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八零章 凡尔登

    当然,尽管意呆们表现拙劣,该打还是要打的,伊松佐河不好打,阿尔卑斯山区就更不好打了,那里可是整个欧洲的屋脊,除了几个险峻的峡谷山口,根本就没有什么道路可以通过,这要是古时候一人拎根长矛进攻还凑合着能过去,毕竟那时候对后勤要求不是那么恐怖,最多也就是粮食运输困难点,在山里打打猎抢点粮食基本上就能对付着过去了。

    可到了热兵器时代,都开始玩大pao机枪了,想要在阿尔卑斯山区发起大规模进攻就纯粹是个笑话了,所以意呆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顶着奥匈军队的火力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送死的过程,而且还是旷日持久的重复下去,实际上到最后他们一共发起了十次大规模的进攻战役,并且为此付出了一百多万人的伤亡代价,然后…

    呃,然后他们打输了,让奥匈军和增援的德军打过了伊松佐河进入意大利,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大规模的进攻战,让意大利那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工业实力立刻就不堪重负了,要知道这样的战役消耗的不仅仅是人命,还有武器弹药,几十万人的进攻,一天光子弹就有可能消耗几千万发,pao弹就算意大利人火炮数量少点,几十甚至上百万发也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差不多十年没打过仗的意呆们上了战场更是拼了命开火,弹药消耗格外快。没多久他们的储备就无以为继了,兵工厂的产能同样跟不上消耗速度。

    意呆们只好不停地催促英法给他们送军火过来,尤其是大口径重炮。du气弹,甚至战车这些东西,把英法两国搞得不厌其烦,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这哪是个帮手,这纯粹就是个累赘,百万大军唯一的用处。就是拖住了两个奥匈集团军,而且英法还得想方设法援助意呆们。要不然让奥匈军队打进意大利就麻烦了。

    因为一旦意大利挡不住把奥匈甚至德军放进亚平宁半岛,那么法国政府就必须小心自己屁股后面了,从伊松佐河战场到马赛也不过几百公里,而且整个意大利北部还都是交通发达的平原。到时候只需要把意军逼到南部,德奥军队就可以直扑马赛,这还不如以前意大利没参战的时候,至少那时候还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为了支援意大利,英法不得不挪用自己本来就紧张的军用物资,一门门重炮,一辆辆战车,一架架飞机,成千上万吨的弹药全部装船运往那不勒斯。热那亚,里窝那这些港口,然后通过火车源源不断送到伊松佐河战场。交给意呆们去毫无意义地挥霍。

    不过意呆们终究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尼古拉对此很满意,为了伊松佐河战役,奥匈陆军不得不又把最后编成的第九集团军调了过去,原本这个集团军是要加入东线的,毕竟意呆们也有着百万大军。就算奇葩点也不是一个集团军能够挡住的,而且奥匈第六集团军还必须有很大一部分用来防御阿尔卑斯山的那些山口。用在伊松佐河战场上的仅仅是两个军而已。

    “看看,我说的怎么样,意大利这个国家,谁跟他们一伙儿谁倒霉!”杨皇帝得意地说道。意呆们的表现再一次印证了他那算无遗策的神奇本领,当然他的大臣们对此都已经习惯了,皇上嘛!那是天子,自然是要有点神奇的,实际上这时候中国国内老百姓的确正在神话皇帝陛下,甚至他本人也在这方面推波助澜,把自己造成神对于他和他的后代统治国家非常有好处。

    “陛下,法国人暂停了归还咱们第二批文物。”在很配合地吹捧了一番皇帝陛下之后,张权小心翼翼地说。

    这一点应该说是法国人自讨苦吃了,毕竟他们都是很热爱艺术的,这些年随着法国实力每况愈下,也不可能再去抢别人的了,所以对这些他们前辈的遗产格外珍惜,再说法国人也不是说不还,只不过晚一些时间而已,而且他们也的确没人,一个三千多万人口的国家,到现在光死伤就奔着两百万了,还有两百万在战壕里,现在工厂里都全靠女人了,哪有功夫清点什么文物!

    “开什么玩笑,做人要讲诚信,答应还给咱们的东西怎么能食言呢!去,从明天开始,国内舆论改改风向,渲染一下中德,中奥友好,鼓吹一下加入同盟国。”杨皇帝笑眯眯地说道。

    张权笑着点了点头,他也是准备这样干的。

    在法国人声称因为清点工作太过繁琐,而且战时人手紧张,所以枫丹白露宫的圆明园文物归还工作可能会延期很长时间后,中国的舆论在一夜之间全倒向了德奥,包括当年李鸿章跟德国人的勾搭,杨皇帝跟德皇的友谊,过去中德在日本美国并肩作战,奥匈皇后陛下对中国的访问又全都翻了出来。甚至还有专家在报纸上考证匈牙利人有可能是匈奴后裔,说起来也是从咱们中国出去的之类论调,总之竭尽全力把前段时间灌输在老百姓心中的中英,中法,中俄友谊清洗出去换成中德中奥友谊。

    甚至跟黑森大公一直保存私人友谊的中国外交大臣,最有可能的下一任首相张权都在一些非正式场合流露出希望中国加入同盟国的想法。

    中国舆论的再一次逆转把英法搞得心惊肉跳,虽然知道这恐怕又只不过是杨丰导演的大戏,但既然他这样做了,那也就意味着杨皇帝对法国人食言一事已经不高兴了,考虑到他的精神状况很显然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哪天心情不爽,一拍脑门子直接下令加入同盟国对协约国宣战,就为了一些坛坛罐罐最好不要冒这种性命攸关的危险。

    于是很快法国人就宣布,虽然人手紧张,但是经过工作人员的日夜努力,枫丹白露宫的圆明园文物清点工作终于完成,不日即将起运,至于英国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像法国人那么小气,这时候大英博物馆的圆明园文物已经开始装船了,这个消息终于让中国舆论开始重新回到不偏不倚的正常轨道上。

    这也让英法两国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可惜紧接着坏消息又砸在了他们头上,德国人的新一**规模进攻开始了,目标,凡尔登。

    这时候的凡尔登已经成了西线战场的最前沿,这座马斯河畔的古老要塞和它所形成的突出部,牢牢地堵在德国中yang集团军群和左翼集团军群之间,就像一个楔子一样砸进整个德军控制区中间,让他们整整三个集团军无法动弹,清除这个眼中钉已经是德军在西线最重要的任务。

    一旦夺取凡尔登,德国第五,六,七三个集团军就可以全部抽身把战线和最前沿的马恩河连接起来,而且那时候德军至少可以抽出一个集团军加入其他战场,尤其是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东线。虽然又加入了新编的第十二,十三两个集团军,但东线德军实力依然偏弱。威廉和施利芬的目标是全力以赴逼迫尼古拉认输然后腾出手再收拾西线的英法,但随着战线推进到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仅仅四个德国集团军是肯定不够的,要知道他们的对面是整整四百万俄军,到现在俄军依然占据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这样一来就必须先解决凡尔登。

    凡尔登。

    “炮击!”随着一连串惊叫,无数在泥泞的战壕中煎熬的法军士兵们,惊慌得各自寻找着隐蔽处,紧接着头顶刺耳的呼啸声传来,巨大的爆炸轰然炸响。这样的炮击很平常,一年多来双方谁也拿对方没办法,炮击,进攻,撤退休整,再炮击,再进攻,这套程序已经重复了无数遍,每重复一次的结果都是无数的士兵变成了腐烂的泥土。

    那些蜷缩在战壕内的法军士兵们一个个抱着头顶的钢盔,在密集的爆炸声中,顶着头顶铺天盖地般落下的泥土和残肢断臂等待命运的审判,偶尔有炮弹正中战壕近处,被推开的泥土就像山体滑坡般瞬间掩埋了一堆倒霉鬼。

    尤其是最重要的凡尔登要塞,这座已经承受了无数炮火的堡垒,此时正在经受着新一轮考验,四二零巨型攻城炮的炮弹恍如流星般,带着让人心悸的呼啸一枚接一枚不停落下,恐怖的爆炸声接连不断,整个堡垒都仿佛被爆炸的火光掩埋,堡垒四周的土地看上去恍如月球表面般布满了不计其数的巨大弹坑。

    不过法国人已经将这座堡垒打造得如钢铁浇筑一般,而实际上这座要塞也多半是钢铁,即便是四二零巨炮那一吨重的炮弹也砸不开它那坚固的外壳。

    但今天,德国人很显然没准备用炮弹砸开,就在凡尔登前线遭受炮击的时候,附近的一座座法军机场上同时响起了战斗警报。(未完待续)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