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刘五三章 联合国

    “其实我很早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世界从此不再有战争,国家与国家之间,都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杨皇帝摆出一副忧郁的姿态四十五度角望着大殿的房梁说道。

    四国使节面面相觑,不知道杨皇帝又准备抽哪门子疯。

    “但可惜这个世界总是无法像我想象的那样,国家间一有分歧就得刀兵相见,乃至生灵涂炭,黎民遭难,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呢?”接下来他继续扮演诗人。

    废话,不刀兵相向这会儿我们要你们中国刚抢到的土地你能给呀?一帮使节腹诽着他的无耻还要装出尊敬的表情准备阿谀一下却被他抬手示意停止了。

    “后来我发现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缺乏一个沟通的平台,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中世纪了,技术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过去从欧洲到中国需要半年甚至一年时间,如果放到更远一些航海技术没有发展起来的年代甚至需要很多年,那时候中国对于欧洲来说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世界,无论各自发生什么事情都很难影响到对方,可以说就像是两个平行的世界。

    但现在呢?从北京乘坐最新式客机不用两天时间我就可以站在白金汉宫的门前,两天时间如果放在中世纪,甚至不足以让我们从伦敦走到南安普顿,哪怕骑快马的信使都够呛能到谢菲尔德。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技术让我们的距离拉近了,拉近到就像是在同一个国家,同一座城市甚至同一个村庄。

    地球变得就像一个村庄,我把这称之为地球村的时代。”杨丰说道。

    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这些使节们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说得非常正确。

    “我们的距离很近,近到欧洲人打个喷嚏,中国人都需要抬头看看天空,我们互相影响谁也不再是孤立的,欧洲的战争会带来中国的恐慌。印度的瘟疫会让欧洲人紧张,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必须学会适应这样一个时代,简单点说我们必须有一个共同的,像议会一样的管理机构,一个解决我们之间分歧的平台。一个能让我们把一切摆在桌面上的国际组织。

    我把它称之为联合国!”杨丰接着说道。

    他早就惦记着搞这样一个组织了,这可是维护未来中国一家独大的最好方式,反正整个亚洲和太平洋上就基本上中国自己一家,也不会有什么国家敢跟中国产生什么矛盾,但其他国家却可以用这样一个国际组织束缚住。然后让他们在这个圈子里自己折腾去,没有制约的中国继续超然物外。

    他的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法意西三国使节的热情响应,德国大使海靖虽然隐约感觉这个组织对德国未必是好事,但既然杨丰提出来而且大家都赞成,还顶着一个为了世界和平的大帽子,他也当然不好不赞同。

    “看来大家都很有兴趣,既然这样不如咱们都召集起来一起再开个会,看看其他国家的意思。能不能把这件事确立下来。”杨丰心满意足地说道。

    “那法国王位的问题呢?”法国驻华大使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简单,法国人民公投表决,如果法国人民选择奥尔良公爵。那么西班牙政府也就没必要干涉了,算是给我个面子,如果法国人民选择马德里公爵,那么德国政府也就没必要干涉了,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杨丰笑着说道。

    公投还能有什么结果,无论谁当法国国王也肯定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君主立宪制国王。对老百姓来说根本无所谓的事情,但德国跟法国可是愁深似海。既然他们支持奥尔良公爵,那么即便卡洛斯是西班牙人。法国人民也必须选他,这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海靖也明白这一点,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反对就等于得罪了所有国家,尤其是还得罪了杨丰,目前这种时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他的,德国的重建还急需中国的贷款,按照赔款的分配原则,德国只能得到百分之二十,就算一年内协约国支付全部百分之十的赔款,德国也只能拿到三点五亿英镑,这些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满足重建费用的,甚至光难民安置,死伤士兵的抚恤都不一定能够,只能和其他国家一样从杨丰这里获得贷款。

    而且在这件事上,德国也的确没有什么牌可打,虽然嘴上喊得厉害,但实际上就连威廉自己也很清楚,就算西班牙真得为了王位继承问题出兵法国,德国除了谴责一下之外,也是没有任何其他能够采取的措施,这时候德国已经没有能力发起一场哪怕是小规模战争了。

    就这样法国的王位问题确定下来,交给法国人民公投来解决,因为德国对奥尔良公爵的支持他被法国人民淘汰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哪怕这家伙在法国发誓赌咒他跟德国没有任何关系这也是没用的,只要打上德国的标签他就算是废了。别说他了,就是他那个上了断头台的曾祖父活过来和德国沾上边也一样得被法国人民唾弃,他爷爷当过法国国王又能怎么样,路易.菲利普本来就是靠政变抢的有什么合法性可言?

    目前法国批判大ge命以后混乱的历史正在成为潮流,包括对奥尔良家族在这期间所扮演的角色也正在被丑化,总之法国人民正在竭尽全力同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进行割裂,重新回到古老的王朝秩序时代。

    而就在法国人民展开选国王的公投时,应杨皇帝的邀请,世界各国政府代表分别从各地被中国派出的专机接北京,然后共同开会讨论成了联合国的问题,包括目前一片混乱的俄国也派遣了谈判代表,这一次来的是重量级人物,尼古拉的弟弟米哈伊尔大公,当然他主要不是来开会的,他是来找杨丰希望获得贷款的。

    最近这段时间贷款的实在太多了,人民银行的印钞机都忙不过来,叶贵妃甚至要修改华元钞票的最大面额,原本最大是一百的,这个疯狂的女人要印一万的,用她的话说反正最后还得流回人民银行的粉碎机,哪怕就是印一百万一张的也无所谓,那样还能节约点纸张和油墨。

    “大公阁下,我之前已经说过,只要有合适的抵押品,人民银行可以为任何人提供贷款,这种小事您让下面的人去跟人民银行的经理谈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亲自去管。”杨丰很慷慨地说道。

    米哈伊尔尴尬地笑了笑,要是真能这么简单,他就没必要跑这一趟了,人民银行是同意给俄国贷款,可要俄国付出的抵押品也是杜马无法接受的,按照人民银行的条件俄国经济命脉就完全掌握在中国人手里了,从铁路到主要矿山再到海关几乎全部由中国人接管。而且这里面很多东西还都是俄国私营的,如果想要当抵押品必须先收归国有,首先这一条杜马就绝对不可能通过,更何况社工党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本来就鸡蛋里挑骨头拼命抹黑现在的政府,如果再签这些那么就坐实了他们指控的卖国贼,中国人的走狗这个名头。

    “大公阁下,贷款的问题您找我谈没有任何意义,我已经完全不介入人民银行的管理,如果您实在为难,我可以让现在的人民银行董事长跟您谈。”杨丰笑着说道。他现在当然不会给俄国放这笔贷款,否则他怎么让俄国的矛盾彻底激化呢?他就是要把条件搞得无比苛刻,让俄国政府必须丧权辱国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才能获得贷款,只有这样才能让弗拉基米尔们获得俄国老百姓的拥戴,然后一起去推翻这个丧权辱国的政府。

    米哈伊尔大公愁得头发都快白了,他知道俄国的现状,也清楚罗曼诺夫家族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只有得到这样一笔贷款支付赔款,然后从外面买来大批粮食,药品,甚至衣服缓解国内物资匮乏才能渡过这个危机。但又不能为了这笔贷款付出得太难看,至少不能太过于丧权辱国,否则的话社工党和那些情绪已经濒临失控的老百姓会立刻被引爆。

    因为战争失败而被推翻的君主又不只一个,他当然明白这场失败已经让俄国站在了ge命的悬崖边,没有贷款饥饿会把俄国推下去,有了贷款民族情绪同样也会把俄国推下去,向左是地狱向右也是地狱。

    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是因为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人民银行之所以对俄国特殊对待,原因已经在北京的上流社会传播开,不是皇上斩尽杀绝,而是目前掌管人民银行的叶贵妃一直没找到报复俄国皇后的机会,现在俄国皇后终于落到她手里了,那还不下死手?要知道叶贵妃是皇帝陛下后妃中最仇视亚历山德拉皇后的,即便以前俄国皇后来中国访问时候在公开场合她也从来没给过好脸色,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就是各国宫廷闲聊的话题。(未完待续)(www.k6uk.com)