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八四章 神的问题

    一九零八年五月一日,除了中国以外东亚仅存的两个du立国家之一暹罗王国加入中华联邦帝国,暹罗改君主制为君主立宪制,以中华联邦帝国宪法为宪法,暹罗国王获得中华联邦帝国国会上议院世袭议员职位,另外暹罗王国议会将在帝国上议院获得十个议席。

    这样一来整个东亚也就还剩下了日本,受暹罗加入中国的刺激,日本国内爆发*要求加入中国,原本就有这种思想的首相西园寺公望自然顺水推舟地向日本国会提出对此进行讨论,同时亲自游说天皇,向明治描述加入中国后的好处。实际上这时候因为甲午战争失败再加上后面的八国联军侵日,日俄战争等一连串失败,明治因为维新而在国内形成的权威早已经荡然无存,现在基本上也就跟幕府时代一样做一个招牌而已,而且就连招牌也做得不是很稳当。

    因为当年俄国人把他家祖坟都刨了以后,从里面搜刮出大量能够证明天皇家族来自中国的证据,甚至还在国际上形成了一门研究日本天皇起源的学科,大量这类文章通过报纸电台涌入日本,在日本老百姓间,天皇正在被拉下了神坛,甚至一些激进的政治力量都提出了废除天皇在日本成立共和国的口号,其实连明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祖宗到底是不是从中国来的,这是一笔纯粹的糊涂账。

    从目前的世界局势看。只要不加入中国,那早晚也是要被中国吞并的,现在不但整个东亚。就是整个太平洋两岸,除了美洲那些,也就还只有日本这一个杨皇帝爪子外面的国家了,要说还能万世一系的继续存在下去,这连傻子都不会相信的。

    在一番感慨唏嘘之后,明白形势的日本国会和天皇终于都同意了就这个问题同中国展开谈判。

    “废天皇尊号降为日本国王,发布人间宣言向民众公开承认天皇是凡人而不是神。或者天皇禅让由我来戴上日本皇冠,两者必须从中选择一个。”杨丰很是坚决地对即将开始谈判的张权说道。

    “后者他们很难接受吧?”张权疑惑地说。和前一条相比,后一条更加苛刻,这好像并没有给日本人什么选择的余地。

    “不不,你没明白。如果由我来接任天皇的话,他们可以继续玩那套神话,天皇不重要,日本du立的文化传承才重要,明白吗?前者他们需要牺牲民族的文化传承,后者他们需要牺牲天皇家族,现在就看他们更重视哪一点了。”杨丰阴险地说。

    “但问题是就算日本人答应,您以什么身份接受皇位呢?虽然日本历史上不乏禅让,可那终究是日本皇室内部的事情。如果为了这点事情以您的身份去跟明治认个兄弟就不值得了,现在的日本咱们用不了一个集团军就能平推,完全没必要自降身份。”张权说道。

    “这个问题好解决。天皇是神,既然是神就一切都好解决了,比如说天照大神给天皇托梦,因为怜悯日本人民之苦难,故降下自己的化身也就是我来拯救日本人民,天皇既然是天照大神后裔。而我也是天照大神化身,所以都是一家人。这个皇位禅让给我是完全有理有据的。”杨丰说道。

    “可这样的话如何解决神话体系问题,要知道咱们国内绝大多数老百姓也是相信神话的,您在国内天子的身份也是很受老百姓尊敬的,现在突然变成一个什么日本天照大神在人间的化身,咱们国内老百姓恐怕不太容易接受。”张权说道。

    “这有什么困难的,天照大神无非就是一个太阳神,我是天子,上天之子,太阳神不过是天上的一个神而已,说白了还是我老子的下属,现在我不过是帮他个忙而已。”杨丰笑着说。

    这样也行?张权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这有什么不行的?再说这只是那些乡野愚民的神话传说,我本人可从来不认为我是什么天子什么神,我是科学家,有信仰的科学家,从来不谈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但别人怎么猜测我神话我这是他们的事情,我只是就像戴上中国的皇冠一样又戴上日本的皇冠而已,过几年我还要戴上印度的皇冠,难道我还要跟梵天什么的拉拉关系?我只是得到了一个世俗君主的位置,至于这个君主身后的神话故事,他们禅让给我的理由,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要禅让给我的,又不是我要他们禅让给我的。

    日本内阁也都是聪明人,他们比咱们都明白天皇是个什么鸟,这只不过是用来哄老百姓的,这样他们可以维持日本和族的文化体系,而且得到一个可以为他们提供足够保护的君主,至于天皇那没什么大不了,牺牲一下嘛!日本他是不能待了,但既然我们都是一家人,那我可以把自己的产业送一些给他,另外既然是一家人我可以给他一个亲王头衔,上议院世袭议员职位,如果这他们还不答应,那就只好对不住了。”杨丰狞笑着说。

    事实上在张权把他的创意解释给西园寺公望后,这位首相阁下都有一种惊喜的感觉,在中国吞并暹罗后,他已经很清楚这次日本是在劫难逃了,以邦国身份加入中国对他来说无所谓,而且这对日本不是坏事,交出外交和宣战权换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绝对划算。但就是如何保证和族不会消失在汉族中间,这个问题必须考虑,中国历史上多少曾经称雄一时的民族都消失在了汉族中间,更何况现在居于弱势的日本,想要维持和族的du立性就必须把天皇这个神的牌位继续供奉下去,没了天皇这个神位,和族的消亡也就用不了多久了。

    虽然对于留学法国十年,甚至经历过巴黎公社的西园寺首相来说,天皇的神话实际上就是个笑话,但为了民族的传承,他必须一千遍一万遍重复这个笑话,杨丰给他们的第一个选择肯定是不行的,这就等于断了日本文化的根,但不行他们也没办法,和民族传承相比很显然脑袋更重要,惹火了杨丰再要揍他们那时候失去的就不只是文化了。

    现在这个问题不需要担心了,仁慈的皇帝陛下给出了解决方法,虽然这个解决方法过于匪夷所思了,但却也是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当然就像杨丰自己说的,这必须得天皇陛下做出牺牲了,不但他要做出牺牲,整个天皇家族都要做出牺牲,因为以后天皇的皇冠是肯定要戴在杨丰的后代头上,也就是说天皇家族事实上终结了,虽然杨天皇也是天皇而且也是天照大神在人间的化身。

    接下来日本内阁和国会必须得劝明治接受这个条件,另外还得为这个神话体系造势,好在有人民电台和明日报的支持忽悠老百姓还是很简单的,可问题是明治天皇受不了,虽然杨丰也给他留了后路,而且还答应把自己在河南的一块领地和领地上的一座行宫赠送给他,另外还给了他一部分企业股份,但作为一个曾经励精图治过的一代名君,明治天皇坚决不肯接受这种羞辱,更不肯把日本皇室终结在自己手中。

    “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前几天不是有一名孟山都公司雇员在东京遭遇谋杀吗?这件事情日本政府是不是该给个解释呀?”杨丰阴沉着脸说道。

    “陛下,那名雇员是自己喝醉酒从ji院出来后,因为看不清路掉荒川的河水里淹死的。”张权忍着笑说道。

    “这怎么可能?一个拥有博士身份的高级工程师,怎么可能酗酒piaoji,再说就算是这样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走路掉河里?一个会游泳的人被淹死就更匪夷所思了,总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说不定是一些日本反中组织干的,而日本政府做出这样一份调查报告很有包庇反中组织的嫌疑,必须解释清楚,必须由中国政府派人进行调查,只要这样才能做到真正公平。”杨丰阴森森地说道,霸权主义嘴脸显露无余。

    操作这种事情对张权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很快中国的各大报纸就开始渲染这名工程师的死亡事件了,然后扯出种种疑点,把矛头指向日本政府,同时中国外交部正式照会日本政府,要求由中国派人参与对这一案件的调查,否则无法保证对死者的公平。

    西园寺首相当然明白这不过是在向日本表达皇帝陛下的愤怒,首先他是肯定不能拒绝中国派人参与调查的,因为中国公民在日本享有治外法权,中国公民在日本遇害中国政府完全有权参与调查,接下来就看日本政府的表现能不能让皇帝陛下满意了,如果能,那调查结果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不能,那调查结果肯定是要跟日本政府有关的,然后再接下来就该是中国海军的舰队了。(未完待续)(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