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四零章 目标冬宫

    正当尼古拉在圣彼得堡展开全城大搜捕的时候,他却不知道就在同时,城外的难民营里已经开始发放武器了。

    战争即将结束的消息,让弗拉基米尔和社工党的内最坚定的ge命者们立刻感觉到迫在眉睫的压力,他们很清楚,如果再不动手就没有机会了,虽然感觉准备还不够充足,但哪怕冒险也必须一试,大不了失败后逃亡国外,反正就算战争结束,威廉也不可能喜欢一个稳定的俄国,他们这样的人很多国家都会喜欢的。

    实际上弗拉基米尔也不知道对斯托雷平的刺杀是谁干的,这家伙在俄国仇人太多了,以前就有被人扔炸弹的记录,甚至连儿子和女儿都被炸死了,这种时候那些因为战败民族情绪无处发泄的俄国人,打他黑枪丝毫不奇怪,作为这场战争的领导者之一,不打他黑枪才奇怪呢。但问题是他的死也给弗拉基米尔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现在尼古拉还只是在圣彼得堡城内搜捕,用不了多久搜捕范围肯定是要扩大到城外的难民营的,这里囤积着足以武装起两万人的武器呢,到时候肯定是要被发现的,现在转移是肯定来不及了。

    也就是说已经根本没有退路了,只有放手一搏,富贵险中求。

    “同胞们,我们战败了,在这场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肮脏的战争中失败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签一份屈辱的条约,然后割让几乎大半个俄国的土地,背负足以让我们一个世纪无法喘息的巨额赔款,这是为什么?因为沙皇。因为我们有一个把我们带进深渊的统治者,他的贪婪,他的无能,他的愚蠢把我们带进一场与我们无关的战争,然后又带着我们输掉这场战争。一切都是因为沙皇,他的错误,他的罪行为什么要让我们承担?

    他自称为俄罗斯人民的父亲,可他又做了什么?当你们因为他的无能被中国人从遥远的东方赶回来的时候,迎接你们的是他的冷漠,等待你们的是饥寒交迫。你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你们的孩子在寒冷的雪夜冻死,你们的女人在饥饿中只能靠出卖rou体才能换来一点可怜的食物,可即便是这样你们还要去战场为他送死。这样的皇帝我们还要吗?”弗拉基米尔就像小胡子般挥舞着拳头对着面前聚集起来的那些难民们吼道。

    “我们不要!”

    “推翻沙皇!”

    “绞死尼古拉!”

    他面前立刻响起一片吼声,要知道这些从远东撵回来的难民这一年的日子那可真是苦啊,说起来尼古拉也的确很想给他们一点安慰,可尼玛几百万人涌来他也得有那能力才行,尤其是这时候的俄国本来就物资缺乏到了极点,以前因为有中国的物资供应着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也的确把俄国人给惯坏了,结果国内所有工业农业方面都没有真正适应战争状态。然后杨丰把供应一断才发现什么都缺,别说武器弹药了,就是以前士兵最爱的罐头都没有了。

    就连前线士兵的供应都不足。他还拿什么来管这些难民,尤其是这些难民身上除了杨丰发的一百华元钞票其他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很多人从温暖的中国回来连御寒的衣服都没有,几百万人一下子全涌到波罗的海沿岸这些港口,尼古拉就是给他们搭帐篷都忙不过来。

    再说他也不是什么爱民如子的,这些被撵回来的也都不是什么好鸟儿。远东本来就是流放罪犯的,但凡去那儿的无不都是些人渣败类liu氓恶棍。这些人回来后发现连饭都没得吃,还不如在中国的集中营里不愁吃不愁喝日子过得舒服。那自然是要找沙皇理论的,在冬宫广场上闹过几回事之后,尼古拉也烦了,他实在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在杨丰手中老老实实,在他这儿就一堆臭毛病?

    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杨丰敢拿机枪对付这些人。

    好吧,欺负我不敢用机枪是怎么着?

    当这些难民在抗议活动的gao潮时候试图冲击冬宫的时候,尼古拉也终于命令近卫军开了枪,这下子他和这些难民也就彻底成了仇敌,再之后他也就没兴趣管这些人死活了,调来一个精锐师看着,然后让他们在圣彼得堡城外自生自灭去吧,而那些难民也同样把他视为仇敌,甚至跑到难民营来重新征兵的都能被他们打出去,至于警察更没人敢到这儿来,但却成了社工党的乐土。

    弗拉基米尔很满意自己演讲的效果,他用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停下,然后又说道:“今天,今天就是同这个罪恶的独cai者清算的日子,今天就是我们同那些凌驾在我们头顶千百年的封建专zhi制度清算的日子,今天我们要让那些贵族老爷们明白,我们,人民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俄罗斯的人民们,自由的人民们,拿起你们的武器,跟我来,向冬宫进军,向自由进军,用你们手中的枪,去打碎黑暗,打碎你们的枷锁,进军冬宫,活捉沙皇!”

    在他挥舞拳头的吼声中,超过五千名接受武装的难民和社工党成员高举着手中的步枪冲锋枪就像准备一群穆斯林sheng战勇士一样踏上了推翻旧时代的伟大征途。

    这些人的战斗力绝对不可小觑,要知道这里面有一多半是在远东被遣返回来的战俘,这些战俘很大一部分被尼古拉又送上了欧洲战场,当然那是些比较老实听话的,这些不老实听话的都以各种手段藏匿起来,但他们的名单都是征兵名册上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推翻沙皇,战后这些人很有可能会面临法律制裁,所以他们的ge命意志格外坚定。

    弗拉基米尔同志心满意足地看着涌向冬宫的勇士们,他当然不会亲自带领他们上战场,作为领导者他在后面理论支持一下就可以了,流血牺牲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吧!他可不是巴黎公社那些傻子们。

    而就在这时候,圣彼得堡另一处社工党热土,奥布霍夫兵工厂内,那些工人们同样已经开始了武装,这里的秩序要井然得多,至于这座兵工厂里那些沙皇的走狗们,这时候正排队跪在那里捆绑着然后等着刺刀捅呢,负责这里工作的是大名鼎鼎的,钢铁的费里克斯同志,他的办事效率远不是弗拉基米尔同志所能比拟的,这位伟大的战士此时正一脸陶醉地听着那些沙皇走狗们在刺刀下的哀嚎。

    “旧的时代必须用血来清洗,流得血越多清洗得越干净,只有彻底把这些封建王朝的渣子都扔进涅瓦河,我们才能够建立起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新俄罗斯。”他淡淡的对身旁的人说道。

    后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过从他眼中那狂热的崇拜之情可以看出,他对于用鲜血来清洗俄罗斯的旧秩序充满热情。

    和这座工厂流淌的鲜血一样,涅瓦河畔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上同样也在鲜血流淌。

    “你们想要干什么!”在德俄波罗的海大战中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舰长用他剩下那只眼睛怒目闯进舰长室的水兵们。

    ‘舰长阁下,为了俄罗斯,我们必须推翻沙皇的统治,建立起真正的共和国,希望您能够带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战。”一名水兵说道,实际上这位舰长在他们心目中威信还是很高的。

    “混蛋,你们明不明白你们在做什么?我们已经为战争付出了几千万人的伤亡作为代价,难道你们还没打够,还想再死几千万?知不知道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最幸运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国土足够辽阔所以保护了俄罗斯没有遭到战火rou躏,难道敌人没有做到的,你们准备帮他们做到?中国人,德国人没有毁掉我们的国家你们准备用炮火把他毁掉?

    共和国?法国人为了共和国几乎流干了他们的血,难道你们也想流干俄罗斯的血?五年的战争你们嫌不够还想再自己多打几年,五年的血你们没有流够,难道还想再多流几年,有这样的勇气你们为什么不去对外国人的战场上!”舰长听了他的话反而笑了,坐在桌前点着一支雪茄看着他们。

    “跟他废什么话,这种沙皇的走狗一枪崩掉就行了。”说着话一名水兵走出来,抬手照着舰长胸口就是一枪,好在舰长室的玻璃为了防寒都是多层的,小纳干左轮的枪声也弱了点,除了已经被彻底控制的阿芙乐尔号上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声枪响。

    第一名水兵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目光坚定地说道:“准备动手!”

    他身旁的水兵们立刻散开分头行动,很快这艘因为涅瓦河结冰而被封冻在河畔的瑞典产重巡洋舰上,四座双联炮塔开始缓缓转动,八门二四零毫米主炮同时瞄准了帝国的统治中心,涅瓦河南岸那座宏伟的宫殿。

    水兵看了看怀表说道:“目标冬宫,准备开火!”(未完待续)(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