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八一章 覆灭

    荡漾着浮冰的蔚蓝色海面上,两艘超级战列舰的十六门主炮不停发出怒吼,膛口焰的火光明灭不定,在校射机的引导下一枚枚三八零炮弹呼啸着飞向三十公里外的俄罗斯岛,在这些恍如流星般坠落的炮弹打击下,那些曾经被认为坚不可摧的堡垒一座座化为废墟。

    就在同时,跟随舰队而来扫雷艇开始前出,这些两艘一组的小型军舰之间,都拖着一根长长的钢索,在这根钢索上装有特制割刀,一旦扫到水雷后,紧接着隔断锚链让水雷浮出,然后将浮出水面的水雷用小口径炮击毁,这是一项比较繁琐的任务,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扫出足够的通道,而扫出通道以后,那些徘徊在海面上无所事事的昆仑级战列舰将向前,然后用它们的二八零主炮近距离直射摧毁俄国人的堡垒。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俄罗斯岛上的那些堡垒能不能撑到那一刻还很难说呢,在那些凶残的三八零炮弹打击下,俄国人的堡垒正在如同沙子做得一般一座接一座崩塌,而且就在同时,陆航的轰炸机群也已经飞临上空,正在用凝固qiyou弹彻底清洗那些被摧毁的堡垒,地狱魔火将残余的俄国人瞬间烧成灰烬。

    已经撤退到海参崴的高尔察克,黯然地望着对岸这座开始熊熊燃烧的岛屿,而在他身后,随着中国步兵的推进,海参崴的城区也正在从北向南逐渐燃烧起来。

    这位上校知道。自己守不了多久了,之前能够支撑几个月,说白了就是中国人没真打。现在真正动起手来,根本就不是俄军能够抗衡的,如果有堡垒依托还好点,可现在一南一北,连海上带陆地上的超级巨炮狂轰下,那些堡垒用不了多久就会全部变成废墟,接下来就算那些俄国士兵还有战斗下去的勇气。也无非就是多拖延点覆灭的时间而已。

    “上校,敌人动用了一种新式的喷火战车。我们的士兵都被吓坏了,现在正在溃败。”这时候一名军官走到他身旁小心翼翼地说道。

    高尔察克苦笑了一下,现在自己和这座城市,已经沦为了中国人的武器试验场。天知道北京那位皇帝到底藏了多少好东西。

    “混蛋,你们这些懦夫,真该枪毙你们!”海参崴北部的一座俄军暗堡外,布琼尼少尉暴怒地冲着一群在他面前逃过去的俄军士兵吼道,作为滨海龙骑兵团的一名军官,他现在的任务是带领不到一个连的士兵,防御这个通往市区中心的路口,虽然他是骑兵,但这次战斗中。骑兵已经没有骑上战马的机会了。

    正在带队逃跑的那名俄军中尉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位勇敢的少尉,然后毫不犹豫地继续向市区中心狂奔,就在这时候布琼尼少尉也明显感觉到了地面的颤抖。

    “中国人的战车。准备战防炮!”他迅速钻进暗堡毫不犹豫地吼道,一门二五毫米战防炮紧接着被两名俄军士兵推了过来,与此同时远处一栋建筑外墙轰然倒下,紧接着从里面钻出一辆体型巨大的战车,然后调转车头,在一队步兵掩护下缓缓对着他们这里开过来。

    那门二五毫米战防炮立刻被推出射击口。略做瞄准之后紧接着开火,一发钨合金穿甲弹瞬间飞出。在这辆战车正面擦着火星飞得不知去向,那些俄军士兵一阵哀叹,不过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实际上二五毫米战防炮已经很难击穿任何中国战车的正面,这种同样中国生产的战防炮看来设计之初就考虑过这个问题。

    “再放近一些,放到一百米!”布琼尼少尉吼道,那门战防炮赶紧拖到隐蔽处,不过接下来让他和手下士兵奇怪的是,这辆战车上的那根炮管始终没有向他们开火,只有车载机枪在不停射击,另外伴随进攻的步兵也躲在这辆战车后面用步枪和冲锋枪开火,同样这座暗堡内的俄军士兵也在不停地用机枪扫射,双方就这样无关痛痒地战斗着,一直到那辆速度缓慢的战车快进入一百米距离内的时候,布琼尼少尉立刻吼了一声:“战防炮!”

    躲在隐蔽处的战防炮立刻被拉过来,以最快速度架好同时瞄准目标。

    “开火!”对面战车堪堪进入不足一百米距离时,布琼尼少尉立刻吼道。

    但最先开火的却不是他的战防炮,就看见对面的战车上那个至今还没动静的小口径炮,猛然喷出一道火龙来,还没等布琼尼和部下士兵从惊愕中反应过来,这道火龙已经瞬间从射击口撞进了暗堡内。

    接下来已经没必要形容了,在这辆初上战场的鳄鱼式喷火战车的攻击下,布琼尼少尉和他的暗堡在瞬间变成了燃烧的火炬,熊熊烈焰从暗堡射击口涌出,看上去煞是壮观。

    重型喷火战车的出现,极大地摧垮了俄国人的意志,这种总重量接近四十吨的钢铁怪物根本不是现在任何一门战防炮能够击穿的,无论二五毫米还是三七毫米在它们面前都像玩具一样,虽然速度缓慢但只要它开动起来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而那具射程一百米的喷火器,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任何一座堡垒,只要火龙够到之处必然一片火海,所有一切化为灰烬。

    这种武器给人的精神摧残是极其严重的,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只要鳄鱼喷火战车出现在面前,那些还坚持抵抗的俄军无一例外都会崩溃,没有人敢阻挡它的锋芒,没有人敢于面对从它的炮口喷出的火龙,战斗就这样逐步向着海参崴的市中心推移。而就在同时随着扫雷艇的努力,俄国人的雷区中一条安全通道也在逐渐向前延伸,那些体型巨大的战列舰开始缓慢把俄罗斯岛纳入自己的主炮射程,一门门二八零毫米主炮开始瞄准那些残余的俄军堡垒,一枚枚三百公斤重的炮弹毫不留情地击穿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外壳从里面将其撕碎。

    而俄国人的反击可以说微不足道,在天空中校射机的引导下,那两艘超级战列舰已经将他们手中的主要岸防重炮几乎摧毁干净,就算还有残余,也根本无法对抗十艘战列舰和战巡的上百门二八零主炮。

    被逼无奈的俄国人,甚至出动了驱逐舰和鱼雷艇想进行夜间偷袭,可惜他们却不知道,夜战才是这些中国战列舰最拿手的,在雷达面前,他们的偷袭就像一个笑话,出击的二十多艘俄国驱逐舰和鱼雷艇,最后只回去了不足三分之一,这个结果就连高尔察克都赶到了绝望。

    接下来的几天里,中国海陆两军就这样稳步地一点点清理着他们面前的敌人,把俄国控制区逐步向着海参崴东部压缩,虽然高尔察克和他部下残余的士兵们依然在坚持抵抗,但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就在海参崴俄军逐渐走向覆灭的时候,遥远的阿亚古兹,俄国第二十集团军却已经真正迎来了覆灭。

    俄军第二十集团军司令施塔克尔堡没想到苗海宁紧接着便复制了他偷袭中国第九集团军运输队的战术,只不过他没成功,而且还搭上了一个精锐骑兵师,但人家成功了。以装甲六师和一个乘坐越野卡车的步兵师,避开双方主要激战的巴尔喀什湖东岸一带,趁着阿拉湖西岸的沼泽区被一场暴风雪后,冻得结结实实的机会悄悄绕过了俄军的防线。

    因为有雪地的反光,这支庞大的车队一路根本没有开灯,也没有走俄国人的军用公路,反正这地方一马平川,除了几条小河沟根本没有任何称为险阻的东西,连棵树都稀罕,战车和越野卡车以三十公里时速完全畅通无阻,然后以这样的方式在空旷的半荒漠草原上长驱六个小时,在一个朝霞满天的清晨直接冲进了古老的阿亚古兹。

    这里不是俄军要塞,只是因为位置关系,所以才变成后方指挥部驻地和物资中转站的,没有作战部队,全都是集团军司令部的后勤人员,当这一个装甲师加一个步兵师气势汹汹地闯进阿亚古兹的时候,那些手足无措的后勤人员和参谋们,甚至都忘记了抵抗,眼睁睁看着一辆辆龙式和虎式战车卷着漫天黄沙把炮口杵到了自己鼻子底下。

    施塔克尔堡上将正在吃早饭呢,光听见外面一阵混乱,还一脸怒气地命令勤务兵出去看看是哪些混蛋在打扰将军进餐,结果勤务兵刚一出去,紧接着连滚带爬地扑进房间,还没等说话,就看见他身后的墙上猛然拱出一根炮管,被撞倒的墙壁瞬间压了下来。

    施塔克尔堡上将愕然地举着刀叉,脖子上系着雪白的餐巾,就那样看着一辆战车冲进了自己的住处,然后顶着一身碎砖头停了下来,从炮塔里钻出一名中国士兵,很嚣张地把车顶的高射机枪对准了自己。(未完待续)(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