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六一章 杨丰的卡尔巨炮

    “防毒面具,”杨丰沉吟一下,这东西他当然是可以卖的,可问题是俄国人要得太多,要得太急了,一个月内要最少两百万套。

    尼古拉没法不急,维斯瓦河战场上还好点,那里毕竟都是些俄国主力集团军,这东西配备的数量还算多一些,可是比萨拉比亚战场上就不行了,尤其是在前期让戈尔茨男爵熏倒了十几万俄军,现在新补充进去的,别说防毒面具了,连步枪又都供应不上,不少灰色牲口们还拿着长矛呢,这让他们怎么可能顶着毒气弹坚守阵地?再不给他们配上防毒面具,德国人和罗马尼亚人就该打过德涅斯特河进乌克兰了。

    “实在不行就从陆军的后勤储备中先给他们匀一部分吧,当然这价格肯定要给他们高一点。”杨丰想了想说道。

    “俄国人还想要超大口径重炮。”袁世凯说道,他目前全面负责同俄国的军火贸易。

    这段时间俄军在前线,可以说尝尽了奥匈军队重炮的苦头,尤其是那些斯柯达三零五巨炮,这种只有二十吨重甚至都能在公路上牵引行军,却可以把几百公斤重炮弹打到十几公里外的恐怖怪兽一次次摧毁了灰色牲口们的意志。

    “这个倒是可以卖,但问题是咱们也没有啊,你让他们再等半年吧!”杨丰说道,这个他目前真得爱莫能助,虽然大贝莎是中国皇家火炮工厂和德国人合作开发的。但并不意味着中国会装备这种东西,现在中国能够立刻提供的陆军重炮也就一五五的。

    俄国人想要,就只能单独为他们开发一款。三零五,四二零什么的就算了,把原本历史上日俄战争中日本人轰旅顺口的二八零榴弹炮复制一下,然后加长一下炮管,只要能保证他们的炮弹打到十公里外就可以了,这种火炮很好制造,估计用不了半年就能送到尼古拉手中。

    “陛下。咱们是不是也装备一下这种巨炮。”袁世凯小心翼翼地问道,欧洲战场上超级巨炮大放异彩。已经让中国的陆军将领们心痒难奈,看看人家使的大炮,再看看他们手中的一五五重加农炮,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玩的炮仗。陆军总参谋部那帮家伙已经多次要侍从长找机会跟皇上说说,看看能不能也为陆军装备一款这种级别的火炮,不说别的把大贝尔莎造几门也好啊。

    “他们想要大口径重炮?这样啊,倒是的确可以满足一下他们的要求,而且乌兰乌德和赤塔这些俄国要塞也确实需要攻城炮,这样吧,你把火炮工厂的总工程师和李云聪都叫来,我给他们看一个好东西。”杨皇帝笑眯眯地说。

    很快陆军总参谋长李云聪和皇家火炮工厂总工程师就奉召进了宫,然后杨皇帝让侍从给他们抬过一个小箱子。里面装了整整一箱子的图纸,紧接着又把一张还没打开的图纸摆在他们面前。

    “这是我最新设计的一款超大口径火炮,专门用来对付敌军要塞的。你们拿回去研究一下。”杨丰漫不经心地说道。

    李云聪迫不及待地打开图纸,紧接着脑袋差点杵到桌子上。

    “口径五百四十毫米?”他用颤抖的声音难以置信地抬起头说道。

    “对呀,你们不是喜欢大口径吗?这一次就给你们一个真正的大口径,不但是大口径,而且是自走炮。”杨丰说道,他给出的是小胡子当年准备用来炮轰马其诺防线的卡尔巨炮。他手上不但有卡尔的全套设计图,甚至还有古斯塔夫的。考虑到运输条件的限制多拉肯定不现实,毕竟他用这种火炮也就是炮轰一下俄国在远东的要塞,一千多吨的重量就算是列车炮,现在也不可能有哪座桥梁能让它通过。

    但卡尔就不一样了,一百来吨的重量完全可以进行远距离的铁路运输,履带式的行走装置也同样可以让它在离开铁路的情况下进行短途机动,而且西伯利亚的坚硬冻土也非常适合它行进,唯一的缺陷就是射程短一点,但他现在准备制造的是长卡,也就是后期减小口径的改进型,最大射程已经超过了十公里,这就足够使用了,再远还不如拿轰炸机往下扔炸弹呢!

    实际上这种火炮,在他看来也就是用来吓唬人的,制造一台卡尔自走炮的成本,足够他生产一堆轰炸机了,一吨多重的炮弹虽然威力巨大,但装药量并不比一枚五百公斤级航弹强多少,而且炮弹下落速度同样比起俯冲投掷的航弹来也快不了多少,在对付要塞时候的穿透力相差无几,但问题是这东西对于敌军士兵的心理威慑作用可比轰炸机大多了。

    就尼古拉手下那些灰色牲口们,估计听到炮弹落下的声音,基本上也就崩溃了。

    当然李云聪和火炮厂总工程师两人就没有皇上的觉悟了,两人抬着图纸箱就跟两个抬了一箱黄金的海盗一样带着满脸的神圣回去制造大炮去了,虽然这是二战初期水平的武器,但对于现在中国的工业技术水平,还算不上什么太难的任务,包括五百八十马力的柴油机同样有能力制造,实在不行也就是让美女头像拉他们一把。

    就在中国君臣研究大炮的时候,欧洲东线的厮杀依然在继续,因为始终无法突破俄军在维斯瓦河的防线,德军从西线直接把他们的大贝尔莎又调了过来,这种恐怖的战争巨兽,果然如兴登堡所料,在伊凡哥德罗轻而易举地摧毁了俄军的意志,甚至就连毒气弹都没有击垮的俄军在那些一吨重的巨型炮弹落下的时候瞬间崩溃了。

    在这座已经被打成废墟的城市,整整两个军的俄军士兵们疯狂逃离他们身后的地狱,天空中恍如流星坠落般的呼啸不停传来,紧接着就是天崩地裂一样的巨大爆炸声,大地的颤抖中,爆炸的冲击瞬间抹平周围上百米内一切,冉冉升起的烟柱就仿佛直刺天空的恶龙。

    那些可怜的灰色牲口们哪见过这东西,在他们眼中这不是大炮,这是上帝的咆哮,敬畏神明的他们在这工业文明的神迹面前颤抖着,任凭他们的军官如何驱赶,如何鞭打,甚至督战队在后面动用了机枪扫射,都没有挡住这些被吓坏了的灰色牲口们溃败的脚步。

    在他们身后的维斯瓦河上,不计其数的德军士兵,乘坐着一切可以找到的渡河工具,几乎毫无妨碍地跨越了这道横亘在他们前方的天堑然后夺取了这座曾经的城市,紧接着德国工程人员开始修复被毁的铁路桥,同时一道道浮桥也在河面上架设起来,一个稳固的桥头堡在伊凡哥德罗建立了起来。

    不过很显然俄军并不准备放弃波兰,一旦维斯瓦防线被彻底突破,那么整个波兰突出部就全部被切了下来,德军可以直接兵临白俄罗斯,然后南下乌克兰,那时候俄军在加里西亚的军队只能后撤,退守喀尔巴阡山区的奥匈军队将重新夺回他们失去的土地并且同样杀入乌克兰,然后和比萨拉比亚的德罗联军合兵一处,整个乌克兰南部不复俄国所有,这对尼古拉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

    为了重新夺回伊凡哥德罗,俄军第四集团军立刻发起了反攻,那些灰色牲口们在军官的咒骂和鞭打中,一次又一次徒劳地冲击着德军防线,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粉身碎骨,在子弹的呼啸中支离破碎,但剩下的士兵依然在无奈地迎着死亡的地狱艰难向前。

    在他们的前方,一枚又一枚毒气弹在德军阵地上不停炸开,黄色的毒雾弥漫中,带着防毒面具的德国士兵们,同样在死亡的地狱中艰难支撑着,不停地用他们手中的武器向着前方疯狂地倾泻着杀戮,炮弹爆炸声中被毒气熏伤的士兵们,正在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天空中扬起的泥土里伴着无数的残肢断臂,战争的残酷让阳光都变成了血色的。

    但俄国人终究没能重新夺回伊凡哥德罗,第四集团军用了五万条生命也没能实现他们的目标,德军牢牢控制着这座至关重要的桥头堡,不过他们同样也无力继续向前扩展,一批又一批的灰色牲口们正在拿着刚刚配发给他们的中国产水连珠步枪填进他们对面的战壕。

    而且在这里,原本兴登堡最重要的突破工具战车,也开始遭遇了危机,俄国人的战防炮出现了,不过却不是从中国购买的,第一批中国产的二五毫米战防炮刚刚出厂呢,至少还得过一个月才能送到俄国人手里,这时候俄军使用的还是他们的盟友法国人,刚刚从遥远的摩尔曼斯克辗转送来的,虽然数量不多,但却已经对德国人的战车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惧之后,灰色牲口们已经明白了这东西并非不可战胜,甚至一个zha药包,一捆手榴弹就可以轻易摧毁。(未完待续)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