斯瓦河战场上,同样也开始大规模使用毒气弹,俄国政府愤怒地指责德奥违反北京公约,德奥则指责俄国违反北京公约在先,不过俄国方面辩解,俄军使用的并不是北京公约中禁止使用的芥子气和光气,而是一种刚刚研制出来的新式毒气。

    这下子各国一下子瞪起了眼睛,要说俄国人有本事发明新型毒气,那也未免太不合理了点,联想到俄国皇后在中国跟杨丰天天出双入对的情况,很难保这个奸商是不是被他老qing人哄开心了,把某种新型毒气当了礼物,当然这事肯定不能找杨丰问,问了他也不可能承认,不过各国对这方面的情报侦察力度却加大了。

    至于战场上使用毒气的问题,德国人对俄国的解释不屑一顾,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说你们使用的是芥子气,既然你们使用芥子气,那么就不要怪我们也用这东西了,德军在战场上继续大肆使用毒气弹。

    尤其是在罗马尼亚战场,戈尔茨男爵这个几乎当年一手打造了奥斯曼陆军的家伙在毒气的使用上更加肆无忌惮,他虽然拥有三个集团军的总兵力,但那两个罗马尼亚集团军战斗力纯属渣子,真正能够使用的只有一个第十集团军,为了以最快速度攻入俄国境内威胁加里西亚俄军背后,没有战车的他几乎完全是以毒气开道。

    偏偏他对面的两个俄国集团军都是战争开始后仓促编成的,尼古拉本来就对灰色牲口们死活不是很在乎,在没有得到中国的军火之前,这两个集团军甚至连人手一支步枪都做不到,更别说发防毒面具这种奢侈品了,实际上俄军中拥有防毒面具的士兵不足三分之一,现在撞上以毒气开道的戈尔茨男爵立刻放了羊。

    德罗两军的进攻几乎如摧枯拉朽般,进展之顺利连戈尔茨男爵自己都难以置信,甚至原本渣渣一样的罗马尼亚陆军,在这样顺利的战斗中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说到底现在是重新解放他们的领土,打出气势的罗马尼亚人一反开战时被俄军追着暴打的可怜形象,反而在反击侵略者的口号声中追着俄国人暴打,再加上俄军占领期间的种种恶行,现在就连那些罗马尼亚老百姓都加入了暴打俄军的行列,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德罗联军就杀进了俄国境内的比萨拉比亚。

    这里同样是罗马尼亚人的聚居区,只不过在属于奥斯曼帝国时期被俄国强行割去,现在自己的本族同胞打过来,原本就对俄国统治心怀不满的当地居民,立刻跑出来迎接他们的解放者了。

    俄国南部局势瞬间崩坏,尼古拉匆忙从加里西亚战场抽调兵力回防乌克兰,原本已经被俄军压得喘不过气的奥匈军队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不过这时候他们几乎又被撵到了开战前的位置,好在这一次奥匈军队坚守住了刚刚夺回的普热米什尔,封住了俄军通向西里西亚的大门,到这时候双方的战线再一次趋向稳定。

    德军在维斯瓦河西岸保持攻势,日复一日地向着东岸倾泻炮弹,可怜的华沙和伊凡哥德罗这两个主要渡口城市每天都在血火地狱中忍受着无情的蹂躏,那些受池鱼之秧的波兰平民成了最主要牺牲品,不计其数的波兰人不得不扶老携幼逃离自己的家园走上漫漫的逃难之路,成千上万地倒在沿途的饥饿与疾病当中。

    中路俄国人在奥匈帝国战线上保持攻势,但却始终无法突破奥匈军队在喀尔巴阡山区的防线,这条防线背后就是匈牙利的中欧平原,奥匈帝国的心脏所在,哪怕为了不让自己的家乡沦为战场,那些奥匈士兵们也要守住他们家园的最后防线,更何况这里本来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背靠着波希米亚的军工基地,在这里奥匈军队打得非常从容。

    南线战场则稳定在比萨拉比亚地区,仓促从加里西亚抽调而来的俄军,连同从罗马尼亚撤回的总共四个俄国集团军,在这里和德罗联军僵持不下互有攻守,但总得来讲,却是德罗联军略占上风。(未完待续)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