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九二章 波斯

    虽然王士珍的西伯利亚方面军的确无法在最短时间内赶到鄂木斯克增援,但已经全歼俄国第十六集团军的亚方面军却可以,就在中俄双方数十万大军鏖战鄂木斯克的时候,中国第八集团军已经北上到达阿亚古兹,紧接着他们将重复第九集团军的进军方式以最快速度增援。

    而就在同时,从欧洲战场上撤出的俄国第五集团军,也已经到达叶卡捷琳堡,在这个集团军后面紧跟着俄军第六集团军。

    同样在中国第八集团军后面,第十一集团军也已经从塔什干北上,而已经沿着外里海铁路打到土库曼巴希的第十集团军也已经登上火车返回塔什干北上增援,双方两百多万大军全部涌向了鄂木斯克这座小城,准备在这里展开一场真正的决战。

    正当整个世界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鄂木斯克的时候,协约国集团的最后进攻,却在里海南岸开始了。

    “斯?”在温泉里的杨皇帝愕然地说道。

    “的陛下,俄国第十一集团军在波斯北部登陆,目前已经开始向德黑兰进攻。”侍从长毕恭毕敬地说道,自从神龙降临以后很明显杨皇帝的级别已经真正上升到了神的高度,连他身边的人态度都发生了质的变化,就连袁侍从长都不例外。

    “们这是要干什么?”皇帝在侍女小手的抚慰下,多少有些疑惑地说道,不过很快他便明白过来:“说英国人怎么前几天又跑来求和呢。闹了半天是准备好了将我一军啊。”

    “下的意思是?”侍从长问道。

    “简单,打下德黑兰,然后沿着德黑兰通往巴士拉的铁路向南进攻。切断我们向欧洲运输的陆地通道,等我们的欧洲军团后勤供应不上无法继续保持攻势的时候自然就会接受他们的条件停战。”皇帝冷笑着说。

    “咱们怎么办?”侍从长问道。

    “管他们,就算他们能打下巴士拉又有什么大不了?不走巴格达铁路,我们还可以走汉志铁路嘛,再说就算他们能把汉志铁路也切断,也无非就是在奥斯曼境内接着打就是了,他们要是有兴趣。就是再打四年咱们也奉陪到底,反正打烂的又不是咱们的土地。”皇帝很随意地说完由缩回泉水里享受生活去了。

    他这边舒舒服服地受生活。远在德黑兰的穆扎法尔丁.沙都快哭了,他可是一门心思想打落水狗捡便宜,然后好在自己的人民面前树立一代君形象,好挽救他那摇欲坠的统治的。现在倒好,不但落水狗没打成,还眼看就要有亡国之祸了,这叫什么事儿呀!由勃鲁西洛夫率领的二十万俄军从伏尔加河,乌拉尔河等所有内河航线上搜刮来的不计其数的商船,客船,甚至巴库油田运送原油的内河油轮浩浩荡荡的从巴库起航,突然在波斯北部里海沿岸十几处登陆点强行登陆。

    当然,也不能说是强行登陆。因为波斯军队根本就没有进行阻击,这一带总共只有一个师在警戒,而且还是些没什么战斗力更没什么战斗意志的杂牌。一看海上那仿佛无边无际的俄国运兵船,这个师的波斯军一枪没开一炮没放全跑了。

    这并不奇怪,波斯内部政局混乱,虽然这些年因为石油赚了不少,但基本上全被穆扎法尔丁.沙拿去跑到欧洲泡妞了,这货在欧洲以人傻钱多著称。原本历史上没有石油收入的时候,甚至都不惜出卖国家利益换贷款供他跑到欧洲潇洒。现在掌握着源源不断而来的石油收入,那还不得猛折腾,就算不去泡妞,钱也主要用来武装他最精锐的一个集团军,像其他杂牌不但装备差,甚至军饷都经常发不上,现在这种时候这些人可不会给他卖命。

    而能给他卖命的,这时候都堆在几百公里外的战场上,跟奥斯曼军并肩作战呢。

    再说了,波斯国内从大臣到老百姓没有一个喜欢这个国王的,原本历史上一九零七年他就被赶下台了,紧接着就病死,这个时空因为背后有杨丰和威廉这两个靠山所以没人敢动他,但无论大臣还是老百姓,都巴不得他快让俄国人弄死还省心呢,所以当登陆后的勃鲁西洛夫向德黑兰进军的时候,不但没有波斯军阻挡他,反而一些波斯人还主动给他带路。

    从俄军登陆点到德黑兰不过是一百公里而已,作为俄国陆军最优秀的将领,勃鲁西洛夫这一次不但带来了几百辆汽车,而且还带着一个战车旅,在一百多辆山猫战车的开路下,一个旅的俄军步兵加一个哥萨克骑兵师畅通无阻地仅仅用了半天时间便兵临德黑兰城下,这时候反应迟钝的穆扎法尔丁还没离开自己的皇宫呢,一下子被直接堵在了城里!

    德黑兰城内还有他的一个近卫师,也算是一支精锐部队,当然这个精锐只是外表看来,毕竟作为近卫师他们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好在既然是近卫师,那对他的忠心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在俄国人兵临城下后,这个近卫师便迅速开始布置防御,那些一直享受着高薪待遇的士兵们也表现出旺盛的战斗意志,可惜这一切在看到俄国人的战车和重炮后就全被恐惧摧毁了。

    第一个被恐惧击垮的就是国王陛下本人,在温柔乡里缠绵了一辈子的穆扎法尔丁,一看城外那一片黑洞洞的炮口腿都软了。

    “要不,咱们联系一下投降?”他小心翼翼地问旁边的首相。

    “陛下,这不好吧,咱们还没打呢。”首相犹豫着说,其实首相阁下也有这个念头,只是一枪不发就投降也未免太丢人了,再说自己这边毕竟还有上万军队呢。

    “就算我们坚持抵抗又能有什么用呢?咱们只有不到一万人,俄国人据说得有几十万,别说我们了,就是第一集团军回来咱们也不可能打得过,既然德黑兰早晚都要陷落,那么我们就不要让这座城市遭到战火荼毒了,唉,那时候人民流离失所,城市沦为废墟,我又于心何忍!”国王陛下悲天悯人地说道。

    “陛下,这怎么行,咱们的实力足以与俄国人一战,德黑兰城内不但有足够的防御工事,而且囤积着大量武器弹药,更有数十万人口,只要陛下出重赏招募士兵,短期内可以武装起几万大军,然后和俄国人打巷战拖延时间,奥斯曼人和中国人肯定不会愿意看到俄国人占领德黑兰然后沿铁路向南进攻巴士拉,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通过铁路赶来增援。”这时候旁边一名近卫军军官大义凛然地说道。

    “礼萨少校,你想违抗陛下旨意吗?”首相阁下脸一沉喝道,很显然在目前情况下,首相阁下并不想为国尽忠。

    这时候其他那些近卫军军官也有要战斗到底的,也有要向俄国人投降的,穆扎法尔丁自己也在那里纠结,就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城外的俄军已经把拖来的中国产一五五毫米重型榴弹炮架好了,在确定好坐标后,紧接着对准德黑兰城内发出了怒吼,最近的一枚炮弹甚至就落在离穆扎法尔丁不足百米之处,看着爆炸的火光中飞起的士兵,这位国王陛下毫不犹豫地尖叫道:“投降,快投降!”

    好吧,既然国王陛下坚持自己的旨意,那些近卫军军官们也只好闭了嘴,虽然礼萨少校和其他几名军官依然表现出心有不甘的样子,但大势所趋也无力回天了,就在俄军第二轮炮弹打到德黑兰城内时,白旗也挑了出来。

    远处的俄军炮兵阵地上,勃鲁西洛夫上将难以置信地擦了擦眼睛,估计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也难怪,战争都打了五年了,俄军还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对手,哪一次胜利不都是得靠血战取得,就算同盟国在东线战斗力最差的罗马尼亚人,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然这样的好事可是他求之不得的,紧接着俄军便大举开进了德黑兰,至于穆扎法尔丁,在请示过尼古拉之后,这位在欧洲也算广受欢迎的国王倒是受到了符合身份的待遇,被软禁在了波斯王宫内。紧接着勃鲁西洛夫没有丝毫停留,把俄军装上了所有他能搜罗到的火车,开始日夜不停地杀向五百公里外的巴士拉。

    波斯的铁路系统速度可比俄国快了不只一点,因为这条中国承建的铁路上跑的不是烧煤的蒸汽机车,而是中国产的最新式柴油内燃机车,波斯缺煤炭不缺油,自然不会有便宜的不用,五百公里对这条铁路来说,基本上用不了一天时间,勃鲁西洛夫就是要凭借这条铁路的速度,以最快速度突袭巴士拉,在科威特中国驻军和奥斯曼军队反应过来前,夺取这座连接亚欧两个大洲的铁路桥头堡。

    而就在同时,外高加索战场上,整整四个俄国集团军也开始了对奥波联军的进攻。(未完待续)(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